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附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九岁,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了。

在得法以前,我身上就有蛇附体,它折磨的我浑身浮肿,肿的眼睛都睁不开,心脏也难受、胃也难受,头疼的都撞墙,说背过气去就背过气去。这病也奇怪,心脏不是一直难受,而是今儿这难受,明儿那难受的,说背过气去就背过去,但是一会就好。所以每次遇到这种事,丈夫把我往床上一扔就不管了。真是没人把我当人,内心的痛苦致使我总想死,总觉得我能活过三十就万幸了。后来有人说:你惹不起它你就必须把它供起来。不得已我就把它供起来了。初一、十五的给它烧香,不管怎么烧香也不见效,又不敢扔了它,只能就这样供着。

后来一位亲戚建议我学法轮功。那几天我正头疼,亲戚叫了我好几次,出于面子心,我想:我就跟你去这么一回,你下次恐怕就不会再来找我了。就这样,我跟大家去了炼功点。那天同修们正在学法,给我一本书让我也读。我拒绝了,心里琢磨:我就来这么一天,我读什么啊。我就找了个角落坐下听他们读法。

我听到他们念:“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1]又听到他们念:“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我想:这个要是真的话那太好了,肯定能治了它。回来后我才发现,我在那听法的时候没头疼。这样我跟着学法炼功了。后来同修建议我把供的东西扔了,我虽然害怕,还是扔了。

大概没过几天,有一天晚上丈夫喝醉酒回来,我一边埋怨他喝醉了一边准备睡觉,丈夫突然抓起我的胳膊一边说着:“我要咬死你。”一边扑向我,我使劲挣脱了他,才发现丈夫不对劲了,丈夫眼睛鼓着,脖子伸的长长的,舌头来回吐,象极了眼镜蛇。

我当时吓坏了,连忙去找来同修,还埋怨她:你看让我扔了它吧,你看它又来了,你说咋办?陆续来了几个同修,大家坐下来读法,读《转法轮》里面附体那段法,读了一会儿,丈夫安静下来了,但是那东西并没有走的意思。接着同修们开始炼第五套功法,我就坐在墙边上看着,我想:要是这回真管用,我就好好学。这时当听到师尊的声音说:“两手拉开。”丈夫伸着的脖子一下子就缩回去了,眼睛也闭上了,接着响起了鼾声。我震惊了,这可真不是一般的功法呀!

从此,我走進了大法修炼。从那以后,附体再也没有找过我。我浑身的病也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