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通女子监狱一监区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日】江苏南通女子监狱一共有六个监区,每个监区都有由教导员纠集的“转化”小组,专门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

二零一零年三月,邪党把我转移到南通女子监狱一监区,此期间,和我一起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的大法弟子还有:许琴(被非法判刑十年有期徒刑)、孙美华(被非法判刑五点五年有期徒刑)、程梅(被非法判刑五年有期徒刑)、鹿守华(被非法判刑七年有期徒刑)、尹维平(被非法判刑四年有期徒刑)、赵玉琴(已经六十八岁高龄,被非法判刑五年有期徒刑)、王晨林(被非法判刑三年有期徒刑)。

一监区恶警陈翠萍、副教导员刘婷婷、王彦,不择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身心遭受巨大摧残。法轮功学员除了被“肉体上消灭”(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政策之一), 还遭受比修炼人肉体致死致残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精神摧残。

为了不让我们有任何私下接触,恶警陈翠萍把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全都分开关押,并对法轮功学员大量的灌输诽谤法轮功的文字材料,殃视的造谣宣传、邪恶光碟,先从“不敬法、不敬师”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人,强迫不断地写所谓‘认识’,“揭批”,“思想汇报”,强迫参加有关测试,接受上级“验收”,不合格再学习,反复洗脑。

程梅因经受不住这种精神迫害和折磨,身心受到严重创伤,于二零零九年被南通女子监狱强行送至南京浦口精神病监狱,二零一零年五月当陈梅再次被送回南通女子监狱时,已多种疾病缠身,监狱医院无法治疗,二零一零年底被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许琴在人们的记忆中曾是聪明活泼,爱说爱笑,如今已经被邪党迫害成了一个神情呆滞,少言寡语之人。许琴因拒绝被强行洗脑和转化,一监区恶警和犯人打手赵春迫使许琴在夏日烈日炎炎之下跑步,夜里写思想报告,或者通宵罚站。

恶警陈翠萍唆使,鼓动并纵容和许琴同监舍的犯人有意欺辱,谩骂许琴,赵春多次殴打许琴。赵春原是扬州某种子公司副总,邪党党员,因犯贪污,非法占有公众财产罪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在监狱里,作为恶警的打手、包夹,曾对许琴,孙美华,王晨林等法轮功人员行凶恶极。

恶警还把许琴年老的父母呼至监狱,挑唆并要求许琴父母双双跪在许琴面前,以此卑劣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并叫来其他犯人来看,四处造谣说法轮功的人没有亲情,不孝敬父母。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许琴在无可奈何和众多压力之下,选择了绝食抗议,恶警强迫许琴从鼻腔灌食,此外仍然轮流日夜强制洗脑,还从其它监区甚至监狱外单位调来专门转化法轮功的恶警,对许琴软硬兼施,最后看到许琴仍然不屈服,二零一一年四月强行将许琴送至南京浦口精神病监狱关押,在那里受到非人的暴力残害以及药物迫害,同年七月被接回南通女子监狱时,身体状况极差,头发被剃光,骨瘦如柴,行动迟缓,表情呆滞。

即使这样,邪党更加加剧迫害许琴,白天晚上对许琴进行严管,她们挑选了膀大力粗,而又心胸狭小的犯人来包夹许琴,这些犯人为了讨好恶警,经常对许琴恶言辱骂,甚至大打出手。

法轮功学员王晨林,年龄在五十五~六十岁之间,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非法关入一监区,白天有三个包夹(其中一个是打手赵春),夜里有夜巡(专门在夜里看守法轮功的犯人)看守,四个恶警轮流对王晨林强行洗脑。因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得交流,只听说王晨林身体状况不佳,淮阴人,大学学历,其它情况无法了解到。我在二零一三年一月离开监狱黑窝时,许琴和王晨林仍然在南通女子监狱一监区关押,受着非人的待遇。

监狱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心的迫害,还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人进行迫害,凡是要来监狱探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必须持有街道或当地公安局的证明,探监的亲属持有不炼法轮功的证明和保证书,才能见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恶警在监狱里也欺骗年轻的警察和其他被关押的劳改人员,当我们周围的年轻的警察和劳改人员接触到善良、道德高尚的法轮功人员时,都会诧异的问:法轮功犯了什么罪?王彦副教导员在大会教育时恬不知耻的造谣说;她们是反社会罪。可是有几个人会相信她的话呢?

南通女子监狱的恶警就是这样对法轮功人员进行精神折磨,连哄带骗,对外、对他们的上级谎称百分之一百转化率,二零一一年被邪党授予“集体二等功”。为了巩固“转化成果”,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人员要被他们拉去做未转化人员的转化工作,还经常被要求重新观看诋毁法轮功的盘片,以及一些不学无术的政治打手(砖家)对大法师父某篇讲法断章取义的所谓分析。政治打手王志刚攻击大法的系列书籍是被恶警最为推崇,要求转化的法轮功人员必读的书之一。

恶警殷红云是南通女监的教改科科长,也是监狱法轮功转化工作负责人,每一季度的法轮功人员减刑假释都要通过她的批准。她组织每一季度的“揭批会”或者“转化测试”,各个监区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和监区的负责警察全部参加,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大会上宣读“揭批稿”、“思想汇报”,以此判别各监区转化法轮功人员的转化深度。有一次的揭批会上,六监区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侃侃而谈,她和丈夫都是航天部的工程师,她讲到他们如何得法,得法后的改变,后来他们如何救人,恶警殷红云听了脸色变青,不让这位法轮功学员再讲下去。后来的几次揭批会上,我再也没见过这位可敬的老人。

监狱的警察中,也不完全都是象陈翠萍这样的恶警。曾有一位年轻的警察叫陈妍,因实在看不过去其他犯人欺辱许琴,她来到许琴所在监舍,对这些劳改犯讲到:你们不要欺负许琴,她和你们不一样,她没有犯什么罪,她只是信仰不同。 后来这位陈妍警察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产假回来后不久,监狱组成新监区(六监区),她被调度到六监区任副监区长,成为监狱最年轻的监区长。

相比之下,陈翠萍年界五十,因为迫害法轮功被邪党升到警长后,多年来再也无力升职,据她自己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从面相看此人,嘴唇紫黑。我记录下这段,也是为了告诫这些监狱的警察,命运使你们无法选择职业,然而面对法轮功的态度,却是你们从新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监狱里许多犯人也因为有机会接触到法轮功学员,很多能明白真相,她们反而比监狱外面的世人更能亲身体会和理解到共产邪党的谎言欺骗与经济压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