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又到中秋节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万家团圆的中秋佳节,人们在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是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不能团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失去了生命,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此时正被关押在中共的监狱、洗脑班、看守所、集中营里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中共十五年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上亿人的正信被镇压,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洗脑班、集中营遭受摧残。

仅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确认姓名的就有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的三十八人;被非法劳教的九十五人;被非法抓捕至少二百零八人;此时仍被非法关押在黑牢里的有五人,她们是宋春媛、李巍、杨明月、色桂荣、刘春兰。

一、这些法轮功学员永远离开了他们的亲人

照片上排为:卢玉平、王学勤、于忠柱(从左往右),照片下排为:李凤霞、王秀清、张秀春
大兴安岭地区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照片上排为:卢玉平、王学勤、于忠柱(从左往右)
照片下排为:李凤霞、王秀清、张秀春

1、清正廉洁的地税干部卢玉平被摧残致死

一九九九年卢玉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释放后因在家经常被骚扰监视,无奈被迫流离失所,后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被绑架。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卢玉平遭到嫩江九三警察皮带抽、冷水浇、老虎凳、扒光衣服毒打、鼻孔插点燃的香烟、灌酒等酷刑折磨长达十四小时,被毒打的体无完肤,全身青紫,心肺窒息呼吸困难,难以行走。

二零零二年,卢玉平被加格达奇区法院秘密判重刑十四年,上诉到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中院维持非法原判。

二零零三年三月,卢玉平被劫持入泰来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四年一月,卢玉平被逼做奴役、强迫穿单衣,强迫光脚在雪地里行走。二零零五年三月,警察指使刑事犯人对其毒打,逼其出工,卢玉平被连拖带拽的拖入车间,衣服的扣子被拽掉,衣服多处被扯坏。为逼迫卢玉平放弃信仰,警察唆使犯人将卢玉平拖至洗拖布的大污水箱里,强行按住,污水没到颈部,待棉衣棉裤透湿后,再将其拽到窗口,待全身冻硬后再将其放到监舍地上,踢球一样踢来踢去;恶犯陆登用手使劲攥捏卢玉平的睾丸,卢玉平的睾丸肿得如拳头般大小,行走艰难;警察唆使犯人李龙用棍子把卢玉平的头打破,鲜血流满脸,昏死过去大约三个小时左右,只有呼气,没有吸气。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卢玉平不能进食,瘦的皮包骨,经常昏倒,被转入泰来监狱医院住院处。医院拍片子确诊为“肠炎”和“双肺结核并混合感染”。住院期间犯医和恶犯经常毒打他,致使他的肾被打裂、胳膊被打残,身体多个器官衰竭,不能吃饭、不能睡觉,长年不分昼夜的煎熬使其两眼发直、发呆,一米七八的身高瘦成一副枯骨架。就这样,狱警还逼迫他写“三书”(转化、悔过、决裂)。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泰来监狱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属卢玉平病危。心急如焚的家人渴望卢玉平能活着回家,再次找当地相关部门要求放人,可是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政法委、松岭区委等部门,无视卢玉平的生死,拒绝放人。卢玉平失去了身体救治、恢复的机会,致使卢玉平在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一岁。

2、优秀教师李凤霞被活活折磨死

李凤霞,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第六中学教师。为弟弟李凤飞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伦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国保大队孙权等警察绑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四岁。弟弟李凤飞有个十几岁智障的儿子,李凤霞生前对他极其关照,在李凤霞被迫害致死后不久,这个孩子也患病夭折了。

李凤霞的胞弟李凤飞,男,五十岁,家住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旗(阿里河)大杨树,因当地真相小册子上有他的名字,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当地国保大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大杨树公安局四天四夜,被折磨得走路打晃。被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又遭毒打。

李凤霞从加格达奇数次到内蒙大杨树镇公安局要人,公安局局长侯清杰的助手对李凤霞一顿暴打,拳头打,薅头发,最后双手往死里掐李凤霞的脖子。警察口中还说:在内蒙古还没有人敢为法轮功说话,还要人,胆子太大。

李凤霞为弟弟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律师当庭依法证明了李凤飞无罪,本应当庭释放。法官问控方对律师的辩护有什么意见,控方的检察院人员回答说没有意见。但法庭并没有释放李凤飞,而是枉判李凤飞三年徒刑。并且对李凤霞实施报复性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阿里河公安局国保大队孙权等人入室绑架了李凤霞及其女儿、小姑子(丈夫的妹妹),还掠走了李凤霞在学校的电脑。

李凤霞被绑架后,家人多次去看望、要人,阿里河看守所一次也没让见。

二零一一年刚过完年的一天,阿里河法院在没一个家人到场的情况下,突然对李凤霞非法开庭。最后法院因证据不足将案子驳回公安局。公安局本应放人,但仍继续非法关押,仍然不许家人会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鄂伦春旗阿里河公安局警察到加格达奇区第六中学找到校长司炳江,声称该校女教师李凤霞二十八日中午在看守所“脑出血死亡”。学校找到李凤霞的丈夫“通知”此事,他们说李凤霞有病了。家人赶到时,李凤霞早已死亡。李凤霞在生前修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健康,八个月的时间,李凤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被折磨的不足八十斤,最后被迫害致死。

3、好青年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于忠柱,男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于忠柱是一个善良正直、热心帮助他人的好青年,由于坚修法轮大法,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副局长刘亚洲、国保局马荃、松岭区公安局副局长付振东、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敬凯、松岭区公安局六一零关崇荣等,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古源社区街道委主任等几十人强行将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于忠柱、妻子孙丽娟等绑架。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从家一直被警察们用厚衣服蒙着头、捂着脸,手铐反铐着手,被警察们紧紧的拽着胳膊,于当晚劫持至离古源镇很远的韩家园看守所和十八站看守所关押迫害。

于忠柱、王玉红、李亚娟被非法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孙丽娟、左伟雁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看守所。法轮功学员们被酷刑逼供,逼照相、罚站,铐铁椅子,暴打等等摧残。于忠柱、王玉红被长时间双手后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起吊在暖气管子上,蹲不下,站不起来,只能猫着腰。王玉红的手脖子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痕。警察韩朝不让王玉红上厕所,还手拿两个矿泉水瓶子来回反复倒水来刺激她。李亚娟的腿被酷刑的麻木,不好使。赵培金被铐铁椅子上刑一宿。于忠柱被强迫长时间坐冰冷的铁椅子。警察们暴打于忠柱,挑动恶犯欺负于忠柱,一顿饭只给一个不大的馒头,都吃不饱。

又一次刑讯逼供,于忠柱被警察打的身体虚脱,全身出冷汗,好几天没缓过劲来。当时和他关押一个牢房的犯人都看到了。警察们为了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他们轮流酷刑逼供,什么手段都用。于忠柱、孙丽娟等学员对非法关押、酷刑等不公正的对待绝食抗议,看守所却无人问津。

八位法轮功学员都请了辩护律师。可是在开庭前,司法部门不让律师与当事人法轮功学员见面,不给卷宗,为难律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黑龙江大兴安岭呼玛县法庭对于忠柱、孙丽娟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法官李恒江称此案不公开审理,经辩护律师严正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但是,却将简易法庭临时设在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公安局看守所的会议室里。

所谓的“公开审理”还不允许旁听者進屋,只能在走廊做旁听,开始时,还把门紧紧的关上,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没有法院,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

于忠柱在法庭上指出办案警察韩朝等人对他采取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法官李恒江和公诉人张志钢(大兴安岭呼玛县检察院起诉科科长)面无表情,冷漠无动于衷,根本不去过问。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才派他们的同伙去调查,同伙没去调查反而恐吓和于忠柱在一起的犯人,不许出来作证,谁作证谁倒霉,吓的犯人都不敢作证,由于无人敢做证人,此事不了了之。

二零零九年一月,于忠柱被枉判六年,于忠柱的妻子孙丽娟被枉判四年。法轮功学员们对不公正的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到大兴安岭中级法院。他们的上诉不但没得法律的保护,大兴安岭六一零的恶人反而扬言要抓捕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董杰(韩朝的妻子,国保大队警察)、韩家园看守所的副所长、胡某等十多个警察秘密绑架于忠柱至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妻子孙丽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于忠柱在家时,身心健康,身体素质非常好,在韩家园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被办案警察的刑讯逼供,酷刑暴打,都没有倒下,劫持进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不到一年,就被迫害死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折磨死了呢?泰来监狱警察的邪恶程度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警察们利用恶犯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恶犯们为了挣分,得到警察的欣赏,就暴打、摧残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的家人突然接到泰来监狱的电话,通知去泰来医院。在家人赶到时,家人都被搜身,不许带通讯工具,及照相机等物品,手机等被扣押。于忠柱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晚二十二时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一月十六日尸体未经检验就被强行火化,仅仅三十九岁。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过早的离世了,离开了他白发苍苍的父母,离开了还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了。

大兴安岭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李佩琴、廉尚清、李华、李海燕、张艳芳、吴艳春、李雅茹、刘淑芹、隋凤莲、刘彦清、刘天丽、白士俊、平贤芝、老袁、张玉文、安桂芬、马志刚、王贵田、程立君、张秀芝、李淑文、杨宗英、孔繁荣、赵忠和、谭政荣
一串串熟悉的名字,一张张亲切的面容,见证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

这些法轮功学员只是为了做一个好人,只是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就被活活的迫害死了,离开了他们深爱的亲人,离开了他们深爱的这片国土。

二、被迫害致伤残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恶党十五年对法轮功的迫害惨绝人寰,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精神失常、致伤致残,仅大兴安岭地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伤残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人,他们是王丽英、宋玉杰、傅艳华、刘秀英、姚玉明、王敏、林国英、里玉书、张惠敏、孟昭红。

1、善良妇女宋玉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宋玉杰,女,五十多岁,是到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的打工人员,有一儿一女,离异。宋玉杰一九九八年接触法轮功,学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穿着得体,乐观向上。她的儿子学习出类拔萃,一双儿女都听她的话,一家三口生活的快乐充实。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诬陷镇压,二零零零年宋玉杰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宋玉杰从劳教所回家后,加格达奇派出所、610、公安局等部门的警察对宋玉杰及家人骚扰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证法,被大兴安岭驻北京办事处绑架,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四月,宋玉杰被加格达奇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宋玉杰不够判刑条件,加格达奇公安局找人硬凑假材料罗列莫须有的罪名。在中共邪党部门的迫害中宋玉杰在加格达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被法院冤判五年。二零零二年秋天,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每次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先被问干不干活,说不被奴工就先狠狠的打一顿。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警察经常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宋玉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时候,就被九监区的恶犯郭英用鞋底抽了二十多个嘴巴子。

哈尔滨女子监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其实是施暴队),他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各个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关押在九监区的宋玉杰、孙春环等学员被绑架到防暴队迫害,下午回来时没让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被罚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恶犯看着,谁坐下就打谁,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又绑架去了,不一会儿又被弄回来了。

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时,宋玉杰身上长了疥疮,女监不收,绑架宋玉杰去的警察就给了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笔钱,监狱就关押了宋玉杰。宋玉杰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严重的迫害。宋玉杰被非法关押后,儿子没人给做饭,女儿只有十三岁不知流落何处,不知谁来抚养孩子。特别是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转化,酷刑折磨,宋玉杰在强烈的想回家心理的驱使下,在非人的残酷折磨下,在监狱狱警们的欺骗诱惑中(监狱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监狱的头等大事)宋玉杰被逼迫转化不学法轮功了。宋玉杰被转化后每天被强行洗脑学习诬陷法轮功的电视、文章等,由于接触不到正面信息,慢慢的她真的相信了邪党的谎言。

哈尔滨女子监狱是一个大型的服装加工厂,法轮功学员们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很苦很累,完不成任务就挨打挨骂。法轮功学员干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警察和恶犯跟着,二十四小时被监控,动不动就被上刑,法轮功学员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宋玉杰自己说在监狱给她吃过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打过毒针。后来宋玉杰精神有些恍惚,行为极端,犯人们也说她精神不好。

二零零七年,宋玉杰从哈尔滨女子监狱回来,精神就不正常了。宋玉杰已经变成了一个思维不理智的人。宋玉杰经常说哈尔滨女子监狱给她打毒针了,如今的宋玉杰精神失常,没有住处,流落街头。宋玉杰白天到处流浪捡破烂,晚间蹲火车站,无家可归。

几年来,法轮功学员们在自己和家人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多次帮助宋玉杰,希望她生活等等方面有改善。

宋玉杰在二零零二年被绑架之前,身体很好,精神很正常,衣着得体;一家三口生活的快乐充实。可是在中共邪党十五年对她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等折磨下,宋玉杰达到了中共邪党满意的成功洗脑,却是把一个健康向上的好人“挽救”成了家破人散,到处流浪、精神失常、是非不分。是中共邪党把宋玉杰这个信仰法轮功的健康人“挽救”成了中共满意的这个样子。宋玉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是中共迫害信仰者的活生生的例证。

2、善良妇女被迫害成了植物人

林国英女士五十一岁,是黑龙江省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在学大法前,她患高血压、子宫肌瘤等多种慢性疾病,干不了家务活;学大法后,所有疾病都没了,家务都由她干,她还在家开了个商店,家庭经济条件也好了。林国英从不与人争斗,很和善,邻居和亲朋好友们都说:“她是难得的好人。”

迫害前的林国英
迫害前的林国英
如今的林国英
如今的林国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国英去北京上访,火车过林海没到加格达奇的时候,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给图强林业局组织部的吴俭波打电话,命令吴俭波从加格达奇开车堵截林国英坐的这列火车,吴俭波上车后指使乘警检票查找图强法轮功学员,因此绑架了林国英。林国英被劫持到图强看守所关押一个星期。之后林国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尔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林国英身体状况不好才被迫放回。

林国英仅在家住了几天,又被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指令国保大队的王景山、周文宽等绑架到了图强看守所,林国英随后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大约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国英被绑架到双合劳教所时身体血压高达二百多,就是这样劳教所的警察们也没放过她,还逼她劳动创效益,往她吃的饭里偷着放药。林国英的血压始终是二百到二百四十,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把林国英送回了家。这时林国英身体已经出现脑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状。

二零零三年春天,图强国保大队长王景山指使王茹红、周文宽等四名警察非法闯入林国英家,要抄家,林国英身体已经是脑出血后遗症,说话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林国英都被他们迫害成这样了,他们还要抄家,林国英的丈夫指问他们说:“你们要抄家的理由是什么?得给个说法!”邻居,乡亲们都感到很气愤:“人都被迫害成这样了,还到家来抄家、骚扰!”这时王景山骑着摩托车也赶到林国英家门口。王景山见状,就骑着摩托车灰溜溜的逃跑了,林国英的丈夫在后面撵着他说:“我媳妇脑出血,就怕再次出血,我媳妇现在就这样了,你们谁给负责?”恶人们怕承担责任都跑得没影了。

大兴安岭图强国保大队的警察胡瑞民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满大街乱窜,看到谁好象是学法轮功的,他不带任何证件随便就往人家里窜。胡瑞民上林国英家看到她正在看大法的书就说:“你看什么书呢?让我看看。”他刚伸手欲夺林国英的书,林国英一把抢过来,藏到自己身后。胡瑞民看到墙上的年画写着真善忍好,他就说:“这都是违法的,不许挂!”林国英当时呵斥他:“真善忍违的什么法?”胡瑞民自知无理灰溜溜地走了。

如今林国英已经被迫害的成了一个四肢不能动,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只有眼珠有一点会动,大脑有一点点思维,反应也很慢。中共的迫害给林国英家庭造成严重的伤害。如今林国英的丈夫每天上不了班,也干不了别的任何事情,每天都在照顾她了。

3、优秀女护士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大兴安岭塔河县塔林卫生所护士、现年六十岁的孟昭红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在家庭和单位里都按“真、善、忍”原则来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这样的一位善良妇女却屡遭中共绑架迫害,几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又被诬判四年,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孟昭红经常受到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脖子上长了一个瘤子,吃不下饭、睡不了觉。孟昭红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出狱。下面孟昭红的照片摄于二零一三年三月。

孟昭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于2012年7月22日出狱。(慎入)
孟昭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于2012年7月22日出狱。(慎入)

二零零八年,孟昭红在塔河县讲真相时,被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人诬告。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等闯进孟昭红家,抢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真相等大法资料,连当时在场串门的人也没放过,把这个外人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搜走。抢走了孟昭红家中七个存折及她卖房的现金、电视机、影碟机等物品。他们强行把孟昭红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并说出大法资料来源。

不久,孟昭红被塔河县法院冤判四年。二零零八年十月,孟昭红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在塔河警察还没离开就对孟昭红拳打脚踢、打嘴巴子,孟昭红的头当时就出了血。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刚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要搞三个月的“集训”,迫害的手段多种多样。法轮功学员先被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包夹负责迫害。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漏出一个三寸长、一寸宽的长方形,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探。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孟昭红不配合邪恶,不回答犯人包夹做“转化”的问话,犯人丁霞嘴里说出一些侮辱人格的话,并用手揪着孟昭红的头发,用手猛扇她的脸。包夹丁霞还用同样的方法打过法轮功学员于颖珍、王玉贤等人。

孟昭红被非法关押于九监区,九监区监区长陶淑苹、教导员濮宇先后跟监狱长刘志强、六一零主任肖林签订合同、立下军令状,达到“转化”的指标监狱要给奖励。警察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由于长期的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折磨,孟昭红的脖子上长了一个瘤子,病情很严重,吃不下饭、睡不了觉,痛苦难忍。二零一零年,家人一再提出保外就医,可是哈尔滨女子监狱又是让孟昭红的女儿拿几千块钱,又是不让见面,故意刁难,最后女子监狱还是没同意孟昭红保外就医。

二零一零年九月孟昭红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被体罚,孟昭红等人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迫害强制放弃信仰。现任九监区大队长郑杰,很伪善,经常假惺惺地问法轮功学员住的冷不冷,可背后却指使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加班干活、体罚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劫入小号关押。

三、仍在被摧残折磨的法轮功学员

当人们举家团圆的时候,当儿女在膝下承欢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是否想到那些仍然关押在中共邪党的监狱里、看守所里、精神病院、洗脑班、集中营里的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是怎样在泪水中度过这团圆节日的。

1、修炼法轮功获重生 传真相被诬判四年

宋春媛女士,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铁路退休工人,曾遭特大车祸致残,因修炼了法轮功得以重生。她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却被中共绑架、劳教,二零一一年更被非法判刑四年。五十七岁的她,目前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着迫害。

宋春媛
宋春媛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天下着大雨。黑龙江塔河县铁路的一群工人正坐在行驶的7500上(俗称摩托嘎子),当时年仅十九岁的宋春媛也在其中。当7500车全速行驶到塔河县蒙克山山弯处,对面来了一辆火车,由于能见度低,当司机发现对面火车时已经来不及了。火车撞到了7500车,并压在了上面,导致十二人死亡。当时宋春媛被摔到两条铁轨的中间,导致宋春媛遍体鳞伤,脑袋上撞了一个洞,昏迷不醒。后经检查发现宋春媛多处严重受伤,脑外伤两寸长的口子,并形成脑震,胸腰椎骨膜破损,关节功能紊乱,最严重的就是肾脏:一个肾摔离了原位,另一个摔成了肾积水。每天必须按摩四、五次腰椎压缩,有残疾症,伴有尿失禁,后来又转变成了尿毒症。

从此以后,宋春媛就开始了漫长的到外求医的生涯,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担忧和麻烦。后来,宋春媛又暂住在上海求医,这一住就是六年。其间宋春媛做了几次大手术,身上留下了近一尺长的刀疤。医生说她的肾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留下来就为了让它当一个漏斗用。在求医的这十几年里,宋春媛花了十多万元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宋春媛在上海军医医院的诊断书
宋春媛在上海军医医院的诊断书
宋春媛在解放军一二九医院的病例
宋春媛在解放军一二九医院的病例

一九九二年,单位不再承担宋春媛的医药费,宋春媛只好从上海医院回家。回家后,宋春媛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即使在炎热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时不时还得加上铁护腰,坐起来时必须要靠着东西,否则就腰痛得受不了。由于肾脏的排毒功能减弱,宋春媛也用不了其它药,只能天天吃着中药维持。由于病痛的折磨,宋春媛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以发火来发泄心中的烦恼。病痛的折磨、对生活的无望及给家人造成的痛苦使宋春媛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宋春媛经朋友介绍,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了一个月后,宋春媛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宋春媛终于摆脱了在炎炎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的噩梦,原来得的心脏病、妇科病、胃病、胆囊炎、颈椎病、关节炎、尿毒症等都彻底好了。

学法轮大法后,宋春媛的脾气和以前判若两人。宋春媛对人和善,也不随便发火了,而且经常无偿清扫公共的楼道,帮助他人,和邻里也相处愉快融洽。认识她的人都说她不象五十多岁的人,显得很年轻。这是法轮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她新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宋春媛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五次被绑架,一次劳教,被诬判四年,现在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多,宋春媛骑自行车到塔河县大修厂居民区,被恶人郭立军、塔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警察李喜忠及塔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她遭到国保大队长李军恶骂、殴打。警察们对她非法抄家,将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遭非法庭审,所谓罪名是诬蔑的,所谓证物是编造的,四个证人也是假的,也没有律师。宋春媛就这样被非法判刑四年。

宋春媛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先后被非法关押集训队、三监区、十监区迫害,经历洗脑、坐小凳子等折磨。

宋春媛因为坚修大法,被迫离婚,相依为命的女儿吴丹也因为妈妈屡遭迫害。十五年来大兴安岭塔河公安局、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现在女儿吴丹身体行动还不能自如,她一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2、做好人善良老太杨明月被诬判五年

杨明月女士今年六十一岁,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赡养双方老人,善待厂子的员工,可是她坚持做好人却屡遭中共迫害,她两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家人也受牵连迫害。在这全家团圆的日子里,杨明月却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

杨明月
杨明月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海龙带领着六个警察,以修暖气为由骗开门,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杨明月家。警察们非法抄家抢走很多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十万元钱的存折和现金等。杨明月不学法轮功的丈夫和远方来的姐夫也被劫持,被强行审问,杨明月的丈夫邓洪民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十多天,国保大队长李海龙恐吓说她丈夫是包庇罪,以所谓取保候审的方式才把邓洪民放回家。

警察们为了私吞杨明月家的十万元的钱,恐吓其丈夫邓洪民说:“你是包庇罪,从你家中抄出十万元的法轮功资金,你是取保候审,我们说把你抓走就抓走!”

杨明月只为了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被加格达奇法院冤判了五年,现在杨明月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煎熬。

在中国大陆有多少象杨明月、宋春媛、李巍这样的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的黑牢里,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此时正逢中秋佳节,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却不能团圆,家人们天天在盼望着亲人的归来。不能容忍这种罪恶继续下去了,让我们立即结束这场荒唐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