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走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虽然这些事情已时过境迁了,但在潜意识中,我想到敬师敬法,这是多么严肃,多么神圣。这里,借明慧网一角,我还是把它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如有偏颇,请慈悲指正。

前几天,我们本地走了一位同修。当听到这个噩耗,大家深感沉痛、遗憾、惋惜……她没能走到最后跟着师父一起回家。同修们都不知道她被邪恶拖走的原因。这位同修我不认识,听认识她的同修说:她生前时常与丈夫发生矛盾,(说是有第三者干扰)死后还经过了尸检,最后不了了之。

有一同修说:大法修炼十几年了,最基本的家庭环境还没正过来。妻子修炼这么好的大法,丈夫还不理解你,难道做妻子的就没一点责任?还有同修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对自己的修炼环境就没有一点改变?连自己的亲人都没有救上来,你去救众生还有多大的可信度?

当然,各人走的修炼路是不同的。但不管怎么说,师父给你安排的修炼路你走到了头吗?你的众生全得救了吗?你心里时时想的是什么,你扪心自问了吗?同修们都有各自的认识。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即使有执着、有漏,但有大法归正,有师父在管,也不该被旧势力拖走啊!大家心里都很难过。

这时,我想起了被邪恶拖走的另外几位同修,仅举三例。

例一: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们都在学法点学法、炼功。每周在大组切磋一次。那天在大组切磋时,A同修说:她把《转法轮》全部“重点”部份,用钢笔勾画了一遍,直到勾画完了才发现,不能勾画。师父说:“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他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它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1]

A同修说:她不该把书画坏了,请协调同修再帮她请一本《转法轮》。不知怎么,几个月后,她竟被邪恶拖走了。

例二:

B同修与我在一个学法小组。一天晚上学完法后各自回家。突然,天下起大雨来了。

B同修就用师父的经文顶在头上遮雨。一瞬间,她的双手从指头到整个手的大、小臂麻木、疼痛难忍。当时她就把书拿下来了,但手还是疼。

第二天晚上她来小组学法时,B同修把这事告诉给同修们。大家都说她不该把师父的经文用来遮雨,这是对师父不尊敬。B同修向师父认错了,手也不痛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B被恶警绑架了,还判了刑。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出了黑窝。

几个月前,她突然去世了(这里不排除她在黑窝里遭邪恶用药物迫害)。

例三:

C同修是做生意的,白天很少时间学法,也没到小组去学法。一天,我路过她的门市前,她叫住我:“某某同修,有一件事情我想问问你是怎么回事。”我问什么事?她说:昨晚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现在还记忆犹新,一个身材魁梧的人,面目表情很严肃,他站在我对面,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把你的手洗干净,不然,就不能乱拿我的东西……

我很奇怪,问他,我拿你什么东西了?他没回答我,生气的走了。

我醒了,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问她:你学法了吗?她说:我很少时间学法,没有时间,有时在睡觉前读几页书就瞌睡了。我又问她:你学法前洗手了吗?哎呀,学法前还要洗手啊,那我倒没有洗。

我又问:“你学完法把书搁哪里了?”“我搁床头柜上了。”她说。前天我找书来读,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在床底下找到,书侵蚀了,还有点生霉了。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难受。我很严肃的对她说:“同修啊,你怎么能这样做?那书可是无价之宝啊!你这么不珍惜,你千万年的期盼、等待,你能得到这个大法多不容易啊!那书上的每个字都是师父的法身的形像,还有数不清的佛、道、神……师父慈悲,在你的睡梦中点悟你,你是大法弟子,好好向师父认个错,以后可千万别这样做了。师父教诲:“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着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2]

没过多久,C同修得脑溢血走了。

这几位同修都先后走了。她们都有对师父、对大法不尊敬的错误行为,师父慈悲于你,可旧势力抓住了你不敬师、不敬法的把柄,它们又能放过你吗?

师父为救天穹、为救苍生,谁又能知师父遭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承受了多大难?付出了多少心血?“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3]。

每当我读到师父这几句诗词时,泪水不自觉的往下流。师父赐予我们的太多太多了,真是难以言表,我们要珍惜呀!

这些同修离我们而去了,暂且不说。现在还有个别同修对敬师敬法不太注意。

前几天,有一同修谈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个学法小组,其中有一同修每次来小组学法,第一件事就是喝开水,喝完后就上厕所。转来又喝水,再上厕所、再喝、再上……从两点开始学法到五点结束,至少要喝二十几次水,同样要上二十几次厕所。(说已成习惯了)

请问同修:你干什么来了,你的目地是来学法呢?还是来喝水、上厕所呢?你这样来来去去,既影响了自己学法,又干扰了同修学法。说确切点,这是不敬师,不敬法,也是不尊重同修的行为。师父给我们讲法时,再热的天,几个小时都没有喝一口水。

我们要牢记师父对我们的言传身教啊!

还有个别同修,见到同修就拉家常,不分地点,时间,与自己有关的,无关的,见到的、听到的都说。师父特别单讲了“修口”的法理:“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着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着心。”[1]

还有同修学法不盘腿,搬来一张靠背椅坐好,双腿伸直搭到沙发上,有时累了靠背椅还摇一摇的,“多舒服啊!”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

也有少数同修在学法时,把字念掉、念错、添字、减字、前后颠倒、不按标点读等错误现象。师父的大法书没有固定的位置,只要顺手就搁下:沙发、凳子、床上、枕头上与常人的书搁一起……

同修啊,时间不等人哪!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4]

我写此文并非要指责同修,只希望我们都能够看清自己的执着,时时事事做到敬师敬法,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落到实处,前面已有前车之鉴了,真出了问题,悔已晚矣!

同修们,我们在神的路上,改变自己的观念,修掉所有的执着心,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共同精進,兑现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