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高姿态”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

一、从我的“高姿态”谈起

有一天学法的时候,孩子忽然对我说:“妈妈,高姿态不好,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我当时很奇怪,这孩子怎么敢和大法书中要求的反着说呢,师父要我们“高姿态”,那遇事就高姿态呗。

这样过了很久,有一天想起以前的一件事,我才突然反应过来,在我的“高姿态”中的确存在着瞧不起人的意思,而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

那是一天早上,我去早市买东西,挑拣的时候,把一个摊子上的东西弄掉了。我急忙帮着拾了起来,里里外外一点也没坏,摊主却要我买下来,我正掏钱准备买了,摊主仍在不依不饶的吵嚷着,当时就觉着这个人太霸道,这不是要强买强卖吗?于是心里不服的那股劲就上来了,把钱装兜子里就走了。

这下摊主可气坏了,破口大骂起来,我在早市里又买了其它的东西,别的摊主也说那个人不好的话。快走出早市的时候,我忽然心里很不好受,毕竟是我先把人家的东西弄掉了,害那个摊主这一早上心情不好,于是我又返回去把那东西买下了。虽然这事看起来我最终还是做到了“高姿态”的,但我清楚的知道,我买的时候心里还是想着:这些小心眼的“常人”啊!这么个没多少钱的东西,值得你骂一早上吗?大有看不上对方的情绪在(尽管后来我也给她讲了真相劝退了)。

回想这么多年与婆婆交往也是,虽然表面上都是我在“高姿态”的容忍她,亲友们也都夸我挺能包容她的。但确实我心里对她的很多所作所为是瞧不起的。如此我的“高姿态”里不是真正的慈悲宽容,而是掩藏着我的清高,不和低素质的人一般见识的心理。

再看看我的修炼历程,很多时候看似按师父的要求做了,其实是掩藏着多少以自我感受为中心的认识呢,这样的“做到”是达不到标准的啊。幸而师尊借孩子的口点化了我,我这个迟钝的弟子也终于明白过来,还要按照法的要求继续实修。

二、世人确实在盼救度

几年前,我去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看到路边有卖糖果的,就顺便买了些。付款时我给卖东西的人讲真相。她说她们老家那也有信大法的,但接下来她说了一句出乎我意外的话,她说:“我能跟上正法的“胶”(脚)步吗?”我看她的面部表情还很懵懂的样子,明显能感受到这是她明白的那一面在很着急,而人这边又不太明白就被带动着说出来的,以至于因为不习惯,把脚步说成了“胶”步。我正想给她留电话,准备以后找时间教她,忽然看到有巡逻的警察过来好几个,怕心就起来了,结果只给她留下护身符就走了。后来去没有再遇到她,一直感到很遗憾,希望她家乡的大法弟子能引领她走上修炼路吧。

还有一次坐公交车,与邻座的一个大娘很聊得来,我就给她讲真相,讲中共的历次运动颠倒黑白害人,讲三退的意义,连周边的人也在听,气氛一直也是很平和的。到下车时,我想起还没告诉她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没想到我刚说完后,她一下很激动的搂住了我的肩膀,说:“谢谢你啊!”仿佛等了这么久,就为等着这一句话呢。

虽然这些年也讲过许多次真相,但这两次听者前后明显的变化让我感受到了众生明白的那一面确实都急切的在等着得救,虽然表面上他们并不太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三、讲真相并不难

以前,看同修交流文章时,常看到有的同修劝三退时起的化名正好是那个人的真名,我就想:这同修得讲了多少真相,得有多大的威力啊,能在讲真相中把人的真名都说出来了。没想到去年我在给一个施工队的小伙子讲真相后,顺嘴给他起了个名字,他旁边的人就看着他乐,说他就是叫这个名字啊。我才反应过来正巧说中了他的真名。

还有的时候看同修说讲真相讲到了警察头上,我心里就有些打鼓,心想别遇上。没想到有一次给一个建材老板讲真相时,他一边听一边往外走,门口他还有一笔生意,我也就跟着他到门外讲,看到门外站了几个人,我也没太在意,一起跟他们讲着,最后劝退时,站我面前的一个人说:“你别讲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看看前边那车。”我这时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法院的车在那里。可这时也顾不上害怕了,我就继续劝退,给那个老板退了,给一个法院的态度比较好的退了。那两个转过头去不再吱声的,我没有强劝(正念还是不够足)。回到家心里也没感到害怕,晚上我丈夫还笑呵呵的说了一句:“我媳妇是个了不起的人啊。”仿佛他知道我白天做了什么好事似的,平时他是难得夸我的。

经历了这件事后,我知道了讲真相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在我之前看来很“高难”的事情都在无意中做到了,看来只是敢不敢讲,想不想讲的问题了。而且许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并不用一定要修得多么到位时才能去做。只要你有救人的心,师父真的在给我们铺路,只等我们去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