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监狱药物摧残 何镜如肌肉萎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法轮功学员何镜如,二零零九年结束四会监狱五年冤狱折磨,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又被绑架,再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被劫持到位于韶关的北江监狱迫害,恶警施毒药,使其两臂肌肉萎缩严重。

大法弟子何镜如,广东惠东县人,园艺工人,以前曾是篮球队员。二零零零年一月,在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五年,遭受关禁闭、多根电棍电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出劳教所后不久,何镜如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四会监狱。二零零九年出狱时,何镜如被迫害得双腿受伤、不能走路了。二零一零年一月再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被劫持到北江监狱后,遭受多种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北江监狱恶警酷刑折磨

1. 坐木樑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何镜如被劫持到北江监狱后,犯人朱水泉、钟玉华,在恶警张继文、何勋泰的操控下,先是把椅子上的座板取掉,强迫何镜如坐在两条只有三厘米宽的小木樑上,两个股骨硌在上面,然后,把何镜如的脚和椅脚绑在一起,并把手绑在用木板临时钉成的扶手上。不给吃,不给喝,大小便都在椅上拉,犯人还用脚后跟用力踩何镜如的两只脚背。这样折磨了两天两夜。何镜如依然坚定修炼法轮大法。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2. “小房”吊铐、烟熏鼻孔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恶徒将何镜如移到主楼专供迫害大法弟子的小房里,把何镜如的双手绑在背后,吊在铁窗上,三天三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恶徒见何镜如依然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将驱风油洒在卫生巾上,点上火,因纸巾有驱风油,不会着阳火,冒出很浓的烟和驱风油味,直接薰在何镜如的鼻孔里。

三天三夜折磨,放下来后,何镜如已经不会动了。邪恶之徒朱水泉说何镜如是装的,就用牙签用力刺在何镜如的手背,直至发现毫无反应,才罢手。

然后,朱拿笔夹在何镜如的手指之间,抓住何的手,抄那些邪恶的东西(虽然这样,何镜如已宣布这一切强制抄的东西作废)。因何镜如被驱风油的烟薰得太厉害,致使何镜如咳吐出来的痰象黄泥巴一样,去韶关医院检查结果,是肺部严重感染,这时,何镜如的满头黑发变成白发。

3. 施毒药

在监狱的一次会上,何镜如向服刑人员讲大法好的真相,并叫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过劫难。恶警张继文气急败坏,把何镜如带离会场,监狱长也气得急忙离去。

之后,恶警张继文假惺惺叫某罪犯早上在警察的厨房煮粥给何镜如,下了用西药混合成的毒药,每次都有很浓的西药味,何镜如吃了,加重其肌肉萎缩的症状。

4. 洗脑迫害 一只胳膊被打断

二零一二年底,恶警采用惯用的手段,把何镜如移至三管区后限制自由,妄图对他洗脑,何镜如绝食抗议,恶人们就把食物放在何镜如的床前,然后通宵达旦的播放各种影视资料干扰何镜如。何镜如停止绝食后,恶警就逼迫其看攻击大法的影视资料,何镜如抗议,包夹罪犯曾永新、陈庆凯等人就对其大打出手,竟残忍地把何的一只胳膊打断。

八个月后,何镜如的左手,才可以微微移动,右手直到最近出监后,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才动得了,白头发也变成黑头发了。

二零零四至零九年四会监狱酷刑摧残

二零零四年,何镜如出三水劳教所后不久,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会监狱遭受迫害。

四会监狱,在广东中西部。在那里,何镜如一直绝食,被不断折磨,门牙被打断了。监狱专监区的恶警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就逼“军姿坐”,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整天不给洗澡,不给睡觉,晚上睡着时故意弄醒。何镜如被迫害的双腿受伤、不能走路了,上厕所要两个人扶着,临近刑满出监,恶警还专门找三个人搀扶进行走路,企图掩盖迫害真相。

由于广东四会监狱的严重摧残,致使何镜如全身肌肉萎缩,瘫痪了两年多。出监后,通过学法、炼功,才很快恢复,可以慢慢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