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8月1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

  •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伦学、朱志林被迫害情况

  • 湖北安陆市蔡青华女士遭入室抢劫迫害经历

  • 河北涿州市王羽红女士受迫害经历

  • 黑龙江绥阳林业局及绥阳镇人员参与迫害行径记录

  • 湖北应城市六十八岁老太操芙蓉遭受的迫害

  •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伦学、朱志林被迫害情况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伦学,女、五十二岁,长安公司一厂员工〈后单位改为重庆长安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称中国兵器,长安工业,现已退休。

    2007年6月4日上午,邓伦学在单位上班时,突然被大石坝派出所副所长姓李带领一帮警察和一名女便衣特警队(看似经过特别训练过的,30岁左右,腰部扎有一个小包在腰间后面)迫害。当时,副所长一把抓住邓伦学的手向楼下走,邓伦学大声喊:“把手放开”,恶警不放紧紧抓住,她再大声一喊:“把手放了”。恶警副所长赶快放手说:“小声点,跟我们走。”他怕单位的人来围观。

    邓伦学被他们拉上警车带回派出所,审讯后无果强行带回家,五、六个恶警强行收走钥匙开门抄家,抄走台式电脑(她儿子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光盘70多张,三个MP4是新的,还有一个MP4在床头柜抽屉里被一个二十多岁年轻女警拿出放进她穿的警服上衣口袋里,还有邓伦学上班穿的工作服口袋里还有钱被收走,各种耗材,部份大法书籍等,具体抄走的还有记不清了,抄家后带回派出所照相、强行盖手印,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支队队长申明来派出所审讯后,当天送往江北区看守所提讯迫害,参与迫害的有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主任梁世滨,还有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李宪勇、刘玲、陈小东、还有一个男恶警不知道名字等人。

    邓伦学在看守所不配合邪恶,恶警多次提审未果,最后李宪勇和梁世滨、梁世滨气势汹汹的说:“要是在前几年,不判你个七年八年着都不着(意思是你跑都跑不脱)”。

    邓伦学在看守所被关了整整一个月后放回。当地派出所、街道、社区邪恶派人每天在楼下监视、座机电话被监听,到九月二十六日大石坝派出所桂莉和一个矮胖男恶警,用110警车又开到单位来强行把邓伦学带走,当时单位的副主任周厚伟积极配合恶警把邓伦学送往渝北区两路镇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迫害,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强制洗脑迫害。当时称为“重庆市法制教育中心”有一个姓陈的主管,限制人身自由,晚上厕所门都是锁了的,晚上上厕所就要叫旁边陪伴的人开厕所门,不准靠进窗台边,强迫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书籍,遭到邓伦学拒绝。

    有一天,一个看守陪伴(沙坪坝区的)女,五十二岁,把一本污蔑师父、污蔑大法书籍放在邓伦学手上叫她看,邓伦学拿着书走到窗口,对着她说:“你信不信,我把它从窗子外丢出去。”顿时,那个女的望着同修象吓傻了一样,一副可怜的样子,双手平摊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以后再也没有叫邓伦学看邪恶书籍。同修问她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她不回答,给她讲真相,她不相信。

    在洗脑班遭到迫害时,单位主任不断询问国保支队恶警李宪勇何时放回,回答是要学习一个月,江北区国保恶警李宪勇、刘玲、申明等威胁和诱惑邓伦学给他们充当内线,邪恶迫害一个多月后,也就是十一月一日。回去后又遭到江北区“610”人员、大石坝街道综治办主任李峰、大石坝九村天桥社区恶党书记吴跃兰、主任罗春明(已退休)、张倩(女,三十岁左右,一般社区人员,靠整本同修的黑材料提升为石马河街道主任)、单位邪党书记刘秀兰、副主任周厚伟等迫害,多次强迫写认识书。多次上到家门或单位骚扰,后强迫在她们写的上面签字。

    朱志林:男,五十二岁,长安公司基建干部。2007年2月27日,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社区、等一群恶徒突然闯进家,抢走台式电脑一台,大法书籍,私人财产等,当天送往看守所迫害,后又送往渝北区两路镇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强制洗脑迫害(具体情况以前明慧网登载过)。

    参与迫害者责任单位及个人: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主任:梁世滨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支队队长:申明,男,五十岁左右,此人阴险狡诈,戴白架子眼镜,负责指挥计划安排步骤抓捕和威胁迫害大法弟子。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李宪勇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刘玲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陈小东
    还有一个男恶警不知道他的名字等人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副所长李某某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街道综治办主任:李峰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九村天桥社区邪党书记:吴跃兰、张倩
    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九村天桥社区主任:罗春明(已退休)
    重庆长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21车间书记刘秀兰、副主任周厚伟
    重庆市渝北区两路镇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

    简介:

    重庆长安机器厂一厂(又称长安一厂)。重庆长安机器厂一厂,原名江陵机器厂,现改为重庆长安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叫中国兵器。长安工业,是一家大型的兵工企业,厂址在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辖区派出所是江北区大石坝派出所,2009年1月搬迁到渝北区空港工业园区,该厂还有厂公安分局(长安分局)现在叫公司保卫部。

    1999年来,多名大法弟子被该厂公安分局和大石坝派出所迫害。长安一厂电视台作为该厂迫害大法的喉舌,天天播放诽谤大法的电视片,煽动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仇恨大法,毒害世人。

    长安一厂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

    袁庆生、喻群芳(姐)、喻明芳(妹)、向世华一家(丈夫向世华、妻子罗佩萍、儿子向东)、陈洪新、邓汝惠、周光珍(已去世)、郭忠义、朱红(姐)、朱红萍(妹)、冯军、张军、董军、伍华珍、周任琴、胥学兵、邓伦学、朱志林、姚文萍、喻志英(已去世)、彭毅、张高云等。


    湖北安陆市蔡青华女士遭入室抢劫迫害经历

    二零一二年六月的一天,蔡青华走在路上,一个中年男子向她打听人,她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可那男子套问她的情况,他自称是做大生意的,让她无本加入他的生意可赚钱,让她上他的车。蔡青华看他不像做生意人,就没答应。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多,安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周洪海、陈艳龙、梅德安三个便衣到安陆市环城小区敲蔡青华家的门。周洪海问是不是叫蔡青华,她回答是。他说要找她谈谈。蔡青华说没什么谈的,就没进屋(当时她在屋外)。他们进屋对她丈夫说:蔡青华以亲戚名义到国保大队要求释放被抓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吓唬她丈夫。他们说要看看家里。他们查看电脑,把网线扯了,在电脑上安了一个瑞星软件。

    蔡青华听到屋内翻东西的声音,就大声说:你们没有搜捕证,凭什么在我家搜。周洪海说:是不是要搜捕证,就打电话叫来在小区外等候的陈旭东(便衣)。陈旭东要 蔡青华进屋,她不进。院子里有人走动,蔡青华大呼:院子里的人,你们来看看公安局几个人在我家乱翻。陈旭东一下子紧紧的抱住她:不要这样,影响不好。蔡青华说:你们到我家乱翻,是你们干坏事。陈旭东说她认识她妹妹蔡青萍。

    一个邻居上来说:干什么?楼上邻居回家路过,小孩进屋瞧被赶出来了。蔡青华让陈旭东放手,她不放,给她讲真相也不听。

    进屋时,蔡青华看见陈艳龙(又高又有点白胖)正在拍照,她一把推开他:这是我家合法的东西,拍什么,不让他们拿走。周洪海逼她丈夫“做工作”。她丈夫掐她脖子,踢她,被他们拉开。蔡青华说什么也不让他们把东西带走。周洪海大叫:连人带东西都带走。蔡青华提着东西的一只手被周洪海强拉着,胳膊被打青紫一大块。陈旭东把她的手腕拉伤。周洪海指着蔡青华说:你是中国公民;指着陈旭东说:她是警察。他说:让你丈夫签了字的。蔡青华说:你们抢我家东西,还让我丈夫签字?你们四个人签字。周洪海就写了扣押证并代签了其他三个人的名字。他们几个还到她妹妹家骚扰。

    周洪海把她丈夫的手机号要去,让他第二天去国保大队一趟。第二天她丈夫无奈的去了,他们把抢去的东西给他看,并算了多少钱,恐吓他要判八、九年刑。当时抢走的物品有:二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光敏印章机,章壳,一个印章,小瓶印油,塑料膜片,几瓶碳粉和一大壶碳粉,三套神韵光盘,小粘贴,一张挂历,一小瓶调色油,少量金丝彩沙画的沙料等。

    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蔡青华女士,原安陆市国税第二分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她给第二分局局长陈顺清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被构陷,把她举报到国税局。七月初,国税局局长 潘辉、人事局长曹正耀、人教科熊艺安等,逼迫她父母、丈夫“转化”她,国税局以开除工作要挟她父母、丈夫,她被关在护国国税局宿舍楼父母家,五天不让出 来,遭受打骂,恐吓,绳子捆手脚等折磨。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熊艺安、陈顺清到她家口头传达开除她工作。

    附:扣押物品清单
    附:扣押物品清单


    河北涿州市王羽红女士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镇两河村王羽红女士,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十五年来不断遭受中共不法人员骚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次被劳教迫害。

    下面是王羽红女士自述其受迫害经历:

    我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使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道德得到了升华。一九九八年腊月初三母亲去世后,我悲痛万分,吃不好、睡不好、偏头痛、腰痛、血压低,身体非常虚弱,看病吃药也不管用,直到一九九九年阴历三月十三,我母亲去世百日,我伤痛不起。看我这样,亲友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告诉我看这本书,你的一切都会好转。我还是不太相信,她走后,我拿起书,随意一翻,第六讲的一段法吸引我,师父说“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他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当时我就想这功法是神奇,他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于是我就从第一讲开始看《转法轮》,第一遍还没看完,我感觉到身体轻松有力,大脑清晰。

    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我的病全好了,精神也好了,也不爱伤心生气了,我们家也和睦了。那时我就想无论以后多么艰苦、困难,我都坚定修炼法轮功。他一定能给国家和人民创造幸福美好的未来,因为他以“真、善、忍”为标准,叫人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法轮功,造谣污蔑诽谤,利用武警、军队、大规模的抓捕、毁书、抄家,真是邪恶至极。我家里的人不敢炼了,很多人也都不敢炼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无论是在身心和法理上,我都有很大体会,“真善忍”怎么有错呀?做人不是要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吗?后来我听说有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情况了,老百姓反应事情,我和三嫂还有村里另一个同修,商量决定也去北京信访局。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我们写上了我们的诉求,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轮功。写完后,保定驻京办事处的人,通知涿州公安局,把我们劫回涿州,非法审讯我们,警察恶狠狠的说:“你们要写保证书,不许再炼法轮功,否则就让你们倾家荡产,打死算自杀。”乡派出所还非法抄了我们的家,把我家电视、电扇都抄走了,非法拘留了我们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家里人来了劝说写保证书不炼了,村支书带着人来恐吓说如果继续炼,就按“四类分子”对待,天天扫大街。公安局提审我,追问联系人,威胁我说:“你看这二十四套刑具,你不说,就用这整你。”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带上两个女儿(大女儿十三岁,小女儿六岁)和村里的另一名同修去北京天安门炼功,我们还没准备好,警察围过来,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小女儿大声说是。警察就把我们推上了警车,关进了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围着我们问是哪里的人,我小女儿就给他们讲“真善忍”,我们不能说是哪里的人,不能给当地政府找麻烦,警察没有办法,关押我们一天,也只好放了我们。回家后第三天,乡派出所把我抓到乡里,审问我联系人是谁?我说没有联系人,是我自愿去证实大法,我也没说我是哪里人,为的就是不给当地政府找麻烦,是你们自己在找麻烦。他们听我说完也不那么紧张了,就把我铐在床栏杆上,五个小时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中午,忽然来了一帮人,到我家就翻,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真相材料和师父的法像,把我劫持到乡里,派出所的人拿我的书打我,逼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不写,又把我送到公安局,让我在墙边站着。公安局一科的谢玉宝说:如果你不写保证书,我把你打个皮开肉绽,我笑着念师父的洪吟诗“大法不离心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威德》)。谢玉宝出去叫来杨玉刚和几个警察,把我关进看守所,家人几次要求见我都不让见。

    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对我劳教一年,把我送保定劳教所。在路上,我问他们通知我家人没有,他们说通知了,结果我丈夫给我送衣服,警察说早已经劳教了。这时我丈夫发现他们一直在骗人,八十多岁的公公、婆婆,几岁的小女儿还有一个正上学的大女儿,这么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丈夫喘不过气来,大女儿只好休学,帮助丈夫承担家务,这一切使我丈夫渐渐明白,是一群坏人在作恶,是共产邪党在犯罪,他对法轮功的态度从反对变成了同情。

    在保定劳教所,恶警强迫我转化,不让我睡觉,面墙而站,三天三夜,还把我关在楼梯底下的黑洞里半低头,晚上回到屋里放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我们八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我跟警察说:我们师父说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他们无言以对,只能罢手,不再转化我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从劳教所回家后,我们就开始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共产邪党说的是谎言,制造的是假相,所以它们怕说真话的人,怕修炼“真善忍”的人,怕世人清醒清算它们,它们就狠穷凶极恶,抓人打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四日,涿州市国保大队以杨玉刚为首的近十人,闯入我家,非法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和讲真相救众生的宣传材料,把我关进了拘留所。我说我没有犯法,你们不顾国家的宪法和法律,把我抓到这里,我不吃这里一口饭,不喝这里一口水,维护我自己的合法权益。到了第四天,家里人听说我四天不吃不喝,就急切要他们放人,他们就是不放,直到第六天,我全身抽动,几乎要失去知觉,他们怕我死在拘留所里,才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上,以杨玉刚为首的国保大队和乡派出所十多个警察,又非法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又转到公安局,把我铐在大铁椅子上,由杨玉刚和王一忠俩人,轮番审问我,资料点的组织者和联系人。我说到我这就不要再追查,我不会告诉你们。第二天把我非法关押进了看守所,杨玉刚还告诉我,这里就是监狱,二次提审时,杨玉刚说,你不交代问题,就给你劳教,判刑,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我们师父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一个月后,非法劳教我一年零九个月,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到了劳教所就逼我转化,当时我头脑不清,又怕家人不知道我的消息被邪党恶徒摘走器官,违心的写了所谓“四书”,我见了家人以后,就不再配合它们,不再写污蔑师父的任何语言。不法人员再一次转化我,我就说,法律是管人的行为,不是管人的思想,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骂我的师父,求得减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他们让我答题,自焚事件是真是假,“李洪志”是什么?我答:自焚事件假,李洪志是我师父。

    劳教所加期迫害一个月,本来我应该腊月二十八回家和家人过团圆年,结果正月二十八才放我回家。

    以上所述是我所受迫害的几个主要部分,这十五年来无论国家有什么大事、小节、敏感日,中共不法人员都非法骚扰、迫害我和我的家人,使我们受到很大伤害,受尽煎熬,精神受到摧残,经济受到很大损失。我希望大法弟子所经受的磨难能唤醒更多的世人、警察、律师,能坚持正义、维护善良,退出邪党选择美好未来,解体邪党,让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再次灿烂辉煌。


    黑龙江绥阳林业局及绥阳镇人员参与迫害行径记录

    ▼杨连喜,时任绥阳林业地区公安局局长,现任黑龙江省公安处政治部主任,现住哈尔滨市。1999年7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杨连喜为了讨好江泽民,为了升迁,助纣为虐,积极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抄家、恐吓、绑架法轮功学员,例如:19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林业局七名法轮功学员马艳峰、钟振国、钟秀军、刘桂琴、吕美香、王祥军、孙美玲等到省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林业地区公安局警察软禁20天,家属接人时,杨连喜在楼上会议室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讲话说:“你们再去上访我就把你们弄到外地收拾你们。”后来王祥军被送牡丹江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王祥军回来时又被林业公安局杨连喜非法关押在本局看守所一年。

    杨连喜并若干次带领十多名警察开几辆汽车到法轮功学员张星平、吕美香家进行骚扰和抄家,抄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收录机等大法物品。2001年在杨连喜的纵容下对法轮功学员吕美香进行跟踪绑架,搜走大法救人物品,把吕美香非法关押在绥阳林业公安局看守所劳教一年,使其本人精神及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给家庭造成极大的损失。在中共开十六大时,杨连喜和林业局党委怕法轮功学员到京上访,到吕美香家把吕美香和她丈夫法轮功学员张星平非法骗到公安局说要办洗脑班,结果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各50天。并遭到看守所不法人员王殿锁歧视和辱骂。在其关押期间同时非法关押两名东宁法轮功学员彦秀华、王迪最终她两人各被非法判刑4年。后又到张星平家抄家,搜出法轮功救人物品,被绑架到林业看守所关押一宿。

    林业公安局警察每次到张星平家骚扰或抄家,就到法轮功学员曲桂芝及其母亲家骚扰和抄家,使曲桂芝的八、九十岁的老母亲受到极大的惊吓。经常去法轮功学员家干扰、抄家的有国保大队长郜德荣、教导员王冰辉、唐启亮、刘万志、王荆利、朱尔祥、杜士友、徐启金等警察。

    ▼董杰,时任绥阳林业局局长。负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后升迁调走。
    ▼孙志斌,时任绥阳林业局党委书记,曾到绥阳林业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张星平进行“转化”迫害。

    ▼郜德荣,绥阳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现已退休)。家住林业7委4号楼2单元4室。
    ▼王冰辉,绥阳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现已退休)。家住建行家属楼。
    郜德荣、王冰辉两人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和抄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王冰辉曾对法轮功学员张星平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以上两人均已遭到过恶报应。郜德荣前些年到省开诽谤法轮功会的途中因车祸把腿撞坏。王冰辉则殃及家人,其母坠楼身亡。

    ▼郜德荣,绥阳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现已退休)。家住林业7委4号楼2单元4室。郜德荣曾在彦士森绑架法轮功学员钟振国到绥阳林业公安局洗脑班后被转到绥阳林业看守所后,郜德荣欲对钟振国编造黑材料上报进一步迫害钟振国,但未得逞。法轮功学员钟振国被家属正义要回,同时被勒索200元说扣伙食费钱。

    ▼徐启金,时任绥阳林业五委包片警察,后分别调八里坪派出所,黄松派出所。此人积极迫害法轮功,阴险毒辣,当面一套,背后配合杨连喜骚扰,抄法轮功学员家。细小的地方都搜,不像个别人那样应付。发现某法轮功学员外出坐车,他当时也在车上,他下车后给县公安局打电话举报法轮功学员的去向,导致法轮功学员所要去的地方进行查找,干扰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自由。

    ▼张登发,绥阳林业局宣传部长,(610)主任,曾人到看守所“转化”法轮功学员张星平,妄图让其放弃修炼法轮功,但未得逞。

    ▼张贵福,时任绥阳林业局政法委(610)成员,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因迫害成绩显著,退休时提升为副科级,享受副科级工资。

    ▼于长富,绥阳林业局组织部兼(610)成员。曾带人到绥阳林业公安局看守所,及住所做法轮功学员张星平放弃修炼的进行“转化”迫害。

    ▼马长江,绥阳林业局机修厂领导,曾伙同另一领导姜辉到张星平家攻击,诽谤法轮功并欲“转化”张星平放弃修炼法轮功但未遂。马长江电话:04533722854

    ▼姜辉,绥阳林业局机修厂领导,伙同马长江到法轮功学员张星平家进行“转化”迫害。

    ▼于某,时任绥阳林业局机修厂书记,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张星平家进行“转化”迫害。

    ▼隋秀琴,居委会主任,现已退休,曾到张星平家进行“转化”迫害并举报其他学员。

    ▼冯明宝,时任绥阳林业局街道办事处主任,负责对法轮功学员吕美香的进行“转化”迫害。

    ▼王连生,绥阳林业街道办事处主任,曾在2000年间多次到法轮功学员钟振国家非法骚扰,逼迫钟振国签字放弃法轮功修炼。现已遭恶报,得糖尿病,脑血栓死亡。

    ▼朱尔祥,绥阳林业国保大队,现已退休,家住绥阳林业六委。曾到法轮功学员钟振国家骚扰。

    ▼张 平,绥阳林业公安局看守所所长,有“把法轮功学员枪毙”的仇视言论。

    ▼孙德海,当时绥阳林业局黄松派出所任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申金祥的直接参与者,使申金祥被非法判刑遭遇五年的牢狱之苦。现任绥阳林业交警队警员。

    ▼王兆友,绥阳林业派出所警察,19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芳家非法骚扰,抄家,恐吓,给其本人和家庭精神造成极大损失和伤害,尤其是她的丈夫吓得全身哆嗦,话说不清,腿不好使,饭不吃,觉不睡,后来导致脑血栓,自身不能自理。第二次,张淑芳和小魏被关押20多天。

    ▼彦士森,绥阳林业公安局包片警察。曾在2000年——2002年多次到法轮功学员钟振国家进行非法骚扰,抄家,蹲坑。在法轮功学员钟振国开出租车拉人时,劫持到绥阳林业公安局办洗脑班进行“转化”。法轮功学员钟秀君同时也被彦士森在家中绑架到绥阳林业公安局招待所软禁一个月。2000年3月,法轮功学员钟振国的妻子法轮功学员何艳到北京依法上访时钟振国被彦士森等几名绥阳林业片警绑架到绥阳林业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法轮功学员钟秀君依法去北京上访后被劫持到绥阳林业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被勒索四千元钱后释放回家。钱至今未还。之后彦士森曾多次到钟秀君家骚扰。

    ▼马相国,绥阳镇邪党书记。1999年7.20以来积极参与对到省政府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被送公安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录喜俊、毛宁龙、张敏、冷传玉,申金祥。2000年3月4日下午,马相国把绥阳镇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绥阳镇会议室,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并强迫法轮功学员交五千元的保释金,没钱的把房照或营业执照交到镇党委,两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其送去劳教。

    ▼王亚茹,绥阳镇邪党副书记。1999年7.20之后就参与到迫害法轮功的行为当中,1999年11月3日,王亚茹与绥阳镇副镇长金德海、戴永祥、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邹庆林对绥阳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

    ▼戴永祥、金德海,绥阳镇副镇长。1999年11月份把绥阳镇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绥阳镇政府招待所进行“转化”。

    ▼孙佳羽,绥阳镇政府邪党委秘书。1999年8月下旬与东宁县有线电视台对法轮功学员毛宁龙,申金祥进行电视采访来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

    ▼魏秀凤,绥阳镇一中邪党委书记,于1999年8月下旬指使教师李慧玲回家对法轮功学员申金祥进行“转化”,逼申金祥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王德恩,绥阳地方派出所片警(现已离职)曾在1999年9月初法轮功学员何艳被恶人构陷,他带领多名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何艳家进行非法抄家,并拿出手枪进行威胁,绑架到东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半月。2000年3月份,法轮功学员何艳依法进京上访,被警察王德恩绥阳街道主任陈桂霞半路在天津劫持到东宁看守所,第二天,王德恩动手打了法轮功学员何艳两个耳光,后被非法关押了81天。何艳回家后,王德恩曾多次暗中盯梢监视何艳。王德恩现已遭恶报得糖尿病。

    ▼王洪正,绥阳镇派出所警察,经常到法轮功学员何艳家进行非法骚扰。

    ▼邹庆林,东宁县政保科”610”大队长,曾对法轮功学员何艳进行谩骂,侮辱,逼迫法轮功学员何艳踩师父照片,但未得逞。

    ▼刘云东,现任绥阳地方派出所所长,1999年曾对法轮功学员何艳编造黑材料陷害,对法轮功学员何艳进行拍照假录像欺骗世人。

    ▼赵欣,曾任绥阳地方派出所所长,曾多次带领多名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何艳家骚扰,并扬言要没收法轮功学员何艳丈夫钟振国的出租车。现已遭恶报得心肌梗塞死亡。

    ▼林晓伟,曾任东宁县政保科科长,多次到法轮功学员何艳家进行骚扰。在法轮功学员何艳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非法提审时恐吓何艳。

    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还有:史金豹、街道主任陈桂霞、张士兰、曙村治保主任于涛、大队干部吕老五等。


    湖北应城市六十八岁老太操芙蓉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应城市六十八岁的老太太操芙蓉, 一九九九年三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她身患六种慢性疾病,什么神经衰弱、妇科病、严重风湿、胃下垂,结肠炎、眼球浑浊等,折磨得她整天晕头转向。修炼法轮功一个多月后,她身上的所有疾病全都消失了,走路生风,象有人推一样。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后,操芙蓉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以应城城中派出所李京波、当时政保科(现已更名为国保大队)的周涛为首的一帮人将她绑架到应城市打靶场洗脑班迫害五十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操芙蓉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城中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应城第二看守所,几天后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应城城中派出所非法劳教她一年,当劳教所拒收时,恶警不但不放人,还加剧迫害,八月五日又将她非法转入应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下午,操芙蓉在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左右。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天晚上,操芙蓉正在贴不干胶,被以前应城市打靶场洗脑班的帮教恶告,当晚把她绑架到城中派出所。两名恶警“审”她一宿,她没配合。第二天下午,恶警把她劫持应城市第二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天,然后将她送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包夹不让操芙蓉睡觉,千方百计的恐吓她,引诱她,说什么要判刑啊,要枪毙啊等等。另一包夹就在一张纸上写了满满的字,要她签字,强迫她“转化”,天天逼迫她揭发同修,她没配合他们。

    二零一一年操芙蓉给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又被城中派出所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次,恶警扬言要送她到武汉劳教。她绝食反迫害,五天后她闯出了应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个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8月19日发表)-296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