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司法局人员叫嚣“吓死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黄礼乔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被绑架、非法判刑后,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在这两年多时间里,他的妻子劳累奔波于西青监狱和港北监狱,却从没见到自己的丈夫一面.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黄妻到天津市政法委、司法局、监狱管理局递交了她对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非法剥夺自己会见丈夫等权利的投诉书。

六月十七日下午,当黄礼乔的妻子到天津市司法局反映情况时,和司法局工作人员说自己咨询过律师,监狱不让家属会见是违法的。一个黄姓工作人员竟然脱口而出:“我看哪个律师敢接你家的案子,我吓死他。你丈夫都被列为重点的重点了,你还敢上这来投诉。”黄礼乔妻子怀着真诚和希望而来,受到的却是恐吓、威胁。

七月十五日,黄礼乔妻子到监狱管理局递交第二份投诉书,提出以下诉求:1、港北监狱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法律依据是哪条?2、港北监狱听令于政法委,依据哪条法律?3、黄礼乔身体已不能待在监狱,急需回家调养身体。监狱局依然不予理睬,黄礼乔妻子会见丈夫的要求继续被监狱无理拒绝。

七月十八日港北监狱接见日,黄礼乔的妻子又被拒绝会见,非常担心自己丈夫的情况,在闷热的天气中,在监狱门口站了六、七个小时,人都快晕倒了。而监狱警察却还在偷偷给她录像。

七月二十五日,黄妻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处,接待的倪姓工作人员和他的上司都说,“我认为港北监狱不让你见是合法的,如果你认为我们违法,你就到检察院去投诉。”

七月二十九日,当黄礼乔妻子到检察院信访处投诉时,检察院却拒收投诉信,工作人员说:“这事不归检察院管,让你们会见是他们(监狱)的举手之劳,怎么推到检察院了?!”

就是这“举手之劳”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对百姓而言,在当今社会里却难之又难,且无处说理。

黄礼乔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市无缝钢管公司工作,是单位的技术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疾病全消,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因不希望有学历人才流失,厂里与他签订了无期限合同。黄礼乔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屡遭迫害,多次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等处遭受“电棍电、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铐、长期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折磨,曾两次被迫害成危险的尿毒症。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零年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回家后,黄礼乔得知单位已经采用欺骗手法解除了无期限劳动合同。黄礼乔不服,将劳动合同官司打到第二中级法院,坚决要求依法判决回单位上班。法官同情但表示自己说了不算,该案久拖未决。期间,黄礼乔还曾找到市政府、人大、天津市公安局等多个信访部门申诉冤情,并找到第三次受迫害的责任单位天津市红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胡同派出所等部门递送申诉书,要求归还自己被非法抢走的财物,并控告相关办案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还曾经三次给天津市政法委下属的六一零办公室打电话,要求纠正对自己的非法劳教等违法行为。

出于对黄礼乔坚持不懈上访申冤的恐惧,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在天津市六一零的指使下,河北区公检法机构绑架了黄礼乔,并于九月二十六日非法判刑七年后,非法关押在天津杨柳青监狱。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黄礼乔被从西青监狱转押到天津滨海监狱,当时被迫害得坐着轮椅被推入监狱大门。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一点,黄礼乔妻子到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要求会见丈夫,到门口登记处出示相关身份证明后,负责接待会见家属的警察(七监区)说:因为你是修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能让你见。上次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在西青监狱不是也不叫你见吗?黄礼乔妻子无奈在监狱门外着急的喊:“黄礼乔,你妻子来看你来了。家里需要你。盼望你回家。”

两年多来,天津监狱当局一直无理阻挠黄礼乔妻子会见黄礼乔,使这对夫妻两年多不能相见。

那些为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罪集团卖命的人,面对善恶必报的因果,被吓死的不会是维护人权道义的律师,真正心惊胆颤的应该是为虎作伥、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曾经不可一世的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徐才厚等相继入狱、落马,你们想过没有,你们还能疯狂几时呢?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