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詹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说真话的权利,1999年7月20日以后,被绑架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骚扰多次,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

詹炜
詹炜

当时的应城公安局长周尚志在一次吃喝行乐时对他的手下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当时的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曾得意洋洋的说:“詹炜就是我们整死的。”

詹炜,男,1970年出生,海军工程学院毕业,生前是湖北省应城市邮电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再加上失恋,身心终日在痛苦中煎熬。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他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心胸宽广了,正气十足了,明确了人生的目标是做高境界中的好人、返本归真。

他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领导分配工作从来不挑,工作尽职尽责;他乐于助人,一次,他把投稿的稿费和报社给他的奖金中的两千元捐给了灾区;他在家孝敬父母,尊敬兄长;处处替他人着想:平时走在路上看见路上有石头,他便把石头弄到路边去,以免别人骑车摔到。就是这样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1999年7月20日以后却屡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詹炜到应城市政府上访,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好几天。上访无门后,他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被恶人告发,公安局政保科、居委会、派出所经常到他家骚扰(特别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搅得他全家不得安宁;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三天两头的找他单位的麻烦,一去就是大吃大喝。单位领导说:“不到半年就花去了一万多元的招待费(招待政保科的人)”;他们经常逼詹炜写违心的“认识”和“三书”。

后来,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无缘无故将他抓到派出所,逼他写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他不写,就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所勒索“生活费”300元(没开收据)。

1999年10月19日,恶警李京波和政保科恶警徐国华无故将他从单位先后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接着他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先后被劫持到孝感劳教所和沙洋劳教所迫害。

刚入孝感劳教所,恶徒罚他双膝跪地十几小时,逼迫他放弃修炼,他决不放弃,以致第二天家人接见,双腿红肿不能行走。恶警为了阻止他炼功,大冬天强迫他在地上睡觉,唆使犯人用烟头将他的一个手指甲烙掉,用铁丝刺他的手指,不让他吃饱饭。

又一次,詹炜绝食抗议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绝食三天后,牢头王银祥与徐进兵喝完酒后,在恶警马强的授意下,当着三、四十名犯人的面,从床上抽出一米多长、四方形有拳头粗的木棍,强迫詹炜赤膊跪在地上,徐进兵审问,王银祥用棒子狠狠的抽打他的背部,边打边问他有关法轮功的问题。詹炜一边忍受剧痛,一边坚定的慈悲的向在场的人讲真相。在场的所有犯人都不忍心看,有的捂着眼睛,有的说太残忍了。他的整个后背都印着棒子粗的血痕。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1年10月2日,詹炜到北京天安门去为法轮功鸣冤,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北京警察向他单位来接他的人勒索了一万元。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等人将他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恶警给他戴脚镣、手铐不让他炼功。他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经常在号子里喊“法轮大法好”,以救度身边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在押人员。他每喊一次就被恶警拖到空闲监室去,用拳脚打,或棍棒抽打,或吊起来打。恶警不仅自己打,还唆使刑事犯人将他往死里打。数不清他被打了多少次。这一切都是在看守所所长汤竹青、看守所指导员宋江、看守所副所长何么年、政保科科长聂么山、恶警何建设的授意或直接参与下进行的。程兆贵是看守所打他的恶警之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三个多月里,詹炜三次长时间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最后一次绝食绝水八天后严重脱水。恶警多次将他按在木板上对他进行野蛮灌食迫害,致使他内脏受损。据悉,看守所警察不但不闻不问,反而将他进行毒打,当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送往医院。在送往医院的前一刻,应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大队长何建设还疯狂地毒打詹炜,用脚猛踢其腰部、背部,在送医院的路上还不断地用拳殴打,口口声声要将其打死。到医院时,当他们看到詹炜已有生命危险时,才叫其家人来接。

家人于2002年元月20日晚8点将他接回家。回家后他拉的尿里带血,而且是血块,两手指甲瘀紫。原来身强体壮的他,如今瘦得只剩一副骨架,身上遍是伤痕,双眼深陷。他对家人说他的胃痛得厉害。回家后的第三天(2002年元月23日),他含冤离开了人世。

在詹炜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几次到市610和公安局去要求放人,恶人说詹炜上北京影响了他们的“政绩”。

公安局和610恶人害怕他们的罪行暴露,封锁了整个殡仪馆,里面全是便衣、特务,不准开追悼会;不准炼法轮功的人进殡仪馆去看他最后一眼,还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跟踪、监控许多法轮功学员;抢走现场给詹炜拍下的照片,不准家人、亲友及照相馆存放他的照片。詹炜的亲人行动受到限制,连詹炜的墓地还天天有警察值班。

迫害詹炜的主要责任人:(职务是当时的职务)
周尚志(应城市公安局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聂么山(政保科科长)
何建设、詹华学、周涛、徐国华、杨应威(政保科成员):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江(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
何么年(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程兆贵(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恶警)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杨建桥(城中派出所所长,后因卖力迫害法轮功提升为公安局副局长不到十天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遭恶报身亡。)
李京波(城中派出所恶警)

杨艳红被迫害的经历

杨艳红
杨艳红

杨艳红是詹炜的未婚妻。1972年3月25日出生。中专文化程度。家住湖北省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1996年喜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绑架拘留5次,被非法劳教1次2年,被非法关押时间长达1046天,被勒索10100元。应城交警称她于2004年11月12日晚八点四十分在应城市汉宜公路三结路段车祸身亡。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和詹炜的婚事两次都未办成。第一次是1999年10月,因詹炜被非法劳教一年未办成,第二次是2000年10月,因杨艳红被非法拘留七个多月未办成。詹炜说:“等人们都知道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时,我们再结婚吧。”

1999年11月18日,杨艳红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应城市公安局恶警和郎君派出所彭××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七个多月(218天)。非法关押期间,检察院下了逮捕通知书,应城法院非法对她开庭秘密审判,听众席上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因证据不足判刑未成。在看守所,恶警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用装洗洁精的塑料瓶往她们身上洒水,大冬天衣服被淋得透湿;给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上死刑犯才用的15斤重的脚镣21天,她们戴着脚镣艰难的换衣、洗澡、炼功。郎君派出所勒索3000元的所谓“罚款”,看守所勒索2600元的所谓“生活费”。2000年6月27日才被释放回家。

2000年11月6日,应城市610和公安局的恶人逼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又被绑架并非法拘留207天,2001年7月13日被释放。回家第五天(7月17日),她到郎君派出所要求退回非法罚金三千元,被郎君派出所绑架拘留17天。两次非法拘留看守所共勒索“生活费”3800元。

2001年12月14日,杨艳红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6天。看守所勒索“生活费”400元。她在看守所多次听到未婚夫詹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詹炜每喊一次,恶警就把他拖到空闲监室毒打。她听到恶警打詹炜的声音很响。詹炜被关在看守所的最后七天时间里,差不多天天喊口号天天被毒打,直至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2002年1月29日杨艳红被释放时才知道詹炜的死讯。

2002年3月8日,杨艳红又一次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湖北省云梦县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郎君派出所指导员裴丹平等恶警将她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勒索“被子款”300元。

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她经常被恶警、包夹(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通犯人)和“帮教”(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悟了的人)毒打、谩骂、奴役劳动、逼着背55条监规、逼着喊口号、逼着军训、唱歌功邪党的歌、看谎言碟片,上谎言洗脑课、罚站、罚蹲、不准睡觉、逼写认识、逼写“三书”等等。

一段时间,杨艳红被逼着骂法轮功和唱邪党的红歌,她坚决不从,被劳教所恶警严管迫害。几个包夹轮班折磨她:打骂,长时间罚蹲、罚站、不准睡觉。每天只让睡三个小时,有时一连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最长的一次是六天半。当她被折磨的头痛难忍,神志不清,好象一松神就要魂飞魄散,不自制的说胡话,昏倒在地时,包夹就用梳子齿刺她的眼皮,两个人用胳膊夹着她,另一人在后面推着她跑。一次,一个恶警和一个包夹为了逼她骂法轮功,用脏毛巾缠住她的嘴,穿着皮鞋使劲踢她的胳膊、腿、臀部,用脚踩她的手,使劲打她的耳光,揪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她痛的几次晕死过去。有时她被折磨的挺不住倒在地上,包夹就把她拉起来强迫她继续罚站。有天晚上一、两点钟,杨艳红已经站不住了,包夹(吸毒犯)李某说写个决裂书马上就可以睡觉。她不写。李某就和另一包夹罚她蹲军姿,大约半个小时后,杨艳红蹲不住了,李某就将她两手反到背后,用脚狠踢杨艳红的腿逼她下跪,她忍不住发出惨叫声并倒在地上,吸毒犯李某拉不动她,就恼羞成怒羞辱她,将她衣服拉破,逼杨艳红将上衣脱掉,口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包夹说:“我们把你打死了就说你是自杀,谁也不会知道。”清晨恶警刘兵来上班,帮教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她,刘兵不但没有指责李某,反而叫帮教要灵活配合包夹人员。

劳教所为了逼她转化,让她干比别人更多的活。比如给很小的灯泡穿灯丝,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每天被逼穿6斤——7斤,她每天都累得她腰酸背痛。一次她做出的产品有点小问题,九队队长郭××借故从她家人送来的零用钱帐户中扣款60多元。在谈话室,恶警为了逼她转化,多次对她进行毒打。劳教所转化了的人每天干活也在12小时以上,赶货时长达21小时,累得晕倒的事时有发生。2003年12月12日,她被释放回家。

2004年5月13日,为了生活,她在应城市城南中学光明街54号租一门店,开办电话吧。开业那天光明居委会的人逼她交防汛费五十元,看到桌上有本大法书,报警将她非法拘留15天,大法书被抢走。光明居委会竟然威逼房东,居委会干部周建明亲自为难房东,要他将门面收回。

2004年11月12日下午四点五十分,她骑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到姑妈家去玩,那天天下着大雨,刮着六级以上的风,她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在11月15日至11月29日的十几天时间里,家人到市公安局、交警办公室、城中派出所去找人,交警和派出所都让家人找公安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起初让家人找城中派出所,后来家人多次找他,他说他不知道杨艳红的情况,最近没有发生交通事故。11月29日晚九点,家人突然听说十几天前,汉宜公路三结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了一名妇女。家人当晚到交警队去问,家人从交警出示的车祸时较模糊的照片及出车祸的人当时身上所带的东西,判断死者正是杨艳红。一名姓周的交警讲二十九日下午尸体才火化。

在随后的问题解决过程中,公安局和交警一直不让家人见肇事司机,不告诉家人肇事情节和案发后交警对杨艳红的处理经过。家人一直说不要钱,要见肇事司机了解实情。办案交警王涛讲,这起交通事故是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抓的,很重视。办案另一交警杨立雄说要先签字再见司机,后又说见司机办不到,怕受局长批评。12月29日省国安一人连续用手机打了四次电话给她家人,要求与她家人在某处见面,再加两万元把问题解决。家人没去。随后,应城公安局及交警办公室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家人态度坚决:要知道事情真相,不要赔偿金。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找到杨艳红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尽各种手段逼杨艳红的亲人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随后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局长周尚志都调走了。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没有死。12月4日家人在出事地点看到有相距十米的两处血印,大血印直径70公分,小血印直径20公分。12月7日家人再去时,发现血印被擦掉。家人再去问知情人,知情人说:公安局的人去吓唬过他们,不准他们对任何人说当时的情况。据一交警讲,杨艳红被拖回去后,送到人民医院五楼手术室不知干了什么。
家属对此案提出疑点如下:

一、任何车祸事件,交警必须先通知家属认领死者,并由家属安排后事。对于杨艳红一案,在家属不到场的情况下,公安局和交警擅自将死者草草火花,背后必有隐情。公安局为什么要急于火化尸体?为什么不让家属处理尸体?二十九日下午尸体火化完后,家人得到的消息是不是公安局的背后导演?

二、重大交通事故首先要有现场勘测记录和现场录像;处理交通事故时,应了解并记录事故案发原因,责任人应由公安机关收押,由法院处理,特别是人命案,更需要法医鉴定。但在本案中,交管所隐瞒肇事情节和肇事责任人;公安局对知情的老百姓封口,不让知情人提供任何线索。公安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真相?公安局对杨艳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三、在二十九日前,交警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不敢实说最近有重大车祸,公安局的聂么山为什么撒谎说最近没有车祸?他们暗地里对杨艳红耍了什么阴谋?

四、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一般赔偿金很难拿到,而且家属一方要经过长时间无数次的向有关部门交涉,才能落实,而赔偿金通常也只有几万元。而在本案中,公安局多次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公安局是不是活体摘取了杨艳红的器官牟取暴利了?

五、杨艳红从沙洋劳教所回来后,给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长周尚志、政法委、610写过劝善信,揭露了他们对詹炜和杨艳红所犯罪行,杨艳红的死是不是与此事有关?杨艳红是不是“被车祸”死亡?

希望知情人向家属或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提供有关杨艳红死因的信息,希望国际社会相关组织立案侦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死者公道!

迫害杨艳红的主要责任人:(职务是当时的职务)
周尚志(应城市公安局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聂么山(政保科科长)
何建设、詹华学、周涛、徐国华(政保科成员):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江(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
何么年(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杨建桥(城中派出所所长,后因卖力迫害法轮功提升为公安局副局长不到十天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遭恶报身亡。)
裴丹平(郎君派出所的指导员裴丹平)
周建明(光明居委会干部)

陈江红

陈江红,女,46岁,湖北应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被三次非法劳教。每次劳教,她都被劳教所强制注射一种毒针,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三次非法劳教使陈江红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摧残。在中共邪党长期对法轮功迫害的恐怖中,她这样一个贤妻良母,一个同事中人人都称赞的好人,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四十六岁。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陈江红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要求自己在各种环境中都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更好的人,尽职尽责。她的女儿操宇说:“我佩服妈妈,邻居都知道她是好人,我们家门前一条路常坏,总是妈妈一个人修补铺平。从劳教所回来时,妈妈把家里寄给她补身体的钱都带回来了,妈妈知道家里经济拮据,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对别人却从不吝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和同修们一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徐国华、周涛、聂么山从北京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二个月。

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随后陈江红第二次又被应城市四里棚派出所从家里绑架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陈江红由于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应城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被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徐国华、周涛绑架到湖北省沙洋七里湖劳教所二大队迫害。这个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里面有一群打手(包夹),由吸毒犯人组成,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陈江红被这些打手毒打,夜里不准睡觉,白天经受十几个小时苦役,受尽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陈江红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不配合邪恶,再次被应城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又被以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李京波为首的恶警绑架到湖北沙洋七里湖劳教所二大队,再次遭到残酷迫害。劳教所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包夹她的打手们把她拖到墙角,逼她长时间一动不动的坐在一个巴掌大的小凳子上,不准吃、不准喝、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闭眼,这样残忍折磨她七天七夜。

第二次劳教回家仅半年,二零零三年十月,陈江红因向世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救人,再次被以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李京波为首的恶警绑架到湖北沙洋七里湖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这一次她遭受了“撞钉”的酷刑折磨:包夹把陈江红拉到满是钉子的墙边,逼她身体弯成九十度,头顶着墙钉一动不动,只要动一下,包夹就抓住她的头往墙钉上撞,致使陈江红的头被墙钉扎得鲜血直流,过后陈江红整个头和眼睛肿很大。

沙洋劳教所还用注射不明药物的残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注射过药物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当时全身起包,有的是后来发病。陈江红三次劳教,被强制注射了三次不明药物,致使陈江红在劳教所里浑身长满包疮,流血流脓,浑身钻心的疼痒,身体受到极大摧残,真是度日如年。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使她的心灵伤害很大,以至于她回家后的几年时间里,长期摆脱不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恐怖阴影。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加上三次注射的毒针,使她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迫害陈江红的主要责任人:(职务是当时的职务)
周尚志(应城市公安局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聂么山(政保科科长)
何建设、詹华学、周涛、徐国华(政保科成员):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江(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
何么年(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李京波(城中派出所恶警)
应城市四里棚派出所恶警

宋华平

宋华平,男,1960年出生,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应城市房地产开发公司职工,单位的技术骨干。家住汪家台2路。2002年7月31日被应城市公安迫害致死,终年42岁。

宋华平于1995年在武汉喜得大法,他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经常义务为别人修理电机。得法修炼几个月后,多年的顽固性皮肤病痊愈。在大法高尚的道德和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的感召下,他在应城用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实和另外一位同修一起洪扬大法。

但是1999年7月20日后,无德无能、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创始人的威望高过自己,荒唐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宋华平因此屡遭迫害。

1999年8月他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恶警李京波,绑架到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家被抄,大法书籍被抢走。以后公安经常到他家骚扰并向他单位施压,逼他放弃修炼。

2001年元旦期间他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恶警李京波无辜绑架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01年3月15日他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恶警李京波至应城市打靶场洗脑班精神摧残一个月。

2002年2月8日,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恶警李京波等不法之徒又一次将他非法拘留于应城市第二看守所15天,导致他连着两个中国新年都不能与家人团聚。

2002年3月25日因挂小喇叭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期间遭周涛等人刑讯逼供。他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

2002年5月24日,他又被应城公安局恶警劫持到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他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看守所恶警野蛮灌食。他被迫害得血压特别高,经常晕倒。公安局和看守所不但不给他治病,反而给他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注射了一种毒针,结果两人都出现了全身浮肿、双腿不能并拢的症状。恶警怕承担责任,在他生命垂危、体弱不能行走时才将他送回家。他回家一个多月后的7月31日突然倒地而死。期间他大儿子考上大学,应城市公安局恶人做贼心虚,以不让他儿子上大学来威胁家属不准走漏消息,以致邻居和同住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在他遗体被火化五天后才知道消息。

迫害宋华平的主要责任人:(职务是当时的职务)
周尚志(应城市公安局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聂么山(政保科科长)
何建设、詹华学、周涛、徐国华、杨应威(政保科成员):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江(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
何么年(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杨建桥(城中派出所所长,后因卖力迫害法轮功提升为公安局副局长不到十天,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遭恶报)
李京波(城中派出所恶警)

大法弟子万继祥的遭遇

万继祥,男,1968年生,曾用名周成健,湖北省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分局税务员。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1999年7月20日以后屡遭迫害:被非法绑架拘留七次近21个月;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抄家后被逼流离失所8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前六次被非法拘留10个多月的工资单位一分不给,每次被非法拘留回家后的月工资只给他300元,比平常工资少发几百,被东马坊派出所和应城看守所六次共非法勒索20856元钱,令家庭经济十分拮据的他雪上加霜;在武汉被非法拘留和非法劳改的近两年的时间里工资一分不给;被监狱迫害致鼻癌后,保外就医回来,应城市政法委、市610、应城市工商局不顾他生活危机、病魔缠身、生命垂危的处境,合谋非法开除他的公职,令他生活无着落。在巨大的肉体病痛和精神压力下,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清晨去世,死时37岁。

一、修炼法轮功身心巨变

万继祥修炼法轮功前,由于种种疾病经常上医院,其中最严重的疾病是十二指肠胃溃疡球部糜烂,寻遍中西药也治不好。1997年的一天,他听说法轮功是国家体育总局早在1992年就推荐的一种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他拜读了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他被书中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所折服,明白了气功为什么能治病的道理。从此他一边炼功,一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理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修炼仅半个月的时间,奇迹出现了,他的胃病不见了,老毛病颈椎炎、支气管炎、痔疮、腰痛都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

修炼法轮大法前,万继祥在菜场收税时经常和菜商们发生冲突,菜商们都喊他“矮子小万”。修炼后,万继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合理收税,坦诚待人:对于没钱的老年人,他用自己的钱替他们交管理费;他照顾困难户,总是把他们的残币、破币收集起来帮他们到银行去兑换;有的菜商在和其他收税的人员发生矛盾时还说:“小万收钱我们就给。”1998年度,万继祥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七二零”后屡遭迫害

从1999年7月23日到1999年10月下旬短短三个月的时间 ,万继祥就被绑架并非法拘留3次共47天,非法关押期间工资停发,看守所勒索“生活费”600元;派出所勒索“保证金”5000元(押金)。

2000年元月3日,万继祥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鸣冤,在北京天安门被非法抓捕拘留,后被东马坊派出所胡瑛、祝继东等人从北京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被派出所非法罚款5000元, 被派出所勒索押金2000元,被看守所勒索“生活费“2400元,派出所警察去北京找他的费用5056元,也强迫他支付。这一次他一共被非法勒索14456元。关押期间工资停发。关押期间,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在恶警的唆使下用烟头烫他的胳膊;经常对他拳打脚踢,几个在押人员打他一个人,他的鼻梁被打断,有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了;逼他大雪天穿灌满冰水的鞋子,或站在盛满冰水的水桶里,让他的脚长时间浸泡在冰水里冻;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逼他吃大便、喝洗衣粉水,不让他吃饭;号子里的杂活、脏活都要他干。对于犯人的这些违法行为,恶警们都佯装不知道,恶警还当着犯人和小万的面说:”你们要把他(指小万)管好,不准他炼功,管不好你们家人送来的东西就不给拿进来。“有干部撑腰,犯人们就随心所欲地整他。

2001年元月1日,万继祥上完早班回家正准备洗澡,突然东马坊派出所胡旭忠、邹木生等人闯进家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和袜子的万继祥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周围的老百姓都说派出所的人是土匪,不讲理。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多次威胁、骚扰万继祥的妻子和亲朋。万继祥80多岁的养父时时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于2001年2月中旬含冤去世。应城市公安局不得不放万继祥回家安葬老人,看守所勒索800元“生活费”。

2001年9月15日,在万继祥身心还没有得到缓解时,东马坊派出所胡旭忠和原610办公室主任余炳忠等又带人闯入他家非法抄家抓人,万继祥机智走脱后,开始了流离失所生活。

流离失所八个月后,万继祥在武汉钟家村被公安一处非法抓捕,当天,恶警陈长明带着约十人迫不及待的对万继祥非法审讯,当时就把万继祥按在地上,踩住万继祥的头给万继祥戴上了脚镣手铐,另一恶警还用打火机烧万继祥的下巴。姓韩的警察还用拳头打万继祥,面对这帮失去人性的警察,万继祥突然想到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他就厉声对他们说:“你们打人是犯法的,不准你们这样对待好人。”他们真的被万继祥震住了,终于收了手。第二天万继祥被送往汉阳第二看守所。

在汉阳第二看守所关押的六个多月期间,警察多次对万继祥进行严刑逼供,有一次长达十五天不许万继祥睡觉;有时用手铐把万继祥的手吊起来,让身体的重量都落到手腕上,一吊就是一个晚上。有个姓韩的恶警逼着万继祥说话,连骂带吼,还经常大打出手。2002年11月20日,万继祥被转到汉阳蔡甸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唆使监号里的犯人李玉华对万继祥百般折磨,整天拳打脚踢,往万继祥面部、头部、耳朵处狠狠的打,没过几天,万继祥满脸都是青紫肿块,左耳朵从此没有了听觉。

2003年6月28日,万继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武汉琴断口监狱迫害。在监狱里,姓刘的警察长期不让万继祥睡觉。因万继祥拒绝“转化”,警察以减刑为诱饵唆使刑事犯杨梦强、梅剑峰多次毒打万继祥,逼万继祥参加强体力劳动,逼万继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犯人梅剑峰经常借口万继祥走不好队列而打骂万继祥,强迫万继祥长时间蹲军姿,跑圈子,他们口口声声要把万继祥整得生不如死。有时进门打报告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强制不让上厕所,哪怕拉在裤子里也不让去。

有一次没完成生产任务,恶人就强迫万继祥做了一个晚上的打火机。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肉体上要整垮你,精神上要折磨你,让你处于极度紧张之中。”一次,万继祥头疼要求上医院时,他们不但不理,反而还强迫万继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要万继祥诬蔑大法。万继祥不从。他们就指使刑事犯对万继祥拳打脚踢,罚蹲军姿,并威胁万继祥说:“一个星期不转化,就往死里整。”

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万继祥头发花白,左耳根部疼痛加剧,而且发现咽喉软组织处有一包块逐渐肿大,剧烈的疼痛使万继祥无法睡觉、吃饭,嘴巴也只能微微张开,万继祥再次要求到医院就诊,后经丁字桥医院确诊为鼻咽癌,当时恶警不告诉万继祥诊断结果。万继祥要求炼功增强体质,却招来警察唆使的犯人对他拳脚相加。在他生命垂危时,琴断口监狱不愿承担昂贵的医疗费,更害怕万继祥死在监狱里担责任,要万继祥的单位、家人、派出所办保外就医。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聂么山一拖再拖。在他家人和亲友的多次强烈要求下,2004年三月琴断口监狱才把万继祥送回了家。

几年的疯狂迫害使万继祥家里一贫如洗。他拖着病危的身体到东马坊派出所去要被非法勒索的7000元“押金”,东马坊派出所所长徐华平推脱说公安局不让退。他又到应城市工商局要求解决生活问题,可人事科百般刁难。只剩下半条命的万继祥真是山穷水尽。极差的生活条件和身体的剧烈疼痛使万继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2005年元月,万继祥在身体疼痛难忍及生活危机的情况下去找东马坊工商所要生活费,单位领导就带万继祥到应城市工商局去找局长,局里说要请示应城市政法委和610,三天后给予答复。可三天后单位告诉万继祥说已将他开除,只给万继祥1000元钱。生活无着落的他,在极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疼痛中,于2005年5月24日清晨离世。

相关单位及个人:(职务是当时的职务)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张元生:
第二看守所恶警:杨旭清
应城市第二看守所
应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张应益
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喻志坤
许自斌(东马坊派出所副所长,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周维鹏(继徐华平之后东马坊派出所所长,东马坊办事处邪党副书记,610办公室头目,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周尚志(应城市公安局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聂么山(政保科科长)
何建设、詹华学、周涛、杨应威(政保科成员):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江(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
何么年(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冯迎春(应城市610头目)
胡旭忠、祝继东、邹木生、胡瑛(东马坊派出所恶警)
徐华平(东马坊派出所所长)
徐国华(东马坊派出所指导员)
陈长明(武汉公安一处恶警)
余炳中 东马坊610
应城市工商局
东马坊工商分局局长:熊长明
东马坊工商分局局长熊长明(现任局长)、田郁明(前任局长)、胡焕宝

琴断口监狱
监狱长: 孔金喜
政 委: 杨长楚
纪委书记: 高勋廷
政治处主任: 何春云
狱政科科长: 胡茂华
狱政科副科长:张迎松(音)、刘伟、潘莉
监狱领导:肖运桐
政 治 处:童志群
4监区17分区(关押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