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洁被禁兰州女子监狱 手不能端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洁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至今仅三个月,就已经被迫害得瘦骨嶙峋,浑身疼痛,目前她的门牙掉了,一只手失去知觉,连饭碗都不能端。

今年四十四岁的陈洁,甘肃会宁县四方乡人,大学文化程度。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强行砸窗破门,非法闯入陈洁的出租屋,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陈洁、王有江、陈淑娴,抢劫了电脑、手机以及私人财物。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冤判陈洁五年刑期。这是陈洁第二次被非法判刑。

遭绑架、抢劫、奴役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带二十多人,砸碎陈洁在兰州市出租房的门窗玻璃,强行入室绑架了陈洁,同时还绑架了来看望她的姐姐陈淑娴和来访友的王有江。由陈志凯指挥,将整个房子从里到外,从床上到床下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多部手机、电脑、打印机,私人财物中除被褥、衣服、锅碗没有拿,其它物品全部抢走,租房门上的钥匙也被抢走。这群恶人既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又没有搜查证,所抢物品也没有留下清单。国保大队陈志凯说,不写清单。陈志凯当时对手下人等说,将屋里往整齐里收拾一下,不要太乱,注意形象。

随后,陈志凯将陈洁、陈淑娴、王有江三人绑架到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对他们进行突审。陈志凯将陈洁用老虎凳铐上、轮流站等方式逼供二天二夜,六月三十日晚上将陈洁、陈淑贤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将访友的王有江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陈洁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期间,被强制干奴工活,每天磨锡纸、做假发,从早上六点多干到晚上八九点,必须每天完成一个头的任务,晚上还要值两小时的夜班。始终坐着干活,长期超负荷的劳作使她现在颈椎疼、后背疼、眼睛疼,同时有胆囊炎,并出现严重的贫血症状。为了抗议迫害,陈洁在二零一三年十月罢工,牢头竟然无故打了另一个小姑娘,目的是以此来要挟恐吓陈洁。陈洁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折磨得人已瘦得皮包骨了。即使这样,一号号长陈红还指使三号的吸毒犯白雪长期监视、喊骂陈洁,每天陈洁从早上六点编轿车坐垫,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钟,还要遭吸毒犯们的折磨。

法院阻止律师介入 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城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了陈洁等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双休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了陈洁等法轮功学员。法院以各种荒谬不实的理由阻止了律师介入此案。

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城关区法院的办案人员和城关区国保大队的人员到看守所见陈洁,拿着一份清单,上面写着所抄租房中物品,说都是法轮功物品,要陈洁签字。中共的这些所谓的法官们将家中财物、现金和日用物品都作为打压法轮功人员的证据了,流氓行径可见一斑。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未经开庭,就对法轮功学员陈洁、王有江、葛青春、卢月玲非法宣判,其中陈洁被非法判刑五年、王有江六年、葛青春四年、卢月玲三年。陈洁、王有江、卢月玲先后上诉,但兰州市中级法院罔顾法律程序,维持非法原判。

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陈洁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六月五日,家人到女子监狱会见陈洁,这时的陈洁非常瘦弱,门牙也掉了,家人问话什么都不敢说,和五月份家人去会见她时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只是哭,不说话,问什么只说不知道,只说浑身疼痛,一只手失去知觉连饭碗都不能端,看上去人没有一点精神,家人会见时连话都不敢说。

看到这情况,家人非常担心陈洁的处境,为此陈洁八十八岁的老母亲及姐姐几次到监管局找局长郭某都被搪塞。

芦月玲、王有江、葛青春被迫害近况

法轮功学员芦月玲也被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王有江、葛青春被非法关在兰州监狱。

王有江的家人一次次到监狱要求探视,要求接见王有江,监狱以“不转化”为名拒绝家人的要求,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郭某反映情况,郭某把家人领到管理处袁某处,袁某回答,监狱有监狱的规矩,不让见就是不让见,后来袁某叫来了一个值班人员就将王有江的家人连骂带吓的撵走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王有江的家人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又找郭某反映情况,郭某竟称:不“转化”就是不让见,我支持监狱严整(王有江)。后来,王有江年迈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兰州监狱要求接见儿子,兰州监狱以“不转化”为名不许老人见儿子。两位老人只好到甘肃监狱管理局找局长郭某反映情况,监狱管理局人员称郭某不在,搪塞老人。老人很伤心地回老家去了。

法轮功学员葛青春在监狱里因不穿囚服,被警察指使六、七个犯人暴打,在那里度日如年。

法轮功学员芦月玲家人到兰州监狱接见她,监狱以“不转化”为名拒绝家人的要求。现在她的近况如何还不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