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青年被跨省绑架 仍被沈阳看守所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田金鑫,与好友韩静、刘裕晗被沈阳便衣警察跨省绑架,抓捕 “理由”是怀疑他们关心与帮助被沈阳警察非法关押的好友付辉女士。目前,田金鑫和好友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田金鑫,男,三十九岁。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十多个沈阳公安便衣来到田金鑫在哈尔滨的家,入室抄家,将田金鑫家的法轮大法书、电脑、户口本、结婚证、汽车行车执照等私人物品抄走,并让一位邻居在扣押清单上签字。

沈阳公安便衣光天化日绑架,他们不敢公开说是在绑架法轮功修炼的好人,竟信口雌黄对周围居民撒谎说抓的人是“吸毒、贩毒”的。据悉,他们已经对田金鑫盯梢了一个多月了,最后将田金鑫劫持到沈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沈阳市公安局对田金鑫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迫三天两夜不让睡觉,田金鑫遭受暴力殴打和电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三日,田金鑫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案卷已被转到沈河区检察院。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付辉、刘金霞去沈阳,刚出站就被沈阳便衣绑架,一关就是一年多。期间,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为了获得他们想象的所谓“证据”,对付辉女士实施了绑铁椅、扇耳光、浇冷水、电击阴部、大腿等等卑鄙酷刑。付母看到女儿脸被打变形的照片悲痛欲绝,家简直塌了一样。田金鑫曾经到沈阳,被沈阳恶警怀疑去沈阳关心被绑架的付辉女士。

好青年曾被非法判刑四年 被迫害全身长脓包疥

田金鑫(金龙)是一位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好青年。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间,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五大连池永丰监狱遭受迫害,全身长满脓包疥。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三日,当时 二十五岁的田金鑫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被红旗大街派出所片警任鹏来和另一位不知姓名的年轻警察从北京驻哈办事处绑架至香坊分局,国保大队长姓刘,办案人是王胜利、贾润才,被非法关押在香坊区幸福看守所,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被放回,被勒索一万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半夜,田金鑫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十几个便衣警察闯入,说是黑龙江省公安厅的人,领队的是王姓队长,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家中的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一并抄走。恶警把田金鑫绑架到黑龙江省公安厅非法审讯。期间,恶警对田金鑫刑讯逼供,把他吊起来毒打,并让他说出家中的资料来源,与什么人联系,把资料都给了谁等。第二天,田金鑫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哈尔滨市公安局郭梓臣给田金鑫打电话,骗他去市公安局说明一下情况。随即把田金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俗称鸭子圈),把他与重刑犯关押在一起。在这期间,田金鑫被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非法提审,并遭到犯人数次殴打。由于看守所卫生环境极差,田金鑫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期间还被奴役,加工市内各大酒店用的牙签。二零零零年八月,田金鑫被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四年,办案法官叫李耿迪,书记员是一位姓白的女人。

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田金鑫三个月后,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转至南岗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田金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全身上下长满了脓包疥,挠出血,结痂又破,血水与衣服粘在一起,浑身无一块好的皮肤。由于被长期关押不外出走动,田金鑫脸色苍白,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八十斤迅速下降到一百斤左右,身体很虚弱,走路无力,二十六岁的年轻人看上去像个小老头。

二零零一年年底,田金鑫被非法投到五大连池永丰监狱(也叫永丰农场),那里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监狱长受邪党毒害很深,逼迫田金鑫放弃修炼,下令不“转化”就打死,并让他写“转化书”,每星期写一次“转化书”,不合格就重写。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四,家人去会见田金鑫,看到他从监舍出来走路一瘸一拐的,后来得知是被管教人员拿木方子打的,方子都打折了,逼迫他放弃修炼。

二零零二年四月,永丰监狱包种水稻,天不亮就要下地去干活,晚上很晚才收工,监狱要求他出工去种水稻,田金鑫不服从,带队的小队长把田的眼睛打充血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