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二炮干部被迫害致残 丈夫、母亲均遭苦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绵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淑琴、苏南母女,2011年4月24日遭中共警察绑架,苏南因从二楼窗台跳下而致残。如今71岁的老母亲望着腰腿伤残的女儿,常以泪洗面。

苏南原是二炮文职干部。她在2000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期间遭酷刑折磨。出狱后还没有康复,2008年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马三家劳教所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2011年4月24日上午,四川绵阳涪城区城郊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李淑琴,中午李淑琴正念闯了出来,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学城警察刘斌、杜世军等四人,和科学城基教中心保卫干事对李淑琴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苏南正在家中,为避免再次被绑架,她从二楼窗台跳下来,不幸造成左大腿左脚骨折。住院期间“610”警察到医院监控她,在她出院后,又闯到家里骚扰,并强迫李淑琴在笔录上签字。

目前苏南左腿变形,小腿伤口不停流出组织液,腰椎变形不能直立,只能弯腰站立,身体瘦弱,迫害前体重110斤,现在只有84斤,全身骨骼变形,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她常做恶梦,精神也非常痛苦。

苏南的丈夫郑旭军,原中国电力科学院博士研究生,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郑旭军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被电科院非法开除,并被注销户口,十多年以来,郑旭军两次被劳教迫害,多次被强制关洗脑班,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郑旭军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苏南现在只能由71岁的老母和74岁的老父照顾生活。看到昔日善良、美丽、纯净的女儿,如今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年迈的父母常常以泪洗面。而作恶的科学城警察为了掩盖迫害事实,竟然在群众中散布谣言:说苏南炼法轮功得精神病,跳楼自杀,欺骗民众。这也使苏南及其家人遭受巨大的精神痛苦。

下面是李淑琴、苏南母女遭迫害经历:

一、李淑琴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川绵阳科学城恶人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振荣、张金菊、董戈、王爱军、杨合勇、李淑琴、刘挺军、高士勇、吴万蕊,到绵阳市看守所迫害。

一个月后,李淑琴、刘挺军被转到邪恶洗脑班,同时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长连、袁洋、闫清敏、张德秀、张玉珍、周水清等到洗脑班。洗脑班由绵阳科学城办事处政法委书记周振峰主管,科学城公安局局长杨雪、六一零主任刘爱民、六一零成员郑麒,公安局警察沈某参与。

在洗脑班上,科学城部份负责人诬蔑法轮功,政法委书记周振峰拿着邪党出版的书天天“揭批”,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迫害三个月后,每人罚款二百元,才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李振荣、张金菊、董戈、王爱军、杨合勇被绑架到绵阳市看守所迫害了六个月后,转到洗脑班,迫害了三个月,被四川绵阳科学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法轮功学员高士勇在绵阳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七年。

这次对绵阳科学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在中物院党委副书记谭志昕的主使下,由科学城公安局局长杨雪(负责具体实施,由科学城国保大队队长刘爱民、副队长郑麒主要参与。当时参与迫害的警察还有刘斌(国保大队成员,现为国保大队队长)、费跃平(绵阳科学城公安局指导员)、肖伟刚(绵阳科学城公安局法制科)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因恶人举报,绵阳市交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淑琴到绵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半夜二点,四川绵阳科学城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警察刘爱民、刘斌、张亮、肖伟刚、绵阳市六一零办公室警察周哲等闯入李淑琴家中,非法抄家,没收电脑、打印机、切纸刀、刻录机、大法书等,并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淑琴到派出所,由涪城区二个警察非法审问。二十八日下午关押到绵阳市看守所,李淑琴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将其铐在铁床上强行输液,第八天转到绵阳人民医院由警察看守,铐在铁床上输液。二十三天后,近七十岁的李淑琴全身出现衰竭症状,并咳血,因惧怕闹出人命,以取保候审一年,绵阳六一零办公室将李淑琴放出。

二零一零年十月,绵阳“610”及国保警察周哲与一个人一起来到李淑琴家中,宣布取保候审结束,强迫李淑琴签字。警察周哲说:“取保候审结束,但案子没结束”,以此威胁李淑琴。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四川绵阳科学城六一零及公安局警察刘斌、董××、费跃平闯入李淑琴家中,将李淑琴绑架到绵阳科学城和绵阳市合办的洗脑班(在朝阳机械厂招待所),两个月后才放回家中,并罚李淑琴退休前所在单位科学城教委六万元人民币,交洗脑班和六一零办公室,想以此引起科学城教委工作人员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和仇恨。

四川绵阳科学城对辖区所有法轮功学员住宅电话进行监控,和手机窃听,科学城教委派退休人员对李淑琴监控,如果李淑琴炼法轮功,就扣除教委所有职工每年三百元精神文明奖,以此挑动群众斗群众。

二、苏南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苏南,1999年在北京二炮计量站工作,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部队软禁在宣化一部队仓库招待所半年,被强制洗脑,2000年又强制办干部复原回原籍。

2000年9月苏南、赵铁芬、顾喜芳、张爱梅4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北京清河地区发法轮功传单,向世人讲明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被恶人王印华(清河街道综治办干部)、岳长林(马坊村治保主任)、李安娜(马坊村村民组长)举报,被清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关押,期间又转到七处,企图判五年以上刑期没得逞,又转回清河看守所。苏南为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无罪释放,绝食27天,期间被送北京温泉胸科医院强行注射点滴药物,在看守所中为了强迫苏南吃饭,警察让一号长在冬天脱光苏南的衣服,用冷水不停的泼苏南。

2001年苏南被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杨晓明非法判刑3年,关进四川省女监。在四川省女监,因为苏南拒绝认罪,被罚站,而且警察还将苏南同监舍的犯人一起罚站,以挑起犯人对苏南及法轮功的仇恨。

2002年苏南及其他共14名法轮功学员,由四川省女监转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监狱(后此监狱搬到四川龙泉驿)。在川西女子监狱,因拒绝认罪,苏南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遭受捆绳子等酷刑。苏南被关在一禁闭室,双手铐在铁窗栏杆上不能蹲下和坐着,只能站着,昼夜不开铐(一天上厕所白天三次,夜间一次,每次2、3分钟,灌食一次,苏南一直绝食抗议迫害)。捆绳子就是将麻绳浸湿后从手腕一直缠到肩膀,反到后背一直上提到脖子绑紧,受刑人两臂不通血液,血液直攻心脏,半小时至一小时后昏迷,两小时以上的可能死亡。

11天之后,苏南被警察双手背铐在窗户上,前身向前弯曲,头向下无法抬起,十分痛苦。第15天,苏南身体只有60多斤,严重衰竭、生命垂危,但是警察仍不放过,强迫苏南放弃修炼,苏南被迫吞下一些金属工具以死抗议警察的暴行。因惧怕出事,川西女监狱警将苏南转到雅安地区医院抢救,手术9个小时。9天后将苏南转到禁闭室,并再次强逼苏南认罪和转化,但遭拒绝。

为了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川西女子监狱还将苏南在内的2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合到操场中,由4、5个犯人推着、拖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一圈换4、5犯人接着推同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每次3、4个小时不停,直到这个学员气竭。法轮功学员高红香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

2003年9月临释放时,川西女监狱警还不死心,又威胁苏南释放后不让回家,要送洗脑班接着迫害。当时苏南已被迫害的严重失忆,全身骨骼变形,停经,牙齿脱落好几颗,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遇冷时手及脚苍白、剧痛、没有血液,身体十分虚弱。回家后,由于身体被摧残的太厉害,一直没有恢复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干一些非体力的轻活。

2008年2月北京昌平国保大队警察张帅、片警等人开着一辆车子将苏南及丈夫郑旭军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脑班(原因是一名叫英子的人给人装卫星天线被抓,据说她认识郑旭军,又恰逢北京要开奥运,又有抓人指标,虽然没有搜到卫星天线,但为了凑人数,还是将郑旭军、苏南夫妻抓走)。

洗脑班的强制转化没有改变郑旭军、苏南的信仰,2008年3月昌平国保恶人将郑旭军、苏南夫妻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劳教2年半,又经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2008年6月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一个会上,一大队、二大队非法关押的坚定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刚转到马三家女所三大队的苏南也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由此三大队大队长不久将苏南转到一大队强迫做奴工迫害。

2008年10月7日、8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王春英等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对“考核”上不签字的苏南等法轮功学员进行电棍电。

2008年11、12月,苏南在肮脏的弹棉车间做奴工期间,被车间生产组长、吸毒犯唐巍殴打,苏南被她用脚猛踹胃部,拳头猛击鼻梁。

2008年11月,警察赵国荣、李秀荣将苏南叫到弹棉车间办公室,关起门来,强迫她在月考核本上签字,遭拒绝后,将苏南推倒,用拇指粗的胶木棒猛抽,打得苏南口中出血,苏南喊:“法轮大法好,不准打人”,赵国荣还说:你大喊想叫别人知道。

2010年7月,绵阳科学城两警察来劳教所审问苏南,问她解除后是否在北京工作,要求劳教所警察随时监控苏南的情况,然后这两名科学城警察又到苏南公婆家大肆骚扰。

2008年~2010年,苏南被强制干高强度的体力活,每天经常呕吐,骨骼变形剧痛,双手双脚经常不通血液苍白剧痛,身体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两年半后又被马三家警察加期10天才放出。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