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不会一直遮住太阳

记我母亲付贵华被非法关押超十五个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我已经超过十五个月没看见我的母亲了。在我的记忆当中,我从未这么久离开过我的母亲……

我母亲叫付贵华,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被长春市公安局和农安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受尽苦难,并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听从那里出来的人描述,我母亲原本健康的身体,现在又瘦又黑。我诧异:我妈怎么能黑呢?我妈以前可白了,在那里面总也见不到阳光怎么能变黑呢?当时我的心特别痛,我为无力救我的母亲而感到心碎。我母亲现在心脏还出现偷停、高血压等症状。这都是被中共迫害出来的。我母亲已经绝食一个多月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我和母亲、还有孙艳霞阿姨一起在家被警察绑架。孙艳霞的丈夫是在自家园中被绑架的。他们三个都遭酷刑了,相对来讲,我算最轻的,只是被殴打,身上的瘀伤半个多月后才消去。隔一天,姐姐、爸爸和其他十余名亲友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看望我,均遭农安国保、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多数人遭到残忍的酷刑……致使我小姨刘桂红在回家数月后含冤离世。

孙艳霞阿姨被折磨的几度病危,几个月前才被放回。她小腿迎风骨上,至今仍留着一排排凹坑,那是农安国保唐克他们用铁棍硬压出来的,一年多后仍未恢复。谁能想到当时恶警们到底是用多大力气、多发狂、多狠的心,才能把人折磨成这样啊?!

我母亲也是,现在被打的部位还经常疼痛!所有这些行凶的暴徒,事后我们去找他们,没有一个敢承认自己打人了,互相推脱。而我们到各有关部门控告这些恶人,他们全都互相包庇,不作为。母亲在看守所里面控告也无人答复。看守所驻所检察官也尽是推脱的话。状告无门。

控告遭打击报复

在今年四月八日,农安县“610办公室”头目马驰又利用农安国保、“反恐”大队、古城派出所等,找几个女特务对我、我姐及老姨进行跟踪拍照,见我们把女特务孙长辉拽到县委说理,恼羞成怒,公然对我们进行绑架。我在被两警察从县委楼上拖拽过程中不断高喊:“炼法轮功被国保酷刑折磨,我们告状遭打击报复!”一头目模样的中年男子竟哈哈狂笑,并大喊:“就打击报复你!”我回头冲他喊:“你敢不敢说你叫啥?!”他看看我,一个字也没敢说出来。

我们被劫到古城派出所后,“反恐”大队的人就都走了。这中间有个插曲,当时第一次是“610”马驰领着国保吕明选、古城派出所的一群警察气势汹汹的打算直接把我们绑走,他们朝我们喊:你们围攻县委!还有的人喊:你们聚众闹事!当时就我们三个人,怎么围攻县委呢?拿什么围攻?我们没有理会,指着马驰,问他是谁。马驰支支吾吾不回答,我就喊:“你就是马驰!你就是马驰!”马驰暗示古城派出所警察动手绑我们,这时,一个脸上带痣的警察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就指着他说:“你脸上带痣,你是不是扒程丽静裤子的?(程丽静六月五日看望我们的亲友,被古城派出所警察酷刑,一个脸上带痣警察企图扒她的裤子)我们现在告你呢!”这个带痣的也心虚了。这样一来,这些人就都退下去了。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又换成“反恐”大队的人马了。马驰就再没敢露面。国保唐克、周大海等也一直没有出现。

他们一直试图给我们定个抢劫罪,说我们抢了那个给我们照相的女特务孙长辉的相机,还有内存卡。想在我们身上翻出内存卡。大概晚上十点的时候,古城派出所弄出个手段:搜身,扒光衣服侮辱性的那种。我是第一个,我没有配合,并且尽量拖延时间,僵持。显然我的这些努力没有白费,其他两人的待遇比我好上一点。

又是漫长的等待,在空旷寒冷的大厅内。我其实从进到古城派出所就一直要求吃饭、睡觉等权利,无一得到。到笔录时,我又是第一个。我继续不配合,并且要求他们把监控打开,他们大概是第一次碰到我这样的,急不可待的把对着我的监控打开让我看。不管怎么样,我想,我该有的权利,不管他们怎样流氓,我都必须争取。他们问我姓名,我说:拒绝回答。他们就商量:国保的应该知道我叫啥,因为我上次被抓了。他们就问吕明选。吕明选就看着我说:“叫啥了的?于啥了的?”之后他只好给唐克打电话。这样除了我的姓名,剩下的一一拒绝回答。我拒绝签字。其他两人也是如此。

半夜十二点之后,警察拿回来三张非法拘留的单子,说非法拘留我们十天。理由是非法拘禁孙长辉,并抢她相机,罚款五百元。(拘留单子当时没让我们看,是我们在拘留所期间看的。)接着拉我们去农安县医院做检查,将我们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时已折腾到后半夜了。我们出拘留所那天早上,去古城派出所要手机等,新调到国保的于春海一直在古城旁边的楼内大厅暗暗关注着我们,并不时打电话。直到我们要上车时,他也开着一个没有牌子的轿车走了。我就想,国保的车怎么都没牌子啊?当初一三年绑架我们的时候,就用的一批没牌子轿车,这次又是。

母亲被冤判三年

我母亲是被以“制作、悬挂三十八条法轮功真相条幅”为由被冤判三年的,所谓笔录本身就自相矛盾,一会说是用下载打印的字体模板描摹的,一会又说是用毛笔写的,没有物证,没有人证。

被一审冤判之后,母亲上诉,我们去找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二庭办案人郑伟说:不接外地律师手续,不见律师。并且试图说服我们把律师辞了,还说会给我们指定一个律师,免费的。这些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把我母亲的相关材料、家属被酷刑的材料、照片都给他了,希望他能认真了解。交涉多次后,长春中级法院仍是:不开庭,直接维持原判。

黑夜不会太漫长

我真希望我家是最后一个承受迫害的家庭。我也听说:长春市某法官曾私下对别人说“法轮功是冤枉的”,但他公开还在冤判大法弟子。这些人怎么就那么短视,为了现实利益,不惜作恶,坚持违法,就不信恶报正伺机而至呢?

相比那些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的,我的遭遇不算什么,我母亲的遭遇也不算什么,我现在也没有家破人亡。我要做的,我们外边相对自由的人要做的,就是为那些像我母亲一样的人,为他们在漫漫漆黑夜中点燃一点点烛光,让他们感到自己并不孤独,让迫害他们的人知道:不是你想抓就抓!想判就判!

以下是明慧网有关付贵华相关文章报道:

吉林省农安县付贵华被非法判刑 女儿上诉
农安法院偷偷庭审付贵华 20分钟走过场
非法关押一年余 长春法院偷偷开庭迫害付贵华
吉林农安县孙艳霞被迫害命危回家 付贵华仍被非法关押
长春市农安县付贵华家人被绑架
命危中的孙艳霞被拘“特管”病房 家人不得见
八次构陷被驳回 吉林农安国保诱骗家属签字
吉林省两妇女遭酷刑逼供 被劫持近十月
遭绑架折磨 吉林省公主岭市刘桂红含冤离世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
付贵华长女讲述亲人受迫害经历
吉林妇女被国保刑讯逼供致病危 家属控告
被劫持半年 吉林妇女被恶警折磨致病危
到拘留所看望亲属被扣留 吉林妇女遭酷刑与侮辱
恶警叫嚣: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 - 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刑讯逼供经过
吉林农安县国保大队恶警唐克恶行
吉林省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王兴友遭恶报
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酷刑折磨经过
中共狼奶喂出的恶警:残暴、贪婪、兽化 - 吉林农安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劫、刑讯逼供经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