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市张丽萍面临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山东泰安退休职工张丽萍被绑架,被关押到泰安市看守所。八月十一日,新泰市国保大队已将构陷张丽萍的材料送交新泰市检察院,企图对她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晚上,张丽萍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周敏和亓东玲为了还民众的知情权,在新泰市青云花园小区,散发自制的法轮大法好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资料时,不明真相的小区门卫拽住她们,并打电话给市公安局。大约十分钟左右,新泰市国保大队长冯大勇带领的一帮警察将她们三人绑架到青云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冯大勇毒打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张丽萍制止他说:你不能打人。冯大勇过来就扇了张丽萍两个耳光。在对她非法审讯和强行查体中,她不配合恶人的要求,遭到恶警的毒打、电击。现在,张丽萍被非法关押在泰安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大法显神奇 真修疾病消

张丽萍女士,今年五十九岁,泰安酒厂退休职工。先前,患有心律过速、心肌炎、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膝盖炎,腿不打弯、起蹲困难,还皮肤过敏、经常感冒,是个典型的“药篓子”,花了许多钱也没有把病治好。加上婆媳矛盾,生活失意,自感无助、失望,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春,张丽萍的父亲让她学炼法轮功,由于受中共无神论影响,直到下半年,才开始看《转法轮》,这一看就感到很神圣,每一个字都显的很大,即使炼功还不到位,她还是强烈地感受到了大法师父给她灌顶和清理身体的过程。

一九九八年春,张丽萍找到了炼功点,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师父看到她那颗坚修向善的心,把她的病业向外推的很快,就象《转法轮》里说的那个人,“好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张丽萍感觉左脚不听使唤,一点知觉也没有,一条腿站着炼功。到郊外去弘法炼功,张丽萍就感觉有人往前推她,她回头看看,没有人,就知道是师父在给她调整身体。她感到有一股很强的能量从腰部往下走,一阵阵的往膝盖冲。回来的路上脚就有知觉,到家时就全好了。后来,她的心脏病也不治而愈了。她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心中升起对大法师父的无比感恩。她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女儿、妹妹和母亲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张丽萍女士在大法修炼中深深受益,可是,十五年来,中共恶徒的长期监视监控、绑架抄家、拘留劳教,给张丽萍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给她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但她依然不顾个人安危,持之以恒的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张丽萍曾经遭到中共恶徒的长期监视监控、绑架抄家、软禁、罚款,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两次,共四年半的时间失去自由,现在又被非法拘留关押在新泰市看守所,已经两个月余。

迫害之初:绑架、抄家、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张丽萍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与女儿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海淀区武警扣留一下午。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五日,张丽萍和女儿与几个法轮功学员欲乘公共汽车进京为大法讨公道。汽车开出去不远,由于司机告密,被三里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到派出所。市里各级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来了,问她为什么去北京,她说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国家领导人可能不了解法轮功。她给他们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不仅自己摆脱了病痛的折磨,而且能够有充沛的精力干好工作,还给国家节省了医药费,这是于国于民都有利的事。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个个修心向善,社会风气、秩序不就好了吗?

单位领导施压、警察恐吓,逼迫张丽萍写“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三里派出所的指导员、司机和酒厂保卫科的人非法抄了她的家,把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等抢去,没有任何手续。她和女儿在三里派出所被非法扣留了两天,又被劫持到泰山区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国安、政保的人多次审问。冬天很冷,张丽萍没穿棉衣,他们把她弄到一间冰冷的房间里,审了一晚上,冻得她浑身打颤。她还是和善的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炼功使身心变好的神奇,警察部分认同,但不全信。在这里她被非法关押十二天,逼交生活费二百四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开“两会”,酒厂保卫科把张丽萍从家中带到厂里软禁起来,直到“两会”开完,才放她回家。同年“七二零”,单位又把她带到厂里软禁半月。期间,徐家楼派出所所长到她被软禁的地方对她恐吓、训斥;单位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边姓书记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并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自己以前多病缠身,厂医务室都知道她是个药篓子。自从她炼了法轮功,一身的病全好了,再也没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次针,连厂里每年给职工免费体检都不去了,给厂里节省了医药费。边书记不信会这么神奇,让人去医务室调查,去的人回来说,她说的都是真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晚上,张丽萍在自己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三里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派出所长极其嚣张,非要劳教她不可。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张继轩和政法委的一个人说,只要她说出资料来源就放了她。张丽萍不告诉他们。张继轩说,你不说出是谁给你的,那你自己揽着,就得自己承担。张丽萍不为所动。他们一看硬的不行,又来软的,说:你走了,孩子谁管?丈夫和你离婚怎么办等等。张丽萍仍然不动心。第二天,张丽萍被绑架到市看守所。过了三天,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高传峰和一个年轻人于晚上十点,把她带到泰山区公安局。张继轩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又把她审问了一晚上。不管他们怎么逼问,张丽萍就是不说。他们得不到任何口供,就把张丽萍的丈夫叫去,先是恐吓一通逼他教训张丽萍。他们被单独弄到一间屋里。那时,她丈夫也看过《转法轮》,知道大法好,邪恶没有达到目地。从看守所提她出来后,她一直不吃饭,绝食抗议迫害。他们还说:你不吃饭,和谁治气?张丽萍就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接替看管她的人说:“谁不知道法轮大法好啊,只是上边压着没办法。”晚上,高传峰与一司机又把张丽萍送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丽萍被非法关押十九天后,高传峰与一年轻警察去了,说是接她回家,却直接把她拉到泰山区公安分局。三里派出所的所长拿出一张表让她签字,说是从看守所出来,这个事完了。接着,又拿出一张劳教书叫她签字,她不签。那所长说:你不签,我也得把你送進去。随后,他就与政保科长张继轩、副科长刘化文和两个女警把张丽萍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毒打、电击、奴工迫害 身体虚肿

入所后,张丽萍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与整个大队被非法关押的一百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坚持反迫害,在走廊里集体背法、背《论语》、背《洪吟》,集体大炼功。恶警不让炼,叫普教往地上泼水,她们就坐在水里炼。为干扰她们炼功,恶警把音响开的最大。正邪大战惊心动魄,当天也不知坏了多少个音响设备。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晚上,恶警个个喝得醉醺醺的,手持电棍及其它刑具蹿过来,抓人、电人打人。电棍戳在学员身上,噼噼叭叭发着蓝光,气氛紧张而恐怖。法轮功学员手牵手,组成人墙,形成整体,尽量不让恶警冲散抓走同修,但最后还是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抓走关進小号。为抗议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绝食。三天后,恶警开始给学员野蛮灌食。

每天早晨四时许,警察都调来很多人,冲進监室打骂、电击法轮功学员,不让她们炼功。打骂声、电击声和高音喇叭声混在一起,使这里成为邪恶肆虐与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反迫害的血腥战场。恶警王淑贞天天打人,张丽萍对她说:你是执法人员,打人犯法。王淑贞竟然一边打她,一边恶毒地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五大队长牛雪莲又打人又电人,人称“牛魔王”。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晨四、五点就开始承受着没完没了的打骂、电击,晚上十二点,甚至更晚,才让休息。

后来,张丽萍又被强逼做奴工。早上五点半起床,干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到凌晨两点,也有通宵干活不让睡觉的时候。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没完没了的做被面绣花、彩带缝花、插圣诞球、糊纸盒、糊袋子、铅笔装盒、插花瓶贴标(稀料有毒、伤害身体)、打浆糊、缝被子、折纸袋子、折水泥袋子、卸煤等等。高强度的奴工迫害,使张丽萍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她视力下降、头发白了大半、身体虚肿;膝盖肿得蹲不下,起不来;脚肿得穿不上鞋,晚上睡觉得把脚垫起来。

就这样,直到二零零三年,张丽萍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三年:肥城恶警毒打拘留 正念绝食闯出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七日,张丽萍在肥城一集市上发真相材料,被当地恶警绑架。恶警把她抬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张丽萍不配合他们的要求,被铐在走廊的铁柱子上。而后,两个恶警一人拽着她一根胳膊,往楼口拖,把她的褂子拽破,鞋都拖掉,袜子拖烂。晚上,张丽萍被铐在暖气片下边的水管子上,因不配合他们,不说姓名、住址,被恶警毒打。张丽萍绝食反迫害。肥城市看守所门口登记处的恶警也打张丽萍。

第二天,张丽萍又被劫持泰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她一边给监室里的人讲法轮功真相,一边继续绝食反迫害。在这里绝食到第五天(连在肥城共绝食七天),张丽萍闯出看守所。这期间,肥城市恶警向她家人勒索两千元,至今未还。

二進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遭打骂、罚站、不让洗澡、关小号、做奴工 骨瘦如柴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张丽萍在泰城灵山小区讲大法真相、发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电话举报。先被恶警绑架到火车站执法大队,又被转到财源派出所,当天又被劫持到泰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财源派出所的杨辉和一女警到看守所非法讯问张丽萍,张丽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口气生硬,嚣张。第二次非法讯问是杨辉和一个年轻警察,他们问什么,张丽萍都不说,只是给他们讲真相。她说:我可能和你母亲的岁数差不多,如果是你的亲人,你能把我送到这里来吗?我们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不求名、不求利,只是讲真相救人。杨辉说:今天我愿意听了。

在看守所被关押十五天后,张丽萍又被财源派出所的杨辉和一个年轻男警、一个女警加司机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财源派出所的恶警抄了张丽萍的家,把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切刀、大法书、师父法像、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光盘、手机、现金、香炉等物品尽数掠去。

在劳教所里,张丽萍被关小号,包夹都是卖淫、偷盗、打架斗殴、伤人害命一类的社会渣滓,还有邪悟的犹大,胡言乱语。张丽萍一直睡地铺,早上四点半起床,一直被罚坐到夜里十一点,才让休息。坐的是塑料小方凳,手放在膝盖上,不让动。张丽萍的屁股都坐破了,肉粘在内裤上,尾骨变形,疼痛难忍。后来,整个屁股都坐黑了,还不让上厕所。

张丽萍绝食反迫害,整个人骨瘦如柴。一進劳教所时,张丽萍体重一百五十斤,出所时,已不到九十斤。长期的非人折磨、奴工迫害,导致她看人重影、视物不清,牙齿全部松动,头发全白了。而且,肋部、腹部一动就疼痛难忍,喘气费劲,不敢直腰。

包夹不知换了多少个,张丽萍一直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连警察、包括那些恶警,只要见到,她都给她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可是那些恶警还是行恶,而且教唆纵容包夹行恶。她们对张丽萍打骂、罚站,不让她上厕所、洗刷,夏天高温酷暑不让洗澡、洗衣服。关小号,门窗关的严严实实,室内不开风扇,坐着不动都一身汗。天天干活,常常是身上衣服被汗水湿透再暖干,再湿透。就这样,半月不让洗澡,衣服就象在浆糊里浸过的一样,黏糊糊的,浑身汗味酸臭难闻。菜是每顿半碗汤,飘着几片菜叶。二大队长孙秀凤“转化”迫害她时,还假惺惺地说: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儿了?张丽萍说:这不说明了一个问题吗?我刚来时是什么样儿,这不是迫害的结果吗?

恶警李霞叫张丽萍吃饭时打报告,不打就不让吃饭、罚站。张丽萍不配合邪恶,绝食反迫害。同时问一个让打报告的年轻警察:不让吃饭是谁定的,是所里定的还是大队里定的?我要问清楚,如果我要出了什么事,她要负责任的。那警察说,是所里定的,她也不理解。张丽萍说: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吃不喝了,出了什么事,就直接找劳教所。那警察就走了,一会儿又回来,对张丽萍说:你不用打报告了,你吃饭吧。从此,她吃饭,再也没有打过报告。

张丽萍隔壁,是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莫玉平,因不让上厕所,拉裤里,尿裤里。天天听到包夹对莫玉平的打骂声。她们迫害莫玉平的理由是嫌她身上脏,就把她弄到厕所里,恶警说是给她洗澡。当时正是大冷的冬天,莫玉平穿的棉衣也不让脱,接上水管子,冰冷的水从头哧到脚,身上的棉衣全湿透了,也不让脱换。然后,弄到小号里,门窗全打开,寒风一吹,棉衣结冰,冻得浑身发抖,最后莫玉平被迫害成脑瘫,嘴歪眼斜。

张丽萍因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她丈夫每月一至两次去看她,都不让见,长达一年时间。后来她老父亲想念女儿,和她丈夫一起去看她,恶警不让见。老父亲思女心切,不让见就是不走。她们说,她不“转化”,固执,不要家、不要老人、不要丈夫、不要孩子等等一大堆鬼话,要他爷俩儿劝劝她。这样张丽萍见到了父亲和丈夫。她看到他爷俩儿先是一怔(她已被迫害的严重脱相,亲人几乎不认识她了),然后,二人嚎啕大哭。老父亲要求与女儿一起吃顿饭,恶警不许。从与父亲的谈话中,张丽萍得知汶川大地震,她说这是天灾人祸警世人,当大淘汰来临时,就不给人机会了。恶警害怕不让说。大约半个小时,恶警就把张丽萍带回监室去了。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劳教所搞活动,叫人捐献爱心,说是大善。张丽萍针对这事写了一个小结。大意是:什么是善?大法弟子不求名、不求利,冒着危险讲真相、救世人,这才是真正的善。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是因为人的道德不行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人真的有大灾难在后头等着呢。相信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有福报。同时她还揭露了劳教所的邪恶迫害,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正对待。

因揭露邪恶,从那时起,每次开饭时,都有队长跟着她,给所有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增加了饭菜的数量。因这事,恶人王倩还打了张丽萍。当时王倩是二大队恶警指定的班长,她和韩圆圆都是二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被关小号十三个月后,张丽萍被分去了大班。班里有三个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邪悟者当班长,其余都是社会上的恶棍。四个人看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做奴工,大冬天不给床板,垫子中间没有棉花,只有两层布,就这样,张丽萍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一个月。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和那些普教一块睡,让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边,看着她们睡,直到十一、二点才,让张丽萍她们睡。晚上恶警李霞还经常掀张丽萍她们的被子,把她们弄醒,常常被吓一跳。

恶人王倩对法轮功学员想打就打,想踢就踢。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是经常的事。有一次,让张丽萍他们去晾衣房拿衣服,拿回来的衣服不干。晚上,张丽萍把衣服放在暖气边上,被韩圆圆发现,把衣服拿走,给处理掉了。

张丽萍因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到期应该出所时,不让她走,又给她非法加期八天,直到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出了劳教所。

迫害相关责任人:
张树友:原泰安市公安局长
赵建民: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高荣国: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亓可银: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周长平: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大队长
朱宗海: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教导员

孟秀琴:泰安市政法委副书记、原泰山区政法委书记
董国吉:原泰山区政法委书记
王树春:原泰山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亓子海: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原泰山区公安分局局长
张继轩: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刘化文: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高传峰: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杨汝法:原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江 敏: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人员
崔燕等: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人员

夏连军: 肥城市610办公室副主任
刘庆安: 肥城市公安局政委 田文军: 副局长 张钦来: 国保大队长 韩雪峰:新泰市邪党政法委书记 13805481830(手机) 0538-7264687(办)
薛宝良: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13505481578(手机) 0538-7212743(办)0538-7230218(宅)
张元安: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13805387558(手机) 0538-7212745(办)0538-7279698(宅)
张新德: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13583876288(手机) 0538-7237654(办)0538-7078288(宅)
郑浩文:副书记 13805482318(手机) 0538-7212745(办)、7078076(宅)
杨士崇:副书记 13954872308(手机) 0538-7212743(办)、7279166(宅)
刘金来:副书记 13583819987(手机) 0538-7222120(办)
冯传礼: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15954768679 (手机) 0538-7237654(办)
新泰市公安局 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事处金斗路南首 0538-7103039
吴振吉:新泰市公安局局长
褚 学:新泰市公安局政委 13505388188(手机) 0538-7103002
杨德军:副局长
薛云斋:副局长
马 彦(女):新泰市公安局“六一零”主任 13605381212(手机) 0538-7103060 (办)、7103259(宅)
国保大队:538-7103060
冯大勇: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13853813269(手机) 0538-7103065(办)
于 玲:冯大勇之妻新泰市公安局车管所主任 13853812579(手机)
牛某某:副大队长 13562836999
李同军:教导员 538-7103061 13705485977(手机)
徐西忠:13335195266
青云派出所 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事处顺河西路246号 0538-7103180
刘 辉:青云派出所所长
曹新凤:青云派出所副所长
徐 磊:青云派出所民警
新泰市看守所:0538-7251919 0 538-7183003
所 长 李平:13954891969(手机) 0538-71830019(办)
指导员 单光科:13505387002(手机)0538-7078630(宅)
新泰市检察院:
检察长卜静波13665485776办0538-3011901
副检察长李元森宅13805482758办0538-3011906宅0538-7258999
新泰市法院:
院长吕华18853858967办0538-7258800宅0538-7258801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责任人:
所长:姜丽杭 副所长:刘玉兰、侯秀云
一大队 大队长:孙 娟 副大队长:孙群莉、耿筱梅 教导员:杨晓林 恶警:李玉、李妮、肖英
二大队 大队长:孙秀凤 副大队长:王月瑶 恶警:冯赛 李霞 张淑梅 刘芳 王小伟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