揭秘“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2014年3月21日,中国四名律师因控告黑龙江建三江的黑监狱“非法拘禁公民”,遭到警察绑架并被施酷刑,律师的肋骨被打断,引发各界关注。有专家评论,此事件是中共反法制的缩影。

欲盖弥彰

早在2009年11月人权观察组织发布有关中国黑监狱的报告,并说采访了38名自称曾被关押在“黑监狱”中的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否认中国存在“黑监狱”。这似乎解释了律师被禁言的原因,但对律师的打压反到揭开黑监狱——“法制教育中心”的黑幕。

“难道是纳粹集中营?不经任何程序即可剥夺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

“春天不再遥远。”

“尽管艰难,民众最终会战胜邪恶。”……

这是看了事件跟踪报道,部分大陆网友的评述。德国高级警督卡斯滕则说,如果和平的民众,在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情况下被关押,那么这种关押行为在德国这里就是非常明显的违法。

短期劳教所?

“法制教育中心”是中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设立的,“洗脑班”是它更为形象的名称。

中共打压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劳教所相对于洗脑班更为人熟知。多年来国内外各界人士不断谴责其非法(只有公安审批不经审判)。迫于各界压力中共在2013年下半年取缔了这一机构,显然中共已承认了劳教所非法。

2013年终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曾以“换汤不换药”为题,揭露了中共取消劳教所却仍然沿用洗脑班等方式继续打压法轮功和其他异议人士。2013年下半年劳教所取消后,被关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激增。

有说洗脑班就是短期劳教所,因相当一部分洗脑班是劳教所装修改建的,所谓的“教员”是劳教所警察,洗脑的方式和劳教所雷同。但建三江事件中的江天勇律师称洗脑班是“更隐秘的维稳系统”、“全国各地都有,县、市、省都能设立,位置也很隐秘,非常普遍。但在国际社会和中国社会中很少有人知道。”确如江天勇律师所说,洗脑班抓人连劳教所那种公安审批的程序都没有,是更为非法的法制怪胎。

如此教育!

“金言鹏用牙签支着我的眼皮,我不自禁地闭了一下眼睛,牙签折了。盛树森这时进来叫喊着:‘不能叫他睡觉,今天就是不能让他睡,不写就不许休息。’五常来的莫振山也说:‘不能让他休息。’盛、莫叫几个人打开手机放音乐。莫来到我的面前说:‘小于子,你写了三书就可以回去了。不然你是过不去的,就得判刑。’这一夜我被迫害休克了三次,但是休克的过程中他们始终不放过我,就是连踢带打、带踹,金言鹏骑在我后背上,上下颠……”这是法轮功学员于松江自述他在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遭遇的片段。“三书”就是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保证书之类的书面文字。

金言鹏、盛树森、莫振山是谁?用黑龙江省某负责人的话说“这都是一群人渣,共产党用这帮玩意,倒台快!” 盛树森曾对女法轮功学员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还有一个叫付彦春自己说:“我是牲口,不是人。”他还说:“我这里就是流氓集团!”

“房秀梅和另一个打手分别坐在两个椅子上,两个人同时用力往两边抻,孟繁荔顿时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恶徒们却吃着熟食、喝着啤酒悠闲地欣赏着孟繁荔痛苦的表情。房秀梅和打手们还不时晃动孟繁荔的双手,隔着毛巾手铐深深地勒进肉里,孟繁荔的双手已呈黑紫色,剧痛伴着麻木,双腿酸痛,心脏撕裂般的痛,汗水沾着满脸乱发,衣衫不整,被他们迫害得已不成人形。”

个案?

亲历过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自己也难以想象。”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人会质疑残酷的事实,甚至听到某个法轮功学员披露实情,试图用“个案”做解释或推脱。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3年底,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653名,其中洗脑班、黑监狱致死法轮功学员355名,有记录酷刑手段的案例137例。

有些致死案例的残忍程度超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比如:罗织湘怀着三个月身孕被洗脑班迫害致死;蒋美兰被洗脑班注射破坏性药物并惨遭毒打致死;李莹秀的儿子被虐杀,李莹秀本人被洗脑班灭口;李秀美被家庭洗脑班活活掐死后还被强行摘取器官。

截止到2014年7月1日在明慧网搜索关键词“洗脑班”,会有52,932个结果。从中显示各地洗脑班的洗脑流程、细节、书面文字、主要手段(如:不让睡觉、强行灌输)等完全相同,洗脑班这种形式是流程化、制度化的,是中共“610”操纵的,系统迫害法轮功的一根链条。

管中窥豹?

离人的现实生活太远了,人不免会质疑为什么这么严重的现象却鲜有所闻。

“不一会,那个屋里就传来了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的痛苦的呻吟,让人听了毛骨悚然。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听到那人被打了两个嘴巴子,紧接着两注射用的小玻璃瓶被扔到垃圾桶的声音,有俩人轻轻的关门出来了。隔壁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我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冯梅在吉林延边的亚东洗脑班二楼见证的一幕,“关门暴力”或许可以作为诠释。这之前她被告知“把你弄到二楼你会疼得受不了,会嗷嗷叫唤的,害怕别人听到。”

洗脑班多租用宾馆,劳教所改建的也按宾馆装修。有空调、电视的“标准间”;各级党媒“春风化雨”的宣传;再加上“法制教育中心”社会性教育机构的名称都是它的“华丽包装”。

“关门暴力”、“华丽包装”、“掩盖封锁”,令已披露出来的事实和那些数据,也仅仅是“管中窥豹”。

点菜和买单

十五年!几百个洗脑班?!这其中会有多少花费,而这些费用谁来买单?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教育费’是节节爬高:二零零零年的时候关押一人是一年约一万,二零一零年开始是一个月一万。十年间收费涨了十倍!”明慧网《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一文披露,这样的“教育费”比任何中国高等院校都贵,几乎相当耶鲁、哈佛的学费。

山东寿光洗脑班于二零零八年建立,当时财政拨款两百万元。此后,每年拨款五十万元,用于洗脑班的开支。

黑龙江密山市政法委向上级承诺在二零一三年“转化”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上级许诺完成指标后拨给二十万元的酬劳。

明慧网《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整理出了一些洗脑班硬件、工程和装修的费用,从60多万到3500万不等。文章对全国历年洗脑班“买单”的各项费用估算,总额超过千亿元人民币。这巨额的款项最终摊派到了中国百姓的身上,这等于是中国民众在为这高额贩售的暴力“买单”,只此一点怎能说这场迫害“与我无关”。

该报告指出洗脑班滋生了一个黑色产业。“敲诈勒索”是额外的另一项,也是这个产业链的黑中之黑。“多年来,殷舜尧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法轮功信仰者及家属实行威胁、恫吓,并且要挟被害人、单位、地方提供费用,利用家属和单位的恐惧心理索取数额巨大的公私财物,金额达数千万元,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这是对四川新津洗脑班的头目殷舜尧控告书中的一段。

而在山东,潍坊“610”整了法轮功学员的名单,洗脑班也得到了。想钱花了,就会从名单上,就象点菜一样,点几个名,划为下批关押的对象。

与我有何关系?

封锁真相、无舆论监督使洗脑班有愈演愈烈之势。

“洗脑班成为中共警察刑讯逼供、敛财的黑窝”——《2013年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综述》,文中提到“四川简阳王红霞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后关进了二娥湖洗脑班刑讯逼供,国保警察凶狠地说:‘不交待,把你打死拖到后边去埋了。’‘这次我要打断你一条腿。’武汉、成都等地法轮功学员均有非法开庭前被关洗脑班逼供的类似案件发生,有的甚至在非法判刑之前被洗脑班关押近一年。”

除了包裹更多法制黑幕,洗脑班也在一次次超越道德的底线,“毒打六旬老妇、关押一岁的小儿、逼亲人反目……”二零一三年发生了多起古稀老人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案件,如:重庆的谷九寿、黑龙江的黄兆金、烟台的卢爱芝、武汉的黄爹爹等。

二零一三年十月,武汉市新洲区610把法轮功学员梅建英非法关押到刘集洗脑班,同时将梅建英一岁多的小孙子也关进了四道铁锁的囚室。关小孩不是个案,二零一三年披露出来的至少有六起,遍布全国多地。

近年来在迫害法轮功中练就成熟的洗脑班已经开始针对访民、维权和其他异议人士。

“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无论有钱没钱,中国很多阶层的人都在说这句话,因为维系社会公正的法律天平被打破,危机到社会中的每一个人。

“李主任如不喝酒都干不下去了。”吉林延边洗脑班主任李春值的这一举动,诠释了中共打手们的状态,仅存的一点良知需要被麻痹才能为中共做事,何等的可悲!正如经历过洗脑迫害的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米晓征所说,“法轮功恢复人性的良知,返回先天的善良和纯真的本性,做一个好人,但中共却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使用的手段非常邪恶。”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摧毁了社会的道德,在挑衅整个人类的良知。

选择?

建三江事件中的律师正是看到了这不是与自己无关,而是息息相关,即使代价高昂,也站出来发声。

劳教所的解体得力于多年来各界的呼吁,2013年访民披露的《走出马三家》则是这一事件的一个触发点。然而洗脑班仍处在进行时。

“将这个黑暗残暴的法西斯集中营暴露在阳光下,让黑暗无处躲藏。可爱的律师们,历史将永远记住你们。”——网友给建三江事件的留言。

“我也越来越感到参与了犯罪,现在我把我看到的这个打着法律旗号干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牢狱中的罪恶讲出来,向法轮功学员致歉,也希望更多的像我一样本来朴实正直的单纯年轻的武警兄弟们,早点认清中共的邪恶,勇敢地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绝不做它迫害善良民众的帮凶走狗。这是我的心里话。”——《退伍武警:揭开法制培训中心的画皮》

2013年12月中国维权律师在香港参加国际人权会议提到了洗脑班(包括青龙山洗脑班)的罪恶,已引发各国参会人员的关注。

截至2014年7月6日退出中共的人数超过一亿七千万

……

每个人都面临着选择,而我们的选择决定着我们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您如何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9/揭秘“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294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