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马瑞田老人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家住大连金州新区体育场小区的马瑞田老人一家,包括老伴肖桂兰、三个女儿、两个女婿,一家七口全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还公开叫嚣让其家破人亡。结果,七十多岁的马瑞田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大女儿马爱兵及大女婿韩学明被非法判刑三年,老伴肖桂兰经受不住打击,过早离世。

邻居们都纷纷落泪:多好的一家人,谁家有事都去帮忙,好端端的就这样散了。

马瑞田老人一家的遭遇,再次印证,中共就是中国老百姓灾难的根源。

以下是马瑞田的二女儿马爱雄叙述她家遭迫害经历以及她的心愿:

凤凰与猫头鹰

“有一种生活在南方的鸟叫凤凰,它从南海飞到北海,除了神圣的树之外,从来不栖息;除了最精致、稀有的水果,从不碰别的食物,它只喝最清澈的泉水。一只猫头鹰,正在吃一只腐烂的老鼠,见凤凰飞过,认为凤凰要和它争食,它向上看并发出惶恐的尖叫,然后将那只死老鼠抓在自己身边显得很惊慌。”(摘自《庄子》<秋水篇>)

常言说“人各有志”。法轮功修炼者视富贵如浮云,时时刻刻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对世间政治、肮脏的权力争斗无丝毫兴趣。还有句话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共产党及江氏集团充当了“猫头鹰”的角色。

母亲离去

那天,天灰蒙蒙的,让人的心情十分压抑。呆在店里的我,一阵阵的心神不宁,预感到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将要发生。这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二姐快来呀,妈妈去世了!妹妹凄厉的声音让我原本就忐忑的心一阵抽搐,不愿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慌乱中我打开妈妈的家门,映入眼帘的是床上已经故去的妈妈,耳中听到的是妹妹那凄厉的无助的哭喊声:妈妈,你冤啊。你走的太早了,你再等等啊,等到被蒙冤入狱的爸爸、姐姐、姐夫回来你再走啊!妈妈,妈妈……

可是妈妈再也听不到女儿的叫声了,再也见不到她相濡以沫的老伴和她心爱的大女儿及孝顺的女婿了。邻居大妈纷纷落泪,叔叔们唉声叹气:多好的一家人,谁家有事都去帮忙,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散了,破了,人也亡了。

一阵天旋地转,我在揪心的剧痛中不断告诫着自己:不能倒下,不能慌乱,姐姐的孩子需要我照顾,妈妈的后事需要我处理……尽管如此我的心还是撕裂般疼痛,我的妈妈才六十七岁啊,她还年轻啊,就这样带着不平、带着悲伤走了,那造成人间惨剧的一幕幕不由自主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就让你家破人亡”

“就让你家破人亡。”这句话,谁看了都会觉得是出自于仇家之口,不是杀父之仇也是夺妻之恨。可惜你都猜错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和这句话的产生已经超过了善良人所能想象的底线。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是让我永生难忘永远痛楚的日子,是我们这个幸福之家破碎的日子,是导致母亲过早离世的日子。这一天,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警察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入了父亲家,把我们一家七口强行绑架,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现金十六万、三张银行卡、电脑、手机及许多私人物品。看着警察肆无忌惮的非法抄家,我和妹妹欲上前阻止,这些警察蜂拥而上,一阵拳打脚踢,把我的脸嘴都打得青紫。其中有一个叫张武刚的警察恶狠狠地说:“今天就叫你家破人亡。”

当时我和妹妹都惊呆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素不相识,从未谋面,一个警察竟然说出如此歹毒、更让人费解的话来,这究竟是为什么?就因为我们的爸爸、姐姐、姐夫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

父亲、姐姐、姐夫从此蒙冤入狱。因我父亲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是残疾人,心急如焚的妹妹多方奔走欲救父亲出牢笼,当她拿着父亲的残疾证满怀希望的来到大连开发区督察办,向法官反映情况并请求给予法律援助,负责接待的人员却说:“到我这来别讲法律,这是上面的命令。”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泼在妹妹的头上。我们欲诉无门,从此悲愤笼罩了我们这个破碎的家庭。

母亲由于担心父亲,思念女儿女婿又要照顾无人照管的外孙,原本身体不是很好的她健康每况愈下,每每看到我们询问的目光,母亲总是强颜欢笑,她知道家里三个好人都是蒙冤入狱,她不能倒下,这一切苦难都不会长久,她坚定地相信,终有一天他的好丈夫、好女儿、好女婿都会平反昭雪,回到她的身边,她坚信善恶有报,乾坤无私的天理。于是我们在痛苦与焦虑中等待着,煎熬着,真是度日如年。

二零一四年六月,我的父亲被非法冤判八年半,姐姐和姐夫都被非法冤判三年。这消息传来犹如晴天霹雳,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有错吗?好人怎么会被判刑了呢?宪法上不是写着信仰自由吗?我们无法回答母亲的问题。因为那个警察说了:“到我这来别给我讲法律。”母亲再也支撑不住羸弱的身体,从此一病不起。八年半哪,这漫长可怕的刑期,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痛苦使母亲无法支撑到亲人的归来,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这天,母亲带着遗憾,带着不解,带着悲愤,撒手人寰。

善良的人们啊,你能解释吗?能告慰我九泉之下含冤的母亲吗?这还是一个法制的社会吗?这还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吗?好人被枉判,坏人逞凶残。我们全家男女老少、左邻右舍都想不通。

脱胎换骨的父亲

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三个嗷嗷待哺的女儿,一个面如菜色、几近绝望的女人。这就是我年幼时的家。

一九八三年,我的父亲马瑞田在大连金州运输公司上班时因公出了车祸。脊椎骨有四、五节骨折,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当时作为家庭主妇的母亲不得不撑起这个家,她当过瓦工、清洁工,为了养家糊口,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尽管如此,家里还是贫困如洗,营养不良的父亲病情日益加重,旧病未好又添新病,肾结石、骨质增生、附体等等,折磨的父亲生不如死。

就在我家几近绝望的时刻,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传遍全国,父亲喜得大法,不久身体奇迹般康复,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他扛着煤气罐上六楼,气不喘、色不变,还一脚踏着两个台阶往上冲。

父亲带着感恩的心,时时处处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做环卫工人时,有一次垃圾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开着高级轿车的老板裤脚上,老板上去就给了我父亲一记耳光,父亲不怨不恨,诚恳的跟老板道歉。因为大法师父教我们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父亲做到了,他以实际行动见证了大法的高德,以他身体的康复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如今却身陷囹圄,被枉判八年半,女儿、女婿被枉判三年,同甘共苦的老伴含冤离世。

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法轮功是有神论,主张诚实、讲真话、尊重传统道德,鼓励人们通过实践“真善忍”获得身心的健康与升华。

中共的意识形态破产后,只能依靠腐败聚拢党徒,造成整个社会道德越来越败坏;而法轮功的“真善忍”象乱世中的清流,在短短几年间引来上亿人修炼。这是中共不能容忍的所谓“和党争夺民心”,使对权力极度偏执的江泽民集团本能地妒嫉和恐惧。

中共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的罪名主要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可法轮功学员究竟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中共从来说不出来。江泽民和《人民日报》的言论,不是法律依据。而且这个邪教症候俱全的中共组织,有什么资格去认定谁是正教、邪教?!

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原则,即使面对中共这么邪恶、持久的诬蔑、迫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也完全是和平理性的讲真相,没有任何暴力行为。那么将“真善忍”这个普世推崇的价值诬蔑为“邪教”的中共,其本质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而迫害元凶江泽民已在18个国家和地区被起诉,罪名是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罪。孰是孰非,谁善谁恶,一目了然。

虽已家破人亡 我依然奉劝你珍重

警察啊,由于你的善恶不明,给我的家人带来了难以磨灭的痛苦,由于你的助纣为虐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我的父亲马瑞田已经七十多岁了,由于在监狱里被剥夺了正常学法炼功的权利,眼睛几近失明,牙齿脱落,健康堪忧。姐姐患上了乳腺疾病。姐姐的婆婆思念儿子、儿媳旧病复发又添新病,整体以泪洗面。

警察啊,虽然你那样歹毒地叫嚣让我“家破人亡”,虽然你那样狂妄的怒吼“别讲什么法律”,但是我依然不恨你,因为法轮大法救了我全家,以“真善忍”做人的法理已植入我们一家人的心田;因为你是被谎言欺骗的,被眼前的利益迷住了双眼,已经立于危墙之下了。真心愿你静下心来了解真相,看看《九评共产党》,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抛弃中共邪党猛吐槽的今天,不要再做那个邪党牵走了驴、你去拔橛子的人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时间不等人啊,如果埃博拉瘟疫不能让你明白,辽宁省的大旱也不能让你清醒,那么从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辽宁省长薄熙来,原中央电视台台长李东生,央视广播员罗京,导演陈虻,到辽宁大连法院院长李威,政法委书记胡家耿,没有一个逃得过善恶有报的天理。给自己留一条生路吧,即使自己活腻了,也请给养育了你的父母留点儿颜面吧,不要因为你的助纣为虐让他们蒙羞;也请给你的后代积点儿阴德,不要因为你的正邪不分让他们遭殃。否则,以上列举的人的今天就是你的明日。

我的父亲、姐姐、姐夫修炼大法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有良知的法官、警察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声援我蒙冤入狱的亲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