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四川简阳看守所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曾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简阳看守所。进去的时候,狱警说把我关到“文明押室”。当然那是邪恶自封的,也根本文明不了。刚进押室,“洗澡”、“过招”那是例行程序。“过招”时,叫人吸口气贴墙壁站好,每人上前朝胸部打一拳。据他们说,叫你吸口气是为了减轻内伤,如果真想整你就不准吸气。

当时一犯人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就狠打我一拳。另一个壮汉看我反应不大,冲过来猛击一拳,整个押室震响,我当即靠墙倒下地,好一阵子才缓过来,说话声音变嘶哑了,胸部剧痛超过半个月才减轻。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看守所的几个月中,我数次因为炼功被殴打。有一次我盘腿炼功,一个未成年犯人用烟头烧我脚底,他一边烧一边看我有没有反应,直到一支烟燃完,烧得满屋都是焦臭味。这个未成年犯人自称和警察有关系,经常说:警察说的,对法轮功就是要整。

在简阳看守所,我还多次受到一种折磨,被犯人称为“打海洛因”,让我贴墙站在过道上,憋一口气,恶人双脚蹬在铺板边沿,伸出双手尽全力压迫我胸部。一人不够劲就上两人。这种折磨方式可以使人血压急速上升,几十秒钟人就昏迷倒地,因为致人昏迷迅速,犹如注射毒品海洛因一般,因此称为“打海洛因”。
恶人就看被害者在昏迷状态的生理反应取乐。

我多次被折磨后,明显感觉到心肺功能变的很差。后来我醒过来后就喊口号,最后一次我喊“法轮大法好”,惊动了在楼顶站岗的哨兵,把枪栓拉的哗哗响,并跑到押室上方的观察孔处大喊大叫。此后恶人才没再用这种方式折磨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