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带来满天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个退休小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大法。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亲善的人际关系,让我的天地晴朗。

我自幼体弱多病,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在家,总象有人要抓我似的,得让大人紧紧的抱着,所以母亲常背我去“神婆”家看病。在我二十多岁时母亲还让姐姐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给我“还愿”。在我记忆中也不知道还过多少次愿。

工作后总算平静了几年,可又在名利情中苦苦挣扎:不是工资低了就是奖金少了等等让人烦心的事,真是没有三天舒心日子。随之而来的是病魔缠身,先后得了十几种慢性病。后来病多了,吃这种药会加重那种病,吃那种药会加重这种病,如:有严重的胃下垂,吃了医治骨质增生的药,胃就受不了。

三十几岁的我,不认识的娃娃竟然喊我奶奶!真的是未老先衰。后来又借了七千二百元钱买了一套磁疗枕垫,刚用时还起作用,可不到两个月又成了老样子。

说也巧,就在当年一位好心人看我有气无力的样子就告诉我法轮功的神奇,劝我不要买磁疗枕垫,去看法轮功的那本好书。那时,我已病入膏肓,对此也半信半疑,虽然买了那本好书却也没有看,执意买回了磁疗枕垫。此时我家务做不成,成天沉浸在痛苦中,抱着无奈的心理开始看《转法轮》。我一向看书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头痛,神奇的是看这本书越看越舒服,三天看完后我好象换了个人:好!太好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也明白原来人有病、有难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伤害了别人的报应啊。

随着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不知不觉各种疾病悄然离去。

炼功后十余天,在快吃完晚饭时一同事来电话叫我过去,我没多想,起身就走,我的小儿子和丈夫几乎同时抬头看着我“哎”了一声。我知道他们的意思,也没解释就去了。回来后才想起这胃怎么没难受呀!如果以前这样就象重物坠着一样,恨不得赶快把胃里的饭掏出来,我惊喜之余还不太敢相信胃真的好了。

第二天家中来人,我没有象以前那样只有稳坐在那里,也没有觉的不适,那就多吃点,哎!吃饱也没事。那天家里吃水饺,我说你们吃,我边吃边煮。我丈夫边吃边兴奋的说:你真的好了,太神奇了。从那天起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病痛的折磨,变成一个健康快乐的人。以前九月初就得穿棉鞋,到来年四月才能脱,而且两脚总象踩在冰上一样透心的凉。炼功后冬天穿单鞋也不觉得那样凉了。

以前小腹右侧一块鸡蛋大小的地方火炭烤着一样难受,到内科去让到外科看,到外科去让到妇科看,真是哭笑不得,有位医生说可能是阑尾炎,要不割开看看?我没同意,心想又不是一块布,掀开看看再盖上。再有类风湿、冠心病、鼻窦炎、美尼尔氏综合症、附件炎、脚气等等病症一概消失了。也许有人说:那是精神作用,那些实实在在的病是想好就能好的吗?以前超过半个月不去医院,护士都说:你好多天没来了。我还饱尝肛裂的苦头,每当大便时到了厕所门外又折回来,怕那种刀割一样的痛苦,直到坚持不住了再去,不知滴出多少鲜血才能便出来。炼功后那些症状都没有了。

我们学大法后,时时事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遇事找自己,心里没有敌人,不仅对亲人好,对谁都好。一次在集市买菜时,卖主多找了钱,离开摊位后才发现,我又让丈夫送回去,这样的事也常有。

以前拿到工资以外的“好处”,心安理得。学法后明白了不失不得的理。再也不想占别人的便宜,没再收学生家长的一份礼物,而且对学生一视同仁。因为调离工作少了两级工资,每到开工资时心里就堵得慌,不是怨这人就是气那人,总认为自己工作认真,班上学生成绩也不错,可是不能和奖金成正比。同事之间也有吵闹的事,当时总是觉得自己占理,争斗心、怨恨心使我活的很苦很累。炼功后明白了万事皆有因、不失不得,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也争不来,不觉得心里不平衡了,同事们也都和睦相处了。

还有家庭矛盾重重,特别是我公公常说些不满意的话,只要我一接话就得吵,有一次竟赶我出门,闹得不可开交。公公每月有几百元的补贴,自己也总说:不赶集、不买东西可钱也没剩下。有人提议给他存一部份备用,丈夫有点动心,我用大法衡量觉得不妥:老人没有存的意思,他的收入怎么安排他自己说了算,我们让他存他可能会不高兴。再说了,没有这点钱还不给他养老了吗?只要老人心情好、身体好,大家都省心。丈夫觉得也对。现在再也看不到公公不满的表情了,而且很客气。修炼人不仅对亲人好,对谁都好,遇事为别人着想。

前年秋天一个上午,我被出租车从电动车上撞倒在地,昏迷两个多小时才清醒,流血甚多。医院检查:面部大面积碰伤、肿的很高,有几处骨折,眼睛肿成一条缝,鼻孔一直流血,身体其它部位也有伤,到了中午还没检查完,医生说头里可能也有伤让我先住院打针,我坚持要回家,不住院。车主问我:不住院后果谁负?我说:我自己负。

神奇的是我从醒来直到痊愈没有一丝疼痛,只是自己每天用清水清洗面部,沙子、灰渣随着掉下来。有位善良的老人看到我就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当时我的脸血糊糊的,肿的象面包似的,让人看了害怕,可我只是觉得脸紧绷绷的、一点不痛。十天左右脸上的伤疤就褪了痂。熟人再见到我时说我的皮肤比以前还好。我如果住在医院想赖车主就不会出现这种奇效了。

希望人们都来了解大法真相,迎接大法的福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