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修心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师尊好!
同修好!

这次心得交流会,因自己有些人心本来不打算写稿。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不论修的好与坏,就是借法会之际,对自己做个总结,也是向师父做个汇报,我想也对。下面就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帮助同修中修心去执著的一些心得。

在帮助同修中修心去执著

由于我大部份时间都在全球RTC平台上,所以对平台的运作较熟悉,英国同修有意愿上平台参与电话讲真相的,我都尽力提供帮助。同修们救人的心很纯净也很急迫,其中有几位从当初的不敢开口,到如今已磨砺成讲真相劝三退的高手,也有新上来的正在逐步突破。看到同修们的点滴变化,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但有时我也会感到惭愧,因为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我有时会缺少耐心,甚至语气生硬很不善。这些人心尤其表现在最近上平台的一位老年同修身上。

本地一位常年坚持在中国城讲真相的阿姨同修,因身体原因不能外出了。她无法参加集体学法,无法参加集体活动,等于脱离了这个整体。我决定帮助她上全球RTC平台,这样,她就可以每天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往国内拨打真相电话,还可以一起学法交流。

阿姨救人心切,几次打电话来催我教她如何上平台打电话(她女儿帮她安好了软件),我考虑到她耳背,担心她听不清人的声音,于是我建议她先到平台上熟悉一下,先听听其他同修讲。她还没有学会关嘴(开嘴表示可以拨打电话,关嘴表示不方便开口),常常找不到自己在哪个房间,于是我就用鼠标把她拽進去拽出来的,只要看到她進了平台的房间,我就给平台的主持同修发信息提醒:阿姨是新上来的,不会关嘴巴,请不要叫她拨打。

后来我专门去了她家一趟教她电脑。临去前,我列了一张单子,写好了要教她的内容。怕她听不清楚我说话,我连喊带叫的教了她5个小时,她很认真的反复记笔记,从如何打开文档,到如何复制粘贴,反反复复让她操作,刚教过的一会儿又忘记了。好几次,我有些不耐烦了的喊:“阿姨,刚教过的怎么又忘记了?”阿姨丝毫没听出我的不耐烦,每次只是笑笑,这让我感到愧疚:是呀!阿姨也不容易,几个小时内要记住这么多东西也是够难为她的了。那天因为时间紧,只能大概的教教她。

我在她电脑里安装了远程操控,这样,我可以登陆到她电脑里去帮她解决问题。我帮她把要拨打的电话号码复制到电脑里,每天教她一项,我示范给她,然后让她重复,阿姨往往是今天学了明天又忘记了,大概4天左右,她终于学会了粘贴和复制;半个多月后,阿姨基本上可以自如的拨打电话了。

因为不熟悉电脑操作,阿姨总是手忙脚乱的,一会儿忘记摁键说话,一会不知道跑哪个房间去了,我在这边摁着键使劲的喊:“阿姨,您听到了吗?您要记得摁键说话呀!”怎么喊也听不到回应,每当此时我只好拨通她的电话提醒她。

她初上平台时,我俩每天要通十几次电话(幸亏我和她使用的是同一家手机公司,通话免费),她一会儿电话号码找不到了……有时,我正和大陆中国人通着话或者正忙碌的时候,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这时,我那颗急躁、不耐烦的心就出来了,我清楚的知道我语气中带着怨气带着牢骚。

可是,阿姨好象丝毫没有察觉,居然还经常感谢我对她的帮助,阿姨还说,她女儿也夸我有耐心。听了这些,我真的是惭愧的无地自容,我坦诚的告诉阿姨,我其实对她很不耐心,还经常语气不善。

向内找,之所以对阿姨没耐心,是嫌阿姨耽误了我很多时间。我也意识到,这是颗为私的心,我应该继续扩大心容量,学会完全为他人着想。修炼人遇到的事情哪有偶然的呀,一定是师父安排来暴露我的人心的!想想阿姨在这阶段是最需要帮助和鼓励的,她那颗救人的心多么可贵呀!对于会电脑基本操作的同修来讲,完成从复制、粘贴到号码拨出这几个步骤仅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可对于阿姨来讲,她需要一分钟,两分钟,她要比别人付出十倍甚至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到。

想到这些,我的心平和了许多,我告诫自己:帮助阿姨打电话救人,这是师父要的,我不能辜负了师父。所以我要善待阿姨。

电话讲真相,对于阿姨来讲还有个适应过程,所以开始都是我带着她拨打,她拨号慢,好不容易接通了,对方听不了几句就挂,阿姨就有些灰心,怀疑是自己讲的不好,我鼓励她:并不是您讲的不好,电话被挂的情况很正常,现在的中国人戒备心很重,对于陌生人的电话就更戒备,何况又没有号码显示;另外虽然对方没有听太多,但是您讲的话也是绝对起作用的,另外空间,也在解体邪恶呢。阿姨明白了,又恢复了信心。

有时候我忙没空,就把她交给负责培训的同修,同修们对她无私的帮助和包容令我感动落泪:一次,《培训信息平台》贴出了这么一段话:“英国的阿姨讲真相讲得很好,正念足,晚上退了两个党员,请同修多关心,她对平台还不熟悉,打着打着就跑房间了,我就跟着跑好几个房间。”另一个同修回应:“难怪我一直看你们在换房间。”

初看到同修发的这两条消息,我忍不住的笑了,但是马上有想哭的感觉,因为,我感受到了负责培训同修的慈悲和善,也体会到阿姨的不容易。阿姨珍惜每分每秒,就想多打电话,同修就默默的帮助她发正念。因为同修的无私配合所以阿姨的劝退人数从无到有,从一个到四个五个。

平台上有集体学法的时间段,但是阿姨不会从网络上查找段落,所以无法和其他同修一起学。于是我就单独陪她一起学,她用书本学,她学哪篇我就随她学哪篇。最近,有个学法房间开始从师父已经出版的书籍学,所以我们俩就加入到了这个集体学法的环境中。

目前,阿姨已经能够在RTC平台上平稳的做三件事了。

在帮同修写交流稿中修心

今年的纽约法会前,RTC平台的协调人找到我,问我是否可以帮助同修写稿子,并简单的介绍了这两位同修的情况:其中一位是七十多岁的老阿姨,为了拿起电话讲真相救人,对电脑一窍不通的她,通过不断学习,不仅能基本操作电脑,电话也越打越好,到最后成为平台的主持人;还有一位也是老年同修,不仅十年如一日的积极参与当地证实法项目,还带动身边的同修(包括景点同修)到RTC平台上学习讲真相的经验,很多同修自从上了平台后,到景点上就敢开口讲真相了。这位同修多年来一直有个心愿,想亲自见见师父也渴望能向师父交上一份修炼答卷,但苦于不会打字,还有其它些人心障碍,一直未能了愿。

我听了两个同修的情况很感动,我愿意帮助他们。于是我和她俩在网络上通话,用采访的方式,请她们讲述修炼经历和心性上升华的心得。因为白天很忙没有太多空,只能等到晚上9点多后才开始做,连续几晚我都做到凌晨2点多。我想尽快写出来,别耽误了同修的事。

稿子写好后,我请她们核对,哪处有表述不清的地方,哪里还需要修改。第一位老阿姨,非常的认真,前后四、五次和我通话,每次都能想起些细节,希望我加進去,开始我还想:这些是小小不言的细节,不需要说的那么清楚的,差不多就得了。但是她一次次的不嫌其烦的回忆和诉说(有的是十几年前的修炼经历),我被感动了,我想,我缺少的就是这种认真做事的态度,有时候,我做事都是大大咧咧、凑合的态度。

纽约法会期间,我浏览明慧网于同修们发言的报道,我似乎隐隐的在期盼什么,当看到其中一位我帮助的同修也在发言人之列时,我心里有种喜悦甚至有一种成就感。随后我一下意识到了,我在求名,我在证实我自己,虽然我没有将帮助同修写稿的事向其他同修提起过(也是有意识的要抑制自己的显示心),可是我自己知道,被我帮助的同修知道,协调同修也知道,这稿子是我写的,我感到满足感到所谓的能力被认可,这些人心多可怕呀!我赶紧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要这些想法,这些不是我的,我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能力也是师父给予我的,是让我来帮助同修的,稿件能被选上,是因为该同修证实法的事情做的好,向内找做的好,无私帮助同修做的好,我起到的作用仅仅是整理成文而已,我有什么好显示呢?我还沾沾自喜什么呢?及时察觉了这些人心,我否定、清除掉它们,我心也一下子变的平静。

第二天,协调人高兴的找到我说:你写的那篇文章被选上了。我只是淡淡的对她说,我在网上也看到了;又过了些日子,那位发言的同修找到我,对我十分感激,我也是平静的对她说:大姐别谢我,是师父让我帮您的,是师父让我帮您了却这个心愿的,别太客气了。

以上的两个例子,是最近经历的比较深刻的两件事情。其实作为一个修炼人,在日常生活中,每日甚至每时,都有考验心性的问题出现,有时能意识的到,但有时虽然意识到了,却因冲撞了人心不情愿去归正。今后,还需要好好严格要求自己,让师父少操一份心。

以上交流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