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妻子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事情还得从头说起,那是一九九九年初,随着法轮大法的洪传,我们一家三口修炼了大法。那时儿子还小正在上小学,妻子她在大法中受益了,得到了福报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出于一己嫉妒之心,发动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并强行规定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功。我妻子是党员、双文凭的本科大学生,又是某国营企业政工干部。由于她长期受邪党洗脑教育,出于对邪党淫威的惧怕,最终选择了放弃大法修炼。

妻子自己不炼的同时也不让儿子听师父的讲法了,那时儿子还小,正在上小学,原本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的儿子,随着周围的环境,儿子渐渐的随波逐流了,儿子经常出入网吧,玩游戏成瘾。最后旷课逃学,儿子最终是变坏了。而妻子她自己出身入死的为邪党卖命,党叫干啥就干啥,在常人中争争斗斗,最终落得了一身的病疼。二零零八年由于高血压引发了脑出血,送医院抢救终落得个半身不遂,自己不幸的同时,也给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带来了灾难和不幸。

二零一三年末,妻子大脑第二次再度出血,给这原本不幸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送医院抢救,经医院检查结果是: 我妻子除了脑出血外,还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血压高到二百一十多,糖尿病,血糖高到三十三点几,还患有甲亢、甲心病、胆结石等多种要命疾病。在医院里住了近四个月的院,什么好药都用尽了也不见好转。

由于第二次脑出血并丧失了吞咽功能,她长期只能用鼻饲管喂食,喂食相当困难。身体由原来的一百四、五十斤减到七、八十斤,真是骨瘦如柴。大小便都拉在床上,痛苦极了。由于长期卧床,肺部严重感染,呼吸极度困难趋于衰竭。检查肺部照的胸片,片上肺部一片空白,没有影像,生命处于极度垂危,旦夕不保。每天医院都要发出四、五次病危,而每次医生都要我签字,有很多医生和内科主任找我谈说:“你妻子是绝不可能活着出院的了。赶快通知亲人和儿女来见上最后一面了,否则就来不及了。”医生时时催促,最后内科医生不想救治了,而互相推诿,他们请来了ICU(重症监护室)主任 、主治医师(专家)要求马上作气管切开,洗肺后尽快安上呼吸机来延长时间,并要求我马上签字,并要我同时做好人财两空的准备。我在极度悲伤的同时,我更加清楚的意识到:医院是救不了我妻子的命了。于是,我双手胸前合十,心里默默的请李洪志师父垂恩,救救我妻子。我坚信师父一定能救我的妻子。于是我果断拒绝了ICU并感谢他们的好意,并在拒绝书上签字同时盖上了手印。尔后,又和医院内科签定了不切开气管,不安呼吸机,只作一般的常规治疗的协定书。

我从家中拿来了平板电脑,让妻子听大法弟子的音乐和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很快,我妻子呼吸平稳了,脸色也在变了,也能安静的入睡了,没有先前的那么痛苦了。

三天后,我请求医生为我妻子作了全面检查,结果下来,胸片由原来的一片空白现也有了一些影像了。主治医生也笑了,我妻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很快我们就出院了,出院时医生都说是奇迹,真是奇迹!真是不可思议。他告诉我说她从医这么多年,在她手上医治的第二次脑出血的病人那么多,就没有一个是活着出院的(因第二次脑出血死亡率相当高),我妻子是第一个,她对我妻子说:你真幸运,你是得了一个炼法轮功的好丈夫。法轮大法真好!

我们出院后回到了家里,由于不小心被妻子用手抓掉了鼻饲管,喂食更困难了,我们试着从嘴里给她一点一滴的喂些牛奶,但一喂就呛,非常困难。同修大姐给妻子讲了三退真相,并讲述了共产邪党的不光彩的发家历史,而历次运动残忍的杀害了八千万自己的同胞,贵州平塘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的天机。共产党是邪灵、幽灵即鬼魂,赶快退出,而不能去作它的殉葬品。为什么你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可能都与它有关。同时也是大魔头造成的。同时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妻子她明白了真相,接着同修大姐要她三退(退出邪党、团、队),她点头同意。当天中午我们吃饭时她示意要吃饭,由于当时还没给她准备好吃的,我们试着给她喂些干饭,她就能大口的吃上几口,又出现奇迹了,我高兴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出院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我妻子未吃一粒药,未打一颗针,可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也几乎恢复到原来的健康了。其主要原因是: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是大法师父管我们了,就受益了。

写到这里,我不由的双手合十,真心的感激伟大的大法师尊,给了我们的这一切。真心的奉劝那些至今还是站在邪党那边,与大法为敌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了,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赶快退出恶党真心悔过,弥补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