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理县云甸派出所所长刘剑平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会理县云甸镇派出所二男一女警察,闯入云甸镇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吴登琼的家,绑架、非法抄家。两天后的七月十一日,云甸镇派出所所长刘剑平和另一警察又闯到她家,叫她家人在逮捕证上签字,预谋对吴登琼加重迫害,还不准上网曝光他们的恶行。吴登琼老太太现被非法关押在会理县看守所迫害。

会理县云甸派出所所长刘剑平,男,40岁左右,原会理县国保大队指导员。刘自从进了国保大队,紧跟会理公安局长李启元(现已遭恶报被抓)积极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至少12人次,导致善良人被打、被关押、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

下面是刘剑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早上,法轮功学员罗流相在云甸街自己的大饼店里,村书记刘荣、乡治安室的刘军和一个副乡长到店里对他说:“到治安室去一趟,派出所的找你”。他到了治安室,刘剑平和国保大队的王紫发、温晓红、乡政府的付正学等六人已在那里。刘剑平问他:“是不是在炼法轮功?有没有资料?”罗流相回答:“有空就炼”,并对他们讲大法好。他们不准说,并说:“我们不听。”后来罗流相被非法关押,被毒打,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胡泽聪等准备到邻县去发光碟,当她们乘坐的班车到与邻县交界时,司机接到一个电话,班车就停下了。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不一会,城北派出所警车就追来了,她们被非法绑架到城北派出所。一会儿,国保大队恶警江丰良,温晓红,刘剑平和另一人到派出所,对她非法搜身,抢走资料和光盘,并追问资料哪来的?胡泽聪说:“我不会说的,省得你们会迫害别人。”法轮功学员胡泽聪等被非法关进看守所迫害,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国保大队恶警刘剑平等七人,又到法轮功学员许世开(沙坝中学教师)家非法查抄,抢走他家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接收器“大锅盖”、电视机一台、电脑一台。把他非法绑架到公安局,逼问他为什么要收看新唐人电视台,是谁调出的节目等等,从上午十一点逼问到下午六点,许世开的儿子知道此事后,到公安局去找他父亲,并说是他调出的节目,与老人无关,才放他回家。然而,许世开的儿子却被他们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三十六天,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中共“十七大”期间,国保大队警察刘剑平、江峰良十月八日,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到赵国伟家非法查抄,抢走一个mp3和mp4后,把他劫持到国保大队。恶警刘剑平把他的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对他进行轮番逼问,一夜不让他睡觉。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温晓红、普茂华对赵国伟非法拍照,他坚决不配合,恶警普茂华就打了他一耳光。九点半,恶警杨绍亮、刘剑平、江峰良、温晓红、普茂华把他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因邪党“十七大”,公安局的俞明刚、杨绍亮、刘剑平、唐国强、温晓红,城北派出所的胡启平,他们假借两个家长的构陷,又一次将周国顺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强行搜身,抢走两个MP3。另一些以杨绍亮为首的,擅自闯进他的葡萄园,抢走两本《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当天,周国顺被绑架到拘留所。俞明刚、刘剑平、唐国强对他进行非法审讯,被周国顺用道理反问的哑口无言,只得灰溜溜地走了。下午,六点左右,周国顺被转送到看守所,九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六日,刘剑平和唐国强两次非法审讯他,未果。九月三十日,周国顺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刘剑平、卢建荣。乡政府的贺连军、李尚明等十多人非法闯入张永珍家抢走小锅盖一个,接收机一台、电视机一台。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杨帮群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温晓红、刘剑平、江丰良等恶警非法逼供一夜。第二天下午一点过,刘剑平把她送到看守所,卢建荣等恶警非法照相、逼供。并非法迫害了她二十二天,后来威胁家人写了“保证”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吴从美去鹿厂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邓会学绑架到乡政府,后被鹿广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搜身,后被国保大队的恶警杨绍亮、刘剑平等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他们对吴从美说:二零零六年关的不算,重新将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这时吴从美才知道他们在二零零六年就非法判了她一年零三个月。在拘留所里吴从美被迫害的吃不下,起不了床,看她有性命之忧,家人又找国保大队,国保大队也怕担责任,逼家人写了“保证”,关了五十七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马凌仙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体检后,劳教所因她有心脏病和低血压而拒收,但送她们去的恶警温小红、刘剑平采用卑鄙手法,硬把她留在了劳教所。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马凌仙入劳教所四十多天后,身体出现了严重病状,劳教所里怕承担责任,就叫会里县国保大队来接人。她被送到会理县拘留所门前时,国保队长杨绍亮骗她说:“进去办个手续。”结果又将她关押在了看守所里。马凌仙绝食抗议,恶警杨绍亮、刘剑平威胁她说:“再绝食就要给你灌食,还要让你儿子看着灌。”又说:“要等州上批下来,才处理。”十天后,马凌仙身体出现了病情危险,拘留所把她送医抢救,狱警要白天黑夜轮班监守,觉得太劳烦,国保大队才通知马凌仙的亲属将她从医院接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李泽芬在家中做家务,这时她的邻居南郊村村民刘某某的女儿约了村里几个新华小学的同学,叫开了李泽芬的门,说:“李奶奶,我们喜欢法轮功的护身符,我们还要几个。”还问李泽芬有没有真相资料,说他们也想看。李泽芬友善地接待了他们,还搬来板凳让他们在院子里坐。一会儿,开来了两辆警车,国保大队恶警杨绍亮、刘剑平、郭建华等恶人闯入她家,非法抄家、照相、翻箱倒柜,把她的私人财产收录机、随身听、炼功带、护身符、讲法碟子和磁带、大法书籍,还有前三次非法关押她的证据、非法勒索的五百元的收条两张(一张三百元、一张二百元)全部抢走了。下午三点多钟,恶警把她强行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刘剑平对她非法审问。她在派出所里看见这群小学生也在里面,大约六点钟了才用车送他们走。此次李泽芬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吴从美在北大街讲真相,又被国保大队的刘剑平抢了真相资料。第二天吴从美到公安局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十天。二零零六年,刘子会向世人讲真相,被县国保大队刘剑平、温晓红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天。

法轮功的修炼原则是“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提升人们的道德,净化社会风气。了解真相的人都知道是正的、好的,不仅合法,而且应该受到表彰。中共用来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刑法第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这一条恰恰适用于中共自己,是中共在破坏法律实施,阻止律师辩护,假借法律之名陷害无辜,残酷迫害善良,甚至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

善恶有报。过去一些参与迫害者都看清了迫害善良遭恶报的下场,纷纷脱离中共江泽民迫害集团,有的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的还走入了修炼。可怜的是,会理云甸派出所所长的刘剑平还盲目的站在江氏集团一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吴登琼老太太,欲做江集团的陪葬。希望刘剑平等警察,让自己的良知复苏,摆脱邪灵附体,清醒认识到吴登琼事件不是升官发财机会,而是给自己赎罪的机会,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