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及家人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原山东省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于桂芳到济南看望亲戚,在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家中,被山东省济南天桥区分局、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于桂芳的几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

随后,潍坊、济南不法警察又分别在潍坊绑架了于桂芳的女儿陈炳囡与她在济南的丈夫杨峰和杨峰的母亲。在遭绑架的同时,他们的住处都被非法查抄。

目前,于桂芳及其被绑架的亲属,都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仲宫戒毒所(前济南市仲宫劳教所)。这是山东省610恶人与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济南市公安有关部门蓄谋已久的迫害。

幸福的一家人

现年六十七岁的于桂芳,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她的前半生极不平凡,是当地公认的“女强人”。出生于潍坊郊区的她,从小就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她不仅能力强,有魄力,而且还多才多艺。她吹的箫,婉转悠扬,悦耳动听。于桂芳还写得一手好字。她的钢笔行书,堪与字帖媲美;她的毛笔字,遒劲有力,大方美观,有人视其为墨宝,索去裱糊后在家里挂起来……在她刚二十岁左右时,就成为一家国营企业的厂长。在六十年代,她作为山东省女民兵“特等射击能手”、“游泳能手”,出席过山东省全省民兵标兵大会,受到省级表彰,成为当时名播全潍坊的“五朵金花”之一。

“文革”中,由于于桂芳敢讲真话,脖子被挂上纸牌子,由造反派押着,在潍坊城区步行游街。遭批斗时,她被造反派从台子上推摔在地下,身上多处被跌伤。那时她还是一个尚未结婚的大姑娘。于桂芳凭着自己的能力与实干,在九十年代中期,走上了潍坊市政府法制局副局长岗位,分管业务。为了胜任工作,她不顾年龄大,又刻苦自学了有关法律法规,在不长的时间内,便成为政府法制工作方面的行家里手。九九年七二零前,潍坊市不少机关单位,聘请于桂芳去讲授有关依法行政方面的课程。

于桂芳一九九七年走上修炼法轮功道路,是因为她在潍坊工商局工作的老伴陈茂林的变化。陈茂林原来一身的病,常年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中医、西医、民间土方全用上了,不仅不管用,而且越来越重,整天病歪歪的,有气无力地就象活不起的样子,几乎每年都要住两次院,其中有两次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一九九七年有人给他俩口介绍了法轮功。陈茂林修炼不长时间,一身的病不翼而飞,身体变得健康起来。这不仅给公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并且修炼法轮功,使原本就诚善的他,变得更加宽容、更能替他人着想,工作干得更好了。原来并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于桂芳,在亲眼见证了老伴陈茂林的变化后,自己也慢慢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

修炼法轮功后,她如梦方醒,恍然间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原来人活着并不是整天争强好胜地索名求利,而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从而达到返本归真。她如获至宝,一心一意地实践着法轮功师父的要求,在单位、在家里,都努力要求自己做一个不断靠拢真善忍的好人。她为了去掉多年来养成的争强好胜、爱要面子等等人心,曾吃过很多的苦头。修炼几年后,原来与她熟识的人从她的言行中,很容易就感受到她的巨大变化,她变得越来越平和,越来越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问题、处理事情。与人讲道理时,少了以前那份“战无不胜”的能争善辩。不少人说:她说出的话,让人听着舒心。

于桂芳的女儿叫陈炳囡,是个本份、正派,又内秀,但性格较为内向的女青年,曾是潍坊市建设银行会计。她在目睹了父母修炼法轮功身心出现的巨大变化后,也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自此,她努力实践着一个修炼人无私无我的标准要求。她自闭倾向的性格在修炼大法后变得越来越开朗,越来越能替别人着想。原来就兢兢业业地工作的她,在单位更加勤奋努力,很受单位领导同事好评。周围人感受到了这一切,常常在背后里夸她。共同修炼法轮功的志向,让陈炳囡结识了青年教师、法轮功学员杨峰,并于一九九八年两人喜结伉俪。婚后一年,他们的女儿爽爽来到了人间。

陈炳囡的丈夫杨峰,德才貌俱佳,细高个,白净脸,原是山东省信息工程学校 (现为山东省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教师。一九八九年,在该校读书期间,曾在国家人事部举行的计算机程序员(相当于助工)水平考试中,获得山东省第三名的成绩。毕业留校任教后,他编写了两本计算机专业教材,均被学校作为学生教材采用。其中与他人合作编写的《计算机原理》被出版发行。在学校每年组织的论文评比中,多次获奖。所教授的课程,学校领导及学生们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曾多次获得“优秀教师”称号。为了业务学习和考研究生,他天天自学苦读。在工作学习上的过度投入,使杨峰的身体状况变得越来越差,全身冰冷、无力,到医院却查不出什么病来。一九九六年吃了半年的中药也没治好。他的精神变得越来越压抑、郁闷。一九九七年杨峰有缘读了《转法轮》后,感到心里象阳光普照大地一样的明媚,心情无比的舒畅,全身的不适都不翼而飞了。身体的康复、心情的舒畅,使他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大陆时任中共邪党头子江泽民,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操控共产邪党转动整个国家机器,残毒地搅碎了近亿法轮功修炼者平静而温馨的生活。于桂芳及其亲人不仅未能幸免,并且由于于桂芳较为特殊的社会地位,她及她的亲人们还遭受到了超出一般人所承受的苦难。于桂芳及其修炼法轮功的亲属,除了不同程度地遭受了被反复谈话洗脑、监控、跟踪,停发工资(于桂芳、杨峰)、开除公职(杨峰)、非法拘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省信息工程学校领导肖鹏旭迫于江氏小集团的压力,将杨峰软禁在学校长达一周时间)等迫害外,他们整个大家庭在这次遭受邪恶集中迫害之前,还遭受过两次集中迫害。

第一次遭集中迫害

杨峰被开除公职后,于二零零一年初开始在外地打工。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杨峰提着行李行走在济南市山大路上准备乘车,突然,上来两个济南市610的便衣特务,将杨峰无故绑架到了济南建新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将杨峰铐在连椅腿上,派两个人看住他,晚上不让他休息,轮番对他非法审讯。恶警没收了杨峰价值约一万二千元的行李和一些无法用价值估算的物品。两天两夜后,潍坊市公安局一王姓科长带着几个恶警把杨峰押回潍坊,于凌晨一点左右将杨峰送进了位于潍坊市新华路北首的610洗脑班(原市工业干校洗脑班)。

在洗脑班,潍坊市610头目徐玉军、610办副头目,“笑面虎”寇金辉及公安局、安全局的恶徒,还有省信息工程学校的有关负责人,采取欺骗和高压的手段企图使杨峰屈服,未能得逞。

恶人们对杨峰的亲人实施了株连迫害。在杨峰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三天,他那年近花甲的母亲(没有修炼)给杨峰送洗漱物品时,恶徒傅进宾他们却不让杨峰母亲走了,竟然荒唐地提出要把老人留下来一起“转化”,母亲一听,坚决不同意,并将家里有三岁的小孙女(杨峰的女儿爽爽)需要照看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可毫无人性的中共恶徒们哪管这些,硬是不让老人走,就连她提出回家安排一下的要求也被恶人们残忍地拒绝了。

这突如其来的绑架,使无助的老人心急如焚,在焦灼、痛苦、无奈中,杨峰母亲便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希望“人民警察”能制止这种随意限制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行为,将她救出去。可是,善良的老人错了,110的警察来后不仅不帮她,反而不分是非曲直,帮着610的邪恶之徒说话。傅进宾事后恶狠狠地对杨峰母亲说:“你不知道110是干什么的?还打110?110就是帮助我们整法轮功的。” 就这样邪恶之徒用土匪手段,把一个老人非法关进了洗脑班。

邪恶之徒在给老人施加着压力的同时,还不停地用谎言毒害着老人。他们强迫着杨峰和母亲一起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有一次杨峰母亲被气得血压骤升,头像炸了似的痛得厉害,老人要求量血压,邪党恶徒在为老人测量血压后轻描淡写地说:“高压二百二十,低压一百九十,没大事儿。”只给了几片降压药就不再过问了。老人要求回家,他们却不答应。

恶徒把杨峰母亲非法扣押在洗脑班,除了企图通过折磨母亲使杨峰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外,还有一个更阴险的目的:想诱骗杨峰妻子陈炳囡、杨峰岳母于桂芳来给杨峰母子送东西时,再一起关押起来“转化”。他们用此流氓手段迫害大法学员还真不是第一次了,在这之前,潍坊牧校原保卫科长的老伴(夫妻均为法轮功学员)在来洗脑班看望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时,洗脑班的恶徒们将老太太强行扣押下来一起“转化”。

就在他们这一切伪善、威胁等精神控制、迫害手段全部失效,准备对杨峰实施残酷的肉体折磨时,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杨峰凭着正念,抓住机会,从洗脑班魔窟中走脱了出来。

杨峰走脱了,又气又恼的恶徒们,加剧了对杨峰母亲的迫害。直到九月十一日才让杨峰母亲回家,但是走之前恶徒傅进宾却让杨峰母亲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要老人保证配合他们抓捕杨峰。尽管老人心里不认可这些,但还是在高压威逼下违心地签了字。

在洗脑班一个多月的精神折磨,原来健康快乐的杨峰母亲,变得面黄肌瘦,心神不宁,身心受到的伤害很严重。出来后的不几天便突然病倒了,血压陡升,急忙送医院,检查发现血栓症状十分严重,幸救治及时才没造成严重后果。但这一病花去一千多元的医药费,使杨峰家原本拮据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在对杨峰母亲施加无端迫害的同时,恶人们的魔掌还伸向了杨峰妻子陈炳囡。杨峰与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恶徒们企图诱使杨峰妻子陈炳囡到洗脑班看杨峰母子的阴谋没有得逞,便多次逼杨峰母亲打电话给杨峰妻子,让她来洗脑班转化,遭到杨峰母亲的抵制。在杨峰走脱后,恶人们气急败坏地对杨峰母亲连连施压,再次逼杨峰母亲给陈炳囡打电话。出于无奈,杨峰母亲不得已给陈炳囡打电话。可刚拨通电话,嚣张的傅进宾就一把夺过电话,用带有命令的口气,恶狠狠地要陈炳囡马上到洗脑班接受转化。由于陈炳囡的坚决抵制,邪恶才没有得逞。

之后,市610头目徐玉军、寇金辉及傅进宾直接找到陈炳囡单位(潍坊建行奎文区行)的领导,要求其单位将陈炳囡送到洗脑班。恶徒们还无耻地说:如要不去洗脑班也行,但要答应他们四条要求:一是、表明自己脱离法轮功的态度;二是、揭批其母亲于桂芳;三是、揭批丈夫杨峰;四是、写出决裂书。他们还威胁陈炳囡说:“你只要不与杨峰离婚,就脱不了干系!”。610恶徒企图逼陈炳囡与杨峰离婚,破坏家庭关系。陈炳囡没有配合他们。由于陈炳囡在工作中出色的表现、对工作极强的责任心,领导也没按610的要求把她送到洗脑班。610恶徒便以建行没将人送洗脑班为由,决定带人到建行现场办公、吃住在建行、专门对陈炳囡进行洗脑迫害。在610的邪恶压力下,建行的有关负责人妥协了,停止了陈炳囡的工作。

当时杨峰母亲在医院里打着吊瓶,610与建行的有关人员对陈炳囡步步紧逼。给她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严重影响、干扰了她的日常生活,幼小的孩子爽爽也得不到好好的照管,突然得了支气管哮喘,也住进了医院,又花去医药费八百多元。

对杨峰妻子加紧迫害的同时,邪恶的610也没放过对杨峰岳母原潍坊市政府法制局副局长于桂芳的迫害。不得已,于桂芳与女儿陈炳囡先后离家,在外流落了三个多月。期间陈炳囡那三岁的女儿,就由身体尚未完全康复的杨峰母亲一人带着。

第二次遭集中迫害

自二零零三年以后,杨峰在流离失所期间,潍坊公安局国保支队、奎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人,曾多次骚扰他妻子陈炳囡、于桂芳、陈茂林,及杨峰的母亲。陈茂林因长期处于被方方面面的骚扰迫害中,再加上妻子、女儿被绑架、被非法劳教、女婿被抓、被开除公职,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亲家母被非法关押……等等种种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伤害。于两年前不幸含冤离世。这使本来就处于迫害之苦的于桂芳及子女,更是雪上加霜。

杨峰的女儿爽爽,她在三岁时,曾一度被剥夺了爸爸、妈妈、奶奶、姥姥的疼爱。五年后的二零零八年,灾难又一次降临。八岁的爽爽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恐吓声惊醒,随后与妈妈一起遭恶徒绑架,被关押到看守所里。同一天,姥姥也被非法关押。 七年后的今天,十五岁的爽爽再一次被剥夺了爸爸、妈妈、奶奶、姥姥的疼爱……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早上将近六点,以邪恶之徒黄维连为首的潍坊市公安局,派出十几名恶警分别包围开发区于桂芳与其女儿陈炳囡宿舍。她们不开门,恶徒就撬开窗上的护网,要破窗而入。恶徒们非法闯入住宅后,就大肆翻抄,随后录像,劫走物品不详。于桂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分别将她们母女绑架。当时,于桂芳的丈夫陈茂林正好到女儿陈炳囡家送饭,因受邪恶野蛮暴行刺激而晕倒在地,被送至医院。

于桂芳、陈炳囡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都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于桂芳因血压极高劳教所拒收,返回后又被潍坊恶人关进医院二十四小时遭监控迫害。陈炳囡则被留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了一年的非人折磨。

现在,于桂芳及其亲友再次遭绑架、非法关押,于桂芳老人的头被打破。他们都是合法公民,人身自由是受法律保护的。走亲戚、串串门、读读书,犯了哪门子法?

在此,呼吁所有的正义之士,高度关注于桂芳及其亲人被绑架迫害事件,衷心的希望同胞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做出明智的选择,远离中共邪恶,让自己能拥有一个好的未来。


附:
一、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分局北园派出所:
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北园路204号,清河路65号。电话:53185956110、85955425
教导员徐京民 85956501-6304、15505310556
副所长彭戈 85956501-6308、13361082706
副所长韩冬梅 85956501-6307、13325138716
副所长 85956501-6303副所长 85956501-6302于海涛 85956501-6307、15505315878
宋姗 15866635577
徐涛 15505318176
王荣全 13361082720
杨忠平 13583176196
韩富生 13969098866杨宝军 13969082368刘强 13361082725李? 15853157667于江 13335127100秦建勇 13361082721
石治 15865312277
冯治波 13361082711
天桥分局
副政委 刘玉华 13869195333
副局长 李连新 13361089998
副局长 房 健 13361089676
副局长 傅海卫 13361082701
治安大队长 郑继明 15505319890
办公室主任 王经斌 15505319898
刑警大队长 李 伟 13361089926
济南市看守所:53185081900

二、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有关人员:

王若水: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电话:18606361899
郭永:男,1975年3月生,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一大队大队长
李国文: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综合科副科长
赵春玉: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张乃虎:男,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春新:汉族,潍坊市国家安全局副主任科员
罗相贤:警号050156,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支队长、现任临朐县公安局局长、局党委书记、临朐县政府党组成员0535-8783167 13963650099
王伟: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支队长
陈向阳: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副支队长
徐新平: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0535-8783153、13605369816 18653669577
李军: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队长18653669567
周国升:现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任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局长;二零一零年任奎文区政法委书记,电话 13805366836
薛林:男,汉族,临朐人,一九六五年十一月生,警号050129,现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前任潍城区政法委书记、前任潍城区公安分局局长,曾任诸城市公安局局长,电话18653600088
李树平:潍坊市公安局前任副局长、潍坊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警号:050005,电话:8783006,13605360636
丁新杰: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夏光: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李小军:潍坊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禚振鹤:潍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潍城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
王刚:潍坊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宣传处处长,挂职高新公安分局副局长,男,一九七三年三月生
冯效栋:潍坊市公安局网警支队支队长,网警支队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网络监控。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潍坊公安开了网络监控的会。
赵霁红:潍坊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警察(女)
王村天: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市警察训练基地主任,曾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0536-8783138,3666366636潍坊市警察训练基地参与过展览诽谤法轮功的图片展
朱玉林: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常务副局长,男,一九五七年生,潍坊寿光孙集街道办一甲村人,曾任潍坊市公安局政委,电话:(办)0536-8783005,(宅)0536-8783858,手机13605360068
杨传忠: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警卫处处长
毛伯平: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林少波: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
朱安乐:潍坊看守所管教科科长,宅电:0536-6228347
黄潍连:潍坊市政府顾问、公共安全专家局局长、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的大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年起不再担任潍坊市公安局局长职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姜国波。
谷志勇: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区分局国保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