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风雨十五年(5):优秀师生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接上文

(六)谎言欺骗青少年 迫害优秀师生

中共暴力窃取国家政权后,教育成为它对中华儿女洗脑的手段。中共以马列毛等互相矛盾的害人邪说加上无神论,拼凑成教义,从小学到大学,利用政治课等手段,强行给大陆的所有人洗脑,改造国人的思想,使其分辨不清是非善恶,从而沦为中共操控利用的工具。中共在教材中编入栽赃诬蔑大法的内容毒害师生;从上到下的教委、街道办宣传灌输毒害师生,裹胁着老师与学生在这场迫害中犯罪,断送民族的未来。

1、诬蔑法轮功 欺骗广大师生

2005年12月26日在潍坊市爱国路发生学生殴打老年人的一幕。当晚八、九点钟,在爱国路潍坊八中附近,有一位50岁左右的妇女正在与两个人说明法轮功真相,这时从八中三五成群的走过来一些晚自习放学的学生。其中两个男生(十五、六岁)走到她们跟前,好象听到了什么,其中一人大声喊叫:“抓法轮功啦!……”高个子男生二话未说,上去朝这位妇女猛的一拳!说着:“我叫你讲法轮功”!这位妇女毫无防备,一拳被打倒在地上。这位妇女懵头转向的刚从地上爬起来没等说什么,这两个男生一齐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她再一次被打倒躺在地上……。

这位妇女感到莫名其妙,不解地说:“你们这些学生,怎么这么野蛮!我没有冒犯你们,为什么打我?你们老师教你们打人吗?法轮功怎么伤害你们了?我炼功好了病,受了益,我只是在告诉人家,法轮功叫我做好人,行善事却受到迫害……”边说着边挣扎着爬起来。

这两个男生不由分说再次上去连拖带撕,嘴里说着:“我们不听你的,我们听老师的,你讲法轮功,我们就是打……”这样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钟。

这是发生在2005年底山东潍坊地区的真实故事,众目睽睽之下第八中学学生对一个50多岁的妇女毫无理由地大打出手,如此恶劣行为,是中共邪党毒化教育的结果。

明慧网2013年9月27日文章《山东潍坊各县市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简述》揭露:
落款“中共高密市委610办公室 高密市教育局 2012年5月31日”的《通知》[1]文件,叫嚣“同‘法轮功’”“斗争”,该文件下达给“市直各学校,各镇街(区)教管办”。下令展出洗脑图片、写一篇诽谤法轮功的作文……下令“各学校”写出《实施方案》报“教育局维稳办”。

《安丘市教育局关于清理清除“法轮功”宣传品及对“法轮功”人员进行排查摸底的通知》文件,强迫班主任签下《班主任反对“法轮功”责任书》,使无知教师对法轮功犯罪。

潍坊青州东夏镇教管办教唆诽谤法轮功。2012年,市里开会后,东夏镇教管办按照会上的命令,在全镇中小学掀起了诽谤法轮功的活动。强迫各中小学教职员工、学生签订《承诺书》;各中小学用开班队会、演讲、手抄报,诽谤法轮功,对学生洗脑;四是组织专人毁坏学校周边的真相资料。

《安教字〔2011〕42 号》文件,于“2011年6月26日”下达给“各镇(街、区)教管办,各市直学校、幼儿园”,在《安丘市中小学教师师德师风累积考核办法》中诽谤法轮功。潍坊各县市下发的此类文件,导致了各校借师德考核迫害法轮功,如:青州一中教职工师德考核与法轮功挂钩,教师考核把参与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的教师规定为不合格。

2、师生修炼人惨遭迫害

中共一方面依靠宣传机器和教科书传播谎言欺骗师生,一方面对于信仰“真、善、忍”的修炼法轮功的师生进行残酷迫害。

据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文章《潍坊经济学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记实》,1999年6月,潍坊经济学校统计有崔凤玉、祝建平、姬乐明、鞠希民、周娜、玄兆强等6位教师炼法轮功。为了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学校某些领导人费尽心机,大会小会点名、谈话、批评、围攻、谩骂、骚扰;还以调山区、下岗、开除工职、劳教相威胁;上下串通一气欺骗、绑架、关押,五年多的迫害造成的损失无法用数字计算,学校领导还说“你不退法轮功,我就退你”、“你是法轮功,省委书记吴官正说的怎么处理你们都不过分”、“谁再炼法轮功,我就给他打断腿”。

经济学校的邪恶之徒还对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单凭校长的一句话,就可以罚款、扣工资。1999年暑假刚开学,学校逼迫祝建平交上5000元钱;2000年12月,逼崔凤玉交4500元钱;随后,又逼迫法轮功学员崔凤玉、姬乐明、祝建平、鞠希民、周娜、玄兆强各交2000元,共计12000元。2000年12月始,姬乐明、崔凤玉还是和以前一样按时上下班,但是学校只发给她们每月200元左右的生活费,其余工资全部扣发。1999年7·20至2004年11月,这六位人民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公安局“罚款”、学校“罚款”、“押金”、“扣款”等名目,被敲诈勒索共计10多万元。

对省特级教师周春梅一家的残酷迫害

周春梅,女,62岁,省特级教师,大女儿孙小梅,纺织幼儿园教师;小女儿孙小柏,芙蓉街小学教师,可谓是教师之家,还有孙小梅儿子陈腾,全家修炼法轮功。

周春梅18岁就被中共打成“右派”,平反以后,周春梅以自己的才华和出色的工作赢得了“全省特级教师”的荣誉。40年教学生涯和坎坷人生经历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11种疾病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全好了,满面红光!全家人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从而两个女儿和孙子腾腾都修炼了法轮功,全家人体会到了从没有过的幸福快乐。

1999年6月周春梅、孙小柏、腾腾进京上访后一直被单位跟踪、监视。1999年7月20日凌晨,孙小梅被潍城区公安绑架,次日被抄家。1999年7月22日周春梅、孙小柏分别被强行抄家。母亲周春梅遭暴力殴打、辱骂!周春梅和小女儿孙小柏一直被公安与教委不分昼夜、寸步不离的监视。被潍城区公安与教委联合围困一周、无吃无喝,车轮战的围攻、辱骂、殴打……二人承受力已到了极限……最后,7月27日深夜,被逼死在室内。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以死抗议迫害,捍卫自己信仰“真、善、忍”的权利,这在当时是她们坚守信念的最低线。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母亲与妹妹被迫害离世,1999年10月,孙小梅又一次被抓,小陈腾惊恐得放声大哭。孤苦伶仃的小陈腾每天去找妈妈,最后邪恶把陈腾与妈妈一起关押,他成了最小的“囚犯”。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回家后,孙小梅仍然被寸步不离的跟踪,孙小梅无奈中母子分离。恶徒为了监控孙小梅,对陈腾近距离跟踪、监视。学校配合公安对陈腾谈话施压,导致他无法正常上学,被迫辍学。陈腾离开妈妈开始了七年流离失所、漂泊不定的苦难生活。流离失所期间,他最长的一次在屋子里待了半年没有出门,心灵上的压抑与精神创伤使陈腾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004年4月24日,孙小梅第六次被绑架,16岁的陈腾精神几乎崩溃,此后,他再未见到妈妈。七年流离失所,他睡过街头,拣过白菜根,为防止被恶警跟踪,搬家60多次。

潍坊学院优秀教师牟乃武被迫害离世,妻子两次被劳教

法轮功学员牟乃武,原潍坊纺织技校(现潍坊学院)优秀教师。自1999年10月,单位就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将他的全部工资扣发,与此同时他的妻子戴晓萍也被潍坊第二印染厂开除,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

2000年1月,牟乃武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劳教3年。其间,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到260,出现中风症状,卧床不能行走,办理了保外就医后,牟的妻子戴晓萍既要照顾丈夫,又要抚养上学的孩子,但潍坊国安、公安恶警从未间断对他们的监控、跟踪、骚扰。

2001年7月下旬,恶警再次将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绑架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24小时不间断的“洗脑”迫害,几天内致使牟乃武的身体急剧恶化,生命垂危,血压280、心脏严重间隙紊乱,呼吸困难等,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再一次保外就医把他放回家。

在遭受了非法劳教、多次的绑架、骚扰、恐吓和经济上截断等种种无端迫害后,牟乃武于2004年6月13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牟乃武被迫害致死后,地方公安仍然不放松对他妻子戴晓萍的迫害。2001年7月、2007年11月,曾两次被非法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及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等迫害手段。

安丘七旬老教师辛连福在保外就医期间受中共骚扰离世

安丘市郚山镇退休教师辛连福,男,72岁,与妻子翟秀英均是法轮功学员。2010年5月25日辛连福及妻子遭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宋桂旺、娄仲民、徐建明、李玉庆、李锡明等人绑架和非法抄家,抢走他们两老的退休金工资卡(至今未还)及电脑等财物。同年5月18日至6月8日,安丘中共警察绑架了当地四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将他们非法关押在担山,强制洗脑,酷刑迫害,并敲诈勒索。

2010年10月辛连福及妻子翟秀英被非法判刑各七年。在非法关押期间,因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导致二次被劫持到潍坊医院体检均不合格。中共当局为进一步加重迫害他们,竟然无视这一切,强行将他们劫持到监狱迫害。使辛连福身体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症状,不能行走,从山东省监狱保外就医。在保外就医期间,中共恶徒仍经常对辛连福进行骚扰。辛连福于2014年3月18日离世。

潍坊学院讲师高洪杰被关冤狱十年

法轮功学员高洪杰,男,48岁,潍坊安丘市人,潍坊学院讲师,1995年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高洪杰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先后遭到学校、潍坊市奎文区拘留所、精神病医院多次关押。党委书记程清钧等人2000年6月16日把高洪杰强行劫持到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他与40多名精神病人吃住在一起。2001年1月27日(正月初四),校方欲再次把高洪杰关进精神病院,高洪杰被迫从潍坊学院跑出,从此流离失所。

2002年,学校勾结公安、法院将高洪杰冤判10年,非法关进山东省第一监狱,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肉体折磨与精神伤害,坐小板凳、不让睡觉、毒打、谩骂、攻击、侮辱等……十年冤狱,2012年出狱时他从一个三十几岁的小伙子被折磨成骨瘦如柴、面目憔悴的小老头。

山东省信息工程学院优秀教师杨峰一家屡受绑架迫害

杨峰,44岁,山东省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教师。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身体健康吃苦能干的母亲,妻子陈炳囡是潍坊建设银行职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99年7·20迫害开始后,正值暑假期间,那时学校将杨峰软禁在学校;2000年4月杨峰去北京上访后被监视居住,自此开始非法剥夺工作权利,停发全部工资。当时杨峰妻子分娩在即。2000年10月被山东大学公安处伙同济南历城分局拘留一个月。

2003年8月,在外地打工的杨峰被劫持到位于潍坊市新华路北首的610洗脑班迫害。在杨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三天,趁杨母送洗漱用品时,洗脑班恶徒付进宾强行把不修炼的老人留下来一起“转化”。突如其来的绑架,使无助的杨母心急如焚,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希望“人民警察”能制止这种随意限制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行为。付进宾恶狠狠地对杨母说:“你不知道110是干什么的?还打110?110就是帮助我们整法轮功的。”

洗脑班把杨峰的母亲逼的血压骤升,头像炸了似的痛得厉害,只给了几片降压药。8月28日凌晨杨峰从洗脑班魔窟中走脱,杨母在洗脑班遭受了一个多月的精神折磨,原来健康快乐的杨母不几天便突然病倒了,血压陡升,急忙送医院,检查发现血栓症状。

付进宾等恶徒们将迫害目标又转向了杨峰的妻子陈炳囡身上。610头目威胁杨的妻子说:“你只要不与杨峰离婚,就脱不了关系!”要求其单位将陈炳囡送到洗脑班。最后潍坊建行被迫停止了陈的工作。自此杨峰一家人失去了一切生活来源,当时杨峰的女儿才三岁,杨母还在医院里打着吊瓶。

2008年7月9日,杨峰的岳母、妻子被绑架,岳父受惊吓当场晕倒被送往医院,八岁的女儿一同被关押到潍坊开发区公安分局。而杨峰的妻子被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往劳教所继续迫害,杨峰的岳母于桂芳被看守所关押27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迫害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单位被胁迫私设监狱24小时监视。2014年7月4日,于桂芳在济南被天桥区公安分局绑架,关进济南仲宫戒毒所。

山东青年艺术家优秀教师周宁屡遭迫害

周宁,男,45岁,山东青年艺术家、优秀教师。多次被非法抓捕、开除公职、房屋没收,被迫流离失所。2007年9月15日在济宁再次被非法抓捕后枉判5年。

周宁于山东艺术学院设计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山东特殊教育中专,从事聋哑人工艺美术专业教学工作。1996年周宁辅导学生创作的作品在全省广告设计展中荣获金奖1名、银奖1名,铜奖6名。1997年他与妻子肖义霞拿出自己的积蓄,组织聋哑学生成立了“真言·造型艺术工作室”,不仅为社会解决了残疾人就业问题,还把他们培养成艺术人才,在国内国际均有作品展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上海、山东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北京广播电台及《中国艺术报》、《大众日报》等多家媒体对周宁夫妇的艺术成就给予了报道。

1999年10月,周宁和已有四个月身孕的妻子到北京上访,被带回济南后在洗脑班非法关押半个月。从那时起,该校就停止了周宁的一切工作,住房被校方霸占。他们被迫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4年5月26日国安特务又将周宁的妻子肖义霞绑架到山东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主管付进宾等恶人对她在精神与肉体上实施了极其阴毒的摧残。一王姓恶警残忍的将肖义霞的双臂呈倒八字形吊铐长达二个多小时,致使肖义霞昏迷过去,身体变得极度虚弱,下肢冰凉,两腿麻木。

2007年9月12日,流落他乡的周宁和妻子及两名学生再次遭到了济宁警方的非法抓捕。2008年7月24日,山东济宁市市中区法院对周宁秘密审判,非法枉判有期徒刑5年,就这样一位年轻的艺术家饱受了残酷的冤狱迫害。

最受学生爱戴的老师赵雪梅多次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赵雪梅,女,40多岁,潍坊市坊子区十二中学的优秀教师,多次被学生评为“最受爱戴的老师”。自中共打压法轮功后,赵雪梅一家陷入了无休止的迫害与灾难之中。2002年3月14日被剥夺了工作、教学的权利。从2002年4月,她的工资被学校非法停发后,一直没有经济来源,全家生活靠她丈夫桑明刚给人打工来维持。

赵雪梅先后四次遭遇绑架和洗脑迫害。2008年12月25日她的丈夫桑明刚被强行劫持到济南章丘劳教所非法劳教,女儿桑子旋年仅12岁,放学回家叫不开门,担惊受怕的孩子只能一个人在天寒地冻的院子里徘徊,忍饥挨饿,孤苦伶仃。恶警非法抢劫她家所有大法书籍、字画、还有大约5000元现金、医保卡1张、手机、小灵通各1部,以及赵雪梅家与邻居合伙买的轿车1辆。

潍坊学院学生刘增强被迫害致死

刘增强,法轮功学员,男,22岁,寿光市洛城街道办留吕东斟关村人。山东潍坊市昌潍师专(现潍坊学院)中文系九九级文秘系学生。2000年7月14日下午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真相,被八宝山公安人员扣留送至潍坊市政府住北京办事处,被打得头、颈、面部多处烂乎乎的,行走困难。2000年7月18日劫持回学校保卫部后一直被非法拘禁。校方通知其家人带500元现金来校作为到北京接人费用,声称“还炼就开除学籍”。这期间当地公安多次威胁,要求“写出保证,将从轻处罚,坚持再炼将拘留15天,再继续炼就监狱伺候”等恐吓的话。惨遭毒打的刘增强2000年7月22日死在了医院里,刘增强的最终死因至今是个谜团。

寿光市中学生刘晓林一家陷冤狱,高考成绩优异却被禁止上大学

明慧网文章《中学生上网发言一家人被劳教迫害》揭露:山东潍坊寿光市化龙镇化龙桥村中学生刘晓林,2011年高考成绩优异,但在中共“610”及有关部门的干涉下却未能被录取,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功。当刘晓林在网络上说出真相后,反遭中共当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后来他的父母也遭绑架,并受到刑讯逼供。父亲刘宗刚手指甲被插竹签、野蛮灌食;父母均被非法劳教。刘晓林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父亲刘宗刚被劫持到章丘劳教所;母亲隋巧红被劫持到淄博周村女子劳教所。

青州市12岁少女被送洗脑班

山东青州法轮功学员袁和顺与妻子2002年被非法关押,他们年仅12岁的女儿被非法关入青州洗脑班。洗脑班刘荣友、郭文杰、冀华等恶人卑鄙无耻的对天真纯洁的孩子熬夜、恐吓、诱骗,逼迫孩子放弃法轮功修炼,摧残孩子的身心……

临朐县“610”歹徒对15岁学生刘晓娟洗脑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晓娟,家住潍坊临朐县杨善镇刘家广尧村。2003年的一天,15岁的刘晓娟正在学校考试,她被以前的班主任刘学治带到杨善镇教委,临朐县610组织的五个人将她送到临朐县公安局洗脑。刘晓娟在那里呆了一天,也耽误了考试。在刘晓娟被他们抓走的那段时间里,刘晓娟父母都很着急,跑到学校去找,校长竟然装作不知道。

安丘市实验中学中学生李明伟惨遭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明伟,安丘市实验中学学生,2001年3月,在一天清晨正睡觉时,七、八个邪恶之徒突然闯进他家,把他妈妈和他绑架到计生办,只留下一个12岁的妹妹在家(爸爸当时不在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李明伟在计生办绝食抗议五天后被其学校领回继续非法关押,校方强行拉到市人民医院灌食。由于李明伟挣扎无法插管,恶徒便给他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导致他浑身发麻。由于管子太粗,从鼻中插不进去,后又用东西野蛮撬开他的嘴插管,撬得满口是血。不知灌的东西中放了什么药,他被灌完后难受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个恶徒还得意地说:“再绝食一天灌你三次,看你能撑多久!”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31/潍坊风雨十五年(5)-优秀师生遭迫害-296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