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荣星花园炼功点小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早晨四点五十分天渐亮、台北市荣星花园一片幽静的树林间,从那平整的抿石子做成的高层平台上,传来阵阵让人身心都充满了祥和、宁静、能量的炼功音乐,远处一望,平台上放着醒目的展板“法轮大法好”。

这是一群修炼人在炼功,一个古老的性命双修的好功法——法轮大法。

图1:法轮功学员在台北市荣星花园集体炼功

图2:法轮功学员炼功结束后集体学法,阅读《转法轮》

荣星花园在一九九八年就开始有晨炼,至今十六年来从不间断,是台北一个稳定又持久的法轮功炼功点。除了炼功,有的学员还会留下来学法,这是提高心性的关键,也是指导修炼提升的法宝。由于学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荣星花园的学员不管是刮风、下雨、日晒,都秉持着让更多的民众来了解法轮功的美好而坚持洪法。

在荣星花园晨炼的学员,有刚刚入门的新学员,也有炼了十八年的老学员,还有远从加拿大来台湾学中文的西方学员。听他们分享在修炼中的喜悦和收获,不禁感慨海峡对岸法轮功仍在无辜遭受中共迫害。但中共的打压掩盖不了佛法的光辉,法轮大法如今已经洪传世界,每一个修炼人身心升华的经历都是法轮大法造福于人的例证。

图3:二零一二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邱毓棠
图3:二零一二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邱毓棠

儿时生活在满室都是各种原木香木雕佛道神的工艺家庭中,除了家中大姐是唯一的儿时玩伴外,全室的工艺品都是小时候到长大的朋友,特殊的成长经历,使邱毓棠从小就耳闻目睹着很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神奇经历,包括所有的工艺品或是一草一木全都是有生命的。

邱毓棠小时候就喜爱画画,生长在有艺术气息的家庭中,所以他三岁至四岁时就能够画出一幅幅表现佛道神的画作,有的天上画面与神明,甚至有十几年木雕经验的父亲都没见过。当时邱毓棠还对父亲说,我要回家。父亲笑笑说,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哪个家啊……

偶然一次机缘中,邱毓棠与阿姨俩俩相继而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还记得提前入伍那一年,正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台湾的媒体播放中共央视镇压、污蔑法轮功的新闻画面。当时印象中我看到电视画面出现一位穿黄色炼功服的人,央视说这是X教,但当时我看,都不象中共说的,反而那个人让我很有安全感,因为他身上散发的是金色耀眼的正面能量,很正的场,让我想再进一步了解,但后续我就再也没有看到相关的报导了。”

直到二零一二年得法后,邱毓棠再一次看到《转法轮》第一页师父的照片时,才恍然大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师父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在常人社会中让我们修炼,主要是向内找自己,修心性直指人心,要求‘修得执著无一漏’[1],修炼是很严肃的,必须在一思一念中都严格要求自己才有可能修出来,放松自己的心性修炼肯定是不行的,不管有什么理由。”邱毓棠从走入修炼到现在,短短的两年间,体悟到只有真正在实修中,将自我形成的私与观念去掉,才能够脱开枷锁并且将本质洗净改变。

邱毓棠说:“我自小脾气就非常强,在实践中我改变了。大法能够把人升华成纯净的新宇宙生命,能够走入大法修炼,我珍惜与明白这就是我要走的路,谢谢伟大慈悲师尊的苦度。”

图4: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钰麒
图4: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钰麒

钟钰麒大学时就读哲学系,初衷是想了解宇宙与人生的道理,从大一到大三在哲学系中,不管是读了多少东方诸子百家学说或西方古老至近代哲学家的思想著作,但钟钰麒从这些哲学家思想中学的再多,也都是似是而非,好象对又好象不对。

后来在大学三年级时,钟钰麒上了一堂道家哲学的课程,这位哲学老师提到有一门气功非常好,叫作“法轮功”,这是全世界所有的气功功法中唯一让这位老师认定能够真正消去业力的正传气功功法,而且这又是一门免费的气功,集健身、健康、道德回升于一体的高德大法。

由于这个因缘,钟钰麒开始找寻并接触法轮功,也拜读了《转法轮》,没想到以前读哲学系时解不开的迷惑,在《转法轮》中一一得到了解答。

得法前,因为时常打篮球及各项运动,钟钰麒的膝盖、关节都受过重伤,但学炼了法轮功之后一个月,这些以前身体上的旧疾全都好了。学炼了法轮功,他得到了一个全新的人生,不管是在学识上、身体上,还有在做人处事上都是,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慈悲伟大师父的苦度。

图5:加拿大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夏礼维
图5:加拿大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夏礼维

夏礼维从加拿大蒙特利尔来台北三个月,为的是学习中文。他于一九九七年在加拿大开始炼法轮功,台湾这里是他最想来的一个地方,想来这里学传统的中华文化与中文,而这里让他感觉到很亲切,人们都很善良。

夏礼维说:“我在得法前学练功夫,偶然间一次机会,一起练功夫的朋友告诉我关于法轮大法修炼的网路讯息,我很有兴趣,就上网找到了法轮大法网站。在学炼法轮功后,我身心都得到很大的改变,并且发现法轮功并不象中共所污蔑的那样,现在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炼法轮功,我也会坚持学炼下去,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功法,也是大法。”

图6: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周怡怡
图6: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周怡怡

周怡怡说一九九九年四月六日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因为她从那时起开始修炼法轮功。从小她就知道人生是无止境的追寻,却苦无一个解脱的方式。在经历了父亲因癌症离世的打击后,更让她失去未来生命努力的目标。接触到住家附近完全免费教功的法轮大法后,周怡怡庆幸在二十四岁的生命里找到出路。修炼后,她最感慨的是得到这个大法太晚、失去纯真的自我太多,回想在社会的染缸中放弃了不少做人的基本原则,更让她珍惜大法。

“真善忍的法理不仅让我明白生命的意义,更提供了我生活上与他人互动的一个很好的处事原则。往后短短五年内,我陆续地结婚生子,大法不仅让我能拥有好的身体,更让我和夫家相处和谐,教育孩子上清楚自己的方向。”周怡怡说。

“修炼法轮大法非常有弹性,更可贵的是能够有同修义务提供家里空间让大家可以定期来一起学习大法经文,并且针对生活上的事情和大家分享向内找提高的心得。在我所在的黄埔新村学法点上,大家在交流时总是畅所欲言,偶尔听听别的同修谈到他们不足的地方及如何对照大法提高的过程,自己许多疑问也相对找到答案;我自己也曾经在分享的时候被同修指正,但是事后同修还特地来道歉,让我知道他们是真心为同修好才直言的,也让我修去了一颗爱面子的心,更体会到人与人相处可以如此自在。有幸能得到这个大法,也希望有缘的朋友一起来亲身体验!”

图7: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林廷忆
图7: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林廷忆

经历了台湾921大地震后,林廷忆感悟人生无常,对生命的存在有了不一样的体悟。在得法后的修炼过程中,了解到修炼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她体悟到:“在每一件事情上,每一个矛盾中,每一次心性的考验中,每个一思一念中,是不是有意识到我们对待每件事时自己做错了什么,而向内找是一个真正的法宝。”

林廷忆觉得这部法直指人心,记得有一次,同修手指着我说:“你身为一个辅导员,什么事都做不好”,然后哈哈大笑。当时林廷忆心里冲击很大,向内找,发现自己真的是不够用心,随即就坦然了。当下她悟到,向内找能够从本质上真正的去掉不好的观念,而真正从内心上升华上来。

她每天都要求自己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亲朋好友看她在公园里炼功,问打坐那么久会不会影响血液循环,她说不会啊,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她介绍亲朋好友可以先看《转法轮》,而在户外炼功清风徐徐吹来,不亚于在家里吹冷气,美妙无比、语言难以道尽,真的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林廷忆说:“我体会到法轮大法对人真的是百利而无一害,能够使人道德回升,又能够替社会节省医疗成本。”

图8: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徐同申
图8: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徐同申

徐同申从小对中华传统文化很有兴趣,读书时就非常向往修炼的生活,在考上大学暑期期间,他看书自学接触了打坐,学炼一个多月后,某一天打坐中发现身体内有股能量流在串动,能量从腹部到盘腿部位绕一圈上来往背部后面冲向头顶,这种经验让他第一次体会到打坐的神奇。后来有了家庭、孩子后,他慢慢接触佛教更广,但对于佛理中的现象,常人中想探讨的一些奥秘一直在心中存有疑问解不开。生活中该有的都有了,徐同申时常思考:人生为何呢?

偶然间,带着小孩到了荣星花园,那一天徐同申记得很清楚,是一九九八十月三十一日。“当时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那明显耀眼的横幅‘法轮大法好’,那时有一位女学员过来与我交谈后并且送一本《转法轮》,当下我坐在旁边静静地看书,瞬间我发现了,这几年在佛教经书中所看不到的法理,所有的疑问好象瞬间都解开了。”

当看到《转法轮》第三讲与第四讲的时候,徐同申发现李洪志师父用很浅白的话将这些关于佛教所有经书中不外传的秘中之秘讲得很透彻,他真的很震惊,当下就去把所有关于法轮功的书全部买回来拜读了一遍,解开了心中长久以来在佛教中寻求解不开的困惑。“那时候看到师父写的每本大法经书后,才真正的了解到佛教中所谓法喜的意思,体悟到法喜是智慧开了,突然间真正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后来徐同申不断地学法炼功,整个身心地投入,太太、小孩也一同走入了修炼。每个月他都会去上九天学法炼功班,连续上了七、八个月,发现每一次上完九天学法炼功班后,都有新的体悟。徐同申在修炼中真的感到受益无穷,也明白了人生为何而来。

图9: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洪月秀
图9: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洪月秀

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参加了北京第三届国际交流会,洪月秀有机会跟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交流,受益良多,也才明白法轮大法的修炼内涵,回台湾后,她经常跟台湾学员交流在北京学法的体悟,短短几年时间,法轮功在台湾洪传迅速,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修炼以来,从法理上的启悟及身体上的受益,洪月秀越来越感受到这是一个千年不遇的殊胜大法,非常珍贵。但中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把法轮功打成阶下囚,让台湾及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无法理解。回想当初在北京跟当地法轮功学员相处,洪月秀很明确地看到这是一群按照真、善、忍原则处世,遇事向内找自己不足的善良百姓,国家应该高兴有这样高尚操守的好人啊,所以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事件发生时,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上访离去后,把地上公安留下的烟蒂及垃圾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是百分之百可信的。

洪月秀介绍说:当初因为央视大面积报导“四二五”事件并且抹黑、诬蔑法轮功,那时候原本台湾很多人不知道法轮功,很多国际媒体也不知道法轮功这个团体到底是什么,结果四二五事件报导出来后,很多人及许多媒体都看到了那些去了中南海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理性与平和。台湾媒体虽然一开始都采用了中共央视的报导,但后来媒体慢慢接触到了台湾的法轮大法学员,学员详细介绍“真、善、忍”的修炼准则,也演示了五套功法给媒体朋友看,最后他们了解了法轮功是个好功法,也是教人道德提高的高德大法。有些媒体还把李老师的小传登在了报纸上,吸引很多有缘人来学炼法轮功。

洪月秀说:“十几年来,修炼大法虽然经历了迫害中的风风雨雨,但坚定持续修炼的还是占大多数,而且身边的亲戚朋友不断加入的也时有听闻。我已认定这个大法,会一直修炼下去。”

图10: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洪吉弘
图10: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洪吉弘

洪吉弘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也担任教会长老,偶然一次机缘中,因为车子去保养,他搭乘属下一位同仁的便车去上班,快下班时这位同仁接到一份传真,就介绍洪吉弘去学法轮功。洪吉弘本来以为是佛教的东西,不想参加,但对方说这是一个气功功法。洪吉弘从小就对武术很有兴趣,又听说是免费的,反正必须坐同事的车下班,所以就去看看。

洪吉弘回忆说:“记得第一天去上九天班时,所听到的法理真的从内心震撼到,内心深处直喊,哇,真的是洩尽天机呀!从内心明白了这辈子所追求的真理原来都在这里。克服困难连续上完九天的课程,虽然当时我的工作是不可能连续九天都来上课的,但是我发现我已经找到这一生最好的东西,就把工作安排妥当,上完九天的课程。”

图11: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神通加持法
图11: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神通加持法

从一开始在荣星花园一个人拉了五条“法轮大法”相关介绍的横幅在那儿炼功,慢慢地愈来愈多有缘人走进大法,现在荣星花园有了两个炼功时段,每个时段都有法轮功学员坚持每天出来洪法炼功。

图12:台北市黄埔新村星期六日下午集体学法
图12:台北市黄埔新村星期六日下午集体学法

一九九七年三月,在黄埔新村成立了九天学法炼功班,每个月的一日到九日,每天有两个时段,早上九点一班,晚上七点一班,每次约二个半小时看李老师录像讲法,并学炼功法,一直到现在没有停过,每月也都有新学员进来学炼法轮功,每周星期三上午,星期四晚上,星期六与星期日下午一点半都有集体学法班。

迫害开始时,有人就好奇的说:中共说不好的,肯定是好的,甚至有一个贸易商出差到中国经商时看到中共用整个国家的力量打压法轮功,回到台湾后就好奇地去寻找法轮功,想了解法轮功是个怎么样的功法?当上完九天班交流时,她很感慨地说,本来她是想来探究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何中共这样的打压?想不到上到第四天时,十七年的失眠症竟然不药而愈,这时她才了解到中共讲的全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大法。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没能阻止人们对佛法的向往,有更多的人来学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之后,每个月都有七、八十人到黄埔新村上九天班学法炼功,每次主办者都需准备两台电视分别在不同客厅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台湾这儿愈来愈多人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后记

法轮大法十几年来在台湾的弘传之路,在中共利用宣传机器对法轮功的造谣及诬蔑后,却更加广为人知,来学炼的人不减反增。有的人在书店看到书后来学,有的人是在公园看到炼功来学,还有许多是家里亲人的推荐或朋友的介绍,机缘虽不同,但学炼后坚定的心都是一样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感佩大法好,自己受益同时还想推荐给朋友,让更多人获益。

虽然中共目前还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不让公开学炼,但真正坚定修炼的人一直在增加中。而在台湾,各地公园的晨炼,各地九天班的义务教功,书店可以自由买到法轮大法的经书,并没有受中共的打压迫害所影响,完全可以自由学炼。而世界各国甚至香港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的身影。法轮大法已是世界公认的使人受益,改善身心灵的美好功法。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迷中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