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日】

(一)公交车站上的女士

文/辽宁大法弟子

有一次,在公交车站等车,我从兜里拿出写有“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不干胶,顺手就贴在车站的广告板上。

我这一举动被一个在车站等车的女士看到,她看一眼那个不干胶 ,又看一看我, 再看一看那个不干胶,又看一看我。我看的出来,她是对我的这个举动不理解,表示疑问。

我搭话说:“您不理解我在干什么是吗?”她没有吱声,还在一直看着我。我说:“我是在向好人传递一个信息,因为共产党专门迫害好人,老天怒了,要惩罚它,那就是要以大灾难的形式灭掉它。那么我们加入过它的组织,举着拳头发过誓,说是要为它奋斗终身,那可是不吉利。我就是向好人传递这个信息,赶快退出它。请问你是党员吗?”她说“不是。”我说:“入过团吗?”她说:“没有。”我说:“那小时候戴过红领巾?”她说:“那戴过。”我说:“那我用 ‘路缘’这个名字 帮你退了吧。老天会保佑你好人平安的。”她笑着说:“好,那就退了吧。谢谢!”

紧接着,她对我说:“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没有文化、很粗俗的人干的,一看你就像个知识份子,能有这样的举动,真是不理解,但听你这么一说 ,我才明白。”我就给她讲述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中共迫害法轮功而编造的都是谎言,还极力封锁消息,不让中国人了解真相。我还讲述我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得到健康。我告诉她回去如何帮家里人三退,她高兴的答应了。

临分手,她还一直说谢谢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我又一次看到一个生命得到大法救度的喜悦。

(二)八旬老军人要三退

文/辽宁大法弟子

今年四月的一天,我乘坐公交车,有一位老者上车,挨着我坐下,我一看讲真相的机会到了。

“老爷子,你多大岁数啦?”他用手一比划,说“八十岁了。”“你身体怎么样啊?”他说,“还行。”我说:“你工资多少啊?”他说:“六千元。”“哎呀,你是厅局级干部啊!”他说;“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公民,只不过我有一个特殊的情况,五二年当兵,参加过‘朝鲜战争’,打仗受了伤,是一个残疾军人,复原后,只是享受较低的伤残待遇,在企业做一般的工作,月收入一千多元,勉强维持生活。”

我说:“前些年,像你们这些参加过战争的老人家都开始上访了,由于省市不给解决问题,你们一些家属开始‘闹’,省市甚至中央还把你们当成不稳定因素,利用武警官兵、警察進行打压,在国际上都造成了影响。省市中央的打压叫‘维稳’”。这时,老者竖起大拇指说:“我真佩服你,知道的真多”。

我说:“共产党就是卸磨杀驴,现在谁还管老百姓死活,什么民主、民权、民生,共产党不管这一套,只是纸上谈兵,共产党每次大型会议,都是采取各种办法骗人。无论要干什么,怎么做都能想出一个办法来,中国老百姓都明白了,共产党几十年的治国理论,叫做‘中国特色’,或者说总是有理,或者总是给老百姓抱一个热火盆。这回,咱们可别上当了,这回,我们非得把这件事情整明白不可”。

“这不,最近几年,我们的工资才涨上来,我在部队转业前是营级,现在工资六千元,但我不感谢共产党,这是我应该得的钱,是我用生命换来的,”老人说。

我说:“现在中共多腐败啊,贪腐多少亿都没有死罪,老爷子,你入过党吗?”“入过。”“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你听说过吗?”“听说过。”但老者当时一愣,随后便说:“你给我退了吧。”

就这样,我给老者起个化名退党了,同时,我又告诉老者,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者又竖起大拇指“好!好!好!谢谢。”他到站了,边下车边说,“谢谢,谢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