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被非法劳教 重庆市喻群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喻群芳女士,十多年来在中共的迫害下,三次被非法劳教,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体重只有五十多斤。

喻群芳女士,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生前是重庆市长安一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她过去多种疾病缠身,曾经半身瘫痪,眼睛失明,在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消失,眼睛神奇的重见光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喻群芳被当地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列为重点迫害对像,三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进了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了各种邪恶迫害。

一九九九年,喻群芳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张真华强行处理,非法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三十七天。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被长安一分局绑架,关押在江北拘留所十五天,又被恶警晏详明绑架到华云山洗脑班二十天,恶警晏详明、饶江做黑材料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喻群芳被恶警艾某某、许某某连续吊铐二十天,用臭袜子和不干胶堵嘴、毒打、罚站、罚蹲、不准洗澡等各种恶劣方式迫害摧残,因不转化延期劳教半年。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二年讲真相时,喻群芳被渝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劳教二年。被关小号、限制上厕所次数、体罚、每天苦役十几个小时,手指变形不能恢复,强化洗脑,精神折磨,恶警代文娟、何某某、王晋直接参与迫害。回家后长期被恶人崔泽容监控。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恶警桂莉一行六、七人闯入喻群芳家,企图绑架,恶警给社区布置任务,要严密监控喻群芳。七月三日,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梁世滨、代勇再一次到喻群芳大女儿的工作单位去骚扰,追查喻的下落,想知道喻群芳二女儿在重庆的住址。恶警伪善的说, 直辖大庆已经过了,也没问题了,我们主要来核实一点事情,不会对她怎么样等等。当大女儿回答不知道时,恶警威胁说:“你的回答就不对头。你们子女不配合,我们也有办法,通缉。”

喻群芳在綦江县给女儿带小孩,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给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警察,被綦江公安机关和国安绑架至綦江县看守所非法刑拘迫害,再次被劳教两年,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因不转化、经常被恶警吊铐,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出狱时只有七十多斤。

在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一日三餐吃不饱,还被强制每天做奴工十几小时、早上七点至晚上十点做奴工包糖六十五斤,年轻法轮功学员七十~九十斤,完不成任务就加刑,中午不准休息。上午只准上两次厕所,下午只准上两次厕所,其余时间不准上厕所。上完厕所不准洗手,继续接着包糖,成品糖运往重百超市、永辉超市低价出售。

喻群芳包不完六十五斤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就被加刑、被罚面对墙壁站军姿、三伏天罚在太阳坝暴晒几小时不给一滴水喝。恶警逼每个法轮功学员写三书转化,不配合、晚上不准睡觉,被罚站,天天被恶警派的包夹(吸毒人员)逼写“思想汇报”(实际是逼供),没文化的法轮功学员由包夹(吸毒人员)代为抄写,强制按上本人手印。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讲话,不准互相传递眼神,否则遭到吸毒人员暴打。吃饭、睡觉、做奴工、上厕所等,二十四小时都有包夹(吸毒人员)跟踪监视。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喻群芳老人给一个跛子讲真相,岂知此人是便衣警察,跛子是伪装的,那个警察打手机喊来几个恶警绑架了喻群芳,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才被释放回家。

喻群芳被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恶警、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长安一厂领导狼狈为奸,强逼喻群芳丈夫与她离婚,不离婚就开除她丈夫公职。在中共邪恶权势的威逼下,一个和美的家庭被破坏了。离婚后,喻群芳没有住房,只好寄住綦江区小女儿的租房,可是中共人员并没放松对她的迫害,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威吓,喻群芳身心思想都受到了严重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

此前,江北区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唐孝毅女士,在长期的迫害中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唐孝毅,重庆粮食局干部,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七月到重庆巴南区鱼洞大江厂发真相资料救人、被蹲坑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强制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獄受迫害,每天奴工十几小时。同时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五年七月出獄、生活无着落、到处打工单位都不敢要,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