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强迫签字、按手印看中共的险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提起“强迫按手印”,最容易叫人想起地主黄世仁强迫杨白劳按手印逼租的一幕。当年,中共挖空心思,利用这类胡编虚构的故事欺骗了全国人民,挑起了百姓对地主的仇恨,为消灭地主骗取了一定的民心。

如今,当历史真相呈现在民众面前时,人民才如梦方醒,中共再也不敢将这类谎言故事拿到台面上欺骗人民了,但“强迫按手印”的手段却被中共恶徒们效仿沿用下来,并且不但强迫按手印,还逼迫民众签上名字,将此恶行施加在曾经被中共欺骗过的百姓身上,施加在性别年龄不同的民众身上,施加在善良的人们身上。

强迫耄耋老太按手印“备案”

山东沂南县双堠镇尚店村耄耋老太周光兰,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很是硬朗,不但不需子女们轮流供养、坚持自己独自煮饭过日子,还经常外出赶集、上店,她总是步履轻盈的步行去,步行回,同龄老人都特别羡慕。

周光兰老人因为受益于法轮大法,抽空便向身边的人讲自己受益的故事,有时赶集上店,也给大家发点真相资料,叫大家伙儿别听信当局仇视法轮大法的谎言,诬蔑佛法将最终毁掉自己。不料,老人的一片善意,却招来派出所警察的多次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逢双堠集,中午十一点左右,周光兰在镇政府驻地西街道张贴真相标语时,突然冲出四、五个警察,说:这回可逮着你了。原来警察早就跟踪她多时了。随后,警察们将老人囚禁在双堠镇派出所,连番恐吓审问,老人只是说:我是在做好事,你们可别害好人。警察们根本不听,开车闯到老人家,撬开大门、房门,屋里院里乱翻一遍,把周光兰的大法书、真相资料、小收音机、录音带等全部抢去。最后,警察要老人在“笔录”上按手印,老人不配合,两、三个警察强拽着周光兰的右手在所谓“笔录”上按手印“备案”。周光兰说:你们得还给我大法书和资料。警察们哄骗说:以后我们给你送去。下午五点左右,周光兰才被村官领回家。在以后的时间里,派出所的协警经常监视、跟踪着她。先后共三次对她实施“强迫按手印”等恶行。弄得老人家的子女也为她担心,过不安稳日子,老人因此伤心的流泪。

逼迫民众在“承诺卡”签字按手印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为了误导大陆民众,在近几年抛出了所谓的“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以下简称“承诺卡”;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企图绑架不明真相的民众随其陪葬。二零一一年,唐山市各县、区开始了承诺卡签名活动。七月份在中共“六一零”密谋策划下,很快将承诺卡派发到各村,中共做贼心虚,不但蒙骗民众签字、利用利益诱惑民众签字,还威胁逼迫民众签字:利用权力强迫签字,“六一零”通过乡(镇)政府和村委会(或居委会)权力机构,行政干部和中共干部一齐上,强迫民众在承诺卡签名,大陆几乎所有承诺卡签名都是这么搞的;从经济上卡,胁迫签名,有的地方退休人员不在承诺卡签字,就停发养老金;低保人员不在承诺卡签字,就停发低保金。如四川德阳市东山北巷光华社区,要求拿低保的居民(失业人员)在承诺卡上签字,否则,就不发低保金;以株连手段威胁签名,株连是中共恶党一贯手段,这次在承诺卡签字也是如此。如二零一零年三月四川广汉市南兴镇四大队,叫民众在承诺卡签字,队长说,不签字,今后家里的孩子不能参军、不能上大学;直接胁迫民众签字,如四川德阳什邡市方亭白果小区,各楼的楼长拿承诺卡在一楼等住户下楼签字,并说你不签你就是炼法轮功的。大有拘留、劳教之势,以此胁迫民众签字。

强迫受害者亲人在“火化书”上签字

张德珍
张德珍

山东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张德珍(时年三十八岁),遭受中共人员多次迫害,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该县岱崮乡又一次不幸被县国保大队恶警强行投入看守所。时任县“六一零”主任的恶徒类延成,密派恶警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拳打脚踢,用橡胶警棍轮番毒打她,并对她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想以此逼其放弃信仰,张德珍拒不配合。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最后,在恶徒类延成、看守所长恶警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凶手医生强行多次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古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将其摧残致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恶徒们怕罪行暴露,便连夜制造假证和伪证,他们谎报县委说张系自杀,对张的家人说其死于心脏病,并恐吓、威胁、暴打了张德珍的哥哥张德文,强制他在火化书上签字后,匆匆将尸体火化,又派恶徒窜至张德珍的家乡,抄了其哥哥张德文的家,抢走了张德珍生前部份照片,企图做死无对证的假相。惨案发生后,张德珍的家人强烈要求蒙阴县司法机关惩治凶手,至今也没得到回应和答复,而凶手们仍逍遥法外。

逼迫受害人家属在“被自杀报告”上签字

曹阳,男,时年三十岁,原重庆市南川市东胜火电厂车间主任。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六时许,南川市公安局恶警以复印法轮功传单为由将曹阳绑架。南川市法院于二零零一年二月非法将他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曹阳被非法劫持至垫江东部劳改农场严管队,后分到垫江劳改一中队。六月十七日,曹阳被劫持至严管队“集训”。两个月后的“集训”期间,八月二十六日晚,九时许,曹阳死于严管队洗手间。两天后,监狱才通知其家属。曹阳的妻子及时赶往劳改农场,也未能亲眼见到解剖遗体。最后仅由法医向亲人宣布曹阳为“自杀”。曹阳家属拒绝在“死亡报告”上签字。

几天之后,劳改农场又派人到南川伙同公安局警察到曹阳家逼迫签字,要家属同意曹阳是自杀身亡,否则,家属和亲人全部下岗。在当地恶警和监狱的双重压力下,曹阳家属被迫“签字同意自杀”。据来自监狱的消息称,曹阳在监狱中饱受邪恶的折磨和摧残,在邪恶的所谓揭批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监狱恶警对他进行了邪恶的酷刑暴虐摧残。当种种迹象表明监狱恶警要置他于死地时,曹阳用牙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上用鲜血写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强行按手印
强行按手印

中共强迫签字、按手印这种恶行,何止以上列举案例,在罪恶的洗脑班、劳教所、戒毒所、监狱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每个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受和面临被强迫签字按手印暴行,如被强迫在“五结(日结、周结、月结、半年结、年终结)”、“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上签字按手印,不配合就遭受更严厉的摧残;家人探视也要强迫签字说违心话才能得见;就算在农村被监视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天打报告签字按手印才同意放行外出;被株连的单位领导、保人、亲朋邻居也得签字按手印才过关;被逼迫离婚时要签字、被无辜开除公职要强迫签字、被非法拘留诬陷劳教判刑要签字画押。

强迫签字按手印,中共用心险恶

人们都明白,签字按手印这种事情,非同小可,是人们为了履行双方的协议约定才去签字按手印,必须建立在当事人自愿认可的基础上的,一旦签字认可了就会产生法律效力责任,因此人们对此持严肃态度,即使是对犯罪嫌疑人调查取证,也必须尊重疑犯尚有的人权,也不能实施逼供签字画押。

中共这种强迫按手印,实际是一种暴力取证和限制自由的非法行为,严重侵犯公民意志和权益。许多人也觉得无所谓,不就是那么违心的签个字、按一下手印嘛,骗共匪一下,何必小题大做,是的,也许人们不会小题大做,但中共当局可会去做大文章、大事情,它为什么那么注重强迫人们签字按手印?因为背后有它许多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

它是想把受害人按手印承认的事实作为“办案依据”,图谋进一步加害受害人;执行者会立即向上司邀功请赏升官发财,因为他们已经把受害人转化,有手印为证;恶党会以此为要挟,打击民众信仰的信心勇气,因为被逼迫按手印者自觉懊丧不已;它会借此向受害人亲朋单位敲诈勒索,因为受害人全都招供,请看他的签字手印;它还会以此为难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因为受害人按手印承认了“作案事实”,让律师尴尬无比;它还会以受害人家属的手印保证来推脱事故责任;它还会向国际社会大声叫板:中共已经征服了那些信仰者,那一页页转化书上的手印就是证明;它更会喷着满脸酒气得意的向社会民众宣称:那些痴迷修炼者都签字按手印了,被党教育转化了,这次党又胜利了,党还是“伟光正”。这很可能使那些对大法充满希望的人们感到非常颓丧。

中共会以此做出这么多的卑劣行径,给社会民众和人类将带来更大危害,将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们推向危险边缘。看来,即使被强迫签字按手印也是非常严肃严重的事情,那么每一个受害人都应该去制止这种犯罪行为,曝光它、控告它、追查它,叫邪恶灭迹。更重要的是,凡是被中共无理劫持的人,绝对别配合、别妥协、别助纣为虐,从自身根子上杜绝邪恶,中共就无空可钻。被强迫签字按手印者也不要因此背上包袱,萎靡不振,应主动揭露邪恶,坚定信仰,同时,抓紧做出郑重声明,宣布被强迫签字按手印等无效,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声明没有必要,那可是你向天地、神明、众生发出的真实心声,而且中共的邪恶目的因此会落空,共匪的险恶用心因此而失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1/由强迫签字、按手印看中共的险恶-296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