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姚学军多年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省报道)姚学军,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头目,长期以来在红安县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可以说都没有少了姚学军,他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累累罪行,但仍不思悔改。

姚学军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一口咬定恶党给其饭吃,行恶不辍。其妻怕其遭恶报,曾反对其继续行恶。

姚学军手机号:18986752066,姚学军妻子叫刘荷荣,在红安县第二中学工作,电话:0713-5183336。姚学军岳父刘富春,在红安县第二中学。

以下为从明慧网收集整理的姚学军参与迫害红安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行。

一、绑架法轮功学员喻红萍、陈忆莲

红安县自二零一四年五月底到六月十一日三次由姚学军带人绑架外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正在乡下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喻红萍、陈忆莲(向明慧网报道过),她们被送去麻城县非法关押了十天,喻红萍还被非法抄家,抢走了数百元有真相短语的纸币、大法书籍。姚学军还扬言他没有遭报。

二、七旬老人李长荣在湖北范家台监狱遭多年迫害,老伴受惊离世。

红安县年近七十岁的李长荣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诸多方面受益匪浅。然而这个以真、善、忍为原则做好人的老人,却遭到了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警察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还在监狱里煎熬着。

自从九九年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李长荣老人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屡次遭县610、国安的绑架,长期被非法拘禁,遭到洗脑、判刑,十几年中,老人几乎都是在中共的黑狱里度过的。

二零零四年六月,当时的红安县委书记张鹤桥为向上级邀功讨好,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又一轮迫害,在全县展开大搜捕。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晚上,县610带着公安敲门要抓捕李长荣,见屋里没有回答,就敲邻居家的门。在他们的对话中,李长荣听出了是要非法抓捕他,在邪恶之徒离开后,他当晚被迫离家出走。第二天一大早,恶警又返还他的家中非法抄家抓人,扑了空。

在随后的日子里,以姚学军为首的多名警察天天上门恐吓他的老伴,并在他的家附近蹲坑。在十一所谓“敏感日”到来之际,恶徒姚学军等人更是上门骚扰恐吓不断,强行逼问她的老伴李长荣在何处,姚学军并恐吓:“再不说我打死你这老东西。”李长荣的老伴受此惊吓,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突然去世,死后二天才被人发现,尸体上有明显的伤痕。

李长荣得知老伴逝世的消息后,失声痛哭,却不能回家看她最后一眼,老伴遗体只能由亲属简单埋葬。在老伴死去的一个月后,李长荣回到了清冷的家,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李长荣本想回老家到老伴的坟前烧点纸,没来得及去就被恶徒姚学军等绑架了。

恶徒把李长荣绑架到花园宾馆,把他的手铐在一个十几斤重的椅子站着,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还不停的用皮鞋踢他,恶警轮流逼供,十来名恶警吃、喝、住在宾馆,几天不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李长荣被红安县610人员与本县国安、国保大队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情况下,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月后冤判八年徒刑,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李长荣都因拒绝“转化”而被暴力殴打和镣铐折磨,腿骨骨折,行走不方便,还长期遭罗丹、李志刚等恶人的精神折磨,出现中风症状。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一年李长荣身体虚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怕他死在监狱里,对他注射不明药物后,以保外就医形式送回红安。当时红安县610、国安人员互相推诿,最后沙洋狱警向李长荣的弟弟下跪说尽好话,才得以溜脱。当时沙洋监狱和红安县不法人员以为老人在家活不了多久(因他在黑窝里被打过毒针)。回来后李长荣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助下坚持炼功,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二年初,沙洋狱警来县回访,目睹李长荣老人一切同前判若两人,于是沙洋监狱与红安县610、国安密谋勾结、策划,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左右再次对他实行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三、参与绑架彭希早

红安县国安董方楚恶意举报彭希早,借口是以他家出进的人多来诬陷,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上午八至十一时,以姚学军、王波、韩小平、戴某等六人(有几个不知姓名)闯进彭希早家,将彭希早强行绑架带走至火连畈拘留所关押十五天。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彭希早经受十多次迫害,其中有两次长达半年多。

四、绑架种子公司家属邓学勤、红安县园林所戴爱民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下午在红安二中,红安县六十二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邓学勤和四十六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戴爱民在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以姚学军为首的红安国安恶警绑架,并对她们家进行非法抄家,家里大法书籍及有关的一切物品都被洗劫。

邓雪琴,五十六岁,是种子公司家属,第二日放回家。戴爱民是红安县园林所在职职工。

五、二零零八年伙同麻城火车站恶警绑架刘庆荣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湖北省红安县法轮功学员刘庆荣在回老家经过麻城火车站时,被恶警抢劫真相资料。麻城火车站恶警伙同麻城610恶警绑架刘庆荣,并联系红安县国安恶警姚学军等一起于次日即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到刘庆荣红安的家里非法入室抢劫抄家。

六、致使王丛文从三楼跳下送医院抢救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早七点,以姚学军为首的六名恶人身着便装闯入红安县法轮功学员王丛文家中,意欲强行绑架王丛文送省洗脑班。王丛文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迫从三楼跳下,送医院抢救。

七、非法抄喻永华的家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姚学军带领华河派出所和赵河警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喻永华非法抄家,抄走几本大法书籍、经文、广州讲法磁带一套、大连讲法VCD一套等。当时他们要拿走抽屉里面的钱和物,被小喻的家人和在场群众制止:难道学法轮功的人家里就不能有家用电器吗?这是哪条法律规定的呢?

八、二零零五年伙同恶警董方楚绑架江忠银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上七点多钟,湖北省红安县当地恶警董方楚等骗开大法学员江忠银的房门,非法闯入抄家,并把江忠银强行用车拖到第二派出所。

在第二派出所,姚学军、董方楚、刘全坤等恶警对江忠银非法审讯,拳打脚踢,江忠银在被折磨了三四个小时后,被拉到中医院,虽然被检查出血压偏高,但恶警仍将他关入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江忠银绝食抗议迫害,七天后被五、六个恶人暴力灌食,用塑料管子往江忠银两个鼻孔里乱插,恶警用手猛捏江忠银两边的腮帮子,把口腔里的肉都挤烂了。几天后,江忠银喉咙里还吐血出来,两边的脸肿得老高。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江忠银一直被关到十月十一日,才由永河派出所三、四个人和村里的书记将他拖回家。几天后,江忠银去找恶警姚学军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恶警姚学军、董方楚暴跳如雷,把江忠银的双手扳到背后,从六楼连拖带打,拳打脚踢一直打到一楼外面。

九、参与迫害红安卷烟厂职工杜六荣、熊桂梅、马玉梅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四日早晨,由恶人刘乾坤带队,带领县610和第三派出所大约十多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杜六荣家中,姚学军和阮耀明及另两位不知姓名的警察将其非法送到黄冈洗脑班进行迫害。刘乾坤在车上没有上楼。据悉他们这伙人还拿了杜六荣所在单位红安卷烟厂五千块钱。

熊桂梅是湖北省红安县卷烟厂职工得法前她体弱多病,自一九九七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很快身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二零零零年熊桂梅为了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而进京上访,遭到公安非法抓捕,并带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并勒索了一万多元钱。

邪恶之徒曾四次到熊桂梅家进行了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由于熊桂梅遭受来自家庭、社会的诸多压力,得了肺结核,曾在床上躺了四年之久。可恶人还不死心,由当时的红安第三派出所副所长姚学军(专职做蹲坑,跟踪,抓捕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和烟厂安保科副科长徐绍忠等人到她家非法抄家。

最后一次抄熊桂梅家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初,邪恶大面积迫害红安法轮功学员,有几十家被同时非法抄家,公安人员全部出动打击好人,连熊桂梅这样已经卧床不起的人也未能幸免。当时她已经骨瘦如柴,生活难以自理,邪恶之徒还丧心病狂的对她进行迫害,将她摔在床上不能动弹,同时还恶语辱骂她八十岁的老母亲。姚学军还给其丈夫施以巨大的精神压力,致使他并将这种精神折磨转施于熊桂梅身上,加重对她的迫害。

红安县卷烟厂法轮功学员马玉梅因讲清真相被恶人姚学军蹲坑非法抓捕,进去前一个好端端,精神饱满的人,被姚学军丢进看守所迫害一个星期,出来后人瘦得严重变形,皮包骨头,走路,生活都需要人护理,身体非常虚弱。在马玉梅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的第三天,外面已听到消息:她亲人到劳教所去看她时,她曾昏迷过去,本应该送医院急救,可恶人就是不放人,置她的生死于不顾,要向其家人勒索一万元人民币,才让其家人将奄奄一息的她领回。这完全是流氓的行径:要到钱才放人!

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在马玉梅住院一个月回家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恶人姚学军又去骚扰她,并恐吓其家人,说什么要问几个问题,不去就要传拘。当时马玉梅的身体还很虚弱,连简单的家务做起来都吃力,在姚学军接二连三的恐吓和威逼下,她的精神又遭受到严重的摧残,连家务都做不了。(马玉梅以前也曾被非法劳教,也曾经多次被恶人强行绑架迫害,并强行勒索,使其经济上的损失达几万元。)

在此还要提一个人,红安县卷烟厂安保科副科长徐绍忠,此人干正事没多大能耐,而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显得格外卖力,凡红安县610恶人迫害红安卷烟厂法轮功学员必由徐绍忠带队。徐参与迫害过卷烟厂每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徐又带领610恶人姚学军、恶警王红到卷烟厂一退休女职工家抄走一本《转法轮》

徐在接任安保科副科长后,曾在人前卖弄炫耀自己在“帮教”法轮功学员方面有“成绩”,称领导信任他,将别人做不了的工作(别人不愿做)交给他做。正因为徐的助纣为虐,导致卷烟厂一女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她丈夫接受不了现实,后和她离了婚),另一女学员被迫害得长期生病,无法上班。其余数名学员都遭受过非法关押和巨额罚款,她们的亲人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精神压力。

十、参与迫害红安二中教师杨才银

杨才银是红安县二中一名优秀的物理教师,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红安县最早修炼法轮功的人员之一,自然而然他就担起了辅导站站长的义务。法轮功要求人们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心性做好人,得法后与大多数修炼者一样身心变化巨大,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他平时总是精神饱满,乐观地对待生活,沐浴在佛法修炼中,他内心有说不完的幸福祥和之感。

由于杨才银是辅导站站长,因此在多年的政治迫害中,杨才银成了红安县重点被迫害的对象。

一九九九年九月,杨才银根据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押送回红安后,因坚持信仰,杨才银遭邪恶残酷迫害,工作被非法剥夺,被非法劳教,多次从家中强行绑架,在看守所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加之为生活奔波,艰难度日。

在这六年里,红安610恐怖组织和公安恶警依然对杨才银随意进行绑架和关押,姚学军是参与迫害杨才银的相关责任人。杨才银先后被绑架至少五次,二次被送火连畈劳改农场。被强迫进行每天十几小时高强度体罚性的奴役劳动,在县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次,时间共计三个多月。被关押期间,恶警纵容甚至指使犯人用各种野蛮和流氓手段折磨杨才银,如“吃定心馍”(犯人猛击其心脏)、“喝青岛啤酒”(喝牙膏水)、进行野蛮灌食等。

杨才银于一九九九年就被非法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儿子亦被非法开除了学籍。饭碗被非法剥夺了,生活上的唯一的来源就是一点小生意。生意上的收入本来就很微薄,但也因迫害而多次被中断数月,杨才银赡养着三位老人,还要负担儿子上大学的高额学费,全家六口人长期在贫困线上挣扎着生活。

六年来,由于邪恶的这场针对好人的迫害,杨才银遭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痛苦,恶党制造的恐怖环境对他沉重的打压,肉体上的被摧残,又由于邪恶的欺骗宣传使他在社会上被人歧视,经济上入不敷出,各种打击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导致他身体极速被摧垮。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