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罪恶的双手制造的痛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掐、弹、抠、捏、拧、捅、拔、揪、扯、拉、抓、挠、拎、捂、按、压、推、掰、揉、抽、掌、扔、拍、拖、拽、提、攥、拳……这是有关手的二十八个动作,但是你知道吗,这二十八个字的后面,每个笔画都是泪,个个字都带血。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大打出手开始。被中共洗脑、操控的恶人们,为了逼迫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集世界上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几乎是抓起什么就用什么毒打。本文归纳的二十八种手法,完完全全是恶人徒手一人或多人实施。

因为篇幅的关系,中共罪恶之手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毒打迫害,非区区三五千字能概括。本文意在归纳、理清中共酷刑之徒手毒打的种类,揭露中共邪恶的面目和嘴脸。

一、二十八种徒手毒打方式

这里提醒读者注意的是,这里只是单个的暴打动作,实际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受刑的时候,多种酷刑种类是连续、同时进行的,如拳打脚踢、电击、铐刑……等等。根据明慧网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曝光出来的案例,中共邪恶徒手暴打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下。

掐: 掐脖子、掐喉管、掐(掐麻筋)、掐胳膊、掐大腿里侧、掐腮帮子、掐脸、掐乳头、掐眼皮、掐腋窝、掐两肋、掐睾丸。

酷刑演示:掐脖子
酷刑演示:掐脖子

弹:弹眼球、弹脑袋、弹耳朵。
抠:抠肋骨、抠腋窝、抠股沟处大筋、抠眼睛。
捏:捏鼻子,捏腮帮子。
拧:拧胳膊、拧鼻子、拧腿上的肌肉、拧耳朵、拧细肉。
捅:指头捻捅耳朵、指头捻捅鼻子、拳头往阴道捅。
拔:拔阴毛、拔腋毛、拔头发、拔胡子、拔眉毛、拔乳毛。
揪:揪乳房、揪着头发殴打、揪着头发抡、猛力揪眼皮;揪头发往墙上、柜上撞,往地上磕。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头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头

扯:扯阴茎。
拉:猛力拉耳朵;“人肉排球”:以手掌用阴力推打头部和身体要害部位,边击打边拉动被害人的身体转圈、拉鬓发。
抓:用手爪抓头抓脸、用力抓掐身体。
挠:不停的挠脚心笑穴、在腋高处挠痒痒,使人止不住笑,上不来气,一般人很难承受这种折磨。
拎:两手掐进面部腮帮将人拎起来。
捂:捂嘴、捂鼻子。
按:长时间按住大脖筋,一会儿人便会休克,不省人事;按住头部、双腿、双手、双脚不让动弹;人倒立起来按住头溺水;按住强制抽血;按住手和胳膊强行签字画押。
压:酸辣醋:压鼻子头、挤压双颚。

酷刑演示:酸辣醋(压鼻子头)
酷刑演示:酸辣醋(压鼻子头)

推:骑在受害者的后背上,把受害者的胳膊画圆圈像划船似的推来推去,推的骨缝直响。

酷刑演示:推
酷刑演示:推

掰:将受害者的两腿掰到极限、掰折手指头。

酷刑演示:掰
酷刑演示:掰

揉:揉伤口、在摔折的腿上来回揉搓。
抽:抽耳光。

酷刑演示:抽耳光
酷刑演示:抽耳光

掌:脖切,即双掌猛砍颈部。
扔:在楼梯上抬高扔下、多人每人用一只手抓住手、臂、肩、脚、腿或身体的两侧,将人提起,差不多和他们头部高时再同时用力往下扔。
拍:用力拍脑门、头顶、后脑勺、脖子和背部。
拖:揪住脖带子拖、拖拽、倒拖:把法轮功学员扑倒在地,脸、胸贴地面,四人把脚提起(两人一只),头朝下,拖着向前奔跑,不管地面是什么情况。

酷刑演示:倒拖
酷刑演示:倒拖

拽:猛拽头发。

酷刑演示:猛拽头发
酷刑演示:猛拽头发

提:用包装袋套住生殖器,用手将整个人使劲往上提。
攥:攥睾丸。
拳:拳头猛击头部、用拳打眼、拳击胸部、拳击腹部、床单包起来,当沙袋打、拳击太阳穴、拳击下巴、拳击身体、拳击脸部、拳击眼眶、拳击腹部、拳击耳部、拳击双肋、用拳击打生殖器。

二、徒手毒打酷刑案例

由于篇幅的关系,不能将二十八种徒手暴打酷刑案例一一列出,只择部份,足以证实中共人员毫无人性、惨无人道的恶魔嘴脸。

周景成一次被单抽耳光五百多下

湖南省长沙宁乡县白马大道二街的周景成,学法修炼十多年来,先后共八次遭到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在这期间,为了逼迫他放弃修炼,曾被办案民警、狱警和受到指使的同监犯人多次暴力殴打和折磨,无数次被暴力殴打,最多的一次单抽耳光就不少于五百下……

恶人攥住孙凤利的生殖器疯狂地捏、拽

二零零零年,黑龙江省鹤岗市劳教所恶人用手攥住孙凤利的生殖器疯狂地捏、拽,致使他小便肿痛,排尿困难,无法正常走路,十分痛苦,精神上受到巨大的羞辱。

刘开放遭拳击大腿内外麻筋、不停挠笑穴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刘开放在永川监狱十七监区遭受打麻辣鸡块,恶人用拳击打他的两大腿内外两侧,着重打麻筋,打后青肿,行动困难。不能下蹲解便,只能用双手支撑在蹲位两旁的瓷砖上半蹲着解手。解大便也变成了自己折磨自己。

不停地挠笑穴:几个恶人将他按在床铺上,不停挠他的脚心等处笑穴,折磨他。

徐英一次被抽打三十几个耳光,脸木了、青 了、肿了

五一期间,黑龙江专门参与洗脑班迫害的六一零恶人顾松海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洗脑班迫害徐英,为达到让徐英放弃信仰的目的,对她大打出手,有一次竟打了三十几个耳光,把她的脸打木了、打青 了、打肿了……

李德善经常遭抽打一小时耳光,被劳教所摧残致死

李德善遗照
李德善遗照

李德善(男),山东德州市教师,因为坚修法轮功而遭到山东王村劳教所恶警的种种酷刑,包括:“半飞”、“严管”。每天晚上还只许睡两个小时的觉,还经常要打他一个小时的耳光,半年中几乎一直是这样。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下,李德善精神失常,在极度痛苦中,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含泪死去。可怜,家中还有年迈的双亲、孤独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

谭延苓胳膊被掐成紫黑色,肌肉出现硬结

2013年的一天,谭延苓去黑龙江鹤岗市东山公安分局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私人物品,东山分局警察闫守川、张立东、门卫靳维启三人把谭延苓从三楼抬到一楼,恶警靳维启使劲掐她胳膊,掐的她不能动,胳膊被掐成紫黑色,肌肉里出现硬结,至今胳膊活动仍受限。

辽宁省抚顺市殷艳娟自述:女警抽了我足有四、五十个耳光

有一个叫果倩的年轻女警,她将我骗到办公室,说是找我谈话,结果打了我足有四、五十个耳光……

黑龙江里玉书被恶人掰断了拇指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回忆到:有一天,我听到医院走廊里一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原来是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被关在隔壁的隔离室。我经常听到她被暴打的声音,她经常高喊“打人了”。后来得知,里玉书拒绝穿囚服,因此被长期捆绑在床上。后来还得知,里玉书因为立掌发正念,被恶人掰断了拇指。抠眼睛、弹眼球、拧耳朵、扒眼皮……

丁立红自述:打脑门、锤大腿、拧耳朵、抠眼睛、弹眼球……

丁立红是石铁机务段的火车司机,因讲清法轮功真相于2002年11月在山西被迫害致死,丁立红生前曾至少九次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其中,2002年2月被610致使绑架到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遭受了“让你觉得痛苦难当生不如死”的迫害。

丁立红自述:“不让睡觉是他们的主要手段(实际上非常残忍,据说普通人长期不给睡觉,让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为了不让我睡觉,几个恶徒采取各种办法:打脑门、锤大腿、拧耳朵、扒眼皮、顺手抄起什么东西劈头就砸……有一个最邪恶的叛徒赵聚勇,人性全无地抠眼睛、弹眼球,让你觉得痛苦难当生不如死……。”

七旬张淑香老人被左右开弓抽十几个耳光

山东招远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香,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洗脑班的头目原宾奎一见张淑香老人便发疯一般,飞踢一脚,将老人仰面重重踢倒在地,紧接上前又抓起老人,左右开弓打老人十几个耳光,打累后又指使手下孙艳芹将老人关进内部一个小黑屋里,连续三天,白天不让吃饭喝水,晚上不让盖被睡觉,真是见者惊心,闻者流泪。

撕扯身体、挤压内脏、抠肋骨、掐乳头、抽嘴巴子

陈亚莉,女,大专文化。在黑龙江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受尽了非人的酷刑和凌辱。2000年9月,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头子史英白把32岁的陈亚莉作为强制转化的重点。为达到迫使她背离真善忍的目的,采用多种邪恶手段。暴徒们看到陈亚莉仍不妥协,就用最恶毒的流氓手段残害她,恶警李民变换着花样折磨她,一会双手拽腰撕扯她的身体,一会儿又把她的身体侧转贴在墙上,挤压内脏,一会儿双手抓肩,上下来回颠,一会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抠肋骨,一会儿用魔手在其腋窝和肋骨处抓来抓去,又痛又痒,她痛苦地挣扎着,可是这畜牲兽性大发,竟用手掐她的乳头,陈亚莉厉声制止,这个畜牲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抽她嘴巴子,并两次叫嚣:你再说一遍?陈亚莉两次抵制,又被两次抽嘴巴,直到她浑身抽搐。

臧殿勇被恶警狠攥睾丸 一年多后仍然疼痛

黑龙江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臧殿勇,被大队长赵爽极其下流残忍的用手抓住睾丸攥,遭此迫害后一年多,睾丸仍然疼痛。这种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

胡凡霞遭恶徒揉搓伤口,惨叫不止

二零零零年秋天,在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冯家庄洗脑班上,恶徒对法轮功学员胡凡霞用尽了各种恶毒手段:用竹条子、三角带抽打胡凡霞,打得浑身不成样子,皮破了,皮肤和内裤粘在一起,恶徒再用手脚揉搓她的身体,疼得她惨叫不止。

山东潍坊市“六一零”洗脑班的乱拍乱打

山东潍坊市“六一零”洗脑班前期每天高音喇叭里播放着谎言,震耳欲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后来,傅进宾等恶徒们又费尽心机地“创造”出了装神弄鬼的丑陋表演。恶徒们一齐对着炼功人的胸部、心脏、头部、后背乱拍乱打,双手对着两耳使劲的拍打叫“双风贯耳”。用纸壳卷成纸筒插入双耳,轮番对着纸筒狂呼乱叫,攻击大法,这种强大的噪音刺激和精神折磨使一位炼功人当场晕倒在地。

辽宁省抚顺市劳教所的“拍脑门”

把大法学员按倒或揪住头发,长时间拍打前额,使血瘀在眼窝、嘴角处,于是诬蔑说此人是魔,接着使用“巫婆”“神汉”的伎俩,大打出手。

抬高、扔下……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左右,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曹桂莲家中,五一路派出所恶警邓建明将曹桂莲拉下地,双脚踩到她的身上大打出手,接着他与恶警李迎宾强行将曹桂莲抬出屋子,在楼梯上故意将她多次抬高扔下,曹已是四十多岁瘦弱的妇女,竟遭到如此迫害,置人于死地。

本文所归纳的中共徒手毒打之邪恶手段,并不包括手执各种凶器毒打之酷刑,那是中共另一笔极大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