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就是为大法而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每当绝望透顶时,我经常仰望天空,心里想:天上如果有佛、有菩萨他们看得见我在受苦吗?

没娘的孩子象根草

我出生于一九六七年腊月初二,在我满月头天晚上(大年初一),我的母亲就突然离世。当时文革期间,我外婆家是全县最大地主,所以没人敢追查母亲的死因。三天后就埋了。

我父亲是个军人,在母亲死后不到一个月,他就娶了一个比他小十二岁的女人,从此我成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父亲要把我送人,大伯和奶奶不同意,我就在农村的大伯家长大。因我的父亲把我的户口从小转到城里,所以在农村他们叫我“黑人黑户。”童年里,受到各种歧视和不公。真的象常人歌曲里唱的那样:“没娘的孩子象根草。”

虽然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也曾消沉和有过自杀的念头,但这根草还是顽强的与命运抗争着,坚强的活着。

道人点化:现在很苦,将来会有大福

记有一年的暑假,我从地里拾麦子回来,村里有一位道人在那里给人看相,一位大嫂把我拉到道人面前说:给我妹子看看吧。道人看到我说:这娃双亲中缺一亲人。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然后他又说:虽然现在很苦将来会有大福的,有人在保护你。

我胆子小,经常一人走夜路或单独一人时,时常感到身后有脚步声,当时以为是母亲在保护我。

小时候曾做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从很高的地方大笑着掉下来,醒来时自己在地上睡着。

得法破迷

一九八五年初中毕业,我来到了父亲所在的县城,被招工到纺织厂当一名工人。从此过上了比以前幸福的生活,也很满足。但是,因为母亲的死对父亲一直存在仇恨,所以精神压力很大,总觉自己活的很空虚,提不起精神。多年后的一天,A姨在门口炼功,我好奇的问她炼的什么功,她说:法轮功,我一听心里有一种想学的冲动。就对她说:我跟你学。

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六号,我正式跟着A姨学炼功。因当时书比较缺,只有一本《法轮功》和《转法轮》。A姨给我限定一个星期看完两本书。我如饥似渴的看完后还给她。因看的匆忙,没有太明白什么,只想着:我要学。因为,当时我地买不到书。我就写信给北京工作的弟弟,让他给我买一套寄回来。弟弟回信说:他看了一遍《转法轮》,说的很好,还说北京炼的人很多,要我好好学。就这样走上一条返本归真的道路。

今生就是为大法而来

自己有了书后,我认真学法,早晚炼功,身心得到很大的改善。从此脸上有了笑容,每天生活的很充实,明白了当年道人的点化,也明白那个奇怪的梦,我今生就是为大法而来。就象师父说的:“因为每个人得法都不容易。如果注定了这个人要得法,那么可能他的一生,甚至于生生世世都为了这件事情在吃苦。所以你别以为你今天得法得的容易,可是有些人生生世世都吃苦就为了得这个法。”[1]也明白当时说的有人保护我,那是师父。因在没得法之前,我就经历过几次转危为安的事情。

现在回想当年学法炼功的情景,心情还是很激动。一九九六年我们炼功点五、六十人,到年底已发展到上百人。大家在一起比学比修共同進步。对我这个从小没有家的孩子,似乎终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亲人。这是一片真正的净土。当时我自己一天一个样,身体心性变化特别大。只要师父的经文一来,我就要背下来。严格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每天再忙都要看一讲《转法轮》。

一九九七年我们地区召开法会,我代表炼功点法会交流,上台背了《转法轮》第一节。从此以后在街上经常有人跟我打招呼,微笑示意。我觉得奇怪,A姨说:你不认识他们,他们认识你。我明白了由于参加法会,他们认识了我。同修一部法,我们是同门弟子。我非常自豪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拥有这么多亲人。从此我不再孤单、不再忧伤,心里充满着快乐。

由于修大法,身体越来越好,人也变的漂亮了。朋友见我不叫我的名字。叫我“漂亮媳妇”。我很自豪,利用便利条件对她们讲真相,发放国外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碟片。她们明白后要跟我学,我就教她们炼功。请同修录制炼功带送给她们。有一人炼功后,红斑狼疮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