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心昧己 难逃天理(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古语云:“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乃实在确语,凡做昧心事欲瞒人者,真是“掩耳盗铃”,因为天理在制约一切,报应只在早晚。

为人处世切不可违背良心,须时时心存天理,才能得到天地神明的佑护。有人一提起因果之事便相信,从而自觉遵守道德,行善得福报。但也有的人因不信因果而给自己造下无端罪业,导致恶报,古籍中记载的这类事例很多,以警世人莫种恶因,要多种善因,才能去祸远灾,趋吉避凶。以下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一、诡诈取地 触怒雷霆

宋代时,朱熹在浙江台州地方为推官,清廉明察,治狱平允,百姓的是非曲直,剖断明白,无一被冤者。但是后来有一次,黄岩县张、李两姓争一块葬地,朱熹接到张、李争地状词,各争为己产,是张是李,一时难决。细阅张姓呈词,说祖上置产的簿上有一行写得明白,地系某年某月所得,育界石一方,埋在地下。朱熹遂叫张、李二人吩咐道:“张姓簿上云,有界石埋在地下。今我差人同到地头,掘开来看,如无界石,则地归于李;倘有界石,则地归于张。”

二人于是跟差人同到地头,只见满地青草,石之有无,却难预料。当掘到三尺之外,果有界石一方,是张姓祖上所埋,上面刻的字凿凿有据,回复了朱熹。朱熹以此为据,遂断归张姓,李姓不敢再争。张姓奉了官断,筑起坟来,将他祖父骨殖葬了。自葬之后,家道一直兴旺。

朱熹去任后,隔了十余年,偶有事故,重游于此,见一老人,问他道:“历任官府哪个最好?”老人道:“只有前任朱老爷最好。”朱熹道:“审断民事,可有冤枉的吗?”老人道:“事事决断平允。只有一件,张、李两姓争地的事,却断错的。”朱熹道:“何以见得断错?”老人道:“张姓要夺李姓的地,预先将块界石私自埋在地下,假造祖上置产簿一本,上写某地有石为记。哪知朱老爷差人掘见有石头就断与了他,李姓有冤莫伸。自葬之后,果然家业日隆。看来欺心事只要瞒过了官,天也不来计较他了。”朱熹默然走至这块地上,细细一看,果见山水环绕,是一块好地,日后富贵,正可绵远,心上想道:“若论地理,自然该发。只是天理上说不去。”遂叫家人取出随身带的笔砚,在坟墙上写下十六个大字:“此地不发,是无地理;此地若发,是无天理!”

写毕,掷而去。该夜风雨大作,一声霹雳,把坟上打了一个大窟窿,棺木提出,撇在坟外,跌得粉碎。次日,远近观者纷纷而至,见墙上有此十六个字,都疑是雷公写的,后来访得朱熹自悔断错此案,题在上面的。张姓陡遭雷殛,吓得不敢复葬于此,家道也日渐消散。人们议论说:“到底天道难欺,神目如电。若非欺心占这块地,何至葬后被击于雷公之手?”这便如关圣帝君所言:“直心直受真福,巧计巧来祸殃”,这正是无福消受,天夺其算!皇天自然明鉴,千奇百怪的巧,生出机会来,了此公案,警醒世人凡事总凭心地为主,只有循天理,积德为善,才能后福无穷矣。

二、造作恶孽 死遭冥责

清代的朱柏庐,一生好道扬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诳一语。人们都很钦佩他的人品,神明念他为人正直,有几次被阴司命去审理事件。朱柏庐每次审事时皆在朦胧睡去后,见有很多人到门来迎接他,遂乘舆而往,来到一个大的衙门,堂殿巍峨,回顾自身,冠履袍服,两旁侍立差役等众,有官吏呈上案卷,于是审理断案,睡醒后并不轻易漏泄于人。

一日清晨,朱柏庐醒来后连呼某人可怜,是一位原来认识的人。他的学生问道:“这人现在某处做官,听说他那边遭遇荒年,因赈饥安边赚了很多钱,正得意呢,您为何说他可怜?”朱柏庐道:“正为这件事,不久就有灭门之祸了。”学生问道:“何至于此?”朱柏庐说:“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离困苦。朝廷令发米赈济,那地方官实心奉行,一家数口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饿死。今乃瞒心昧己,只顾自身,该给两口米的,克扣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落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还有到迟了吃不着的,白白地赶来忍饿,倒弄得死者无数。官府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几担米,多赚几万银子。这罪孽哪得不重?昨梦呈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上奏天曹。我细阅卷宗,乃是侵盗赈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轻重,照他侵盗多寡为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中,转世为牛马,为猪狗。今某之罪,正犯极重一条。亲友帮办分着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为叹息。地府有幅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余,传得信来,说某人合家染了时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学生始叹朱柏庐的话果然一毫不差。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