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狱三年不给判决书 陕西女监和甘肃610迫害刘菀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女儿去陕西女子监狱接年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菀秋回家,被监狱告知:刘菀秋的刑期是三年六个月,不是家属认为的三年。

刘菀秋被非法判刑后,家人拿不到判决书,一直以为是三年,苦苦等了三年,到监狱门口却被告知三年六个月,到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到期出狱。

据悉,监狱和兰州610对刘菀秋进行强制转化迫害。

在七月二十四日当天,失望的家属要求会见刘菀秋,专管刘菀秋的警察杜英(音)拒绝家属会见,说不符合会见要求,因为“太顽固”,不转化不让会见。

家属从监狱出来后找到陕西省监狱管理局,在狱政处见到了高姓处长。高处长给监狱打电话,说家属要求见刘菀秋,监狱说:刘菀秋“太顽固,不转化”。从狱政处出来,家属又找到监狱管理局的信访办,要求见监狱管理局局长反映情况。刘菀秋的女儿哭着告诉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自己见到妈妈是两年前,而那个时候见到的妈妈被人打坏了,现在已有两年多没见,现在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那种见不到家人的痛苦与伤心伴着刘菀秋女儿的哭诉一下子全部倾泻而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听了家属的哭诉后如实反映给了监狱管理局局长,局长答复:下午三点会见。

到监狱后,监狱以核实家属身份等种种理由延迟会见,直到下午五点左右,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监狱只让刘菀秋的女儿在一个会议室里见了刘菀秋。会议室里,有五、六个警察,又有五、六个犯人包夹着刘菀秋。

在极短的会见时间里,刘菀秋一直要求女儿少说话。女儿却在妈妈的领口处看到瘀痕。当刘菀秋从凳子上要站起来时,两个包夹同时上前将刘菀秋从两个胳膊处架起,带走了。

据悉,现在陕西女监就和兰州610沟通,兰州610派人和陕西女监的警察成立了一个所谓“攻坚组”,这段时间专门转化迫害刘菀秋,在转化期间不让家属会见。

刘菀秋女士一九五五年八月十五日出生,是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石化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之前,学了很多气功都没有治好她的病,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修炼短短的一个月内,身上的多种顽症在不知不觉中消失,食欲大增,气色改善,甚至连脾气和性格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刘菀秋女士二零一一年七月在老家陕西省西安市被绑架、非法秘密判刑,被非法关押在陕西女子监狱。三年间,刘菀秋的唯一家人——女儿,只在二零一三年被允许见过她一次。当时刘菀秋女士被迫害的不会说话,只能用颤颤微微的手比划着,夹杂着吐字不清的声音。第八大队队长杜颖嚣张的说:“你妈当时来我这表现多坚决,还不是最后让我给治成这样!”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刘菀秋女士曾于二零零二年被中共人员非法劳教,又曾于二零零四年被秘密送往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四年之久,期间被注射不明针剂,生命垂危。刘菀秋早年与丈夫离婚,只身一人抚养女儿,被非法劳教时,女儿只有十六岁,年幼的女儿在母亲被非法关押后,无依无靠必须忍受着一系列折磨,无法得到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刘菀秋的女儿说,“母亲受到折磨,作为女儿的我一样也受着煎熬,只盼母亲早日平安归来,只盼我们母女能过上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