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不该死,总有一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

一、人若不该死,总有一救

八九年“六四”时,我正在北京肿瘤医院做手术,切除了左侧卵巢和子宫。住院期间我知道这种病是多发性的,当时我看到和我一起住院的病友们,有做两次手术的,有做三次手术的,还有做四次手术的。那时我就担心手术后还会再长瘤子,于是我多次向医生请求,把附件全部切除。可是医院有规定四十岁以上的可以,而我当时才三十四岁不符合医院规定不给做。

真是怕啥来啥,手术回来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做B超看到右侧卵巢又长了一个直径五厘米的肿瘤。可想而知,当时对我的打击。上次做手术的外债还没有还清,这又要去做手术,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为了少花钱,我无奈采用中药保守治疗,吃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后来一说喝药都愁的不行,真是苦不堪言,即使这样瘤子也还是在增长。

当时我儿子上小学三年级,身体素质特别不好,惨白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经常感冒生病,到北京经专家确认,是严重的贫血,而且是过敏性体质,很多东西不能吃,怎么形容他呢?他一遇伤风感冒就能夭折的感觉。丈夫背着我们母子俩经常偷偷的一个人流眼泪,就感觉着这一家人不知哪一天面临着分离……

人不该死,总有一救。在我们一家人喜得大法的前一天,丈夫做了个梦,梦见蓝蓝的大海清澈透底,我们一家三口人,站在大海的礁石上,正在看日出。当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他醒来后还激动不已,他跟我说:“咱家有出头之日了;有大恩人来救我们来了。”丈夫说的一点不错,是师尊传的这部高德大法救了我们一家人的性命。

第二天,我去医院买了一兜子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同住一栋楼的杨姐,她说:“我已炼了七个月法轮功了,挺好的,还不用吃药。”我一听说不用吃药,立刻把一兜子药扔到垃圾箱里,说:“那你就到我家去教教我。”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那是永生难忘的日子,我们一家人喜得大法!

一遍《转法轮》读下来,我就发现孩子不挑食了,吃饭也香了,他白白的耳朵上有了清楚的血筋了,眼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结实了,从此一颗悬着的心落下来了。

我自己从前在婆家受了很多气,曾挨过婆婆打,自己总觉得委屈,常常把气撒到丈夫身上。平日上班没时间,星期天休息,家里就经常发生战争,有时把碗、筷摔一地,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读完一遍《转法轮》之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这是自己前生前世造的业,不是人家不好,是我自己不好。

就这一念,师父看到了,帮我净化了身体,原来严重的胃病、扁桃体炎、类风湿全都不不翼而飞了,三个月后,我去医院做B超,卵巢上拳头那么大的瘤子也不见了。我们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喜极而泣。从此我走路一身轻,心情也从原来爱生气变得象吃了蜜似的,成天乐呵呵的。

二、师父给予的福份

法理悟对了,路才能走正。

因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公司分厂开除公职,后又被转到再就业中心。二零零六年公司将一批下岗工人和几十名炼法轮功的人,要给买断工龄,公司的公安处要求法轮功修炼者必须写一份今后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再给办买断手续,否则不给买断工龄钱。当时我悟到,他们这么做完全是违法的,这就是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要否定它,心里说它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这个保证书我不能写。于是我就在办公室,给那些工作人员讲真相,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教人重德向善的好功法,‘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目地是挑起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这个保证书我不写,我这工龄钱谁扣下谁就是违法的行为,为了这点钱,我决不能违心的出卖自己的良心”。回家后丈夫说:你做的对,让办公室的人明白迫害真相,这是我们的责任,其它都不重要。

一年过去了,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公司劳资处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办退休手续,放下电话,我已泪流满面。

师父啊,大法是超常的,用人的理是永远也解释不了的。我一没送礼,二没求人,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公司好几百人下岗买断工龄,唯独就我一个人办退休了?不可能的事,谁都不敢想的事,今天真实的在我面前发生了,我知道这份福德是师父给予的鼓励。只要我们按照大法在每一层次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并做到时,神奇就会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家发生这样巨大的变化,我的亲朋好友和单位的工友都看到了,有很多人做了三退,有的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了。

三、明真相的包工队:从来没有碰到过对我们这么好的人家

二零零五年我家盖房子,包给了一个小工程队。在这过程中,我们时时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在生活等各个方面都关心照顾他们,他们都很感激。休息时我抓紧给他们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讲到“六四”屠杀大学生,再讲到中共邪党搞的“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造成八千多万国人非正常死亡,今天成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办公室和文革时的“文革小组”一样,都是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的邪恶组织。整个包工队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入过邪恶组织(党、团、队)的人都做了“三退”,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的瓦工师傅说:“我在这个工程队干了十多年了,盖过千家万户的房子,从来没有碰到过对我们这么好的人家。”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说:“你们法轮功好有一比,就象一条被污染的河,中间流出了一条清泉一样。”临走那天他们二十几个工友在一起高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那声音真是惊天动地啊!

房子盖好后,他们用的建筑工具放在了我们家,准备来年春天再用。二零零六年春天他们来了,见面问候之后,他们说:来时工友一再嘱咐我们别忘了,要些“真相护身符”带回去,还说我们建筑工人带上这真相护身符干活,上高心里就踏实了。望着他们这些明真相、得福救的生命,我的心里充满了欣慰。

四、彻底放下私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两个小姑子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了。迫害发生后,大妹不修了,小妹带修不修的,做起事来跟常人一样。二零零八年我家的房子被当地邪党政府串通开发商强拆了,一分钱没给,无奈我就搬回八十多岁的公公家。一来照顾老人,二来解决无钱租房、又无钱买房这种燃眉之急。这时大妹经常回家找茬、找气,我看她把大法忘了很可惜,就说:“你没事时看看《转法轮》书多好啊。”这一下可把她惹火了,她破口大骂:你给我滚出去,这家有我一份,边骂边说“气死你,气死你”。我心里清楚这是旧势力黑手和另外空间共党邪灵操纵她干的,我没有和她争,心不动,就立掌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生命,大妹就擦她的电动车去了,我发完正念,告诉她锅炉上有热水你用吧。她低下了头,觉得很不好意思说:“不用了。”

婆婆活着的时候,无缘无故把我们撵出去了,大妹搬回了娘家。婆婆去世了,公公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没有人给公公生活费,我和丈夫不攀、不靠,每月开支准时把公公生活费送去,给他拉煤,吃的、穿的、烧的,从来没让老人家操过心。公公逢人便说:“儿子、媳妇对我都好,这都是他们学大法了,给我带来的福份。”

公公家有三十多平方米的平房,如今要动迁了,大妹和公公说要一栋楼我们一起住吧。公公不答应说:“我已八十多岁,决不能干这种没良心的事。”大妹一看说不通,这火全都朝我来了,鼓动大哥、二哥和小妹,二哥说:“不用着急,到时我杀他们家几口子。”我听后不动心,明知是好事,思想一时也是转不过弯来,总是把这个事用人的理去衡量对和错,如今我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被中共政府强拆了,一分钱没给,搬回公公家里又这样 ,真是苦,虽然表面上放下了,可心里还总是觉得不平衡,总感觉我们的空间场有很多很浓的黑色物质包围着,使人透不过气来。

一次邻居一位阿姨突然来我家说她把孙女带大了,她儿子和媳妇对她不好,心里不平衡。我就给她讲我在大法中知道的法理,还给她退了“少先队”,告诉她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她很高兴。第二天她又来了,我耐心的给她讲,我学大法后,遇事为别人着想的事。她说以后有时间我也想学大法。第三天她又来了,我还和前两天一样,告诉她诚心敬念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时我突然感觉头顶刺眼,又白又亮,就好象这天一下开了,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身心无比舒畅,多年的阴影不见了,我知道师父把我空间场一切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除了。

顿时我明白了,双手合十,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泪如雨下,师父啊,师父,弟子的悟性太差了,师父是用那位阿姨的嘴点悟我,一次、两次、三次,我才醒悟,我才知道向内找,通过阿姨的怨恨,我才看到自己心灵深处也存在着怨恨心,还有不平衡的心,同时也找到了自己对利益的执着心。在这里真诚的感谢二哥、妹妹帮我去掉了隐藏很深的自私心理。是这些不好的心,造成了两个妹妹迟迟回不到法中,是我做的不好,让师父操心了。

如今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都在千方百计的助师正法讲真相多救人,而我还执着这些……我还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悟到后,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干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众生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求师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两位小姑子尽快回到大法中来,学法,讲真相,救众生,助师正法,完成历史使命,走师父安排的路。不长时间,她们俩人就回到大法中来了,而且她们也都很精進,特别是在讲真相方面做的很好。

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尊把路都给我们铺好了,就看弟子走不走,悟不悟了,师父把一切都给弟子安排好了,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弟子,又给弟子留下了上天的梯子。正法到了最后了,弟子们会珍惜今后的每一天,修好自己,抓紧救人,圆满随师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