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锦州市看守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锦州市看守所位于锦州城南龙栖湾大道旁,这里远离市区,位置僻静,围墙高耸。有谁知道里面发生着血腥罪恶,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残酷的虐待,孱弱的妇女被上大挂、七旬老人被实施定位酷刑……

电棍电、殴打

2013年10月18日晚上,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林、王桂霞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在一小区发放资料,被锦州市公安局白宁、李嵋珊等警察绑架,之后被送往锦州市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王林
法轮功学员王林

在看守所里,王林抵制迫害、不穿犯人马甲,第二天就被看守所警察王洪用电棍电击二、三十下,当时王林高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 之后警察王洪指使恶犯对王林大打出手,王林当即被打昏。待王林苏醒后,这些警察恶犯就将他铐在走廊里,直到晚上八点半,不许王林上厕所。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桂霞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也在看守所受到管教人员的殴打。10月21日,狱警喊几名法轮功学员去抽血,一狱警问王桂霞叫什么名字,王桂霞回答说叫法轮功学员,此狱警气急败坏地打了王桂霞两个大嘴巴子。在回号的路上,王桂霞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向遇到的警察讲大法真相,看守所副所长吴艳(女)上来就给王桂霞四个嘴巴子,还说:“叫你喊!”将王桂霞关进小号,并用定位酷刑折磨70岁的老人(定位酷刑见下文)。王桂霞在小号一直被迫害八天,在接下来的八天里,白天的大部份时间,王桂霞是在小号度过的,晚上才被弄回监舍。

一天上午,石红将犯人召集到放风场训话,说人人都得参加劳动,王桂霞也得劳动。王桂霞接话说:“中国劳动法规定,六十岁就丧失劳动能力了,七十岁坐公汽就不要钱了,还让劳动?!”石红说:“你闭嘴!”王桂霞说:“你这是知法犯法。”石红过来,给王桂霞四个大嘴巴子,又狠狠地往王桂霞的脚脖子上踹了一脚,由于用力过猛,致使王桂霞的脚脖子青紫很长时间,现在还有印儿呢。回监舍的路上,石红嫌王桂霞走的慢,用脚踢她。

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周玉祯、王彦秋二位法轮功学员是在2013年7月23日傍晚,在锦州市儿童公园南门向民众发放神韵光盘时,被警察绑架、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在锦州市看守所,周玉祯和王彦秋曾被他们用“上大挂”等手段迫害,周玉祯被迫害致血压高、血象高,王彦秋现在高血压,患子宫肌瘤,又严重贫血。11月5日,王彦秋的北京律师在锦州市看守所见到了王彦秋,只见王彦秋脸色铁青,严重贫血,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当天下午,律师带着王彦秋的姐姐到了古塔法院,见到受理此案的法官潘莉莉,潘莉莉说如果市看守所能够出示王彦秋确实有病的病历,她可以延缓开庭或为王彦秋办理保外就医。11月6日,王彦秋的姐姐来到市看守所,请求看守所为妹妹看病,看守所邪党书记称王彦秋的病不严重,说:“比她病重的都没上医院,找法院去吧!”

酷刑示意图:定位
酷刑示意图:定位

法轮功学员王桂霞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副所长吴艳下令,所长马明批准,将王桂霞关进小号,并对她实施“定位”酷刑迫害,即把人摁倒在一张安有固定手铐、脚镣的木板上,把四肢铐起来,使人翻不了身,也动弹不了。身下的板炕拔凉拔凉的,小号内阴冷阴冷的,王桂霞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了,只因修“真善忍”做好人,就被扔在像冰窖一样的小号里遭受“定位”酷刑。由于四肢被固定住,不能活动,三天三夜后,王桂霞的腿僵硬、麻木,小腹疼痛,头晕呕吐,嘴唇干裂,口干舌燥,说话吃力。等警察将王桂霞的手铐、脚镣解开时,王桂霞的两腿已不听使唤了,特别是右腿,浮肿、疼痛,不能行走。由于一直遭受小号、定位等酷刑折磨,王桂霞的身体越来越差,冰冷的右腿像石头一样,不听使唤,两只胳膊疼痛难忍,有时全身抽搐。她的家属被警察敲诈了5万元钱才将她从看守所接回家,她的家人去看守所接她回家时,是她儿子将她背出来的。

法轮功学员王林也被施以“定位”酷刑,长达四十多天(时间可能更长,因接触不到他本人,具体多长时间还不能确定)。这期间警察逼迫犯人用塑料袋给王林接大小便,对王林人身进行极大侮辱,并给他身体造成严重伤害。由于长时间不让洗漱,王林蓬头垢面,头发都打绺了,都竖起来了,见到他的人形容他的头发犹如“刺猬”的毛刺。

王林家人前往锦州市检察院驻监监察处予以控告,可该处栾主任态度十分蛮横,说:“我们没有电棍,只有警棍,不服狱警就得采取‘定位’措施。”中共司法官员不懂法律、践踏法律与人权的流氓本性毫不掩饰。解除定位后,王林又被迫做奴工,做出口的工艺品。

想方设法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入监狱

2009年11月17日上午,锦州市看守所时任副所长崔萧(女)、戴微(女)等大约五名警察,将锦州市第二中学教师、被非法判刑的王丽阁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同车还有其他几名犯人。在王丽阁全身长疥疮,不符合入监标准的情况下,崔萧靠通过熟人“走后门”,将王丽阁强行关入监狱。

当时,在收监体检时,辽宁女子监狱医院因王丽阁浑身长满了疥疮(被迫害所致,属于传染病)拒收。与崔萧一同前往的一名五十多岁的女警察(其儿子在锦州市铁路勘察设计院工作)自告奋勇,对崔萧说自己的哥哥在沈阳某公安分局工作,让她哥哥找熟人,让监狱收下王丽阁。她们说的话正巧被一名同车犯人听到。结果,中午,崔萧等人与这个女警察的哥哥一起吃的饭。下午,她们开车拉着王丽阁到沈阳一三九医院体检,检查结果确诊是疥疮。但由于那个女警的哥哥从中帮忙找熟人,辽宁女子监狱强行将王丽阁收监。在离开辽宁女子监狱前,下午四点多钟,时任锦州市看守所所长的梁怀福亲自与崔萧通手机,确认王丽阁已被收监了。

拒不释放重病的法轮功学员

2014年1月,周玉桢和王彦秋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锦州古塔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之后,被劫持往辽宁女子监狱,经入监体检,两人均不符合收监条件,均被退回锦州。家属去有关部门要人,但锦州古塔法院、市看守所、“610”等中共部门互相推诿,拒不放人。直到目前二人仍被劫持在锦州市看守所,从监狱拒收到现在时间已经长达7个月。

周玉桢和王彦秋身体一直处于病态,身体状况令人十分担忧。王彦秋严重贫血(血色素不足五克)、高血压,还有子宫肌瘤,已长到4.8厘米,最近颈椎部位又出现积水;周玉祯一直是血压高、血项指标高,今年过年期间,周玉桢又出现便血症状。

结束语

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不白之冤,多少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虐待。法轮大法不但没有被打倒,而且还洪传世界100多个国家,修者上亿,并不断受到各个国家的褒奖。反过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却一个接一个的沦为阶下囚,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苏荣各个都是中共高官,都曾权倾一时,风光无限。据传曾庆红也已被秘密控制,江泽民家族也在调查之中。他们落马,表面看是权力斗争中败下阵来,但是中国有一句话叫作: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其实是因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犯下了滔天大罪,为上天所不容,这是恶报的结果。然而,仅仅在政治仕途上遭报,还远远不能偿还他们所欠下的罪业,还有更可怕的:有消息称服刑的王立军已经中风,薄熙来面对中纪委调查时昏厥几十次,周永康、徐才厚被指已身患绝症——癌症。其实这只是报应的开始,接下来,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追究和报应,这是天理,也是人间的正义。在这里奉劝锦州市看守所所长马明及相关人员,不要再干共产党偷驴你们拔橛子的事情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1/揭露锦州市看守所的罪恶-294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