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市郑永新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银川市供电局职工、法轮功学员郑永新,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出监被关进洗脑班三个月,二零零八年六月,奥运火炬要在宁夏传递,宁夏各地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郑永新也被银川市富宁街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回家。二零一二年又被银川610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

下面是郑永新揭露中共邪党对他的摧残迫害:

我是电力系统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经常星期天坐在床上苦苦的思索人为什么活着?直到我看完《转法轮》,我才找到了生命意义的答案。我走入大法修炼一个月后皮肤病、心绞痛等疾病全无。

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打压、迫害。为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我因上访和散发真相传单,被银川市公安局国保绑架,李崇、张安忠、马自力领人搜家后,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宁夏白土岗子劳教所遭受关押迫害。

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劳教所写思想汇报时,我把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写出来。由于从小受党文化的影响,我还对这个党抱有幻想,写到:党啊,如果我哪做错了就给我一次改错的机会,只有改正错误才能做更好的人。然而这个党本质就是不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要修炼法轮大法它就迫害你,它就用酷刑“转化”你,我惊愕了,我所相信的共产党竟然是一个邪党,这个党在我头脑中伟光正的形象全是骗人的,原来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我是经历了这些才看透了共产党邪教的本质,可惜很多人还被蒙在鼓里看不到共产党邪教的本质。

在劳教所,有个法轮功学员被恶人用镐把打,臀部被打得黑紫,十多天都不能坐卧。他们把用镐把打人的方式称为:“华佗在世,专治百病”。劳教所还有利用训操整人,动作不准确即遭打骂、利用查卫生整人,在已干净的用事先准备好的土抹上说你没擦干净借机整人、借开玩笑不分轻重的对你动手动脚,晚上用被子把你头蒙上把你打一顿,折磨人的手段花样翻新,什么“老头看瓜”、“土飞机”、“看电视”等等太多了,说也说不完。

一次入教班长问我: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和你关系怎么样?队长让我整他,我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与我的关系都好,他说:我明白! 让新来的法轮功学员“过关”时,他出手很重落在新来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很轻。其实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狱警指使的。

劳教所六中队在青铜峡水泥厂出劳务,为水泥厂承担装水泥车、卸煤车、搬运石料等任务。有人把这个中队叫人间地狱,超负荷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和暴力折磨,曾有人受不了就自杀了,我亲眼见一个没完成任务的普教被管教打了四十多皮管子。

我刚到这个中队,往汽车上装水泥,他们找了几个年轻人轮番的与我抬水泥袋,用这种车轮战的办法消耗我体力,不让我休息。由于粉尘太大,没有任何防护工具,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是谁,鼻子堵住了只能用嘴呼吸,刚出炉的水泥,温度很高,手不能挨,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抬,否则手会被烫坏,因速度快手套几分钟就磨破了,就是带胶的手套也只能用两、三天。日装车量一千五百吨-一千八百吨,作业半径三十米,十五人用老虎车往汽车上装五十吨水泥只需十八分钟,可见劳动强度之大。

中午吃饭只能随便漱口一下,饭后,因地上都是冰,只能在冰面上睡半小时,因出汗水泥沾在身上洗不掉又疼又痒,因水泥在眼中结块粘在肉上疼痛难忍,看不了东西,只能用缝衣针对着镜子,自己把粘在眼睛里的小水泥块连血带肉的挑下来。晚上睡觉浑身疼得不敢动,半夜手指象抽筋一样把人疼醒,早上必须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才能起床,否则疼得动不了身,穿上前日被汗水浸透的“工作服”,如同进冰窖一样冻得发抖。不分昼夜随时来车随时装车。

白土岗子劳教所管教科长郭文智虽然已遭恶报,虽然邪恶的劳教制度已被废除,但劳教所的罪恶仍需曝光。据出来的劳教人员讲:在劳教所自愿戒毒的都是给郭文智送礼后在劳教所密密贩毒的,他也参与了这些事,他每年赚五、六万元。郭文智除了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外,还滋养着吸、贩毒人员。有一班长失踪了,动员很多人找,结果在一辆货车下找到了,原来他躲在这里吸毒吸的人事不省。

在监狱遭受的迫害

我因反迫害绝食,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吴忠监狱入监队因不让炼功,我和另一法轮功学员绝食七天,这位法轮功学员被调到别的监区,每天出工时,四肢被铐在门板的四个角上把门板抬到工地暴晒,收工时,再抬回来,铐在床上。我听到这个消息心如刀绞,心想:这么好的人凭什么这样折磨他,我怎样才能制止这种迫害。

监狱把我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安排了九个狱警二十四小时严管我,我盘腿炼功,他们就把我两手向两边分开成一字形吊铐在床两头的钢管上,手铐拉得很紧,我手动不了,直到手铐卡在手腕肉里,手变颜色了才放开,晚上睡觉把我的脚铐在床的钢管上。

据知情人讲:宁夏劳教所和监狱加工的人造宝石都是供给南韩的。

持续迫害 家人担惊受怕

我是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的,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出监被关进洗脑班三个月,二零零八年七月因开奥运会富宁街派出所把我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来富宁街派出所给我朋友打电话转告我说:我们派出所的人都知道你很善良,我们也不愿抓你,是上面逼的,你最好离开我的管区,我们也好办。

我只好把住房卖了,到别的地方住。二零一二年银川610领着西夏区公安,把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

由于迫害,我失去了电力部门的工作,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破碎了,妻离子散。父亲因为我担惊受怕,于前不久离世。

我出监后看了相关法律,并和律师交流,中共各级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完全是违法的,是践踏法律。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是明知故犯。

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赶快停止犯罪 行为,为自己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