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利益心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去年女儿在伦敦买了一套装修好的房子,为了更方便实用些,我想在厨房再打两个架,卧室再打一个架,计划卧室的架三层,下边一层就做梳妆台的面。再就是有几扇柜门开胶了需要粘一下。

那位木工说他干一天一百五十英镑,这些活得两个人干,就是三百镑,门口铺一块木地板也是两个人干一天,又要三百镑,总计六百镑。我是装修过房子的人,我当时觉得这点活一个人干两天都很宽松,因为这里的装修材料都是半成品或成品,那个固定隔板的三角架都是现成的。结果后来验证了我的想法——他带来了他的儿子,儿子基本是看着爸爸干活,他爸告诉他怎么干的时间他爸自己就可干完。

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是宰人吗?一个还没毕业的高中生让我每天付他一百五十镑?那是一个熟练木工的工钱。当这个不平衡的心一露头我马上意识到我的利益之心又出来了,回想修炼以来去这个利益之心的几次关,我总是追求人的理——公平,不能做到师父所教诲的那样:“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1],所以那几关过的都是跟头把式的。这次我对自己说:不能让师父再为我操心了,这次我一定要放下人的理,用修炼人超常的理要求自己,不争辩,不计较,还要对他们好。

可是那个利益之心就象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似的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提醒我:这回你可亏大了,你至少损失二千多块钱呐(因为后来看到那个孩子干的活,利益之心曾想,一天给他五十镑都不少,这样就会少付二百镑)。我知道按照人的理来解决这件事情,我的损失肯定会小很多,但正念告诉我:一定要在法上过好这一关,于是我坚定的对那颗利益之心说:你赶紧走吧,我是修炼人,我绝不能再让你左右了。

中午我为他们做了实惠的午餐还为这爷俩做了‘三退’。但是当女儿付给他工钱的时候,我还是强迫自己走开,因为当时那个心真是翻腾的很厉害。我强压下想说出的话:你觉得让这孩子拿两天三百镑一个熟练木工的工钱,对孩子今后的成长好吗?但我知道不能说,那时我只要一张口就会给这颗利益之心市场。

也许这一关过的很苦,送走木工后女儿突然问我:妈妈你怎么啦?我说你收拾一下吧,妈妈要学法。

我打开《转法轮》前一天学的地方,我就接着念:“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当时脑袋刷一下有被冲开的感觉,我又重复学一遍这段法,然后我对师父说:师父,这次我一定要割舍放下这颗利益之心,做您的实修弟子。

第二天炼第一套功法抻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我那疼了半年多的乳房不疼了(断断续续淌水已有一年多,最近这半年就感觉左侧乳房内有个小孩拳头大的东西隐隐的疼,尤其是炼功抻的时候,思想中有时也会闪过那么一念:自己是不是也要得那个病呀,除了排斥这一念外,我更多时候是把它给忘了),现在真真切切的感到那个小孩拳头大的东西不见了!

我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感恩,我只放下了那么一颗心,师父就为我拿下那么大的难,一边炼功一边哭。我想起师父的法:“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1]“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1]此刻我再一次感受到修炼的严肃和殊胜。

可是第三天想起这点木工活我又难受了,不是心疼那二百镑,是想那爷俩肯定在笑话我傻,一想到别人认为我什么也不懂,我那颗心哪就委屈痛苦的不行,装修房子我比一般人要明白得多,我十几年前装修的房子到现在都是样板房,记得我曾对朋友开玩笑说我要是写一本关于装修的书可能会很好卖,而此时除了被“宰”又可能被人瞧不起的那种剜心透骨的痛苦当时感觉比让我损失那二百镑还难受,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关要去什么心,当时就想傻就傻吧,人间的理是反理,他也不容易要养活三个孩子五口人,也许是我哪一世欠他的呢,就这样一想心里也就慢慢释然了。

这次装修过程中,我还发现了自己那颗执着常人幸福生活的心后面的两颗人心:求生活质量高、求生活空间完美的心,还有买东西总想挑一挑追求物有所值的心,其实这些也都是利益之心的不同表现——求常人的舒适、对物质的占有欲、怕吃亏等等。

放下这些人心后,我觉得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每次看到由于木匠不小心碰掉漆的那块梳妆台板面我也不闹心了,心想将来放张照片用块塑料板盖住就行了,看到那个孩子钉的七扭八歪的钉子,看到木地板由于没有挑选有些树结比较大、太阳一晒就裂开了,我的心变得很淡然,好象它们就应该那样式的,没有了气愤抱怨和纠结,这要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其实在整个这件事情过程中,我当时只不过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守住心性,过好关,没有想到心性到位,身体那个症状就消失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