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后闯过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由于母亲患有多种疾病,求医无门,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阅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但是母亲没上过几天学,不认字,经常问我《转法轮》里的字念什么?一些句子的意思是什么?就这样,一九九六年,我也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大学毕业上班后,就是单位技术骨干,现在是高级工程师,二十八岁就当上事业单位法人。得法时,我三十多岁,人虽然年轻,却疾病缠身。初得大法,对修炼的概念不清楚,不知向内找,学法、炼功走形式,当作任务一样完成,后来几次病业闯关,让我认识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普度众生的慈悲,同时也令我在修炼的道路上更加精進,信师信法。师父慈悲把我当作弟子带,身患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时至今日,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法轮大法好”的根已经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中。

下面我把自己过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希望同修们能在我身上得到启发,如遇到病业不要害怕,坚定信心闯过病业关!同修《明慧文章选编三》正念正行除病魔的心得体会对我闯过病业关启发非常大,在此感谢同修的交流。

一、全身长红疙瘩

二零零三年,我突然感到全身发痒,一摸长的包象小拇指盖大小,浑身除了脸部以外到处都痒,心里想我是炼功人不是病,是业力,物极必反,没有去医院的想法。第二天,还是痒,疼痛难忍,邻居大姨说受风了,喝点热水,盖上被,捂出汗就好了,我想也不是打针、吃药,就按大姨说的办法做了。出完汗,疙瘩确实消失了,也不痒了。

过一会儿,红疙瘩又长出来了,还是钻心的痒,我悟到,炼功人遇到事情时,不能用常人的观念来看问题,师父说了:“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1]正念一出,索性掀开被子不盖了,坚信有师有法,秉持正念,睡一觉醒来,一切病业症状消失了,身体轻松了,三天恢复正常。

二、腰痛来回翻滚,坚信师父 排除结石

二零零八年大年三十,刚要吃年夜饭,突然一阵剧烈的腰痛,浑身发冷,上吐下泻,身体酸软,躺着、坐着、趴着什么姿势都疼,疼的内衣都湿透了,要休克的感觉。我马上正念铲除病业和旧势力的干扰,稍有缓解,还是一跳一跳的疼痛,来回翻滚,疼了五天了,心态有点不稳,时不时的冒出得“重病”的念头,怕别人知道自己有病不治,怕死了,给大法造成损失,起负面的影响,但是没有去医院的念头,我猛然醒悟: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结果找出一大堆的执着心,这些执着心都非常强烈,与真修弟子和师父的要求差距太大了。

回想过去,虽然修炼后获得国家、省、市、县先進工作者称号,荣誉证书有一摞子,对待职工象亲人一样,对待外来办事人热情服务,从不刁难勒卡,有的人为了感谢我送礼品,我就回赠礼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做一个思想品德高尚的人,感觉和常人比,做的很好,和师父要求,还有差距,还是有许多执着心没去,例如上级来客人,陪客人去洗浴中心,一张票可以洗澡、搓澡、拍盐、拍奶、按摩等,公款消费,上级客人非常高兴,陪客的人也愿意,我也就随波逐流了。

这次病魔出现,我也在反思,没有严格要求自己,修炼是非常严肃的,神仙或和尚,能让常人按摩吗?自己的路没有走正,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把柄,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真的很羞愧,决心坚决改正,后来客人、陪客的人中唯独我自己没有做按摩。

到了第八天了,明天就要上班了,上级来人检查,必须我接待,此时还是疼,一直不好意思求师父,怕给师父添麻烦,疼的我超出承受极限,我求师父加持,心里喊“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晚上睡觉时,我就抑制它,不许疼,我有师父有法在一定能战胜病魔,我睡了过去,半夜醒来想去厕所,这时从尿道排出两个大米粒大的结石。身体完全恢复正常,疼痛瞬间消失,浑身轻飘飘。

三、中风、口歪眼斜 放下治病心恢复正常

姐姐不能自理卧床两年多,今年在医院过的年,住院二十八天,正月十二病故,还没有从姐姐病故的悲痛中走出来,父亲又于正月十九住進医院,住院四十五天病故。几年来一有时间就看病人,护理父亲两天一个晚班,当父亲住院一个月的时候,我在医院早晨起来回家吃早饭,感觉嘴吃饭有点不好使,我以为在医院没睡好觉,最近心里焦虑、身体疲惫,以为睡一觉就好了;我有个习惯,吃完饭必须漱口,我一漱口漏水闭不上嘴,照镜子一看,唉哟!嘴歪了,左眼也斜了,当时我没有紧张,也不害怕,打了自己几个嘴巴,用手推挤归正,根本不起作用。

这时妻子同修看见了,鼓励我说没事,我就上班了,单位局领导找我说:咱们单位要搬家,给你们的办公面积是整体的一半,让我看一看怎么布局?如何装修?我们坐车去了新的办公地点,刚到屋,局长说:你嘴怎么歪了?司机说左眼斜了,两个眼睛不一样大,催我马上去医院针灸,过了最佳时间怕不好治,留下后遗症,我说没事,在医院护理父亲靠窗户睡觉,受风了。

回到了原单位,同事们都看出来了,有的给我找大夫,有的让我贴膏药等,我谢绝领导和同事的好意。我就去医院护理父亲,亲戚也看出来了,让我抓紧看一看,此时我的心情犹如大海的波涛在翻腾,我回家后感觉血压升高,脸发热、恶心要吐,妻子说: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去医院针灸,医院是给常人看病的。

可我一天比一天重,口歪的喝水漏水、吃饭漏饭,左眼淌眼泪不好使,看东西不得劲,不会闭,没耽误上班,领导和同事们都说严重了,这时心里有点犹豫,这是脸上的事,不像肚子里忍了别人看不见,这脸上时间长了不好办,政府机关认识我的人几乎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不上医院,不采取各种方法医治,结果没好,会给大法带来损失,会给大法抹黑,真着急了,想好的心太迫切了。

我去亲戚家,让她给我脸拔火罐,拽回来让常人看不出来歪,用常人的办法解决能好吗?结果更严重了,当天晚上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忏悔,最近一段时间,消极懈怠,三件事做的也不好,虽然单位、家里有事,还是自己主观不精進、修炼有漏。

第四天上午,妻子同修把正念正行除病魔《明慧文章选编三》给我找出来了,她说有一个同修中风、口歪眼斜症状三天恢复正常,和你的症状一样。我看完这篇文章,确实对我有很大启发,在此感谢同修,我悟到了,虽然信师信法,但是心没有放下,师父讲:“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的心一横,我是大法弟子,不管它,去留由师父安排,正念出来了,真正体现了我对法坚如磐石的心,心情豁然开朗,中午吃饭感觉好香啊!

没有任何顾虑,同修说了,不能养业,不能当病,上班和护理父亲什么都不能耽误,护理父亲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不能让别人承担,当天晚上,我就去医院护理父亲了,在医院晚上炼功时,左面脸上就出现了在穴位上针灸哆哆哆的感觉,脸也不紧了,好象把扣解开了,心里特别高兴,大法神奇,师父在给净化身体,我的心更加坚定。

第五天本以为这个关就过去了,但单位领导、同事、亲戚们看见我都说没有什么变化,吃饭漏饭,喝水漏水,左眼流眼泪的症状都有,但是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时脸上就会出现针灸那种麻麻的感觉,我对脸、牙、眼睛、下巴说:你们都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不能出现不正确状态,发挥你们功能,冤冤相报何时了,咱们共同提高,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一定给你们合理安排,有好的未来。不管谁说什么,此时,我的正念非常足,心里有底,信师信法的心丝毫没有动摇。

单位其它部门都搬走了,只剩下我的办公室和我管辖的设备、物品等,我带领几个同事把东西打包,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没把病业当回事,干起活来非常轻松,无论在单位、医院、回家不照镜子,不看歪到什么程度,还差多少了,把这颗心彻底放下。

父亲病情加重了,单位的东西运走了十八车,还有七车没运走,心里一直默念,师父的诗句:“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经常用MP3听师父讲法,加强学法。

一晃十三天过去了,中风、口歪眼斜症状神奇的消失了,吃饭、喝水再也不漏了,完全恢复正常,而过去口渴、手脚冰凉症状都好了。亲朋好友,单位领导同事都服了,有的说:你师父真管你呀!有的说法轮功神奇,有的说,当时你说怎么歪的怎么给你正过来,我以为你的精神有问题了。有个同事腰痛去医院按摩,问大夫我去针灸了吗?大夫说没来,就这样,活生生的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神奇。

虽然我用口歪眼斜的事例证实了法,但毕竟是我摔了个大跟头,我从中悟到,当难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去医院的想法,可是有点犹豫,心不稳,立即就想闯过病业关,心太急,刚有好转,显示心,欢喜心又出来了。实际上,一切症状都是顺着人的执着心演化出来的假相,但自己修的不精進,悟性太低,使这个难加大了,时间被拖长了,不管出现任何魔难都是对炼功人的考验,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大法弟子在与旧势力和病业较量中,一定是强者,一定是胜利者。

闯过这次病魔关,更多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承担了,我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师父的救度之恩,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