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祁玉玲被中共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叫祁玉玲,家住北京西城区,1999年的一天,亲戚打电话,让我学法轮功,说我有一个亲戚喝酒把烟酒都戒了,我一听肯定是好功法。因为我的这位亲戚喝酒的瘾好是出了名的,为了让他戒酒,无数的人出了无数的偏方,都无济于事,反而越喝瘾越大。他能戒酒,这功法一定不一般。于是我返回家乡去了解法轮功。九九年三月份我得法了。

当我看完一遍《转法轮》,我就放不下这本书了,真有相见恨晚之感,思想境界的升华,心情的喜悦,使我整个身心浸泡在那种无法形容的幸福之中。多年的疾病:乙肝大三阳,还有坐月子时留下的风湿病,夏天不能见风,冬天不能见凉,浑身关节痛,神经性头痛,不知吃了多少药,整天泡在药罐子中,身心很疲惫。得法后,浑身一身轻,整天美滋滋的,甚至感觉每个细胞都在欢乐中。看见谁都是乐滋滋的,有一种可找到家的感觉。法轮大法的法里,一下子扫除了我一生中无法解开的许许多多的困惑,我的身心得到净化,我下决心好好修炼

正当我体验到修炼的殊胜时,江泽民却容不下中国有这么多修真善忍的好人,一意孤行,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用谎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们。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维护真理,冲破重重封锁,来到北京,走上天安门。向全世界宣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

我为了坚信真、善、忍的宇宙大法,曾多次被非法拘留,送入洗脑班,非法劳教三次,共计五年半、冤狱迫害三年。造成我现在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下面是我被迫害的经历。

一、失去工作

99年7.20,我为了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情况,向工作人员讲述大法的美好。而信访办直接把我们的信息反馈给当地派出所,警察把我接回去。从此,我所在的宣武区大栅栏派出所片警张林经常上我家中骚扰,给单位施加压力。单位迫于压力,让我写保证书、谈话,向我苦诉着他们的难处,别让他们为难。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被迫离开了单位,从此失去了工作。即使这样,每逢国殇日和重大活动,派出所还监视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并向家人施加压力,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二、暴力酷刑

九九年十月份,为了维护法,我走上天安门,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给我带过背铐,还要弯腰成90度,时不时的用力向上提起手铐抖一抖,每抖一次都是一次身心的巨大颤抖。男同修,被用绳子将胳膊腿绑成折叠式扔在地上,恶警还要跺上几脚,勒起绳子抖几抖,整个屋子充满了恐怖、罪恶、血腥。时间一长,许多同修晕倒、失去知觉。他们才肯将手铐打开,我的手铐只打开一只,另一只打不开了,最后找来锯条把手铐锯断了。

三、第一次非法拘留。

1999年11月份,我来到天安门,看到有一个特务叫世人谩骂法轮功,我上前制止。特务将我推上警车,把我送进天安门派出所,后由宣武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第二次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因到炼功点炼功,被宣武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五、第一次劳教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号,在军博展览污蔑法轮功的图片展毒害众生,各大机关、单位都排着队去看那些污蔑展览,我要告诉民众,法轮大法是正法,就在那里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再次被宣武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十多天,而后直接被非法实施劳教一年的迫害。在看守所,遭受暴力灌食(高浓度盐水)。因炼功,被恶警李伟戴手铐、脚镣长达五十多天。每天还要带着沉重的脚镣到外面走一圈。

六、第二次劳教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因不放弃修炼,宣武610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强行将其双手绑在后背,腿双盘用布绳子捆绑,由于不配合,在无人时挣脱绳子跑出洗脑班,邪恶之徒出动汽车追上,被强行拖回来,再次被捆绑达十几个小时。并指使不法之徒犹大,用拳头猛砸被捆绑的双腿,致使腿肿涨紫黑。再加上长时间的捆绑与外力击伤,腿肿胀弯曲走不了路。此时,天空突然昏暗,狂风夹杂着砂尘,笼罩着整个北京城。宣武610达不到转化的目的,协同宣武公安分局连夜快速将我转送到宣武拘留所。并再次对我实施非法的二年的劳教迫害。

七、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因送真相光盘《风雨天地行》,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崇文分局对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家中的个人财物:部分经书,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身份证在此时不明丢失,现金三千多元不明丢失。就连打坐的坐垫都不放过。总价值折合人民币达一万多元。至此被崇文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六月被转送到北京女子监狱十监区。拒绝奴工劳动,三年冤狱结束。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号走出监狱大门。西城610指使,被月坛派出所片警王金良直接从监狱门口绑架到西城洗脑班洗脑。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这是非法拘禁罪)。

八、第三次劳教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奥运会期间,月坛派出所片警王金良同一民警与居委会姓张的女子,三人以诱骗的方式。非法闯入家中,我本着善念让他们坐下,就在我去给他们倒水的时候,他们却在屋子里乱翻。我质问:你们这是非法闯入民宅,没有任何手续还要乱翻东西。王不顾忌对他的质问,蛮不在乎,说:“我是这里的片警,想进谁家,就进谁家。补个手续还不容易。”这就是文明首都的警察的素质。更可想而知,在对待法轮功这几年的非法迫害中,自始至终也没有讲过任何法律。江氏集团在混淆民众的视听,把法律视为他自己的,共产邪党的。为所欲为。后来又来了二名警察,进门就将我的手反背在后面,头按在地上,其他人在屋子里又是拍照又是翻腾。进行所谓的取证。由四个警察将我从屋子里抬出来,塞进汽车里。后来查证:他们抢走了师父法像,一盘炼功带,二个MP3,一部手机,二张零八年的神韵光盘,几百元的现金不明去向。就以此为证据,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我再次非法劳教二年半。真是象土匪一样,大白天抢劫,到底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不是昭然若揭吗?!

我被绑架到月坛派出所,他们雇用地方人员,拧着胳膊、抓着头发,强行给我照像。说有个形象就行了(给我凑材料)。当晚十二点左右就将我送到西城看守所,到看守所我才发现,我的手不知何时被拧伤,不能用力。我绝食反迫害,要求他们放人,并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罪,并将月坛派出所等人的非法行为告知。他们欺骗我说:“你有什么话,可向上反映,只要你吃饭,我们可以给你转达。”我本着善念,向北京市局写了一封信。后来证实,这封信,根本没有送走,信一拿出,就被姓张的副所长(女)指使吸毒人员撕掉了。

在看守所,预审急急忙忙走了一个过场。由于我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不坐审讯椅子,就把我送回监室。仅此一面,我没有说话,更谈不上笔录。可是在几天之内,一张捏造的什么证人证言、本人口供、证物等等,一张劳教票就这样出场了。如此之荒唐,这就是经过《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审核属实的证据,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二年半的劳教。并快速送往北京市女子调遣处,前后不过二十多天。

九、在北京调遣处遭受的迫害

实际,北京女子调遣处,是北京女子劳教所一个体系的一个更为隐蔽的迫害场所。一进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第一件事,就是强行剪头发,不论形象,想怎么剪就怎么剪,越丑越好。再一件事就是强行逼迫写保证书,手段非常卑鄙。在零八年奥运期间,调遣处集中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不管你绝不绝食,只要你不写保证书,单独关一个房间进行摧残。我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都免不了。一进房间,就强行把衣服全部扒光,连内裤都不能穿。换上他们的衣服,将人平放在地上,上来七八个人压在身上,由大队长付文奇亲自上阵,带领几名警察和几名吸毒人员,按手的按手,压腿的压腿,有按头的,捏鼻子的。用暴力方式灌食。手用力夹腮帮子,一边将饭菜汤塞到嘴里;一边将手指伸进口腔里用力捅。然后再用抹布将嘴和鼻子全部捂住。这种方式的迫害,使人呼吸不上来,几乎达到窒息的程度。完全是一种置人于死地的方式。并且反复来两次。憋的整个身子在颤抖。她们仍不罢休,几个人将颤抖中的我,按压在地上蹲着。付文奇命人端来一碗水,用勺子撬我的嘴。她可不管你会不会伤着,用力去戳。目的就是要你痛苦。水几乎都洒在身上,一碗、二碗……大冬天的,她们的目的就是让你在水中浸着。后来,又以衣服脏为由,将我穿的绒衣脱掉换成单衣,把窗户打开冷冻着,昼夜不停的轮番折磨。就是这样一直蹲着,还厚颜无耻的叫向她问好,“你问我好!快!问我好!”一边嚷着一边用手戳着我的身体,就象着了魔一样。她折腾的无力了,又利用吸毒人员犯罪,骂师谤佛。

这里的一切都是畸形的、变态的。吃饭,你要腰弯成90度低头,把饭碗双手端到警察的面前,还得喊:我是劳教人员某某某,请求吃饭。否则,就不给你饭吃。吃不着饭,就说是绝食。那就要采取措施,暴力灌食。反正不能让你的肚子空着。灌食后,肚子里灌的鼓鼓的。继续双手抱膝蹲着,后面有人按压着。而后就涉及到一个排泄问题,时不时的问一句,上不上厕所?如果说上,立马把笔和纸就拿来了。写了保证书,才能去。要么,就憋着,继续蹲着。吃喝拉撒睡,是人的正常生理需求,而在这里,却成了邪恶之人利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一种犯罪手段。我被憋的都尿血。这仅是北京市女子劳动教养调遣处,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保证书”黑幕的冰山一角。

在十区的楼上,是十一区(二零零八年的时候),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区队,和北京女子劳教所是一个体系的,只是关押的地方不同而已。每当夜深人静时,经常听到很沉闷的撞击声,有的吸毒人员叹息:“不知又是那位法轮功学员吃小灶(受刑)呢。”

十、药物迫害

二零零四年,在非法关押期间,因不配合邪恶,绝食拒绝非法关押,被送北京公安医院强行灌食达一个多月之久,每天还要输入大量的不明药液。每隔几天就抽满满的一大针管子的血(那时正是活摘器官高峰),陪看人员还时常问我,头晕不晕阿,那里有没有不舒服阿,现在想起来,这罪恶的背后,隐藏着杀机。

回到崇文看守所,我的腿从脚一直肿到腰部,皮肤亮的象一个气球皮一样,一捅即破。

有一段时间,我突然拉黑便,又强行给我输不明药物。

十一、奴役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我的腿刚刚好转,就被转到了北京臭名昭著的调遣处,每天大量包筷子,从早上5点起床,除了吃饭,一直包到晚上十点,有时到十一点。这些筷子的标签上都写着已消毒,实际上是用擦地布打湿,把纸包起来,再直接包在筷子上,别说消毒,就连最起码的卫生都达不到。许多学员要在这里呆两三个月,干着这种超负荷的劳动。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夜里12点,我们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送到调遣处汇合。那里有一百名法轮功学员,分为二个大车,我们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都湖北省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戒毒所,一路武警荷枪实弹,窗户用布帘遮挡。另五十名不知去向。

我们所来到的湖北省戒毒所,是一个生产电子芯片的加工厂。,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强制劳动。

十二、不让睡觉

在我被转到北京女子劳教所时,直接被关在集训队。强迫站立,面朝墙,脚跟并拢,有时困的一头栽在墙上,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只要一合眼皮就被喊骂。吃的是硬的象石头一样的窝头,外加几根咸菜条。在我强烈要求并谴责这种不法行为时,副大队长李秀英却假装说:“谁不让睡觉了,让她睡一会。”我顺势就坐在床上,而等她一出门时,立马使眼色给包夹,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人)立马把我从床上拉下来。此时,包夹掀开褥子,让我看到了最为可耻的一幕。她们竟将写有辱骂师父的名字的一张纸放在了那张床的褥子底下,并侮辱、嘲讽的说:你已经侮辱了你师父。这种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其手段真是恶毒至极。这种对正信的迫害有多深,就说明迫害者的邪恶有多邪。

十三、罚坐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女子劳教所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攻坚队,进行新一轮的对法轮功学员正信的迫害。我和李云英、李小凤、周印红、苏文芹、刘金梅(清华大学生)、张玉竹(有几位叫不上名字)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单独一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配四个包夹,这些人都是挑选的几进几出的吸毒人员,二人一班,昼夜轮流看管。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在一个约一米高的塑料高凳子上,腰要坐直,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向前看,不准眨眼,不准动,要动先要请示、报告。否则,拳脚就上来了。特别是夏天,衣服穿的单薄,而那高凳子面上带图文,长时间坐在上面,久了屁股都被硌破皮。而且每晚上的睡眠时间很少,有时刚躺在床上,还没睡热被窝,就被叫起床。警察很少露面,因为门上都提前设计好了装有一个有色的玻璃条,从外向里看。就是通过这个观察孔,看包夹如何表现,看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天在这凳子上少则要坐十八九个小时,多则要坐二十小时左右。腿、脚、手肿胀的象馒头。包夹将学员的每个细微的动作、表情都记录在一个本子上。这是劳教所变相的设刑堂,禁锢并以非法暴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摧残,以达到劳教所的所谓的转化成果,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正信。

十四、被贩卖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对非法劳教,对《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进行了行政起诉,起诉书交给了十区的警察李洁。没过几天,我就被转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这份起诉书一直再没有任何答复。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号夜里十二点,我们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送到调遣处汇合。那里有一百名法轮功学员,分为二个大车,我们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都湖北省洪山区马湖特一号戒毒所,一路武警荷枪实弹,窗户用布帘遮挡。另五十名不知去向。我们的到来,全部停产(原因是人员少,要用这些人来看管法轮功学员)。转向对我们的所谓军训整治,先是从体力上消耗,而后再精神洗脑。由于我和几名学员不配合,每天除了吃饭时间,就是站着,每天要站到十二点。早晨,要提前半个小时起来,打扫卫生。这里洗脑的第一步,是将法轮功学员在所内以所谓的办班学习。为期几天的办班,没收到效果。又进行所外的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单个送往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法制中心。8月份,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湖北省洗脑班,从湖北省集中过来的几个犹大,从师父的法中断章取义,惑众乱法。转化洗脑的失败,转向奴工劳动。

十五、湖北法轮功学员郑玉玲被迫害致死

我从劳教所出来,才得知湖北法轮功学员郑玉玲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非常震惊,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在一个队。但她一直是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里,而她的房间和警察值班室是紧挨着,每天出工时,顺眼就能看到她站在门后边,后来她被非法押送到湖北法制中心洗脑班,此时,她的脸已被暴力毒打的乌黑。听说她在洗脑班上,因揭露劳教所的迫害,而遭到残酷的折磨。后来她又被押回到湖北劳教所,但仍是站门后,一直单独隔离。有一天中午,我要上厕所,值班的犯人说不能去,而且门关的紧紧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觉得有事,一种不祥的预感。可是从那以后,再没有见到郑玉玲。我们都猜测,郑玉玲被放了吗?还是转到其他地方去了?还是……一直是个谜,我从劳教所出来这个谜才解开。看到同修的遗像,我流泪了。我们又一位好同修被邪恶夺走了生命。江鬼集团又添一桩血债。那些直接参与者,你们的出路在哪里呢!

结束语

近日来,中共贪官纷纷落马,曾庆红、贾庆林、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等等,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善恶有报是天理。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到现在已有上万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到恶报。这也验证了他们迫害法轮功的可耻下场。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吧,悬崖勒马吧,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你们弃恶从善,将功补过,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1/北京祁玉玲被中共迫害经历-294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