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香自苦寒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那段时间,丈夫同修被绑架并诬判,我被单位剥夺了工作,母亲同修又处于长时间的病魔干扰中。真是“百苦一齐降”[1]。好在有同修关心和帮助,也有自己长时间的修炼基础,所以依照常人的标准,我已经很坚强了:一面为丈夫找律师辩护,一面照顾老人孩子,同时还要工作赚钱,该做的三件事也努力做好。但是心里老是有点沉重和压抑。有个同修说我:“你看起来不高兴。”我当时回答:“我能保持平静已经不错了。”

有一次,送一盘神韵给一位老人,他接过神韵,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姑娘,不管遇到什么事,高兴地过也是一天,不高兴地过也是一天,为什么不高兴地过呢?”我当时看着他,心想:我一直是微笑着发神韵光盘、和他说话的呀。我明白了,是我的眼睛泄露了我的内心世界,我的心处于魔难的阴影中。我似乎感觉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我笑着点点头,告诉老人我记住了。

我为什么不高兴呢?不用太深挖都知道是因为我在常人中的名、利、情都受到伤害了,失去了常人追求的“美好生活”了。虽然知道常人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可是这些东西没受影响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能看淡,可是现在发现原来自己把这些还看的挺重。

有一位同修说我写的文章有求名的心在里面,没有能量。我当时(其实是很长时间)愤愤不平:我写出我在常人中的成就不是为了证实大法吗?况且明慧网给予发表。又觉得同修几次冤枉我,不但不道歉,还因为我的辩解而不再理我了。我内心波涛汹涌,发正念和打坐都被干扰的很厉害。愤懑时还先后写了两封信发给同修,但都自己先从邮箱中悄悄删掉了。我知道她作为一个协调同修,承担和付出都很巨大,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用心态不纯净的话干扰她。我之所以感觉受伤害而难过,不正是求名的心受到冲击了吗?这不是给我提高的好机会吗?我们修炼人经过一段时间修炼,有时觉得常人似乎很难动我们的心,但是同修的话格外看重。这点事干扰我这么厉害,不正是我自己的人心和自我的私心被宇宙中不好的物质钻空子了吗?

通过学法,我沸腾的心平静下来。会多次反复,我就对照师父的法一次一次修去这些不好的物质,我能意识到那些不好的思想真的是物质存在。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弱的很了,我有信心一定会彻底消灭它们。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也绝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达到制造矛盾间隔同修、干扰同修的邪恶目地。

还有一个新同修,在她即将生孩子的时候,她的常人丈夫和她的母亲矛盾激化,大打出手,他们一家无处可去。我当时正在丈夫被抓、请律师辩护的时期,但是觉得事情既然让我碰到了,我不能看他们那么艰难不管。于是我把他们和新生儿接到家里住了两个月,还把新房子装修一新,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他们住。耗费我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他们住了半年后,说要回老家。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们临行前,她把她丈夫对我哪天说的哪句话不满(包括玩笑话),列成一张单子读给我听,让我依照改正。当时我真是难过、委屈,但我知道作为修炼人,这件事一定是针对我那些不好的心来的:觉得我在那么艰难的时候帮了你们,你们应该对我感恩不尽。我有求感恩的私心在!从他们列出的我的条条“罪状”中找自己,的确就是我不修口、做事没有多考虑对方的感受、求回报的心的体现!谢谢同修帮我指出!

我经历了这些魔难,我自己都感觉到在大法中的升华与提高,那不都是大好事吗?我应该高兴才对啊!魔难来时的确难过,但是观念转过来就不会难过了。天上的神一定还羡慕我们有这样魔难中升华的机会呢,我怎么不知珍惜呢?我心里不痛快的时候是把什么东西看重?我真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懂得大法的珍贵吗?真的明白自己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有多幸运么?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很多同修感觉社会底层的人们观念少,讲真相劝三退更容易些。相对来说,知识份子、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不那么好救。反观自己,作为知识份子,也是有着很多常人复杂的观念在障碍着自己。修好的部份很快隔开了,没修好的部分又要努力树立起正信, 因此经常需要反复思考、经常努力地破除那些观念才能保持对大法的正信,感觉很累,也对自己悟性差而苦恼。

既然知道后天的观念是障碍,何必要傻乎乎的固守它、用它来衡量佛法?我就要象思想纯净的人那样,牢固树立对法坚定不移的信念,全身心同化大法,如同修说的,跳到大海中,而不是从大海里提一桶水来洗净自己。

我多希望自己修炼的再精進些,执着自我的私心和怕心修去,多救些人啊!否则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啊! 再次拜谢师尊!我唯有精進实修才能回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