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济源市才子原胜军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

一、少年才子

原胜军,河南省济源市克井镇北社村人,大学本科学历,工程师、律师。原胜军出生于一九六三年正月二十二日,从小就天资聪明、心地善良、吃苦耐劳、勤奋好学……

原胜军
原胜军

小学到高中原胜军一直成绩优异,十六岁考入河南省新乡地区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一九八五年,又考入河南省教育学院化学系。

原胜军聪颖好学远近闻名,一九八三年,他独立编写《中学化学复习提纲》受到校方奖励;一九八六年参加“BES”——粘合剂研制工作,该成果获得“焦作市科技成果奖”;一九八七年独立完成论文《橡胶的老化、防护和改进——兼论环境保护》;自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三年,短短几年时间,原胜军完成了地理专业、法律专业、化学本科、英语学习、美式英语、法学本科、经济管理专业等等多学科的培训与学习,均取得相应的学科学历;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四年独立完成《中外合资经营年产一百五十万平方米无釉墙地砖》、《优质滑板砖生产线改造》、《年产五百吨酚醛树脂生产线》、《白刚玉生产线》、《优质不定型耐材生产线改造》等等一系列项目,并在济源市立项。

相关学历和荣誉证书
相关学历和荣誉证书

一九九二年九月,原胜军调入河南景弘集团公司,先后任总经理办公室主任、三资办主任、总经理助理、纪检书记兼三分厂厂长书记等职,从事企业管理、合资企业申报、商标注册、合同管理、技改项目申报、经济案件及治安案件处理等,其中代理及处理各类案件五十多起,其中最大标的一百多万元,为公司挽回经济损失一千多万元;还主要完成了连铸耐材三期扩改三千万元项目,及资金的争取工作……在景弘集团公司,原胜军干啥钻研啥、干啥啥出色,是有目共睹的。

一九九八年,济源市表彰优秀的企业领导干部,时任景弘集团公司纪检书记的原胜军就是其中之一。

二、修炼大法做好人

一九九二年,自法轮功传出后,因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和对人道德回升所起的巨大作用,在中国大陆得以迅速传播。原胜军在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功修炼,很快心脏病、高血压等病不翼而飞。修炼八年多,他再也没有得过任何病,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

原胜军自修炼法轮功以后,严格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任何单位工作都清正廉洁,不受贿赂,这些事迹在他工作过的地方有口皆碑。

一九九九年新年期间,原胜军就任济源物资局局长。他严于律己做人、认真负责工作、一身正气,不但赢得广大职工的支持,还把物资局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一位在物资局工作二十二年的老职工,在给上级领导的信中说:“原胜军来物资局以后,对物资事业充满信心与希望,……他没有靠山,没有历史背景,完全凭着一颗赤诚的心,无怪乎社会上一部份人评价他:一不喝酒,二不吸烟,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将,这样的局长和前任局长形成多么大的反差……”

原胜军不单单是吃喝嫖赌不沾,他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他在给市委书记的信中说:“我坚信,只要肯吃苦,舍弃一切名利,忘我的工作,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原胜军这番话正是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他立志工作是为了创造更多、更大的社会财富,这种高尚的志向,恰恰是对“以天下为己任”另一种诠释。

对名利的舍弃使原胜军在贪污腐败横行的官场,保持两袖清风、洁身自好的风范,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志向高洁。从人们只言片语的评价中,展现了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平凡、朴实和伟大。

原胜军的长辈说:胜军看见啥活都伸手就干,修电扇、灌煤气、修房子……在农村住房的邻居说:和原胜军做邻居真好。

原胜军在景弘集团耐火厂第三分厂时,有客户用信封装了一叠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原胜军拒绝说:我不会收你的钱,至于你提出的要求,我会考虑的。谈了一番话后,那个人感激地说:像你这样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并且说话还这么和气的人,真是太少了,你们的厂也会因你而发达。

原胜军在物资局时,下面分公司的一个领导给他送礼,被原胜军拒绝。那个领导的岳母曾对人说:像原胜军这样的干部现在太少见了,不吸烟、不喝酒、对人还这么有礼貌。

三、中共治下 才子原胜军惨遭陷害

◇真相信风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风云突变,以江××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掀起了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疯狂迫害手段,让中国大地陷入血雨腥风。

原胜军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给当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信的主要内容是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就是因为说真话,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原胜军被济源机场派出所监视居住,直至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这种侵犯人权的监视行为才终止。原胜军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已被非法拘留,关押在济源看守所,人已经被非法关押,家属还要受到监视。原胜军妻子王冬玲,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回后,也被监视居住。

由于写了一封诚恳的公开信,原胜军被污蔑为“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并被冠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原胜军的妻子王冬玲不信丈夫修炼做好人有罪,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王冬玲委托济源凌峰律师事务所一名律师,为原胜军辩护,但是邪党是根本不讲法律的,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济源法院两次非法开庭,枉判原胜军冤狱三年。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原胜军先后被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十三监区迫害,遭受的酷刑折磨和洗脑迫害,并被非法开除公职。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冤狱期满,才被放回。

原胜军第二次被绑架后遭毒打致死

红魔狂虐好人毁
王屋哭泣太行悲
浩气长存胜军去
苍天动容云垂泪

迫害远远没有停止,更大的迫害发生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这天,济源市国保支队支队长王明利、政委王国有带领610人员,突然闯进原胜军家里强行抄家,在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后,还要强行绑架原胜军。原胜军拒不配合,并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恶警在带不走原胜军的情况下,打电话叫来一一零警察绑架。五个人强行将原胜军抬下来,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

从那以后的半年时间里,原胜军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奔波于济源市各个执法单位,为了见儿子、为了为儿子说句话,老人家从春季到酷暑,再到黄叶飘落的秋天,路走了多少?汗水、泪水洒落了多少?被刁难了多少次?无人知晓。期间的辛酸、苦痛、担忧、思念折磨着一个母亲的心。

邪恶的谎言就象积雪,在真理之光的照耀下,很快会融化。在看守所,原胜军向看守人员、犯人讲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经历,和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法理,许多看守人员、犯人都被感动了,认为这么好的人被抓起来,受迫害,中共恶党真是太坏了。济源610的恶人看到后,生怕看守人员被法轮功做好人的道理给折服了,就几天换一批看守人员。

铮铮铁骨不畏魔
不食囚饭为清白
迫害难撼高洁志
坚贞再谱正义歌

在看守所,原胜军为抗议无故非法关押,绝食抗争。原胜军绝食第八天,被劫持到济源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共恶人要求切开原胜军食管,强行灌食,被医院大夫拒绝。恶人的恶行败露后,他们又将原胜军转入天坛医院,每天有五个人看守。

消息传出后,一直见不到儿子的原母心急如焚,一次又一次到公安局找王明利、王国有要求见原胜军。当原母问及原胜军的身体状况时,他们竟然欺骗老人说:“传单上的事不用相信,几个人看护胜军,保护他安全,身体健康。”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九日,原胜军的母亲再次来到济源市公安局,找不到王明利、王国有,610人员苗东明凶狠的说:“没人,你不相信我们,你又来了,你再来可不客气了。”原母说:“你真厉害。”苗凶相毕露地威胁:“你是个暴民、赖皮,你就住这儿,你不用走了。”

五月二十六日,原母见到王国有,问什么时候能见原胜军,王说:下星期一。可是这只是他的推脱之词。五月三十日,也就是王说的日子,原母要求见儿子。王国有无耻地说:“我不当家,我不是管这个的”。六月一日,原母见到王明利,要求见儿子,王明利跟王国有说辞一致:“不能,出格了,我不当家”。原母说:“谁当家我找谁。”王明利说:“谁也不敢当家。”原母说:“你叫我啥时见?”王明利说:“等判刑了再见”。

原胜军还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王明利就说要判刑,可见邪党根本是不讲法律的,法律在他们手里只是迫害的工具。

善良的妻子王冬玲,对原胜军一次又一次的遭到迫害十分不解,她在给丈夫的信中说:胜军,你好!你受苦了!当我在法庭上看到你消瘦的背影,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有千言万语要和你诉说,但他们不让,连一点点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小的时候,我总认为监狱、看守所都是关坏人的地方,大了才知道,原来好人也会被关进去。但是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的,父亲【见后注】平时给我们讲的话一定要记好、做好……

原胜军与妻儿
原胜军与妻儿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济源不法分子秘密对原胜军开庭,虽然是秘密开庭,他们还是作恶心虚,为了壮胆竟动用市防暴队在外面“护庭”。

开庭要求必须有旁听证才让进,中共邪党法院扬言人人给办,只办七、八张就不再办了,那个法院办理旁听证的黑娟说:不能办了,610已经训我们给办的多了。有十几张给了律师学校的学生。进法庭时要过两道岗,第一道收走旁听证,第二道收走身份证和随身物品(手机等),身上不许带任何东西。

法庭设在一个只能容纳二十来个人的小屋子里。开庭过程中,被告人陈述时,不许原胜军说法轮功三个字,原胜军陈述自己的冤情,怎能不提到法轮功? 原胜军三次提到法轮功,就被剥夺了陈述权,原胜军见不让说话,从怀里拿出一张横幅,迅速展开,在场的人豁然看到“法轮大法 千古奇冤” 八个大字。白纸红字,端端正正,鲜艳夺目。警察反应过来,一下子给抢走了。

15天后,原胜军被强行判刑六年。原胜军家属提出上诉。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原胜军在绝食数天后,趁恶警不备,从济源市天坛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恶警团团围住。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当场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一路上,原胜军被恶警毒打而死。据知情人讲述,原胜军死亡后两天眼睛未闭,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条腿青紫色。

当时济源市不知道什么部门下的文件,规定二十四小时必须将原胜军遗体火化,如果原胜军家人不愿意,就强行火化。当时中共恶人把原胜军冻在殡仪馆的冷冻柜中,写的名字是:“无名氏”。第二天,恶人安排让王冬玲去认领原胜军遗体,之后恶人又安排了大量便衣特务将到原胜军家吊唁的亲友照相,妄图迫害更多善良人。

年仅四十二岁的原胜军,一个不图私利,不为功名的好人,一个勤奋好学、成绩卓著的才子,就这样被中共邪党虐杀。

原胜军被毒打致死
原胜军被毒打致死

后记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原胜军的妻子王冬玲女士再遭邪党绑架,至今仍身陷囹圄。王冬玲的儿子因车祸入狱,家中近八旬的婆婆、还有三岁的孙子无人照顾。

丈夫的惨死没能吓倒柔弱、温和的妻子王冬玲,丈夫的遭遇让王冬玲女士更加坚定了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的信念。

从王冬玲女士和原胜军的遭遇,让人看到的是法轮功学员源于对“真、善、忍”不断追求所具有的坚贞、纯洁、高尚、善良的本质。酷刑、打压、迫害根本无法改变和动摇其一点点,也注定迫害最终是要失败的。

附:迫害原胜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济源恶人

迫害原胜军的主要恶警是公安局王明利、王国有等,时任济源市公安局局长是李保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多得奖金,达到往上爬的目的,王明利、王国有疯狂迫害法轮功,讨好济源市委书记周春燕,周春燕是迫害法轮功元凶之一罗干的妻妹。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捏造事实,乱扣帽子,随意扣上莫须有罪名,然后非法抄家、绑架,继而非法劳教一至三年不等。

王明利、王国有叫嚣“交钱放人,不交钱劳教”,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二人亲自非法批捕、劳教、关押、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二百五十多人次,搜家提审不计其数。非法劳教二十三人,非法判刑一人。他们先后办洗脑班八期,强制洗脑人数达一百一十多人。据不完全统计,被他们勒索八十四人,金额二十万四千三百七十五元,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财物从不开单据。王明利、王国有等人,将强收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保证金”都据为己有或肆意挥霍,其中王明利买房二处、新建仿古建筑一处。

王明利作为一个女人,却冷酷无情、没有人性。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明利等人绑架法轮功学员马志钗,马志钗抱着五岁的孩子,王明利强行夺下孩子,将马志钗送往看守所。十天后,马志钗被折磨得吐血不止,生命垂危,恶人只好将马志钗送回家中。一个月后,马志钗身体有所恢复,王明利又半夜闯进家中,又将马志钗绑架并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一个月后,马志钗被折磨得吐血屙血不止,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才被劳教所送回家中,恶人们把马志钗往她亲戚家一扔,扬长而去。

马志钗拖着皮包骨头的身子爬回公安局门口,找王明利讨公道。王明利拒不理睬。围观民众越来越多,好心人都哭了。无奈王明利下楼后,气急败坏的指着马志钗喊道:马志钗,我就不信法律治不了你。围观民众喊道:大法弟子是好人,犯什么罪了,你将她置于死地,对死囚犯也不过这样,你的人性道德哪里去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王明利、王国有由作恶多端,多次住院,每天药当饭吃,痛苦不堪。如不知悔改,这还只是恶报的开始。

【注】
父亲:王冬玲女士给正在关押中的原胜军写信,用“父亲”一词替代“师父”,是因为如果王冬玲女士直接写“师父”一词,信原胜军根本看不到那封信了,狱警会认为他们在交流法轮功的信息,信会被扣下。王冬玲女士用这种方式鼓励原胜军在危难当中也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