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观念共同向内找 “病危”中的同修三天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学员,在师尊的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深深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玄妙。这里把一次整体配合破除病业迫害的亲身经历整理出来,与同修分享,如有偏颇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同修发现小明躺在住所的地上昏睡,身边的物品也打翻了,我接到通知马上赶了过去。小明当晚一直说累,学法、发正念坚持了一会儿就躺下睡了。我们三个同修不敢放松,发了一宿正念,快天亮时,小明醒来,头一天白天自己如何摔倒的、为什么躺在地上没印象,头天晚上我们三个同修陪他学法发正念的事也很模糊。

大家商量让小明去我家调整一段时间,附近的同修轮流到我家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头些天,小明的状态明显变好。过了大约两周,小明出现间隔性抽搐,全身是汗水,衣服都湿透了,身体越来越虚弱。同修都非常关切和着急,排好班,二十四小时都有同修来家里发正念,他清醒时就和他一起大声背诵《洪吟》或帮助他向内找,有同修提醒大家也都向内找。

魔难中的同修需要的是鼓励

大家一开始,除了大量的发正念,也在急切的帮助他向内找,围着一圈同修帮着他向内找,找不到就用提问启发式的方法,如,你是不是还有这个心,你哪方面是否还有漏,你哪方面还做的不好,你什么时候还做过不好的事情,等等。找来找去,小明也找懵了,这没修好的地方太多了。由于干扰和迫害,小明思想和身体都很弱,大家这么“逼”着他向内找,搞的他就更没正念了。

参加发正念的同修越多,病业假象表现越严重

又过了三、四天后,小明的身体情况开始告急,来家里参加学法发正念的同修越多,小明的状况越严重,抽搐的间隔越来越短,还没缓过来就又抽第二次。

我和协调同修小亮商量,小明的家人不太接受真相,这种情况得通知家属。旁边一同修让我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心有点不稳。我心一横,当成自己必须过的关,要求自己坚定正念不能有一点点的动摇。我们三人商量,通知关注这件事的所有同修来家里交流,互相配合好再发一夜正念,明天再考虑通知家属和去医院的事。

两同修分头去找人了,来家里的同修也多起来,我试图协调大家去另一间屋里发正念,人齐了再交流。但大家都想看看小明怎样了,都想用自己的办法和认识让小明找到根结,立刻过关;也有的女同修看到小明抽搐就难过的哭了,场面很混乱。我无奈,对配合好基本不抱希望了。

接着来了一位医生同修,觉得小明的身体情况也就能挺到明天,有的器官开始衰竭了。小明抽搐的间隔更短了,基本没有清醒的时候。有同修建议要打算去医院就今晚去吧,别等明天了。我边打“120”,边等去找人的协调同修小亮。救护车到了,小亮也進门了,我抓紧说还是上医院吧,小亮当时没有一丝丝的埋怨,甚至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想让我解释什么(我们是约好协调发正念的)。就说,我们一起去,张罗着约几个同修一起去医院。急救医生把不省人事的小明抬到担架上、绑紧抬下楼,我们一同上了救护车。我心态很稳,告诉哭着送我们的同修说,小明肯定没事,过几天就回来了。

难中同修需要的是理解、鼓励和包容。小亮当时的态度让我感受到了同修的温暖和整体的力量,让同样处在魔难中、压力很大的我增添了正念,为后来我能坚定的做好打下了基础。

到医院,魔难中的同修遭受迫害更严重

真是一到医院邪恶因素的迫害就更严重了,在家里最后一次厕所还是小明自己去的,四肢绝对灵活自如。可是医生检查时小明左胳膊和左腿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小明清醒了一会儿,接着就抽搐、昏迷。

我这个亲戚就算是家属了,医生都冲我来了,嫌送医院送晚了,什么难听说什么,轮番的追着我让交钱、再多交钱、签字、谈话、下病危通知等等,简直是不让我有喘息之机。小亮和几位同修始终守在我和小明旁边,使得我能守住正念稳住心。无论医生怎么接二连三的下病危通知我都不动心;怎么连怨带损的逼我多交住院费我都抵制(因为住院费交多了,不花完一般出不了院);怎么心急火燎的要送重症监护室我都坚决反对。心里一直坚定的信师信法,一直不放弃,坚信小明就是能闯过来。医生只好同意先做脑CT看看再说,我们几个同修在门外守着发正念,互相提醒“制止邪恶迫害,小明就是没事”。结果CT片子显示只有轻微的陈旧性血栓,医生也就不再提送重症监护室之类的事了。

在病房暂时安顿下来,小明深度昏迷,输着液,接了一些仪器和管子,医生让我们紧盯着仪器上的显示,说随时可能停止心跳和呼吸。紧张的气氛使得病房里原来的一位病号心脏受不了,调换病房搬走了。我们分成两组,我和几个同修守在病床旁发正念,小亮回我们家和几个留下的同修一起发了一夜正念。

第二天,小明醒了,躺在病床上惊恐的眼神审视着周围,他偷偷的问一位他原本非常熟悉的老年同修:你们都是谁呀,这是哪儿呀,我怎么来这儿了。我给他听师父讲法录音,他也没反应;我趴在他耳朵边问,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吗?他费力的想了又想说,太遥远了;整个左侧身体没知觉,生活不能自理,看上去惨兮兮的。医生告诉还没有脱离危险,没有找到病因,可能还会突发抽搐。

师父点悟:是大家的观念加重了对病业同修的迫害

第二天上午到医院看望小明后回家,中午发十二点的正念,心里非常难受,就在心里向师尊诉说:“师尊啊!为什么这么多同修参与发正念,小明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呢?为什么邪恶还在肆无忌惮的迫害我的同修呢?我们到底误在哪里呢?”突然师尊给展示了一座灰色大山,高看不到顶,两侧看不到边。突然山上凸出两个金黄色的大字“观念”,这两个字发出金黄色的光束,一下打到自己的胸前,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对小明的三个观念:不愿意配合整体、能力强不好好发挥、脾气大。小亮一下子明白了,哦,原来是这样啊!

明白了在这个难中的同修问题上,不只是同修个人修炼、旧的邪恶势力迫害的问题,而是我们所有涉及这件事的每个同修转变观念的问题。表面上我们都在努力的帮助同修破除邪恶迫害,希望同修尽快变好。但心底依然存在着各种不好观念和对同修的不满看法,我们对同修埋怨指责、心里依然存在的芥蒂,在另外空间形成了巨大的看不到边际的灰色大山,把难中同修和我们整体间隔开,使得邪恶因素有生存的空隙、能够肆无忌惮的实施迫害;我们那些负面的思维观念,也抑制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同修有难,我们应该内心诚挚的、无条件的帮助同修,那是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且必须做到的,是应尽的责任。关键时刻能无条件放下自我,不去执着同修的不足,不计别人之过,坦荡豁达,凡事用正念看问题,在任何环境都起正面作用。

大家都真正的向内找自己,“病危”中的同修一小时之内恢复正常

第二天晚上,我们通知了五、六位在这件事上起关键作用的同修来家里交流。小亮仔细回忆了发正念求师尊点悟时看到的另外空间景象,说自己确实对小明有三个观念,已经认识到并放下了,提醒我们都向内找自己吧。我觉得自己对小明挺好的,又是同修又是亲戚,比对自己家里人都好。但是心里对他是有点看法,也是那三个方面,觉得他受迫害挺不容易的,平时也不好意思说他什么。我这么与大家交流着,突然感到轻松了,好象一块压在心里的东西突然去掉了,我告诉大家这次好象真找对了!大家顺着这个思路交流,都看自己对小明都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不好的观念及负面思维。并相约见到相关的同修我们就把交流情况向大家通报,共同提高,去医院的同修由我负责交流。

第三天早晨我到医院,先让躺在病床上的小明戴上耳塞听讲法录音,他说声音太小听不见,我试了一下耳塞,已经是最大音量了,就顺手又把耳塞给他塞好。把刚到病房的三个女同修叫到门外,将头天晚上的交流情况和她们通报了一下,其中两个同修有同感,对小明的印象也是脾气不好、很能干、不愿配合整体,第三位同修说不认识小明,就是来发正念的。大家都认同应该向内找自己,不能对同修有不好的看法。大约七、八分钟后我们一起回到病房,小明突然说能听清讲法录音了。我又把守了一夜的男同修叫到门外,做了简短的交流,再回到病房,小明说眼睛能看清我们了。大家都很高兴,觉得小明的胳膊和腿肯定也好了,让他抬抬腿,小明不配合,面无表情的反复说,“我成偏瘫子了,我完蛋了,你们别管我了。”我把被子掀开,让他先动动脚趾,大家都鼓励他,他的脚趾真能动了,又鼓励他抬腿,他一下子腿抬得很高,但还是悲观的说他胳膊没有了。我注意到他的左胳膊不由自主的抬起来理顺头发,一下子上前抓住他的手腕,说,你胳膊抬这么高,这不好好的吗?大家都笑了。小明中午吃了很多面条,下午就自己下床活动、自己去厕所了,同修们给病房的病友和医生讲了真相,大家也都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然后和家属商量好第四天早上就出院回家了。

前后也就一小时的时间,小明能听清了、能看清了,半身不遂的症状也消失了。我从心底里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太玄妙了,妙不可言。其实,也就是我们第二天晚上交流的同修和第三天早上在医院的同修,都发自内心的明白了应该真正的向内找自己、归正自己,转变观念,去掉对同修的不好看法,其它的什么都没做。

体会

过程中体会太多了。大法弟子无论是遭受绑架、严重病业、经济魔难以及被干扰走不正的,都是邪恶的迫害,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作为处于魔难中的同修一定得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向内找提高上来,不能依赖同修帮助。难中同修正念强,当然自己就能闯过来;或者同修稍微参与也闯过来了。但我们当成项目整体配合做时,一般都是难中同修状态不太好、或者时间拖久了掺杂了周围同修的一些负面看法、或者本来就与周围同修密切相关。我曾一度认为魔难中的同修必须得先提高上来,否则怎么帮效果也好不了。这次我悟到了法的另一层内涵,只要参与的大法弟子都发自内心的找自己、修自己,当成自己的事情一样共同面对,在这种实修的正念能量场中,魔难中的同修状态就越来越好,自然就会提高上来,一切魔难就会奇迹般的化解。所以在后来的协调工作中,重视大家在法上实修共同提高,而不是只忙着做事;交流中每个人都把自己摆在其中、发自内心的找自己,而不是只帮助难中同修提高。这样做感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有时还会出现奇迹。

还有一点体悟,修炼中一定得重视转变人的观念。周围的同修平时对小明非常包容、呵护,只是有一些看法,并没有什么矛盾、心结之类的,可在另外空间就能形成一座黑黑的或是灰色的大山,使得小明这边的肉身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大家那么努力的发正念都解体不了,多可怕呀!修炼人的不好看法、观念不但干扰自己、也能害了同修。其实发正念时师父告诉我们要先“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1],自己不好的观念是一定要重视不断清除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