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判刑七年 大学讲师又被非法批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今年3月13日在上班路上被警察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孟凡全,4月18日被唐山路北检察院非法批捕。孟凡全曾于2006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当时法官狂叫:政权就是法!孟凡全出狱不到一年,又再次面临公检法图谋的非法判刑。

孟凡全原为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教师,一九九四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对工作认真负责,爱护学生,出钱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学校职工讲的),是教职工公认的好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孟凡全坚持信仰,拒绝向中共妥协,屡遭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抄家;2006年更被非法判刑七年。认识孟凡全的都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对邪党迫害好人敢怒不敢言。

非法拘留、劳教、暴力“转化”

九九年九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行政拘留15天,15天期满又转刑事拘留。十月被转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入所时被浇凉水十几盆,吃不饱饭。为逼迫放弃信仰,遭警察指使的十几个罪犯毒打八、九个小时之久,被打得奄奄一息。被唐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勒索钱财2000元,扣发工资三个月。被关押三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孟凡全被绑架,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戴十几公斤的脚镣二十多天,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遭暴力“转化”,强制洗脑。

被洗脑班囚禁18个月 孩子只好由邻居抚养

2002年7月,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的不法人员,伙同河北路派出所警察,将孟凡全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18个月之久。期间孟凡全的工资全部被扣,被洗脑班以生活费的名义抢走。

当时,孟凡全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他们九岁的孩子只有由邻居抚养。

遭刑讯逼供 律师受压撤销合同

2006年4月18日,以陈红为首的路北分局闯到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绑架了孟凡全,并非法抄家,抢走的物品价值达两万多元。

丰润区国保大队警察对孟凡全刑讯逼供,把他绑在铁椅子上,警察用塑料袋套头,致使孟凡全不能呼吸,如此反复多次,并且恐吓要绑架他妻子。

孟凡全的家人与唐山的律师签订了合同交了钱,律师当着家属的面给唐山司法局打电话,放下电话后,律师很难为情的把钱退给了家属,撤销了合同。律师受到了怎样的压力家属不得而知。

法官狂叫:政权就是法!

在所谓法庭上,路北区检察院刘树利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孟凡全。孟凡全质问主审法官刘钰满:“我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刘钰满竟说:“啥是法?政权就是法!”刘钰满还阴阳怪气的威胁孟凡全的律师:“你是不是和他一样(即法轮功学员)啊?”之后。路北法院非法判孟凡全七年徒刑。

七年冤狱 九死一生

2006年10月底,孟凡全被劫持到冀东监狱二支队,首先被关入小号,小号是一间2米长,1米宽,高5、6米的小屋,房顶有一天窗,上面的人可以窥视,门上有一个小窗口用于递东西,地上有一条潮湿的褥子。刚转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先关入小号,先劝说写“五书”,不写就开始不让睡觉,面壁而站,暴打,从精神到肉体摧垮学员的意志,达到强制转化的目的——放弃信仰。孟凡全就这样被迫害的一度神志不清。直至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才能离开小号,第一次历时三个多月。离开小号后耙盐劳动,干的都是重体力活。

当孟凡全清醒后意识到自己错了,声明所说所写的作废,又被警察关入小号,这次又加了一种酷刑:蚊虫叮咬、暴晒,连续四天被绑在椅子上,七月的天气,白天在操场上暴晒,晚上在葡萄架下喂蚊子。

自2006年10月底,两年多的时间里孟凡全三次被关入小号迫害,七年的冤狱头发变成了花白,牙齿松动,体力不支。

学校无理开除公职 派出所刁难、威胁、骚扰

2013年4月,孟凡全出狱后,到单位(原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现河北联合大学轻工学院)报到,被告知2006年12月已被开除公职,开除决定书却不给本人,单方执行开除决定。曾几次找到学校负责人侯东喜要求恢复工作,都被无理拒绝。

自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轻工学院多次参与迫害孟凡全,不放弃信仰就不让回家,多人围攻,洗脑,威逼利诱,让他打扫澡堂卫生,在图书馆干活,剥夺孟凡全教课的权利,不与涨工资,与洗脑班联合迫害,扣发工资等等。

孟凡全出狱回家后,到派出所办身份证,也遭到恐吓、刁难,片警崔宇对他又是录像,又是逼写保证,还说要回访。2013年5月23日,路北分局国保大队、龙东派出所警察闯到孟凡全家中非法抄家。当家属质问时,这帮人就说是回访。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孟凡全累计被非法关押的时间超过10年,现在又一次面临被非法庭审、判刑。

河北理工大学直接参与迫害孟凡全的有:总校书记刘允正、校长高雅春、书记陈志敏、张广文、办公室主任张向勋、保卫科科长、现任书记侯东喜等。

龙东派出所参与绑架孟凡全的警察有:赵剑南、崔宇等。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