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8月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

  • 连云港市赣榆县秦秀英遭受的迫害

  • 山东莱州市七位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 大连瓦房店市陈丽华老人生前受迫害事实

  • 连云港市赣榆县秦秀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秦秀英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多年来饱受中共邪党不法人员的骚扰、绑架,以及暴力洗脑迫害。

    秦秀英,女,现年七十岁。修炼大法前,身体多病常年吃药,是有名的药罐子。她曾患有妇科病、神经衰弱、失眠、头晕、肩周炎(严重时计算器都拿不起来)、小叶增生等各种疾病。如果天气稍凉,特别是冬天,无论是坐在什么上面即使是棉垫也都象坐在冰块上一样。身心备受各种疾病痛苦的折磨。

    秦秀英于一九九四年下半年走入法轮功修炼,至今已有二十年,再也没与医药沾边了,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这个常年的老病秧子就这样神奇般的扔掉了药罐子,为单位节约了许多的医药费。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冬天在户外炼功都不感觉冷,即使下雪天在雪地上打坐身体上下都热烘烘的,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她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秦秀英遭到赣榆县“610”警察的严密监控、绑架、暴力洗脑,受尽精神摧残及经济迫害。(注:“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机构,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组织。)以下是秦秀英遭受迫害的经历:

    风云突变、迫害悄然而至

    九九年七.二零前,赣榆县“610”、赣榆县公安局就开始对赣榆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秘密监控、排查摸底,并且到炼功点逐个登记个人情况,实际上是在为即将进行的残酷迫害做准备。大家心想大家锻炼身体、做好人,又没做坏事,记名又怎么样,也就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没想到,七月二十二日一大早,赣榆县“610”不法人员就到炼功点上强行禁止大家炼功,法轮功学员们善意的跟他们讲道理,可怎么也不行,招来一些群众围观,最后法轮功学员都被赶走了。秦秀英含着眼泪,诚恳的告诉片警法轮大法实在是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给炼?警察说回答不上来,只说知道你们不是坏人,但最终还是把秦秀英挟持到单位,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秦秀英如实的写了自己怎样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修大法没有错。不法人员说这样写不行,还说你怎么就没有数呢。接着就强迫她看公安部的所谓通知,实为非法文件,而且“610”不法人员还曾数次到秦秀英单位开会研究对她的迫害方案。

    依法进京上访遭赣榆县“610”非法囚禁和勒索钱财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底,秦秀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依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却被天安门不法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后又遭赣榆县驻京办不法人员挟持,在途中公安人员停车去吃饭,被挟持的同修也要去吃饭,而那些公安却骗他们说你们回去吃。其实是强行的不让吃。第二天赣榆县公安局长李启明,王伟等人又专门到北京把大家劫持到赣榆县看守所非法囚禁了一个多月。“610”不法人员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进行了数次的非法审讯,并逐一非法抄家,同时向家人勒索五千元保证金,保证不再上访才行。

    秦秀英被多关了三天,回家后才知道孩子是东挪西凑四处借来五千元钱交上,“610”才让她回的家。就在秦秀英回家的当天上午,公安局李家乐,王伟,赵统波等人又非法逼问她还炼不炼?秦秀英就讲自己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给单位节省了许多医药费而且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等情况。他们无话可说,走了。

    拒绝放弃信仰遭暴力洗脑迫害

    回单位后,秦秀英又被强迫每天到青口派出所签到。后来“610”不法人员,主管单位的人事部门,居委会等人员都多次到她家中和工作单位借口所谓谈话进行无理骚扰,有时甚至晚上打骚扰电话或来人登门骚扰。一天晚上很晚,两名“610”不法人员来敲门说有事,秦秀英说有事白天来,他们说不行,有急事,并谎称领导来讲课,不管怎么哄骗,秦秀英就是不去。他们见状,赶紧打电话向上司请示,软磨硬泡到十二点多,最后强行绑架了秦秀英。孩子要跟着,他们说不用去,一会儿就回来。他们将秦秀英绑架到赣榆县公安局,还有好多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去了,第二天早上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了河南粮食职工学校洗脑班,接下来就是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

    在单位备受歧视并遭经济迫害

    由于受邪党造谣宣传欺骗,加之邪党在秦秀英单位搞株连政策,有位同事向“610”恶意举报:说秦秀英要走(意思是要上北京)。很快“610”和主管单位人员都到单位来了。恰巧那天秦秀英上班去的早,单位所在部门没开门,领导正忙,秦秀英就告诉别的同事先回家一趟。说着不法人员又到她家,没找到,他们更急了。等秦秀英回到班上,就招致“610”不法人员拍桌打板的训斥:你要上哪去?你装衣服干什么?秦秀英说:准备下班去洗澡。本来一件很正常的小事,被邪恶搞的如此兴师动众不正常,可见秦秀英在单位备受歧视,没有一点自由。

    有一次“610”打电话到秦秀英单位无理骚扰,问她来了没有?主管单位的彭科长接电话说:你等着,我去看她来了没有,就把电话放在桌子上。其实当时秦秀英就在彭的办公室门口和别的领导人说话,然而彭却故意和“610”说:没来,你们自己来看吧。秦秀英严肃的说:彭科你这玩笑我可担当不起啊!他不吱声,但心里不高兴,他认为秦秀英是被监管的人,怎么能这样对他说话呢?彭在单位口碑不好,一次单位领导让秦秀英到彭科那领生活费,他说没有钱,办公室这钱是他个人的。可私人的钱怎么会和公款混放呢?秦秀英去要了六次,他都说没有钱,直到现在还欠一个月的生活费没给秦秀英。以前秦秀英被政保科股长专门负责监管,在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一年初改为不法警察孙成华对其进行非法监控。

    坚持信仰再遭暴力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下旬,孙成华欺骗秦秀英到干马法制学校(实为邪恶洗脑班),秦秀英说家有脑神经人要照看,不能去,孙说:你狠狠打他几次,他就老实了。这话哪还有一点儿人性?后来连推带拉强行把她劫持到事先准备好的车里去,骗她说报个到就回来。结果到洗脑班就把人扣下了。一个人单独囚禁在一个房间,并安排有一个夹控人员,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连上厕所都跟着。白天、晚上都有保安看着。房子都是用纳税人的血汗钱盖的,专门为用来对这批被强行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遭暴力洗脑的。房顶上掉下来的小红虫子一团一团的,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特别恶心。每天法制校长李兆学,陈学宽等恶人都以“上课”为名,强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的洗脑迫害,内容都是栽赃、陷害和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还要进行所谓的考试。邪恶人员每人负责几人,逐个过关,他们认为重要的就穷追不舍,但却达不到邪恶的目的。

    秦秀英是第一期被劫持进洗脑班的,大约从三月下旬开始,五月中旬结束,约有五十多天,当时大约有四十多人遭迫害。当洗脑班要结束时,邪恶又生毒计,李兆学说:山东省让学员用针扎你们师父的法像,我们就不这样做了。他们逼学员都到教室里:把师父法像(两张)放在门口,强迫学员踩着法像出来。大家都出来后,就又叫几个学员先在师父法像上踩,最后撕碎。事过之后,李兆学问秦秀英(可能他已问过别人了):你腿疼不疼?原来李想了解是否真会遭报应,真恶毒!后来得知,作恶的人腿疼,有的脚被开水烫了,有的脚底下长了二十多个鸡眼,走路很疼,有的腿摔了,皮肤变成了黑色,大半年都没有完全复原。洗脑班的不法人员也遭恶报了,李兆学得了糖尿病,陈学宽做了心脏支架,连夹控人员都说陈学宽人素质很差,很坏。


    山东莱州市七位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2000年12月我与同修去北京请愿,在天安门前被绑架,恶警将我带到公安办事处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说就把我的全身都搜遍,抓着我的头发威胁说如果不说晚上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到外面冻你一宿。恶警说着就扒我衣服,我大喊你们都没有爹娘吗,怎么能对我这样?……”

    下面是山东省莱州市平里店镇七位法轮功学员诉述他们炼功受益,坚持修炼遭受中共人员迫害的经历:

    迟竹香老人被绑架、勒索、骚扰迫害

    我叫迟竹香,今年73岁,1999年喜得法轮大法,受益匪浅,几个月全身的妇科病、咽喉炎、腰椎间盘突出等病都好。使我难忘的事一年的腊月二十六天下着小雪我上平房拿草,上到顶处梯子突然滑下来,直接摔在水泥地上,这时我闺女和老伴听到声音急忙把我搀到炕上,我打了半个小时坐,三天后我就能下地七八天多少能干点家务活了,一个月全好了。我知道大法的神奇。

    在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后,我作为一个受益者一定要站出来证实大法是好的,于是我与同修出去贴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派出所知道了,让我们每人交5000元做取保候审。二零零一年又被派出所骗到那迫害五、六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我正在地里干活被本村治保把我骗回村里,派出所人员把我直接推进车里,拉到洗脑班,刘京兵问我光盘哪里来的,然后给我戴上手铐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不让睡觉不给被子,一直迫害了十三天。他们通知我家人交一万元做取保候审才把我放回家,同年十六大前,又把我骗到派出所后又把我送到洗脑班二十多天,回来后又被派出所叫去每天都得到派出所和所长见面,近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由村委主任领着四个人到我家拿了师父的法像,我坚决不让他拿,他们说要连我一块带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村委主任带领四五个镇及派出所人员到我家,当时我不在家,我回家时一进门他们就威胁我要给我录像,抄走了大部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

    张福秀女士被拘留迫害的经历

    我叫张福秀,女,今年60岁。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以前我的身体状况很差,偏头痛、眼睛看不清东西、肠炎等。偏头痛一犯起来,整夜都不能睡觉,吃药也不管用,那真是痛的没办法。有人告诉我说炼法轮功很好,我就开始修炼,炼了不长时间,奇迹发生了,一切症状都没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对师父和大法真是感激之心无法表达。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多,我在地里干活,治保主任到田里找到我,说平里店派出所叫我到村委。我到村委什么也没说,两个警察把我绑架到莱州拘留所,到那才知道,是因为我看迫害法轮功录像片看的才被抓。在那黑窝里,吃不饱,而且卫生条件很差,七月天,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这样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同年九月二十日,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莱州店子洗脑班进行迫害。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一直迫害了一个月。回来后还被逼迫每天到派出所报到一次,连续去了三个月。

    张京晓被关押、洗脑迫害的经历

    我叫张京晓,今年55岁。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此前我身体状况很差,神经衰弱、颈椎骨质增生、贫血、心律不齐、胃病等。整天泡在药里。中西药、民间的偏方、气功都用遍了也不见起色。每天都求老天爷让我快好起来,那时真是生不如死。就在我万念俱灰时,邻居介绍我学法轮功,结果不长时间,奇迹出现了,各种病症都没了,真的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感恩的心情是无法表达的。

    二零零一年春,因为我散发大法真相材料,被三四个恶警绑架到平里店派出所,到那后有莱州“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四个人在等候,反复审问了一个下午。我不配合他们,所以把我送到莱州拘留所,关押了六、七天,回来后没过几天又被平里店派出所抓到洗脑班转化了大约五、六天,还逼迫写保证书。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天下午,因看大法真相录像,我在地里干活被村干部骗到大队,当时政府的车在门口等着,就这样穿着一身带着泥土的衣服把我拽上车送到了店子洗脑班。第二天刘京兵非法提审。中午一个高个于姓恶警咋呼着让我们排队蹲下,双手抱头等着送莱州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大概十多天,然后又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大概3-5天,在里面每次提审都是戴着手铐的,在关押期间610的恶警还非法到我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回家时又逼迫写保证书。就在同一年的八月十五前,平里店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店子洗脑班进行大约二十天的转化,从洗脑班回家后,接下来又有平里店派出所进行精神上的折磨,每隔五天去派出所报到一次。每次到了门口就让向后返,后来又是每隔五天给派出所打一次电话,每逢敏感日到大队报到,签字。就这样折腾了五、六个月,派出所所长在去报到期间又一次把我传到派出所非法扣押了一天,傍晚让两个恶警和我一起到我家抄家。

    张兴英被绑架、抄家、洗脑迫害的经历

    我叫张兴英,60岁,在炼法轮功之前我满身疾病,1996年炼法轮功不长时间,我身上的各种疾病都没了而且很轻松,懂得了很多做好人的道理。可是在99年7月江××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我很着急,于2000年12月我与同修去北京请愿,在天安门前被绑架,恶警将我带到公安办事处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说就把我的全身都搜遍,抓着我的头发威胁说如果不说晚上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到外面冻你一宿。恶警说着就扒我衣服,我大喊你们都没有爹娘吗,怎么能对我这样?他们停下了,然后把我和同修背对着用手铐铐在椅子上。当天晚上他们查到了我的地址,让本地派出所到北京领人。恶警到我家逼我丈夫要钱,说是去北京领人费用自己出,丈夫只好借了3000元给他们。第二天他们把我带到苗家派出所时已经天黑了。从市公安国保来了几个恶警看管我。由于我3天没吃饭天也冷,我昏倒了。他们把我按在板凳上灌水,满身水清醒的时候就让我夹着扫帚蹲着,一直折磨了一宿天亮了,公社女书记进屋就指着我大骂说我给他们弄了不少麻烦,让我光脚到外面雪地里站着。我站了很长时间然后把我绑到拘留所关了10天又要了5000元说是取保候审,到现在仍没要回来。从拘留所又直接带到派出所,所长千方百计折磨我不让回家,第二天每天上午去报到。2月份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而且被严重抄家。1个月后回家,在6月份恶警又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20多天。

    2012年的7月份,610人员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问我2000年和谁贴的大法真相,我没说他们就狠狠地打了我两个耳光,把我带到拘留所,第二天把我送到店子洗脑班,在那里恶警恐吓打骂,心理压力很大,20天后回家。恶警让我每天到派出所报到我没去所长就带4个恶警到我家抄家,那时不定何时就有恶警上门骚扰恐吓,我觉得真是度日如年。

    进京上访,张艳被绑架、勒索、关洗脑班

    我叫张艳,是1995年走入大法修炼的,通过学法修炼后,身心发生很大的变化,使我懂得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1999年7月,在法轮功遭受诽谤迫害后,我和同修在2000年11月18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关在石景山劳教所,在里面绝食四天,7天后被当地政府接回,进了苗家派出所,被迫害7天,让我放弃修炼,让我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坚持我的信仰,被罚款5000元。被关进莱州拘留所半个月,因我不放弃修炼,以后两次进店子洗脑班,在这期间也导致我家里的东西被贼偷了很多,家中的水果生意蒙受了很大的损失。邪恶的迫害也让家中的亲人承受了很大的思想压力。

    修大法一身轻 张福云遭中共警察绑架毒打

    我叫张福云,女,57岁,1999年2月喜得法轮大法后,我身上的各种病都好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不好的思想也转变了,知道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可是九九年七月迫害来了,他们疯狂地诬蔑大法,诬蔑我们的师父,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我非常难过,我要上北京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于是我和一同修刚到北京就被恶警绑架了关到石景山看守所,强迫全身检查照相然后把我关到一间屋子里,两个恶警其中有一个一米八多的长得五大三粗的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打我脸,左右抽打,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下午六点,在这期间一轮接一轮的抽打我的脸并且非法拘禁我十天,又把我绑架到河北省香河县继续迫害,不让吃饱饭又拘禁我十天。二零零二年六月初六,我因写大法真相被程郭派出所骗到店子洗脑班迫害,七天后由莱州国保大队把我绑架到拘留所进行迫害十天后转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前,又被程郭派出所绑架到店子洗脑班关押迫害二十天。

    修心向善,张兴国被中共当局绑架、刁难

    我叫张兴国,男,56岁,于一九九八年三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十六年中,自己修心向善,事事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二零零一年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莱州市平里店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取保候审。2002年7月18日下午被村干部骗到村委,接着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后被平里店派出所绑架到莱州市店子洗脑班进行迫害。在那里整天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一直持续迫害了40多天。回家后又被派出所刁难,每隔五天得跑到十多公里外的派出所报到,一直3个月有余。


    大连瓦房店市陈丽华老人生前受迫害事实

    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六十六岁的陈丽华老太太,一九九六年得法前,身患多种慢性疾病,学法后疾病消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多次直接遭受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陈丽华女士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到大连市政府上访,被瓦房店瓦轴集团公安处非法关押洗脑。后于二零零一年二月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后被劫回瓦房店,在辽宁瓦房店瓦轴集团公安处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五月,陈丽华被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三年。在非法关押期间,她与孙燕,邹秋菊,于守芬,王彬华,常学玲,刘军,李敏等许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苑龄月打过耳光。陈丽华时年已近六十岁,跟恶警的母亲年龄差不多,同样被大连市教养院恶警酷刑折磨。陈丽华始终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向迫害她的中共警察和官员讲述法轮功真相。

    陈丽华老人的家人受到中共邪党迫害,她的老伴张宏明因长期受到恐吓,于二零零五年八月病逝。她的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女儿张慧艳、张慧姝都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其儿子张慧东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警察迫害成重伤致残。

    在中共人员长期的迫害中,陈丽华老人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