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主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日】二零一二年我地区的大法弟子到邻县配合那里的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因为邻县的同修少,我们有责任配合救度那一县的众生。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邻县看守所。我们营救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没营救成功,因为那里的世人对法轮功真相了解的太少,被邪党谎言蒙蔽的太深。

我们经过学法交流,统一了在法上的认识,于是我们决定请北京律师,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为基点。救度这一方的众生。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有能力或具备条件,律师我觉的还是应该请。为什么哪?学员不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吗?你中共邪党不是标榜你‘伟、光、正’、对全世界说你是讲法律的吗?好,那我就请律师。”从启动到结束只用了七十天时间。真正起到了救度众生,震慑邪恶的作用。

每个过程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以大法和大法弟子为主导,律师配合的很好。每次见到律师我们都主动交流一下情况,律师就会说:这次要达到什么目地?我们就把事先想好的方案讲一下。律师就会顺理成章的配合,每次都能按预定的方案圆满完成。

记得第一次律师去看守所见同修时有些为难,他说:律师见当事人必须得有两位律师才能让见,我自己恐怕不行。我们马上乐呵呵的说:这哪是你自己呀,还有我们几位呢,可别忘了,给大法弟子做事可有神助啊!我们师父一定会帮你的,你行,你一定能行,祝你成功。他笑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上去看守所见同修的车了。

因为邻县公安局又把我地同修送到市区看守所异地关押,从我地到异地看守所路比较远,自己开专车还得跑三个多小时,我们就利用好这段宝贵的时间发正念,给律师讲清真相,然后我们学法,共同背诵《洪吟》,后来由一个同修朗读。

我们一路正念一路学法。律师高兴的说:你们师父太伟大了,我为他能有这么好的弟子而佩服,太了不起了。到看守所了。律师边下车边高兴的说:我也请师父加持我,我一定会顺利见到当事人。我们马上说:好,一定会圆满成功。我们在车里齐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律师见同修过程中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看守所所有警察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发到每位警察的主元神上,和他们明白的一面沟通,这是你们摆放位置的时刻,只有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才会有美好未来。

四十分钟后,律师回来了。他非常兴奋的说:“太顺利了。我向他们说明我的身份和来意后,他们对我非常客气,马上把当事人带来了,对我说:这几个房间都闲着,上哪屋都行。说完就走了。就我和当事人,很顺利的把该说的都说了,该办的手续也都办完了,你们捎的话我也都捎到了,也没啥事了,我又鼓励鼓励当事人我就回来了。我还没办过这样的案子呢,太有意思了,太神奇了。”

在回来的路上,大家交流了只要我们在法上,师父就会帮我们,其实就是师父在做,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律师和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刚交流了一会儿,律师就说:咱们还是先学法吧。大家就又开始学《洪吟》。学完后,律师说:请把这本书送给我吧,我把他带在身边,随时都可以学。当同修把书送给他时,他高兴的接去,并说:我一定好好保存。

律师来第四次就开庭了。邻县的所有公、检、法人员和所有大、小警车全部出动,两辆防暴车拉来两大车防暴警察,搞的森严壁垒,从中不难看出邪党的恐惧心理。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律师的正念,加持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正念,正念正行,解体邪恶,闯出魔窟。

在法庭上大法弟子讲真相,律师在法庭上义正辞严的讲着,他说:“经过法庭审理,不难看出,当事人根本没有任何犯罪故意,她向村民发放信仰资料,是为了救人,佛家讲普度众生。当年唐玄奘不远万里,历尽千辛万苦从印度取经回到祖国讲经说法,不也是为救人吗?唐代高僧的慈悲我们不难理解,难道我们就不能理解我的当事人吗?众所周知,所有执法人员擅自对其不恰当的追究是滥用职权的行为。我的当事人与犯罪行为无关,作为一种信仰和思想层面的权利,是应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障。恳请法庭对我的当事人当庭释放,为此,我郑重提请,审判机关及合议庭,能够在我当事人无罪释放的判决书上写下你们光辉的名字。”

律师的正义辩护赢得一阵阵掌声。这掌声在激励着正义,在解体着邪恶。最后,法官和审判长都说:我们也没说法轮功不好,我们也没有办法,这个国家是你能管得了,还是我能说了算?如果把她放了,我们就得回家吃去了,那就完了。在无奈的情况下,灰溜溜的休庭了。

结束后律师说:这次开庭效果很好,确实起到了实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