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见证中共恶警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按:考虑到读者的心理承受能力,本文正文只显示小图或链接,点击小图或链接即可看到清晰的大图,鉴于有的图片触目惊心,请读者慎入。

看了这些照片,你可能会想起希特勒、法西斯的暴行,可是这些照片不是希特勒、法西斯所为,制造这些人间惨剧的是“中共警察”。

自从一九九九年当权小丑江泽民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令后,就把数以万计的中共警察变成了披着合法外衣的人间暴徒。本文以照片的形式揭露中共警察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罪行。

一、铁条烙、开水浇、冷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中共使用了至少一百多种酷刑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就包括铁条烙、开水浇、冷冻酷刑。

1、覃永洁被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

覃永洁,广西籍青年法轮功学员,在广东深圳宝安一家工厂打工,九九年七月后,四次被拘留,每次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关在博罗县一劳改农场,在一个多月里,他多次遭到狱警殴打。一次他被狱警用手铐铐在窗栏上,双脚脚跟离地达五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三名狱警折磨殴打他,将他绑在柱子上,用一根生锈的铁条在电炉上烧红了,压在其双腿上烙烫十三处,惨不忍睹,烙烫伤口很深。他双腿发抖、疼得大叫,痛苦不堪以至于小便失禁,随后狱警把他关进小号。后来,狱警看他行走困难又痛得无法入睡,就令他看管果园,因果园不在狱警看守范围,他得以逃脱。

他搭上一辆运输卡车潜入香港。六月十日,再混进货柜轮,经过半个月海上航行,带着重伤辗转到了美国休士顿,这是遭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带伤逃到美国的首例。此事件引起震动,国际社会纷纷谴责中共的暴行。

为覃永洁动手术的盖尔•柏布瑞兹医师说:“覃被送到医院急诊处时,全身发烧,两腿十三处烙伤属三级烧伤……”。

2、二十九岁的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王新春,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王新春骑自行车去山上林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派出所恶警所长王维和恶警A(不知名)发现。恶警王守民、闵长春连夜追到天亮。王新春不慎趟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是冰。恶警把山包围,两天后他被所长王维和恶警A抓住。

恶警A在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从火炉上拿起热水壶往洗脸盆倒烫水,然后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烫水中(按照常识,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会造成严重的肢体残废)。就这样在热水中把鞋强行脱下,肉与冰还相连着。那些恶警还邪恶的说:“我们公安多好,象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真是残忍至极。王新春在山上被他们抓捕时还能自己走路,脚还没有完全冻伤,是恶警用热水烫才使冻伤恶化。

中午,恶警A抓住王新春的胸襟打耳光折磨他。王新春的脚、腿被烫肿起泡,晚上五点王新春被送回家。

后来,王新春的双脚溃烂脱落,这场邪恶的迫害导致他终生残疾。当时王新春只有二十九岁。

3、徐法月遭看守所恶警冻伤,被截掉脚趾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二日晚,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山东矿院九七届学生)在居住地被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及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徐法月被背铐,派出所所长及恶警用毛巾蒙住其双眼,然后是一阵狠命的乱踢,导致徐法月的双眼两侧、嘴、额头等多处流血,鲜血染红了毛巾。一恶警,对徐法月不停地打骂,狂叫“弄死你,掐死你!”

十三日下午徐法月被送至刘长山看守所。徐法月被紧铐成“大字”形,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恶警开门冻他,刺骨的寒风令其裸露在外的手脚失去了知觉……

五天后,他的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呈紫黑色,脚无知觉,无温度。右脚趾一、三、五均变为黑色,狱医、狱警怕担责任,将其送至警官总医院(又称劳改局医院),鉴定为左足、右手为两度冻伤、右足三度冻伤,一三五脚趾坏死,发出浓烈的恶臭。虽然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最终大脚趾被部分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分切除,造成终生残疾。

二、电刑

电刑是中共恶警摧残法轮功学员最常见、最主要的酷刑之一。电刑对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电棍电压最高达一百五十万伏。

1、吕大伟屡次被恶警摧残

吕大伟被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恶警用电棍电击、烧伤的数日后照片吕大伟被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恶警用电棍电击、烧伤的数日后照片
吕大伟被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恶警用电棍电击、烧伤的数日后照片

二零零零年二月,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李宏伟(现已被朝阳市吴家洼看守所迫害致死)因炼功,被佟孝理等四名恶警围着拳打脚踢。吕大伟制止他们的恶行,遭毒打。恶警佟孝理说:“上面说打死白打死”,“打死没事,是上面的意思”。恶警宋军用电棍对吕大伟疯狂电击。佟孝理以减期为诱饵,经常操纵犯人毒打和谩骂法轮功学员。吕大伟的左耳膜被打穿孔。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吕大伟被绑架到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副院长金玉成对恶警说:“准备电棍。”金玉成带领四、五个科长和队长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他,其中有四大队的大队长戚勇顺、高志国,金玉成也亲自动手,几人完全丧失理智的长时间电击摧残。

第二天,戚勇顺带领高志国等三个恶警对吕大伟电击了一天,往身上浇水,电击心脏部位,将电棍插进嘴里电,七天非人的折磨,吕大伟被迫害得体无完肤,多处被电烧糊,脸上嘴上到处都是大水泡,惨不忍睹。

犯人们说看见吕大伟的伤势都害怕,都不忍心去看。之后他们通知家人来接人,他的妹妹愤怒的质问是谁打的,这些行凶时还不可一世的警察们,此时竟无一人敢站出来承认,最后妹妹流着泪将吕大伟接回家。

2、北京警察:对女学员施电针酷刑 身上留下一百多个被电的伤痕

北京恶警在女学员神经敏感部位扎电针留下的部份痕迹
北京恶警在女学员神经敏感部位扎电针留下的部份痕迹

法轮功学员天缘(化名),二零零一年六月在天安门打横幅,被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遭毒打,之后被送到北京东城看守所。由于不报姓名、地址,天缘被两个男恶警施电针。他们拿出一种带电的针,往天缘身上施暴,每扎一下,身体都会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当时天缘正来例假,他们又将天缘的双手背铐,拳打脚踢,一人踩其身体,一人专在脖后、脚踝、膝盖后侧等神经敏感部位扎这种电针,极其痛苦,每扎一下都会非常痛苦。那一天,天缘身上留下了一百多个被电的伤痕。

3、郭士军被电击的惨不忍睹

郭士军,男,五十二岁,哈尔滨市红旗乡果树示范厂法轮功学员,身材魁梧,木工,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郭士军生前照片
郭士军生前照片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郭士军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到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包括关小号两次,坐铁椅子把臀部坐烂,四天四夜不准睡觉,只要闭眼就用电刑,最后郭士军被折磨的奄奄一息,“610”才给办了保外就医送回家。恶警对郭士军说:“你千万要挺住,不能死在这里,否则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腊月二十三,郭士军被送回家后,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动,咳嗽,人非常痛苦。但就是这样,恶警还威胁郭士军,让他什么也别说,“身体好了我们再来接你”。短短八天时间后,到正月初一(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中午十二点,郭士军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照片(请慎入):郭士军遗体令人惨不忍睹,后背被电棍电的紫黑、溃烂,腰部、臀部伤痕累累

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好人,只为信仰真善忍、告诉人们真相,就被邪恶的江氏集团残酷折磨致死。法律何在?天理何在?

三、强奸、性虐

为了强迫女性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恶警使用了最下流、最灭绝人性的手段:强奸、性虐女法轮功学员,致使许多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

1、河北恶警何雪健在派出所公开强奸两名中老年妇女

刘季芝被打得身体青紫
刘季芝被打得身体青紫

大法弟子刘季芝,女,五十二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人。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东城坊派出所恶警将刘季芝等五名大法弟子绑架到派出所,恶警用橡胶棒、电棍等毒打刘季芝。刘季芝被打的扑倒在地,恶警何雪健(二十一岁)将她揪起来继续打,何雪健将两手伸向她的胸部乱摸乱掐。第二天中午何雪健将身上被打的青紫的刘季芝拖进自己的宿舍,用橡胶棒抽打,并用电棍电击乳房,把已无反抗之力的刘季芝摁倒在床上,扒开她的裤子,像恶魔一样,将年龄大于他母亲的刘季芝强奸了。恶警王增军躺在床上旁观却无动于衷,半小时后又将四十二岁的韩玉芝拖去强奸。

事件在明慧网曝光后举世震惊。刘季芝与女儿为逃避报复,离家出走,在北京空军洗衣厂打工,省公安厅悬赏十万元寻找刘季芝。找到刘季芝下落后,北京公安部、省公安厅、保定及涿州公安局出动十几辆车将刘季芝和她女儿秘密绑架,这些人出了空军大院就将车牌换掉,将刘季芝绑架到保定满城西山宾馆,欲杀人灭口,由于曝光及时,未能得逞。中共迫于压力将何雪健判刑八年,零七年恶警何雪健的恶行遭到了天惩,在监狱他得了阴茎癌,阴茎和睾丸全部切除。

2、北京恶警,当街毒打并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王苹(化名)在北京一个人沿大北窑至永安里护城河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一巡逻恶警截住,他借搜身之际,邪恶的摸王苹的下身,王苹不从,始终劝善,这个流氓恶棍根本不听,还用胶皮棍残暴的毒打王苹一个多小时,打得她全身是伤、奄奄一息。面对围观的群众,此恶棍叫嚷:“她是法轮功,是现行反革命,打死白打!”

王苹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王苹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王苹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王苹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王苹被打倒在地,门牙被打掉两颗,头部多处被击伤,浑身肿胀发紫,骨头像散了架。恶警兽性大发,又朝王苹右耳及太阳穴猛击一棍,将其打昏,并趁其昏迷,将她拖到东直门桥下,撕开裤子强奸,而后更全无人性的把胶皮棍猛劲插入她的阴道,还骑到她身上。王苹缓过点劲,就竭力呼喊:“救人哪!抓流氓!”恶徒仍有恃无恐,直到王苹声明要去派出所告他,他才仓皇逃走。

四、打毒针

面对法轮功学员的顽强意志,中共毫无人性地使用了精神药物、毒药迫害。明慧网曝光了至少二百三十多个被中共恶警用药物迫害致死的案例,致疯、致残案例更多。

被汤原县看守所打毒针 宋慧兰右腿焦黑、溃烂、脱落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致残(右脚焦黑、溃烂、坏死脱落)
宋慧兰被打毒针迫害致残(右脚焦黑、溃烂、坏死脱落)

宋慧兰,黑龙江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又遭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汤原县看守所。

遭受迫害后的宋慧兰
遭受迫害后的宋慧兰

照片(请慎入):腿脚变黑、坏死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李管教、穆占国、姜继武、杨丽等人,凶狠地将宋慧兰按在铺上,给她戴上手铐,快速静点一瓶不明药物。随即宋慧兰感到剜心的难受,满地打滚,话都说不出,痛苦的生不如死。之后,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僵直,舌头发硬,不能行走,身体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大脑反应迟钝,记忆断断续续。二月二十八日后半夜,她的心脏异常难受,煎熬到极点。

狱医张俭红第二天看了宋慧兰的右腿后说:“这条腿废了。”当时宋慧兰的右腿起了大紫泡。回家后,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象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和知觉,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梆梆,象铁板一样,一敲砰砰响。一天比一天恶化,越来越黑,越来越硬。一动弹,就顺着腿淌血水。

她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姐姐和女儿轮流将她抱在怀中,生怕她就这样离去,亲人心碎万分。五月二十五日,宋慧兰的右脚掉了下来。

五、刑讯逼供

刑讯逼供是中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各种酷刑一起上,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刑讯逼供迫害致死、致残。

孙淑香在接受高智晟律师采访后,被劳教所刑讯逼供虐杀

中国大陆著名律师高智晟在为法轮功修炼者辩护中,了解到法轮功的千古冤情,分别于二零零四年和二零零五年向全国人大与胡锦涛、温家宝发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

孙淑香,女,五十三岁,长春法轮功学员,生前接受过高智晟律师的采访。高智晟律师在致胡、温和中国同胞的公开信中所述:当时四十八岁的孙淑香,在六年的时间里总共被非法关押过九次。

因接受高智晟律师采访,孙淑香遭中共疯狂报复。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她在女儿家被长春市国保支队“六一零”恶警绑架。在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历了酷刑逼供和九个月的非法关押与迫害,她出现了严重的低血糖症状,骨瘦如柴且饮水、进食、呼吸均困难,并伴有大量腹部积水,身体极度虚弱。二零一零年六月,劳教所才同意将孙淑香释放回家,所外执行,但孙淑香的生活仍受到监视,不幸于同年十月十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孙淑香从劳教所回来十天后(摄于二零一零年六月)
孙淑香从劳教所回来十天后(摄于二零一零年六月)

在此之前,另两名高智晟律师采访过的法轮功修炼者王玉环与刘丽华已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而高智晟律师也因此被中共吊销了律师执业资格,并被非法判刑,长期拘禁。

六、毒打

中共警察可以随便地、任意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明慧网曝光了多起被恶警毒

打致死的案例,非常普遍。警察可以用百种以上的刑具毒打法轮功学员,行恶时,人性全无,兽性大发。

1、河北蔚县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

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
耿丽遭毒打,多处瘀伤,伤痕累累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在河北蔚县西合营镇派出所,一位善良女子耿丽,被四、五个满嘴污言秽语的警察暴打……一帮警察打累了,再换一帮……

除了耳光、背铐、电击,恶警用报纸卷成纸棍猛抽她的嘴、脸、头、双臂,报纸打烂了,再换了接着打。她的脸肿起来了,嘴也肿了。他们又用电棍电她的胳膊,电她的背;还强制她跪下,她不从,他们就使劲踢她的腿,直到她无力跪在地上。一个人用脚踩着她的腿,另一个人用胶皮棍打她的膝盖,然后又把她拉起来用带皮钉的胶皮棍猛抽她的臀部。后来,有一个年轻的中等个、圆脸、胖一点的人用那种硬胶皮棍猛抽她的双腿、脚、双肩和胳膊,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她的双臂、肩、双腿、脚都成了黑紫色……

2、一天就被沈阳恶警殴打致死的陈玉梅

陈玉梅
陈玉梅

陈玉梅,四十八岁,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七点半左右,陈玉梅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

陈玉梅被恶警打成重伤后在医院的照片
陈玉梅被恶警打成重伤后在医院的照片
身体上被殴打的伤痕
身体上被殴打的伤痕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同时,这些恶警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进行非法抄家,抢劫了笔记本电脑一台、DVD播放机一台以及几千元现金。

陈玉梅当晚被送到空军463医院,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做手术。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后,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家人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可以看出是经过一番厮打后才造成的脑血管大量出血。当时大夫有的说是打的,有的说是拽倒造成的。医院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抢救无效,陈玉梅于七月四日晚8:30分左右含冤离世。

结语:

世间有个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谁做了坏事,都得自己偿还,只是时间来早与来迟,这是世间理,也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善恶有报的法则,你不信都得兑现。

在结束这篇文章的时候,中共官方新华网报导,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决定对其立案审查。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该了结了,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一个个排着队落网。近日网上传闻,曾庆红也已被审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各级人员,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应该清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