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娘大战“七里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那个电视里的演员讲,她从小用什么药水浸泡长大后,能抗拒百毒,也不过是导演编的故事,我修炼大法后,能抗拒千只七里游蜂蜇,安然无事,却是真事。”一位老太太正神气十足的跟一伙乡亲们讲她“大战七里游野蜂”的故事,乡亲们听的津津有味。

我知道,七里蜂,又叫“七里游”,也叫扁叶蜂,这种蜂蛰人很可怕,一旦碰上它,它就穷追不舍,你要是躲在水里,它会一直在岸边等候你,在旁边飞游,寻找攻击目标,所以“七里游”因此得名。

七里蜂毒性极大,又无比凶猛,被激怒的野蜂倾巢出击,人逃到哪里它们就追你到哪里,无法摆脱它们,直到它们把人包围起来,群起而攻之,轻者人身中蜂毒,浑身肿胀,疼痛难受,昏昏沉沉,坐立不安,有的眼睛瞎掉,苦不堪言;重者浑身肿胀,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在荒郊野岭中,如得不到及时救治,甚至会一命呜呼。

对这种人见人怕的七里蜂,民众有句顺口溜:“毒蜂猛于虎,追踪七里程,与你追到底,誓死把仇报,不死也够呛。”

农村出现了这种事,一般都是报告消防队,队员在晚上行动,穿着防护衣,戴着防护罩,用喷火器烧,小心翼翼行事。

前面的老太太说她被千只七里游蜂蜇,别说千只,一两只都难以对付。听到这种神奇事,当然,我很感兴趣,要弄个水落石出,便找到一些有关的人询问根底,于是,大娘整个事情的经历原原本本的,我就清楚了。

先说说这位老太太。她是这儿人人都知道的王大娘,六十多岁。她生在穷苦人家,小时日子过的十分艰难。长大成人后,找了个婆家,家庭也是贫困潦倒。苦难日子造成她一身疾病,痛苦万分,八方求医,全无结果。在她陷入绝境的时候,也就是在一九九八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到半年,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从此她的生活中充满快乐。老伴已走多年,她独自一人过日子,一个心眼跟着师父修炼法轮大法。

那天,已是入秋后的日子了,王大娘到她的女儿家吃中午饭。饭后二点钟左右,顶着火辣辣的秋天太阳往家走。走到离家还有二里路远时候,突然飞出来一网七里游野蜂,围着她身上蜇,头上身上,不知趴多少野蜂。

王大娘脱下一件衣服,一边跑一边挥动着,可是她越挥,那野蜂越多,最后,连那衣服都趴了厚厚的一层,舞不动了,索性把衣服扔了。结果,那野蜂全飞过来,扑在她身上,她被野蜂蜇的在地上打滚,全身都蜇麻木了,蜇的一个包接一个包。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是炼功人,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她大声呼救:“李洪志师父快救我呀!师父快救我啊!”刚喊了一声,她就听不到野蜂的声音了,睁眼一看,野蜂全不在了。

野蜂是不在了,可是她全身疼痛难忍,心好象快被一种无名火烤焦了,就想喝水,站不起来,又动弹不得,在地上趴了一阵。

王大娘一摸,头上身上被叮出的那些个肿包全不见了,全都平了。她想:就这样趴在地上,哪行呢?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野蜂呀,也算不了什么,我是修炼人,是大法用高能量物质改变了我的身体,这个空间的物质根本就不能制约高能量物质改变了的身体,野蜂对我不起作用,我要回家。

回家还有很长一段上坡路,过了上坡路,又走一段下坡路,才能到家。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就用两只手撑着身体往上爬。爬呀,爬呀,快爬到路边一户人家时,就让这家人看到了。人家一看路上一个人在往前爬,就赶紧跑出来看是谁,一看是王大娘,看到她身上全是野蜂蜇的红点,脸都变形了。

这人不知所措,问大娘能帮着做点什么?王大娘告诉他们,她是被野蜂七里游蜇了,自己是修炼人,不会有任何问题,啥都不需帮助,只想讨一碗水喝,实在太渴了。喝完水后,谢了这家人家,也不要他们的任何帮助,就又继续往前爬。

爬完上坡后,人轻松了好多,她能坐起来了,就坐起来,用两手撑起身体往前挪,一直挪到天黑,才到家。到家后,她象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又喝了一碗水,就和衣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啥事没有,王大娘就准备上坡干农活去了。

王大娘是没有事,可路边那一家子的人一夜没睡好觉,他们知道王大娘是十有八九难以逃过这一劫了。说当时就不该听王大娘的话,应该把她送到医院去,一家人后悔的不行。第二天天一亮,就约了好几个乡亲去看看王大娘怎么样了?哪知正碰上王大娘要上坡去干农活,要是晚来一步,还找不着人了呢!

乡亲们一看,这不好好的吗!大家望着她都笑起来了。王大娘一想,这么多人来做啥?是师父安排来听我讲真相的吧,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王大娘修炼法轮功,不怕人人都谈虎色变的七里游蜂蜇的故事,就成为这里乡亲家家都知晓的神奇故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