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辞职与记者悔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

法官辞职潮

据大陆媒体报道,最近五年已有五百多名法官选择离职,北京的“法官流失”现象严重;二零一三年,仅上海辞职的法官就有七十多名。

在国外法官是个受人尊敬的职业,离职现象极其少见,为何在中国大陆却出现法官离职潮?一位法官离职时称:法官成了体制内工具。一句话道破根源,法官在中国大陆不是代表“公正、公平、维护社会公义”的职业,法律本身都成为中共迫害异己的打人的棍子、杀人的凶器,法官又能怎么样呢?

尤其是近十五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它利用手中掌控的公检法司系统,制造了多少冤案,这个数字庞大、难以统计。很多负责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法官,在律师所做的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之下,只好以“我听共产党的”或者“法轮功的案件我们说了不算,‘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说了算”等等说辞搪塞。也就是说,法官明知道判法轮功学员刑期是违法的,但是在中共暴政之下也只能充当工具了。

但是中共为了维持暴政,又制定相关法律,让当事法官承担冤案罪责,把法官置于刀口之上。很多明智的法官看到危险的来临;很多良心未泯的法官不愿再助纣为虐,这是造成法官辞职潮的根本原因。

在中共强权下,被沦为工具的不仅仅是法官,包括整个司法系统人员,都是中共实施暴政的工具,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实施着“非法监控”、“绑架”、“抄家”、“非法关押监禁”、“实施酷刑”、“刑讯逼供”、“非法判刑”等等一系列罪行。这触目惊心的罪恶,让一些法官看到中共体制下司法的邪恶和即将来到的报应和逃脱不了的罪责,此时选择离职,以逃离这个充满罪恶的工具职业。可惜的是还有很多鼠目寸光的、一意孤行跟着中共的人,还在干着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为自己谋求金钱和地位,看不到自己已经身陷绝境。

海南海口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陈援朝,首开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四名海南法轮功学员经海口中级法院“审理”,分别被判二至十二年有期徒刑。二零零二年四月,正值壮年的陈援朝生病入院,当时即被医院确诊为肺癌,病入膏肓,已经失去了动手术的机会。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审判庭庭长陈援朝在痛苦中死亡。

在明慧网报道的一万多例恶报实例中,相当大比例的是公检法司人员。

甘肃省宁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兆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上图为惨烈的车祸现场。
甘肃省宁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兆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上图为惨烈的车祸现场。

“不要学新闻”

说到中共的“工具”,其另一大实施暴政的“工具”是媒体和媒体人。今年各路新闻记者纷纷劝解江苏理科状元——你可以有新闻理想,可以把当记者当作人生目标,但请不要学新闻。

新闻记者被誉为“无冕之王”,在国外是受人尊敬的职业,为何大陆记者要劝别人别来当记者呢?因为在中共体制下,新闻记者一样只能充当工具,他们被逼迫放弃新闻“真实、客观、公正”的原则,只能从维护中共利益、中共政权角度出发进行新闻编造,将邪党做过的坏事包装成好事,将民众的灾难包装成邪党的颂歌。

以迫害法轮功为例,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初,全国新闻记者被要求编造抹黑、诬陷、造谣法轮功的假新闻,短短半年,就有三十万条假新闻出炉,并在全国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所有媒体每天超过十几个小时传播这些谎言报道。

被称为“世纪谎言”的“天安门自焚案”,是邪党媒体造谣的一个典型。中共利用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的生命来煽动仇恨。然而在央视“自焚”节目的镜头中:“自焚”中严重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切开后很快就能说话、唱歌,完全违背医学常理。
被称为“世纪谎言”的“天安门自焚案”,是中共媒体造谣的一个典型。中共利用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的生命来煽动仇恨。然而在央视“自焚”节目的镜头中:“自焚”中严重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切开后很快就能说话、唱歌,完全违背医学常理。

从“自杀”、“自焚”、“杀人”到“一千四百例”,形形色色的谎言毒害着无数世人,这些假新闻不仅仅在国内流传,迫害之初,各国媒体都转载了中共的诬陷报道,给法轮功学员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

谎言就象包在纸里的火,终究会有被揭穿的一天。违背良心的作恶者也难逃天理的惩罚,“天安门自焚案”的导演兼制作人——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胃癌死亡,死时四十七岁;还有央视新闻主播罗京,带头参与播报大量的污蔑法轮功的新闻,毒害了十几亿的中国人,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罗京患淋巴结癌症死亡(用喉舌造谣,恶果是患淋巴结癌,口腔、舌头溃烂)。

其实被沦为“工具”的又何止公检法司人员与记者,邪党掠取所有社会资源,逼迫人人都成为中共的工具,比如,为了敛财会计不会做假帐不行;建筑工程师不会偷工减料不行;职能部门不会罚款不行。为了制造、宣扬党文化,作家必须写歌颂邪党、替中共说话、辩解的作品;歌唱家、演员必须褒扬中共,高唱所谓“主旋律”,否则会被封杀;教师不允许有独立见解,只能照中共的教材照本宣科;史学家只能按中共“阶级论”、“斗争哲学”篡改历史。专家、教授、学者必须跟中共时时、事事保持一致,不管中共怎样的草菅人命、怎么样的罔顾事实,专家、教授、学者必须为其提供论证,否则就会被噤声……

如今的中国人已经被中共祸乱得无路可走,辞职还要另谋职业,不当记者总要做工吃饭。

解决这一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解体中共,迄今为止,已有超过一亿七千万有识之士选择退出邪党组织,很多参与过迫害的人员在广泛收集迫害证据以候曝光的机会,以免自己成为替罪羊,同时也在保护法轮功学员,在抵制迫害。这才是所有中国人的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