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市曲伟女士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凌晨,遭中共当局六次绑架迫害的锦州法轮功学员曲伟,在锦州市第一医院内分泌科病房闭上了双眼,静静地走了,终年五十七岁。经医院检查,曲伟去世时血糖指标是17;肺部已经溃烂;且只剩下一个肾了。

曲伟
曲伟

曲伟最后一次被绑架迫害是在一年前,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在与功友一起向世人散发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时,被锦州市公安局恶警李媚珊、白宁等绑架,在锦州看守所关押期间曲伟遭受了三天的吊铐酷刑,之后她出现了糖尿病症状,十五天后被放出时双脚已经溃烂,血糖指数为18.7。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曲伟因糖尿病综合症出现昏迷,住进了锦州市中心医院。五天后,曲伟含冤离世。

曲伟一九五八年出生,由于生母患病,从小就被送了人。其养母姚桂芬住在锦州市古塔区南街,这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一生没有生育,只抱养曲伟这一个孩子,老伴早已去世。现在老人年岁大了,手脚不利落,平时都是曲伟去给老人洗涮,曲伟还时常给母亲做些好吃的。目前这位老母亲也不知她那唯一的好女儿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这位孤苦老人将如何承受这一悲惨的事实!

曲伟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她在锦州市园林管理处工作,因为她是国家二级厨师,被借调到市直属机关单位食堂。修炼大法后,曲伟严格用真、善、忍约束自己,从不将公家的食品拿回家,儿子想吃什么,她都花钱去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当时国内电视、电台、报纸对法轮功展开了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曲伟和另外两位功友打车去了省城上访。一九九九年九月她自己申请回到了原单位。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日,她和同修到本地公园炼功被劫持到市拘留所,曲伟绝食、绝水,第三天被丈夫接回家。

看到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诬陷,曲伟觉得自己是法轮功学员,明白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是非常有益的,应该说明真相,她与同修写好了上访信,二零零零年人大会议期间她和另外三名同修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来到北京准备递交上访信。刚到天安门,警车呼啸着把她们四人围住,把她们劫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并在当天送到了锦州市驻京办事处,隔天就送回锦州市拘留所。在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曲伟回到家中。

由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单位给她施加压力,逼迫她看诬蔑大法的展板,让她放弃修炼,曲伟不配合他们。单位领导抱怨说:因你炼法轮功,我们都没有评先进单位的资格了。二零零零年六月一日,锦州市园林管理处的不法官员为了一己私利,将曲伟开除了公职。

面对恶党的经济迫害,曲伟没有退却。她开始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向被蒙蔽的家乡父老散发。

为了澄清中共邪恶的谎言,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曲伟于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再次来到了天安门广场。那天上午九点多钟,广场来了一个旅游团,曲伟迅速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并带有法轮图形的横幅,高高举过头顶,用尽全身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她终于发出了压在她心底那等待已久的心声。恶警们蜂拥而上,强拉硬扯,把她往警车里拽。“我不能跟你们走,我是好人。”曲伟不停地喊着。恶警不容分说地把她送到了前门派出所。警察开始提审她,曲伟拒绝回答。晚上七点多钟,曲伟被送到了距北京四十五公里以外的怀柔县看守所。怀柔县公安局对她进行了提审,曲伟仍拒绝回答。由于她在看守所坚持炼功,受到唐玉民等几名恶警的殴打。九天后,曲伟出现心律不齐、高血压和胃炎等症狀。警察们怕担责任,不得不将曲伟放出。

二零零四年夏,曲伟又被锦州市凌河区恶警绑架。后被送到市看守所,曲伟再次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十四天后她被李协江等恶警送去教养,但由于身体状况,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拒收,她回来了。

面对中共邪党的疯狂打压,曲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没有倒下,坚守信仰,继续呼唤正义与良知。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曲伟再次被锦州市局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曲伟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到家时人已瘦得皮包骨。

身体恢复后,曲伟继续向不明真相的家乡父老讲述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恶党的罪恶。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她与另外两名同修一起出去发神韵光盘,被锦州市古塔区公安分局恶警发现,告知了市局恶警,很快她们三人被劫持绑架。在看守所里,她被狱警用手铐吊起,被摧残三天后,她出现糖尿病症状,之后她双脚溃烂,十五天后曲伟被放回家中。她的另外两名功友周玉祯和王彦秋均被诬判四年,现在二人都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