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阳是中国东北著名文化古城,城市不大,却有着二千四百多年的历史。辽阳市也是辽宁省最小的地级市,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辽阳这座小城的众多法轮功学员同样遭受着监控、抄家、绑架进洗脑班,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高强度奴工、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活摘器官等惨无人道的迫害,

根据明慧网的统计,辽阳市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占辽宁省(四百四十一人)被迫害致死人数的百分之二,男性四人,女性五人,其中一人死于非法监禁;三人被迫害致命危回家后离世;五人长期遭迫害含冤离世。由于中共对迫害消息的封锁,更多的案例还被掩盖。

辽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表格

辽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表格

一、白鹤国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被活活打死

白鹤国,男 ,四十五岁,辽宁省灯塔市柳条镇西广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下午三时,从大连南关岭监狱传来白鹤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九日早家属将骨灰取回到家中。从遗体的惨状可见白鹤国是活活被打死的。

白鹤国

白鹤国

白鹤国因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被灯塔市佟二堡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又被灯塔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之后被关押在辽宁省铧子监狱。几年来受到铧子监狱恶警的各种迫害,但白鹤国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

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白鹤国、曾宪志被强行安排做服装。这是铧子监狱里劳动量最强的活儿。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白鹤国坚决不接受劳动,结果遭到恶警李成新、慧怀浩(分队长)毒打,打了半个多小时,造成白鹤国鼻口出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铧子监狱将十名大法弟子调往生产监区進行加重迫害,其中包括白鹤国。白鹤国被三监区总监区长李承新打得眼眶周围发青。恶警惠干事用皮带抽打白鹤国近一小时,之后说了一句:“法轮功改变不了”。

在北京奥运之前,中共邪党采用异地分散监管的手段,铧子监狱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至二十五日把铧子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转监至大连南关岭监狱十二监区。白鹤国坚持自己修炼法轮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罪,拒绝参加所谓的劳动改造,恶警以抗拒改造为由,指使数名犯人对白鹤国進行顺地脱拽、惩蹲、罚站、拳砸、脚踏、警棒毒打、电棍连击、吊背手铐、禁闭严管等等酷刑摧残折磨。

最后一次,恶警张树义指使犯人周某某在政府办公室对白鹤国進行暴打,打完之后扣在现场的暖气管上。白鹤国当时被打的头已不成样了,眼睛只剩一条缝。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白鹤国抗议、阻止、规劝恶警停止暴行,然而灭绝人性的恶警不但没有终止迫害,反而丧心病狂地残害白鹤国,致使白鹤国被折磨多次昏死,并且故意拖延时间不予抢救治疗,最终造成白鹤国惨死。

据知情者透露:白鹤国遗体不光是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瘦得皮包骨头,遗体被草草火化。

南关岭监狱伪造自杀证据,嫁祸于死者,蒙骗世人、欺骗恐吓家属。南关岭监狱伪造的物品有:一把雪亮飞快的钢刀,还有一些大法书籍(《转法轮》和部份法轮大法经文),谎称这些物品是白鹤国自己带進监狱的,白鹤国是自杀而死的。

而后大连南关岭监狱十二监区警察推脱罪责,上报措辞:白鹤国自伤自残致死,并对全监犯人封锁消息,隐瞒真相,谎称白鹤国已转监调离。

据说参与迫害白鹤国的犯人周某某家有三百多万,有的是钱,恶警张树义给死者家属四万元钱,至今张树义及犯人周某某仍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制裁。

白鹤国是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刚从铧子监狱转到南关岭监狱的,在铧子监狱被关押几年时间里没有自杀,而到了南关岭监狱仅半个月左右(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就传出所谓自杀的消息。更主要一点,法轮大法书中讲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白鹤国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从未背叛和放弃过自己的信仰,也绝不会有自杀的念头。

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至年底,白鹤国仅转押大连南关岭监狱十几天,就被殴打致死,足见大连南关岭监狱的残暴与对人性的灭绝。

二、善良农妇高金玲遭到恶警毒打致死

高金玲,女,四十六岁,家住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东京陵乡沙坨子村,是个纯朴善良的农村妇女。

高金玲和女儿

高金玲和女儿

高金玲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疾病痊愈。修炼之前,高金玲一身病,修炼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这是有目共睹的。高金玲性格开朗,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笑起来脸上还有一对大酒窝。她单纯、善良,特别关心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总是说,大法这么好,我为什么要说不好,我绝不能说不好。高金玲于十月八日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于辽阳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在辽阳市劳动教养院(又名辽阳石嘴子教养院)。

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底至二零零零年九月,辽阳市劳动教养院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名辽阳市和铁岭市的法轮功学员。以孙爱勤为首的恶警死心塌地的实行江氏集团下达的“名誉上搞臭,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高金玲一直坚定信仰,被恶警剥夺睡眠,并强迫她超体力劳动,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从早上四点多一直干到下半夜,吃的却是玉米面发糕,有时还吃不饱。恶警孙爱勤及朱××、霍艳等还逼迫高金玲到轧钢厂压铁。高金玲干的活是四个男子都干不动的活,可想而知那活有多累。工厂里的常人都惊叹,说这些恶警真没人性。

几天下来,高金玲呕吐不止,恶警孙爱勤为了逼迫高金玲放弃信仰,根本不管她的死活,逼她继续出工。因高金玲不放弃信仰,恶警还给高金玲无理加期。由于长期高压迫害,严重缺乏营养,高金玲的双腿浮肿,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二零零零年九月左右,辽阳教养院女队解散,高金玲等法轮功学员被转至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在马三家教养院这所人间地狱,高金玲被伪善欺骗了,在临解教前写下了“保证书”。二零零一年高金玲被延期六个月从马三家教养院出来后,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高压下所说所写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她因此不断受到骚扰.

被逼无奈下,高金玲于二零零二年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流离失所期间,什么菜便宜吃什么。记得二零零二年夏天,在茄子最便宜时(几分钱一斤),她买了一袋子茄子,天天吃,身上穿的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心想念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但有家不能回啊!

二零零三年,高金玲在流离失所一年后,回到辽阳市,在辽阳科普公园与其丈夫见面并告诉丈夫真相,其丈夫不但不听反而大喊,说她是炼法轮功的,被本村外号一个叫老干姜的恶人诬告。恶警强行让她上警车她不配合,四个警察怎么也抬不动,四个警察就打,把高金玲打得不行了才弄上警车。

高金玲被绑架后,恶警逼问她大法的一切事情,她一字没说,遭到恶警毒打,迫害得非常严重,后来恶警直接将高金玲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由于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说什么也不收。恶警没办法只好把生命垂危的高金玲送回家去了,时间不长高金玲就离世了。高金玲是被打死的。四个恶警的名字待查。

参与迫害的东京凌乡派出所所长叫王强、指导员姓李,这两个恶警非常邪恶,抄家、勒索很多大法弟子的钱,还有人命。

在非法劳教期间,每逢接见日,她的丈夫和孩子都来看她。可见那时高金玲的丈夫对妻子修炼大法还是支持的。然而中共邪党残酷的镇压给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高金玲的丈夫忍受不住无尽的煎熬,做出了出卖自己妻子的举动,使得高金玲又一次惨遭迫害,最后竟被迫害致死,这是江氏集团造成的又一人间惨剧。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高金玲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轮功学员,只是为了告诉世人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迫害失去了生命。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必将对发动和参与迫害者做出公正的审判。

三、三十八岁的郭淑艳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

郭淑艳,女,三十八岁,家住辽宁省辽阳县吉洞峪乡。

郭淑艳
郭淑艳

郭淑艳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后被转到辽阳拘留所。郭淑艳绝食了数日抗议迫害,但仍被非法批劳教三年,送往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后。按体检时,当时郭淑艳已绝食数日,身体极度衰弱,生命垂危,所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拒收。

吉洞峪乡派出所恶警常江为了发泄个人的私愤,串通县里“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背着郭淑艳(以为郭听不着,但她全听见了),决定用钱买通马三家主管体检医院的院长及大夫,让其收留。但医院的院长因郭生命垂危,随时死亡,不敢强留。

恶警常江打电话哄骗郭淑艳的丈夫,让他准备钱,被郭的丈夫严词拒绝。不得已,常江为了推脱责任,于十二月三十日下午二点用车将奄奄一息的郭淑艳送回家(以上经过由郭淑艳口述)。

回家后,因胃虚,郭淑艳吃的稀饭和奶粉都吐了出来,后又吐血,三十一日上午十点钟,郭淑艳晕的厉害,十几分钟后就离世了。

四、张世民老教师等被迫害致死

辽阳县法轮功学员张世民老人,男,是一名优秀教师,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健康、乐于助人。

二零零一年因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张世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张世民已经六十七岁。他被非法关押在辽阳石嘴子劳动教养院,曾被劳教所恶警殴打、强行灌食。由于生命垂危,恶警怕担责任,把张世民放回家中休养。但刚刚过去三个月,张世民身体稍有好转,邪党人员就又把他强行绑架投入劳教所。

张世民不配合恶人,又遭到残酷的折磨,恶警用一种铁器撑子,撬开张世民的嘴,当时把牙撬掉二颗,并把玉米面做的发糕拈成碎末强行灌入张世民嘴中,致使发糕碎末进入张世民气管。此后张世民经常呛咳,后来又被关小号迫害四十八天才放出。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劳教期满回家后,由于肺内异物,张世民经常呛咳,二零零八年被医院诊断为肺癌,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离世,时年七十四岁。中共恶党对这样一位修心向善的老教师毫不手软,凸显恶党的邪恶与流氓本性。

马秀坤,女,五十八岁, 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抄家并关押近四十五天,关押期间不配合恶人,不写“三书”。马秀坤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受到严重损害,出气困难,恶人怕担责任将其送回家。回家后由于家人受江氏集团谎言蒙蔽,对她看管很严,不许她与别人接触,还不许她看书、炼功,使得她不能及时恢复,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去世。

张艳新,女,二十四岁,辽宁省灯塔市人。以前乳腺癌晚期,二次大手术,医生说她只能活三个月,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病症完全消失,身体恢复正常。在大法被迫害后,张艳新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回家后,警察多次到家里骚扰,致使张艳新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含冤去世。

祁国荣,男,八十一岁,辽宁省辽阳市小祁家镇小祁家村人,全家人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祁国荣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骚扰、恐吓。在二零零一年底,大儿子、儿媳、小儿子被恶警从家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祁国荣老人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被拆散,生活艰难,在长期的骚扰和精神折磨中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含冤离世。

李艳勃,女,六十多岁,辽宁省辽阳市人。一九九八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管区派出所、社区多次到家骚扰、恐吓,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惊吓中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马宗儒,男,七十二岁,辽宁省辽阳市人。一九九七年得法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后,女儿也遭迫害,马宗儒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以上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此正告辽阳市迫害大法的恶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的罪行将被记录在案,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犯罪人员都将得到严惩。

真心希望世人能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明辨善恶,退出恶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也请您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