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不自觉的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而从出生到现在旧势力也给我们系统的安排了。要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真正的做到。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的路,没有便车、顺风车,更没有榜样。关键是要用法衡量,符合大法,那么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稍不注意,正念不足,人心多时,就不自觉的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很危险的。

一、从同修离世想到的

刘同修是我们学法小组的,二零一一年刚退休,不到一年就离世了。小组同修都很震惊,每个人都问了个为什么?他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学法炼功都很精進,本体变化超常,满面红光,根本不像六十岁的人,消多大的病业都没上医院,没吃过药,就是信师信法。这样一个好同修怎么就突然离世呢?

事情是这样的,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三,他为讲真相去了天津亲戚家,在晚上回家等车时间长,感到很冷,回来就开始发烧,出现感冒症状。小组学法时,他说发烧不参加了,大家都没在意,只是同修们发正念,清除迫害他的邪恶因素。传来消息说病情加重,咳喘不止,在他妻子以离婚相逼之下去了医院。连转三个医院,最后进了加护病房,报病危。前后三个星期就离世了。

我从医院回家,心情十分沉重,突然一念闪出:“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回忆在小组学法切磋时,有一次我说还不能完全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他说:“那怎么行呢?修炼人就得做到。我妻子打我骂我,都能忍受,从不跟她计较”。同修都觉得他修的好。他在家一应家务活全包了,妻子、孩子上班后,再学法炼功。晚上得陪着妻子一块看电视,否则她就不高兴。

在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后,他妻子由于害怕,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都毁了。同修给装好的新唐人卫星电视,也把锅从楼顶拆了,扔到很远的荒郊野外。所发生的一切事,刘同修都忍了。他讲真相一直没有突破向陌生人讲,只局限在亲朋好友范围中。他离世后,他孩子送来一大包资料,《明慧周刊》大部分都是新的没看过,二零零六年以来真相传单,小册子也都没发出去。使我想到,刘同修虽然做着三件事,但亲情使他不敢堂堂正正的面对家人对大法的犯罪,实质是纵容了家人犯罪。怕心使他不能面对面在陌生人中讲真相,发真相传单。这次他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是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它安排的路。

这使我想到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一粒子,在世人对大法犯罪时,我们不应该维护大法、维护师父吗?还能容忍吗?只有个人受到伤害时,我们才可以忍,而且必须忍。在证实法中,只能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也就是为大法负责。

时刻都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用人心求来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邪党借开奥运会之名,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当时我看到《明慧周刊》上登载有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天天背法,就想,我也要把大法背下来,一旦被抓我也能背才行。

就这一念,求迫害!真是求什么来什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刚背完一遍《转法轮》,就被抓进劳教所。我这不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了吗?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迫害的,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而我的一念之差,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教训真深刻呀!

三、老伴的几次大难

师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给老学员推到位了。也就是在正法修炼路上,师父没有安排大关大难,消业也不会影响大法弟子做三件事。而我老伴说:“唐僧取经八十一难,我过五关。”但他的五关都是要命的。

两次骑自行车在冰上摔的前扑后仰,当时念正,求师父就爬了起来。

第三次过路口被汽车撞,司机跳下车,直截了当的说上医院。老伴从地上慢慢边爬边说,我没事你走吧。司机三番五次的说,给去修车,还要送回家,老伴都没让。他推着破车回到家,我见他手肿个大包,腿也磕的青紫两大块。他对我说,这关没过好,只说没事你走吧,就没告诉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有大法师父保护。司机三番五次不走,是让我救他,错过了向世人证实大法的好机会。身上起个包,青一块,紫一块,也是应该的。

一次换厅里灯泡,登到梯子顶上,梯子不结实,想可别趴架,刚一起念梯子随着就散架了,他背朝地重重的掉了下来,啪的一声,就动不了啦。我说着没事,起来,就去拉他,他说不行,动不了。就地躺了一会儿,搀扶着去小解,出来到门框时,人就象没了筋骨一样瘫软在地。我让他求师父说:“有师父管,你能起来。”他也领会到了,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慢慢的就自己站起来了。但这一摔,躺在床上七、八天没大便。同修说,不行得去医院照个片子看看,我也试探着问他去不去,他坚定的说不去。我就给他灌肠通便。经过听师父各地讲法录音,看录像,看书学法,可以做静功,动功腰部还是不能用力,走动手要扶住腰。

两个多月后,一个早晨他告诉我说,他彻底好了。并讲了当夜的经历:在睡梦中,有两、三个人围在我身边,一个说“好了”,同时我肚子里就象炸弹爆炸一样,感觉整个人都蹦起来了,我当即悟到是师父把我腰上那东西给炸掉了。他讲着就走动给我看,我看到他腰真的挺起来了,真的是奇迹!

后来又一次从鬼门关被师父拉回来,他拉了两天肚子后,骑车到超市买东西回来,说歇会儿再去存车,一下就坐在了沙发上。我还催他快去存车,回来好发正念。催他不动,也不吭声,我一看他脸色土灰,人在倒气。因为我是医师,临死的人见的多了,他就是这症状,我也吓坏了,赶紧求师父救他,他当时已说不出话了,就让他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定不移,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跟随师父回家!

这时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脸色也慢慢缓了过来,整个人大汗淋漓,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师父从鬼门关把他拉了回来,从内到外又给洗了个遍。这么个脏弟子,师父不离不弃,拉拔着回家。

师恩无以回报,他决心让资料点这朵小花香溢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